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昨天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二百三十一回—牠ㄋㄟㄋㄟ的毒雞掛了沒有啊?!下!(我過氣啦~)

向下

第二百三十一回—牠ㄋㄟㄋㄟ的毒雞掛了沒有啊?!下!(我過氣啦~)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8-09-10, 21:16

當沃藍得前去對付貝西摩斯時,潔絲卡羅作何事去了呢?答案是她等不下去,決定去狩獵毒妖鳥,結果在一陣苦戰後,敗在牠的毒液攻擊之下……絕非不是毒妖鳥的長相太奇怪,又長又厚的大舌頭害她噁心到不能直視,所以才敗下陣的。
 
邊喊痛邊被貓車運回星辰,天色已晚,她小姐懷著挫折感回到自室,脫裝備給管家貓収拾,泡個長長的全身浴來消除疲勞,等她圍著浴巾出來時,看到普莉汀與沃藍得坐在她的桌子那裡,大吃一驚且脫口講:「雪特!不是叫妳進門時要敲門嗎!?」
 
雖然沃藍得看到她的出浴模樣,居然一副司空見慣之神情,叫她的女人心有些不能接受,還是在浴室間更衣完,過來與她們坐在一起**************************************************。
 
「我聽任務櫃檯的小姐們說了,」沃藍得先發言曰:「毒妖鳥,似乎狩獵得不太順利?」「是……」潔絲卡羅老實的說:「事情就是這樣那樣這樣——」
 
沃藍得跟一堆女人打交道多年,深知有些女人消沉時想要有人聽她吐苦水,此時靜靜聽她講就行了……豈料潔絲卡羅意外的長舌,普莉汀起初還有加入對話,講到後來,編輯小姐宣告體力不支,當場睡著,只剩沃藍得聽她講。
 
等時鐘指針指到個有害健康之時間,潔絲卡羅才講:「——最後我就邊喊痛邊被貓車運回星辰了,能否請長官指點一二呢?」「……啊?咳咳!」
 
沃藍得咳幾聲,拍幾下臉頰回神講:「毒妖鳥不是沒獵過,然而呢,在我的新人時期,我只有在東多魯瑪範圍活動,其他地區的魔物,我接觸到時,我已能單靠蠻力解決絕大多數魔物,對新人來說,這些經驗恐怕不適用。
 
繼續早上所說,毒怪鳥帶給我那些教訓吧?同不同意?有點頭就好,嗯~早上說到我狩獵大怪鳥後,意氣風發出發去打毒怪鳥……年輕男人嘛,總是容易被勝利沖昏頭,得意忘形,拿著我新作的鐵槌,連魔物圖鑑都沒看就上場了。
 
我必須承認,就新手來說,拿大錘去打毒怪鳥不是個好主意,首先肉質問題,毒怪鳥的特徵之一,便是沒有鱗片甲殼,身體由接近橡膠性質的厚皮所保護,富有彈性之皮膚,能分散打擊力。
 
想用錘打敗毒怪鳥,必須能瞄準頭部,但是毒怪鳥的頭部搖擺劇烈,動作快速,橫衝直撞,大錘以蓄力攻擊來當主力,需要掌握好相對距離,集氣時機,耐力消耗等等。對新手來說,可能去敲腳還比較簡單。
 
再來呢,毒怪鳥特徵之一,能用頭冠發出閃光,一時令對手暈眩,大錘對此無可防範,於是乎呢,當年的我就在打不到頭,被閃暈之狀況下給毒怪鳥踢出狩獵場了。
 
第一個教訓,別在對魔物缺乏認識下,就貿然去狩獵魔物。
 
慘敗回家,我思量對策,剛好那時我有點閒錢,覺得該多嘗試些武器,尋找適合自己的狩獵風格,就去作了把鋼鐵長槍,前去密林作第二次挑戰——」
 
…………………………………………………………………………………………
 
迪羅斯密林,名為密林,狩獵地區其實居半在岩山上頭,其中的地區二為於岩山之上,高度能俯視大片森林的平坦草地,在那裏,身穿蘭波斯系列,搭配鋼鐵長槍,裝備初期到不行的年輕男獵人,沃藍得正在與一頭大型魔物,毒怪鳥交戰。
 
「戳你屁股!戳你屁股!戳你屁股!」躲在魔物兩腳間,沃藍得小心別被踩到,趁毒怪鳥甩尾時用長槍插人家屁股。照習性轉了一圈後,毒怪鳥向後飛,著地隨即反覆甩頭,頭冠喀喀作響幾下,然後配合姿勢發射強烈閃光。
 
「哈哈哈!沒用!」舉盾防衛,盾牌的確為他遮闢了強光與熱量,見沒事的他放下盾牌,瞧毒怪鳥狂奔過來,他再次防衛,毒怪鳥的腳撞上盾牌,擦撞而過,與他拉開遙遠距離。「想跑?吃屎吧!」沃藍得舉長槍成水平,使出長槍衝刺,威猛之勢追逐獵物!
 
十幾秒後,「……我……我不行了……」他氣喘吁吁,腳步搖晃慢慢走,用膝蓋想也知道,普通獵人那跑得過毒怪鳥嘛?而毒怪鳥狡猾看穿他狀態,跳過去祭出連續啄擊,耐力大減的沃藍得那防得住,三兩下就被K倒,屁股著地。
 
毒怪鳥兇性大發,轉身甩出牠長尾——「啊啊!我的長槍!」沃藍得的長槍被打出去了!
 
毒怪鳥狼性大起,轉身踢出牠左腳——「啊啊!我的盾牌!」沃藍得的盾牌被打出去了!
 
雙雙繳械,沃藍得陷入危機!前方毒怪鳥、後方斷崖,他發動火事場力,馬上跑起來,奔向最近且位在斷崖邊緣的大樹,以自己都不相信的神技巧攀上大樹樹幹,一路直達頂端……可惜不夠高,毒怪鳥用跳的還算碰得到。
 
「呱呱呱———!(戳我屁股嘛!戳我屁股嘛!戳我屁股嘛!)」毒怪鳥在下面一邊跳,一邊試圖啄沃藍得的屁股,由於高度問題,嘴啄只能輕輕摩擦過去。
 
手抱大樹不放的獵人,以及在下面咬獵人屁股的魔物,場面煞是滑稽。當然,在上面的沃藍得可是欲哭無淚,默默忍耐屁股被攻擊,兼腦袋努力想法子,直到毒怪鳥終於跳夠高了,夠咬住沃藍得的褲子,把半脫褲子的他拖下來為止。
 
…………………………………………………………………………………………
 
「那時我想啊,」沃藍得下巴擠成酸梅樣講:「要是會用舞空術,就可以飛下去了呢,哈哈。」他喝口茶,潤潤喉問:「除了長槍之外,妳還有試用其它武器嗎?」「還沒有。」潔絲卡羅搖頭回答。
 
「那再來的教訓對妳有用了。」放下茶杯,沃藍得說:「以前呢,我剛就任獵人之時,會用的招式僅各種武器基本功,什麼狩技風格不用想,連比較進階的招式都不會。
 
長槍屬重量型武器,防衛性能最佳,相對的動作遲緩,面對靈活獵物,需要一定程度的功力,從前我想得太膚淺,以為可用衝刺刺擊來應付,自然就很難堪的吃了大敗仗。
 
第二個教訓,武器運用錯誤、招式認知不足,自取其辱。」
 
「嘻嘻嘻,」潔絲卡羅輕笑說:「聽來,長官經歷過不少次失敗呢?」「勝敗乃兵家之常事,」沃藍得為自己再倒一杯茶說:「重點在於吸收經驗,探討敗因,給下次嘗試增加成功機會。
 
失敗不可恥,站不起來,或著重複同樣錯誤才可恥。
 
我回家思索對策,想了又想,有什麼武器能防衛?夠長又是斬擊系的呢?妳應該很快就想出答案了,正是魔物獵人的代表性武器,大劍。
 
那時的我,湊出剩下的資金,去買了把鐵大劍,並且練習基本動作幾天,訂定戰略後,出發第三次挑戰毒怪鳥——」
 
…………………………………………………………………………………………
 
密林區域五,靠近海邊上高台,向外可看見寬廣海洋,向内則可見樹數個高聳大樹,以及前往地區六、七的洞窟入口。
 
這場狩獵只可成功,不許失敗!密林溫熱氣候,加上運動多時,沃藍得渾身大汗,鎧甲内襯濕搭搭貼在身體,不適歸不適,他可沒心思去感受那個,而是全神貫注於眼前的獵物,毒怪鳥身上!
 
為讓自己抱破釜沉舟之決心,沃藍得已經把報酬金拿去跟行商人訂了18禁同人誌,要是沒拿到報酬金,這周就得吃土啦!
 
「呱呱呱!」毒怪鳥張開雙翼、挺起身體,兩腳喀答喀答衝來,明明曉得此乃威嚇姿勢,沃藍得還是覺得有些好笑……不過被踢到就笑不出來了,故他趕快跑到一邊,避免正面衝突。
 
毒怪鳥跑過沃藍得身邊,卻沒停下來——大型魔物擁有巨大身軀,意味著行動時所受到的動能遠比人類要大,往往無法及時反應,當牠們攻擊過後,所產生的一些空隙,正是人類出手之良機。
 
「砍你屁股啊!」沃藍得衝上前,藉助跑之勢,瞄準尾巴,拔出大劍,以刀腹砍在毒怪鳥尾巴上——「呱———!」毒怪鳥隨之哀號,痛得整支彈起,沃藍得不追擊,而是翻滾収刀立刻遠離。
 
毒怪鳥轉過兩次半身,一個跳躍逼近想要啄沃藍得,他早一步離開,趁毒怪鳥正在朝空氣啄擊時,再次向尾巴使出拔刀斬,斬完立刻収刀跑遠,忠實執行大劍最最基本之打法,一擊脫離戰術。
 
咖、咖、咖,毒怪鳥甩動頭部,不管看幾次,沃藍得都覺得很神奇,自然界的生物,腦袋上面居然長著像打火石般的東西,還可以用它來發出閃光,大自然真牠馬不可思議。
 
「嘎———!」伴隨吼聲,強光爆現,獵人早已準備好,用大劍劍身防衛住這招,緊接著毒怪鳥又來個跳躍,大腳把沃藍得推倒,是突然失去敵人蹤跡而判斷失誤嗎?牠就在沃藍得上頭,轉圈揮動尾巴。
 
攻擊良機!沃藍得連忙站好,揮動大劍使出上撈橫掃循環斬,有砍到身體就好,砍到腳彈刀的話就可以轉換成直劈,此乃他幾天試刀下來所想到之妙招!
 
「呱呱!」兩腳的累積傷害總算夠多了,毒怪鳥慘叫倒地,機不可失,沃藍得翻滾一次滾到牠的頭前面,將大劍拉過肩膀後,閉氣來鼓起全身力氣——「吃我的蓄力三段斬啦!……沒中?」
 
就差那麼一些些,毒怪鳥搶先站起,害沃藍得這招蓄力三段斬落了個空不說,還慘遭毒怪鳥反擊,被牠A走了一罐大回復藥。
 
…………………………………………………………………………………………
 
「狩獵毒怪鳥的首要之務,便是打破它的頭冠。」沃藍得說:「如此一來,便可封住牠的閃光,由其毒怪鳥不會自覺說發不出閃光了,在牠仍然想用閃光時,可以加以攻勢,同時破壞部分素材也是武器強化的常見材料。
 
憑當年我的功力,能打到毒怪鳥頭冠,幾乎都是靠亂刀砍雞,好歹也砍了幾刀,我想差不多了吧?便設置痲陷想束縛牠的動作,好準確破頭……」
 
…………………………………………………………………………………………
 
「呱呱呱!」毒怪鳥又是怪叫又是吐毒又是狂奔過來了!但沃藍得自信滿滿,一點都不怕,蓋他已設好痲陷,等著毒怪鳥笨死的落入陷阱,來第二次蓄力三段斬豪快破頭:「來啊!快來踩啊!」
 
沃藍得眼睛睜大,直盯著毒怪鳥動向,想到反正有痲陷防護罩,順便補個血好了,就拿出大補喝下,就在此時,毒怪鳥轉方向往他衝來了!(不怕!我有痲陷!)喝完擺強壯姿勢,沃藍得氣定神閒,瞧毒怪鳥的腳踏上痲陷,接著——
 
毫無反應,毒怪鳥若無其事踏過痲陷,把沃藍得一腳踹飛——「那A安勒啦啦啦——————!」
 
飛了個老遠,臉著地吃土,沃藍得滾了幾圈慌張起身,險些要被吐毒吐得正著:(剛才是沒踩到嗎?)他不死心,多試幾次,試到毒怪鳥飛走不甩他,才發覺一件事:(痲陷對毒怪鳥無效嗎?)
 
沃藍得有聽說過,有些魔物不會中特定陷阱,一部分是能看穿陷阱,一部分則是天生的特異性質免疫,他沒想到,這麼快就會遇到這類型的魔物。
 
眼望著草地上發光的痲陷,沃藍得感覺可惜,也想到,既然痲陷沒效,就得用上另一個落下穴陷阱,法寶盡出囉。依循油漆玉的指引,沃藍得移動到下一個毒怪鳥所在之區域。
 
區域四,半邊山璧,半邊海灘,可活動區域僅狹長的沙灘地帶,沃藍得一進到這地區,毒怪鳥立刻發現他的存在,直接殺過來。設置落下穴要比痲陷久得多,他必須要左閃右躲,抓準空隙來裝好陷阱。
 
「成了!」落下穴的中央鑽孔裝置鑽入地面,網子隨即攤開分佈好,完成落下穴陷阱,沃藍得為之振奮,正巧毒怪鳥也跑過來自投羅網,就見牠的下半身陷入陷阱,拍打雙翼掙扎。
 
接下來得一氣呵成!沃藍得掏口袋取出五支睡眠飛刀,一支一支射中毒怪鳥,刀身所帶之睡眠毒液滲入牠體內,使之暫時昏迷,上身癱倒地面,然後他上前自四次元口袋拉出兩顆大桶爆彈放在牠頭旁邊,如計畫的施展蓄力三段斬砍中毒怪鳥頭冠。
 
自大劍傳來的手感紮實,眼可見頭冠裂開,但還沒破壞成功,被打醒的毒怪鳥當然是繼續掙扎,沃藍得収刀向後退,退出爆炸範圍,再來……再來勒?
 
「啊!糟糕!」沃藍得忘了件非常重要之事實,大桶爆彈可不會自己爆炸!看落下穴就要鬆脫,毒怪鳥即將掙脫開來,要怎麼辦?!沃藍得慌了手腳,要拿刀去劈炸彈嗎?!不不,他會先被炸死!要放棄炸彈嗎!?那很貴耶!怎麼辦是好!?
 
沃藍得不知所措,毒怪鳥正式掙脫開來,拍幾下翅膀浮遊,就要降落之際,他的大腦總算想到,把剩下的一支小刀扔去插大桶爆彈!小刀咻一聲捅到大桶爆彈,爆風與熱氣立刻掩沒了毒怪鳥身軀。
 
就聽慘叫與重物落地聲,待黑煙消去,頭冠碎開的毒怪鳥口吐舌頭,攤平於沙灘,動也不動……贏了嗎?沃藍得納悶,魔物沒有動靜,也已經感受不到牠的鬥氣,可是任務完成的鈴聲沒響啊?現在又是安怎?
 
「牠ㄋㄟㄋㄟ的毒雞掛了沒有啊……?」沃藍得不敢大意,隨手丟了幾粒石頭扔看看,照樣半點反應也沒有,所以說……真的死了!「喔耶!喔耶!」他心情雀躍的原地握拳加跳高了幾下:「臭毒雞!你這下可死了吧!爽啦!啊哈哈哈!」
 
獵人放下戒心,想說八成是無線電被打壞了而已,腳步輕快的走到魔物遺體那,拔出剝取小刀,先取下一塊橡膠皮収入口袋,再剝第二塊——「咦?剛——」
 
搞不清怎麼回事,頓覺一陣劇痛令他昏迷,等他掙開眼睛時,自己正在被貓車送回營地,接著扔下車吃屎。
 
——————————————————————————————————
 
「如我最初說過的,即使在現代,毒怪鳥依然是特徵滿滿之生物,橡膠質外皮、可伸縮尾巴、能發閃光的頭冠,口吐毒液、懂得偷竊,以及大型魔物來說,最稀奇的裝死行為。」
 
「裝死?」潔絲卡羅歪頭,沃藍得回:「就是裝死,當敵人以為牠死掉,大意接近時,趁機反擊,這同時也是毒怪鳥攻擊力最高之招式,無數新手獵人就貓在牠這招之下……相對的,以人類的智商,中了一次就不會中第二次。
 
自此我學到第三個教訓,狩獵魔物前,應該要多収集資訊,多知道一些對象生態,就能少一些痛。」
 
「這不是跟第一個教訓差不多嗎?」「啊勒,又被妳識破了呢,叫我面子往那擺啊?不過呢,世事如此,知彼知此,百戰百勝,知道自己長處在哪裡?對方弱點在哪裡?為不變的勝負法則。」
 
「說來簡單,但……」「對,說來簡單,但這其實是人生一大課題。有多少人,在找到自己天賦前,就結束了一生?有多少人知曉,然又有機會去發揮?」
 
沃藍得喝口茶,看向潔絲卡羅的金色雙眼:「妳很幸運,從妳不曉得自己的屬性來看,妳沒接受過檢測,沒受過魔法協會鑑定的妳,是在何種機緣下,發現自己有神通力的呢?」
 
「這……」「不想說沒關係,重點是妳是否有意活用,相信我,會忌妒妳天賦的人不在少數——」
 
「嗝!」打了個嗝,普莉汀醒了過來,肚子跟著叫了幾聲,揉揉眼睛打哈欠講:「哈啊~說教結束了嗎?人家餓餓了,想吃宵夜——嗚!」
 
桌底下,潔絲卡羅踢了她一腳:「喂!太沒禮貌了喔!」「啊?……抱抱抱歉!」見沃藍得還在,普莉汀低頭賠罪,他端起長輩笑容講:「沒關係,說來我與妳們並非直屬的上下關係,一直叫我長官也挺怪的。」
 
沃藍得看了眼時鐘:「哎呀,這個時間啦?讓女孩餓肚子不太好,何況這時候還不走,可趕不及明天上班呢。交換個電子信箱,有問題可以請教我,今天就到這邊吧。」
 
與潔絲卡羅交換個電子信箱,互說道別,沃藍得出了潔絲卡羅房門,邊走向港口邊想,如調查團隊長所說,她看不出有點態度軟化,嗯……如今狀況,也不能期望其他公會頻頻派人來支援,有哪些計謀能用呢……喔喔。
 
沃藍得想到了,聽普莉汀講,原先預定要和她們組隊的隨行艾路,因為意外而不願再搭船來,所以潔絲卡羅的隨行艾路仍屬空缺。
 
「艾路艾路艾路……好,我有個好主意。」
 
 
 
 
 
 
 
 
 
 
 
 
 
 
 
 
 
下回預告:「蒙柏和志郎一同去雪山,觀察巨獸生態,見到令他們難忘一幕——『為母更強!?巨獸生態調查!』」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最近真是不平靜,日本尤其糟糕,才剛颱風,馬上又大地震,真是太可怕了……天佑日本!
 
本國近來也是水災頻傳,到處淹水,台灣氣候也越來越極端了呢,可怕。
 
啊,在這場合講這種事,似乎不太對勁啊。
 
作者幾天前把大神破關啦,洛克人X馬拉松也破到3代囉,看到3代西格瑪爆炸,真是有種童年帳終於清了的感覺,當年國中生的我連戰數晚就是打不過啊!
 
至於MH界的發展,MHFZZ預定月底就要更新,新武器磁力斧(?)的面貌也揭開不少了,到時要看看是要給誰拿囉。
 
本回的内容乃是之前在板上看到,有人問打毒怪鳥的怪現象所連想出來的,故事中的老沃也是最菜的狀態,跟上回比較看看的話,也許格外有趣?
 
……說道上回,上回有試過獨立成短篇,結果不怎麼樣,雖然不太想承認,可我多少明白,這個物語早就過氣了,不論怎麼樣,也吸收不了現今人口的人氣。
 
唉,或許另起爐灶是個方法,然而我又不想放棄過去的軌跡,今後大概還是會優柔寡斷下去吧。
 
最後,除了巨獸之外,下回還會登場稱號中有『銀』字的魔物喔,大家下回見啦。」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