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二十二回―沼地殺人事件簿!推理吧薩伊美!下!

向下

第一百二十二回―沼地殺人事件簿!推理吧薩伊美!下!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1-10, 13:43




「妳……妳說我怎樣?」面對薩伊美指控,乾永泰介表面鎮定,語氣卻漏出動搖之意說:「案情不是大白了嗎?!就那兩個瘋女人阿!仁扎誠死在魔物爪牙早就確定了阿!那還關我何事?!」

「我不是說,叫你別急嗎?」薩伊美背對著他,走向桌邊邊翻報告邊說:「乾永先生,自案發以來,三名嫌疑犯唯有你始終保持漠不關心。遭遇親友之死,竟如此淡定,這可是相當反常的反應。」

她拿起一些文件說:「會有這反應,我想有二。一是你天真的以為,你的詭計不會被識破。二是你相信,會有更顯眼的人充當本案兇手……乾永先生。」

轉向乾永泰介,薩伊美將手中文件攤成扇形給他看說:「你要不要猜猜看這些是什麼?」「不管是啥,我都不知道!」「呵呵~那我就直言了,這些是你在自己的萬能園地購買前射追蹤炸彈,以及在廣場黑市買C4黏土炸彈和紅外線鎖定儀器的交易紀錄與發票存根。

這樣一來他可賴不掉了—沃藍得見他掩不住驚訝,自然而然那麼想。話說回來在他當上工會守衛之前,還真不知道廣場那邊買東西都有開發票,連黑市都免不了,不愧是相對之下比較先進的梅傑波爾波廣場?

「要拿到這些可不容易呢,好家在廣場那邊的工會騎士粉好溝通,講一講就肯協助了。」薩伊美搖搖手中文件,輕描淡寫的講。一旁沃藍得心中吐嘈曰:(那有!明明我打電話過去的時候,人家理都不理,換薩伊美來才態度一轉、變超殷勤的!難道她那邊也一大堆粉絲?算了,這不重要啦!)

沃藍得注意力轉回乾永泰介,看他自我辯駁講:「對啦!我承認我有買這些東西!那又怎樣!?能証明什麼嗎!?」薩伊美放下文件,盯著他講:「說得也是,無法證明什麼。那我問你喔,跟據你家的倉庫艾路帳簿,以上的東西狩獵前你全部都提領光了。不過你的物品那找不到,也沒有跡象你用在狩獵裡,請問那些東西呢?」

乾永泰介睜大眼睛,嘴巴開開闔闔吐不出半個字,這時薩伊美自信一笑說:「你講不出來,因為……」她拿起那包裝有炸藥、炸彈、儀器殘渣的袋子說:「因為那些東西都在這裡了,真遺憾~你本來以為這些都會消失在爆炸中的,可惜你打錯如意算盤了。」

「我我我……」乾永泰介著急的講:「我拿來開火事了!不行嗎!」「呵呵~」薩伊美像被逗笑似,手背貼下唇說:「你有些語無倫次了呢~乾永先生~砂札米系列可沒火事場技能,你連底力珠都沒裝呢~」「我我我……不管!妳有証據嗎?!妳有我拿那些東西!去炸仁扎誠的証據嗎?!」

「這個嗎……」薩伊美走到他的砂札米系列前,照樣露出自信笑容說:「在座的人都聽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身砂札米系列告訴我們三個事情。第一個‥‥」她自砂札米系列的腳甲,那取出一枚葉片。

見了她舉動,乾永泰介乾笑說:「那……算啥阿?」「哼哼,乾永先生,別小看這個.」薩伊美再拿出一張照片,內容為沃藍得於山壁上找到的植物,她將兩者重疊說:「這種植物在沼地獵場可找不到,是種稀有植物。

你的裝備內夾了這,而且與這照片位置的植物其斷口完全吻合,這代表了……乾永先生,你去那所為何事?」乾永泰介用全身僵硬回應,默然聽她說:「第二則是,這身砂札米系列探測到了火藥反應,加上那場所的火藥反應……合理解釋唯有一個。

乾永泰介先生,你在山壁那裡等待仁扎誠貓車,然後發現目標便用紅外線鎖定儀器鎖定他,接著再把裝入C4黏土炸彈的前射追蹤炸彈投向仁扎誠。」

薩伊美放東西回桌面說:「可惜阿~為了不讓仁扎誠察覺,黑盒子錄音到炸彈聲音,你還特定花大錢多裝了消音器,真可惜阿~你還有話好說嗎?要不要先挑戰當場變個炸彈出來,証明你沒用來襲擊仁扎誠?」

終於搞定了—沃藍得篤定想,乾永泰介已經變成雕像,動也不動,顯然想不到任何藉口,就等束手就擒了,他點個頭—乾永泰介轉過身拔腿就逃!他尚未喊出聲,乾永泰介逃逸正方面的三名工會騎士閃電般出手!

說這時,那時快,短短一瞬,企圖開溜的王八就挨了好幾拳,瞬間給工會騎士反手扣住,押回原地一腳逼他跪下。沃藍得頓時覺得不好意思,身為長官反應卻比屬下糟!

薩伊美雙手叉腰,藐視樣由上而下看乾永泰介說:「眾多工會騎士圍觀下,竟然想逃跑?該說你愚不可及或勇氣可嘉呢?」乾永泰介咬牙切齒,由下而上瞪向她說:「

對啦!是我幹的啦!是我拿炸彈去炸那個臭人渣的啦!那又怎樣!他本來就該死!他可是個十惡不赦的大淫魔!玩弄過的女人數都數不完!我是替天行道!你們工會守衛不是也會不經公開審判,就處決犯人嗎?!就跟那ㄧ樣阿!」

「唉~」薩伊美搖搖頭加聳聳腰說:「聽你這番正義之言好個慷慨激昂阿,假如你沒做出那件事,我多少會相信你一點點吧?」她矛頭一轉說:「桂小姐,記得我剛剛說,妳要的答案在他身上對吧?」

「是……的確……」桂言根兩眼盯向乾永泰介,眼光使人不寒而慄說:「請問到底是?」「我先問ㄧ下,」薩伊美故意套個關子說:「狩獵中最先貓車的是誰?」「嗯……」東圓寺世界發言說:「是泰介他沒錯阿……這有關連嗎?」

「當然有,」薩伊美視線移過三人,最後落在桂言根說:「桂小姐妳當時專注於己身計畫,以致於忽略了週遭。」她轉移目光至乾永泰介說:「所以妳沒有注意到,這男人跟在妳後面。」

「咦?」沃藍得不解說:「等等耶,既然他跟在桂小姐後面,那為何不直接供出桂小姐?」「那是因為,他不想惹上嫌疑,而且他在之後,做了不能出口的行為。他把桂小姐藏匿的奇面族毒鉈挖出來,再放到貓車道路旁。為的就是要破壞桂小姐的打算。」

「你……你!原來是你!你敢!」桂言根一出惡言,兩名工會騎士立即架住她,不讓她動粗,而乾永泰介不認帳喊:「妳亂講!妳有証據嗎?!」

「唉~就說你別急,忘了這砂札米系列,還有第三訊息嗎?」薩伊美再走向砂札米系列,手伸入裝甲隙縫,取出一小包水晶粒說:「這些水晶粒與奇面族毒鉈隱藏處的水晶粒相符合,試看,如果你沒有伸手去那小洞拿東西,這些怎麼會夾到你盔甲裡呢?」「我我我……」

「乾永先生,」薩伊美嚴厲說:「或許你那時只是心血來潮,也不知道桂小姐計謀,但是你這行為無疑是想報復,順便能轉移辦案人的調查焦點。尤其令人髮指的是,你明知會波及到貓車艾路卻照樣行之。這無論如何也無法稱之為正義,單純為惡意之體現。

她們兩人遭受愛人背叛,由愛生恨,尚有可憐之處。但是乾永先生,你的動機至手段皆起因於忌妒與怨恨,甚至牽連無辜也不在乎,這比她們兩人要惡劣太多,找不到一點讓本小姐同情之處。

說起來多少算聰明反被聰明誤,假如你沒有自做聰明,破壞桂小姐計謀,那她這天大破綻就不會顯現。要是換了個比較迷糊或怕事的傢伙來,或許真有可能給你僥倖過關。

遺憾啊,被你這樣一攪局,任何一個工會守衛均能馬上看出疑點。你本以為對自己有利,事實上卻把自己推入萬丈深淵。有道是,以惡意示人者,報應終究會回到己身。」

「我我我……妳說得都對拉!」乾永泰介五體投地喊:「我就是看不慣拉!那個王八蛋不富不強不帥!憑什麼就是有一大堆美女投懷送抱?!輕而易舉就給他中出?!我就是無法接受啦!特別是那兩個白癡女人!」

他抬頭指向東圓寺世界與桂言根喊:「妳們什麼都不知道!還以為仁扎誠有多愛妳們勒!告訴妳們啦!仁扎誠只把妳們當做肉便器拉!」兩個女人身型頓了一下,他繼續喊:「我親耳聽他說的!他說:『只要能中出的話誰都可以,她們兩人也只是剛好可以用的肉便器而已。』」

「「你騙人!」」桂言根與東圓寺世界不約而同,聲淚俱下喊:「「你騙人!阿誠說過他愛我的!」」「妳們怎麼還相信?!呸!」乾永泰介吐口痰至地板喊:「妳們是被他中出到腦袋都白茫茫了喔!他每個女人都嘛說愛她—」

「夠了!」薩伊美出聲制止他們爭吵說:「不要在工會守衛面前演肥皂劇!要吵等結案再吵!有的是時間!」「是……」三人一致龜縮,避開彼此視線低頭。「很好,」薩伊美雙手叉腰點個頭說:「那我們接着來解開最後疑點,亦仁扎誠怎會從湖裡上來?這答案關鍵……在你!」

「喵—————?!關我屁事喵———!冤枉喵——!」

大家趕快朝薩伊美手指方向兼出聲看,原來是從頭到尾沒出一點聲的貓車艾路!一受眾人注目,牠嚇得貓毛直豎,噴出貓淚努力跪拜曰:「大人冤枉喵!冤枉喵!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喵!我是受害者喵!」

薩伊美使了個眼神給沃藍得,他心神領會,立刻上前抓住貓車艾路的尾巴,把牠倒著舉起來,裝個兇巴巴喊:「你還不老實招來!我們早就知道了!現在是給你機會坦白從寬!要是你不說,得要我們說的話……我就打爛你的貓屁股!」

「喵———!我說!我全都說了!」貓車艾路掙扎著喊:「是仁扎誠給了我一大筆錢!要我把他載走放到湖邊的!」「咦?是這樣嗎?」沃藍得回頭看薩伊美,她點了個表示正確的頭再說:「乾永先生,如今你能說出,你那時所看到的景像了吧?」

「是……」乾永泰介坦誠的說:「我那個時候看到仁扎誠,他悠哉的躺在貓車上,旁邊還載著一個大爆G。」「果不其然,」薩伊美點其油頭說:「大爆G這東西不會憑空出現,果然是一開始就在貓車上了。」

「喂!是嗎?」沃藍得搖搖貓車艾路問,牠有些頭暈回:「對喵……那個仁扎誠要我載他時,多載一個大爆G,等他到湖邊時再引爆……你可以放我下來沒有喵?我腦充血喵了……」「喔,好,抱歉。」

沃藍得心想,牠這麼簡單就招了喔?再想想艾路族本就普遍生性膽小,抗壓性低。處於這凝重氣氛那麼久,就快超出牠負荷了吧嚇一下就心防崩潰怪不得薩伊美沒在牠身上花ㄧ點力氣審問。

「這……守衛小姐……」桂言根發問曰:「請問……這究竟是……?」「妳們可曾看過這些?」薩伊美亮出仁扎誠的外國護照與居住許可證,三個人均搖搖頭說沒看過,也從未聽仁扎誠提過,薩伊美嘆氣說道:「那就對了,唉—」

「守衛小姐!」東圓寺世界著急的說:「請不要再賣關子了!快告訴我們真相!」「沒問題,只是妳們要做好心理準備。」薩伊美正對她們說:「正如妳們三人有各自的策謀,仁扎誠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整件案情是這樣,仁扎誠瞞著妳們辦好外國護照與居住許可證,並事先收買好貓車艾路,好在狩獵中假裝貓車……附帶一提,妳們三人都在這時離場,對他來說可謂求之不得之良機,於是他與霞龍虛晃幾招,等候時機。

經過喝下東圓寺小姐的毒藥,桂小姐之奇面族偷襲,他裝作貓了,讓貓車艾路載走,運送途中遭到乾永先生的炸彈攻擊……東圓寺小姐、桂小姐,妳們兩人的把戲並無造成真正傷害,不過是惡作劇程度罷了。真正有重大傷害的,是乾永先生的炸彈攻擊。

受到這出乎意料之外的大傷害,我猜他因此昏迷了一段時間。當他清醒時,約定時間已經快到了,於是他連忙脫掉身上裝備,背包也不去找,直接就去找湖岸下水要搭……

喔,我忘了先提,妳們可記得,案發當時有支奇怪的船隻晃來晃去?那正是要來載走仁扎誠的黑船。之所以會等在離湖岸不短距離,我想是避免被妳們發現,破了功。回到正題,他不顧一切想游到約定地點,萬萬料想不到,湖裡居然出現了某頭強大的水棲魔物。

身負重傷、沒有裝備、亦無道具可用,憑仁扎誠的三腳貓功夫怎能抵擋?他雖然避開了被吃掉之命運,勉強上了岸,可惜已受了致命傷。回到陸地沒多久便傷重而死。

「等等……守衛小姐……」她們兩人渾身顫抖,眼淚就要奪眶而出說:「妳的意思……莫非……莫非……」「對,」薩伊美點了個頭,這幾天她點了許多次頭,這是她最沉重的一次:「仁扎誠他打算裝成意外而死,好永遠擺脫妳們,潛逃到外國消遙,去會他那些外國砲友們。」

「怎麼會……不可能……」桂言根徹底崩潰,哭成淚人兒泣訴:「不但背叛了我們……他還狠心的要拋棄我們……?!嗚……」東圓寺世界也一樣、哭得泣不成聲:「阿誠……阿誠……這不是真的……你、你竟然要拋下我們……自己遠走高飛?嗚嗚……」

兩個女人哭著哭著,互相呼喚對方抱在一起哭泣。乾永泰介拳槌地,萬分憎恨說:「死人渣……你的渣、渣到突破天際……」眼見這一幕,在場見多視廣的工會騎士們,也免不了憤憤不平,大罵仁扎誠不負仁扎誠之名。

薩伊美語重心長說:「害死仁扎誠的,某種意義來說並非你們三人,也非那頭水棲魔物,而是他自己。如果他那時不急著要離開,如果他心理有掛念妳們一絲一毫,也許他就不會因而死亡,果真是惡人真有惡報阿……

我在此宣佈,本案告一段落。將証物與筆錄、報告以及人犯,皆移送警方。大家辛苦了!收工!」

她一聲令下,工會騎士們隨即展開收尾行動,聯絡警方、收拾現場,效率良好得完成收尾工作。當警方來押人時,沃藍得與薩伊美,共同目送她們三人銬上手銬,接連坐入警車。最後一人的東圓寺世界向薩伊美道謝,謝謝她真的解開了全部真相,達成了承諾。

「言根、來。」「來了。」東圓寺世界扶住桂言根的手,讓她安穩坐到警車內。

…………………………………………………………………………………………

「經過二十幾年,此事仍讓我多有感觸。」沃藍得寫道:「後來因為路途的關係,我與她共乘火車回去。椅子上那些事情一直揮之不去,特別是我很擔心,那兩位女孩會不會入獄後,一面狂笑一面各拿鋸子跟菜刀互砍?

我憋不住,開口問正用筆記型電腦打報告的她。記得她笑笑回我說:『你真不懂女人心,的確愛上同一個男人,對女人而言,可以是相互毀滅的種子。但是呢,有時候也會是友情之絆,我情願相信她們屬於後者。』

然後我再問下一個問題,她們事實上真下手,為何審問她們的時候,她們看來如此真心?」她再次笑笑回我:『女人個個天生演員這不稀罕拉我想了想認同她所說的並不禁說她真厲害這麼複雜的案子幾天就輕鬆解決了

她好像回我說這沒什麼終究是些小鬼頭想的主意機關不精細過程不巧妙不在場證明也不怎樣唯一麻煩的只是涉案人多了些而已我以前還辦過十倍艱難的呢

後來我又問了什麼實在不太記得了似乎問妳那麼厲害為何要當工會守衛呢她小姐回答我說她這個人很怕無聊喜歡找刺激狩獵雖然好玩久了會覺得只是打打殺殺而已就算到了上流階層說穿了不過就把打打殺殺換成勾心鬥角很快就膩了

工會守衛辛苦歸辛苦然而每天都有新的挑戰可以見到形形色色的人事物她喜歡那種新奇感何況她也有足夠能力能應付一般人最怕改變現狀然她甘之如飴重點呢她說這職業讓她可以直接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沼地殺人事件報紙上這樣命名此事情除了讓我對工會守衛一行有更深體悟外也讓我對這位認識沒一年的搭擋薩伊美小姐有更進一步的瞭解能邂逅此等稀世奇女子實乃我三生有幸

阿勒我這信寫得太長了最後我再叮嚀妳一些妳將來肯定會喜歡上某個人會想談戀愛這些或許離妳不遠了希望妳那時要睜大眼睛不要看錯人特別是那些有權有勢的富家子弟最好是不要靠近最近的李淫瑞事件可做映證

呼~那下次見囉!」

寫好落落長的信,沃藍得把厚厚的信塞入信封內封好。一想到蜜雅她躺在病床,也要寫信給他之心意,沃藍得的愛憐之情再次浮現。他想著要蜜雅以薩伊美為榜樣是不可能的,至少瑪拉的話應該不難……阿~如今那位金髮佳人是否可好呢?

他望向窗外明月,月亮彷佛映照出她的美麗臉龐而閃耀着。














下回預告:「鐵漢的外表下有顆柔軟的心……『勇者之心!狩獵吧巴藍!』」

作者的話:「終於把這章搞定了(捏捏肩)!本來只想做個一回,結果卻搞得那麼落落長阿。為了做出含MH特色的推理劇,我可是特地去看了好幾集的金田一(假的),忍住吐嘈看了好幾集的嘔像劇(真的),雖然直接去看school day最快,但我沒那個膽……

簡單提一下本尊們!

伊藤誠:不做解釋,反正就人渣。本文中被自己害死,喔耶!

西圓寺世界:我也不是粉清楚,據說是粉奸詐的女主角。本文中依據原作,用的是菜刀,請各位自行想像她穿助手系列的模樣使用下毒

桂言葉:黑直髮加103爆乳,老實說是本作者最喜歡的類型。可惜原作中相當命苦。本文中依據原作,用的是鋸子……想歸想,MH裡又沒鋸子。請各位自行想像她穿經過改造,裸露度大增的女侍系列之模樣。使用借刀兼換刀之計。

作者不害臊的自曝,我用的是她的立體滑鼠墊。

澤永泰介:不值一提。

唉呀呀~本章這個沼地殺人事件,假如是老讀者就知道,是去年前就預告的章節。其實之前的瑪拉拜頓章也都是幾年前就預定的,隔了那麼久才有適當時機出啊~下回輪到巴藍出馬!

粉好!那我們繼續上次的特別短篇!就給它叫做『紅豆的腦內小劇場』

召喚薩伊美小姐!」

碰!

紅豆的腦內小劇場—

薩伊美:………………為什麼我才在火車上睡著而已,就看見一個癡漢臉的死肥宅在眼前呢?

紅豆冰:哎呀~枉費我在故事裡那麼捧妳,妳居然一登場就在損我。

薩伊美:………………我不想跟肥宅講話,如果你先變成『第一百零一回―水手服與重弩槍.下』裡出來的型男,我還可以考慮叫你主人。

紅豆冰:嘖~豈有此理!那有角色對作者做這種要求的,叫我主人本來就是應該的阿!(變身

雷歐納魯(紅豆冰):這樣行了吧?

薩伊美:這樣還差不多(鼓掌)!話說回來,人家玩腦內你也跟人家腦內,你不覺得這樣做不但很幼稚,而且還很蠢嗎~?

雷歐納魯(紅豆冰):有什麼關西,玩玩不同手法也不錯阿。

薩伊美:你真是厚臉皮……再說要腦內也不是找我吧?你不是有另外兩個很親密的嗎?

雷歐納魯(紅豆冰):ㄟ~~~因為她們不是這故事的腳色嘛,而且本故事的女角中,妳是數一數二受我喜愛的阿~

薩伊美:第一,我記得主人的故事幾乎都是同一世界觀,只有時間與地點不同而已。第二,捧我也沒用,我是不會裝上貓耳對你說『喵嗚』撒嬌的啦!

雷歐納魯(紅豆冰):沒關西,因為我喜歡傲嬌!

薩伊美:我對主人只有傲沒有嬌。

雷歐納魯(紅豆冰):吼~~~~~給妳增加出場機會還這樣,本故事除了妳哪個人有這福利的阿?

薩伊美:哼~~~~反正我下次出來又是隔好幾回了。這三回內我的台詞,搞不好比去年一整年,阿不!搞不好兩年加起來的台詞還多!

雷歐納魯(紅豆冰):阿勒~~~!本故事的人那麼多嘛!說起來妳的出場已經很多了,超鬥技會的時候妳不都有露面嗎?

薩伊美:你還好意思說哩!那些章節我要不是只有名字出來,就是只講『讓我們歡迎某某某選手出場—』之類的台詞,算什麼出場嗎!

雷歐納魯(紅豆冰):吼~~~~妳太不知滿足了!那那些好幾名出場更少的女士們怎麼辦阿?!

薩伊美:(扮鬼臉)我哪知道啊!要怪就怪你不知節制的讓新人一直出來啦!想當初我初登場的時候,可是爆乳第二,現在都落到第四了!

雷歐納魯(紅豆冰):初登場?喔~說來妳是在2007.8.26的第十回—獵人生活一日記初登場的嗎?說起來,也快到第五年了呢。想想妳是最初期的角色,當時妳的設定是怎樣我都忘了耶。

薩伊美:赫斯提亞這四十回才出的,你都好意思說是初期人物了……唉,算了,不跟你計較了。嗯~想想真的過五年了呢~

雷歐納魯(紅豆冰):是阿~這中間還讓妳出來主持人物簡介單節目、嘗試問卷回答節目呢。可惜後者因為實在沒人提問,沒多久就廢案了。

薩伊美:就是阿,現在也沒差多少~回應的人一樣爆少~

雷歐納魯(紅豆冰):唉~魔物版的人氣都掉了那麼多了~沒辦法只能再期待四代~

薩伊美:當年三代也是這般期望的阿~mhf台版來時也是,可惜再十幾天就要倒啦。

雷歐納魯(紅豆冰):ㄟ……越說越鬱悶了,這個話題就先到此了,好不好?

薩伊美:吼~是你自己要開這個沒人要看的腦內小劇場,反悔了吼~

雷歐納魯(紅豆冰):好吧!我們直接進入2012漫博遊記!

薩伊美:啪啪啪啪啪啪~

雷歐納魯(紅豆冰):對這一段沒興趣的朋友,請按回應、留言或GP、上一頁喔!那我們就……咯!

薩伊美:怎麼了?

雷歐納魯(紅豆冰):ㄟ……不好意思,我好像沒體力兼腦力了……(躺

薩伊美:……………就是這樣啦,因為作者的腦力已經透支,所以無聊透頂的2012漫博遊記就延期!謝謝大家的觀賞!啾!(飛吻)

2012漫博遊記—

雷歐納魯(紅豆冰):好!過了一天!讓我們繼續前天的2012漫博遊記!

薩伊美:啪啪啪啪—為什麼我還要出來啊?

雷歐納魯(紅豆冰):有什麼關西~有人一搭一唱,我比較好寫啊。

薩伊美:拿你沒辦法……為何你不昨天就了事呢?

雷歐納魯(紅豆冰):嘖嘖,根據某國研究,男性大腦一天能處理的字彙約2000~3000字,女性則是5000~6000字,所以我昨天就是超出負荷啦。附帶ㄧ提,普通有工作的男性,到下班就已用光了,而女性還剩一半,所以男性經常會覺得女性話都講不完喔!

薩伊美(冷淡樣):哇~好棒的小知識喔~

雷歐納魯(紅豆冰):妳這人吼……(亮出五個小朋友一張)

薩伊美(專業笑顏):不愧是主人!造福天下男人長知識啊!

雷歐納魯(紅豆冰):妳……到底是像誰阿?真想看看生妳的人長啥樣。

薩伊美(專業笑顏):我是你製造出來的角色,所以你去照鏡子就看到了!

雷歐納魯(紅豆冰):…………………………好!咱們不囉唆!進入正題!說來本次台北行,雖然是歷來戰利品最多的一次,相對的……也發生了三個悲劇!

本次很稀奇的適逢俺老哥放假,而且他也要跟我去。與以往不同,我這次嘗試了網路訂車票……他○的完全訂沒票!結果只訂了與往常同樣的回程車票,去程就碰碰運氣搭區間車。

說來其實早上就不順了,本預計要五點半起床去坐車,阿知眼睛一睜開,就他○的六點整了!害我心一橫去搭客運了。

薩伊美(專業笑顏):但是也託此之福,在客運上得以看電影渡過搭車時光呢。

雷歐納魯(紅豆冰):說得也是,以後我決定搭客運去台北就好。

薩伊美(專業笑顏):不過要預防暈車,記得要帶暈車藥喔!

雷歐納魯(紅豆冰):看『快樂腳2』完,我倆到達台北車站,準備換搭捷運……就在此時!悲劇發生了!!

覺得屁屁黏黏的我就去廁所方便,然後柆起褲子……咦?為什麼屁屁那涼涼的勒?莫非是剛剛拉的稀○跑到外面去……擦擦擦……再拉還是一樣!究竟是……我往內褲一瞧!

怎麼可能?!什麼時候?!居然……居然……有些超級勇猛的稀○勇者突破菊花門!不知何時佔據部份內褲大陸了!而且還有謎般的顆粒據點!怎麼可能?!

不得了了在家還好但我現在是在離家有半台灣之遠的台北車站耶當下第一想法就是脫了它再拿去洗手台洗問題是這種事情我怎麼作得出來阿

大家想像一下!公廁裡有個癡漢臉的死肥宅在洗手台洗內褲!這多麼猥褻的畫面阿!真的作出來,搞不好我隔天會上報耶!

就算運氣好沒人看見,那洗好的內褲要怎麼辦?!濕搭搭穿上去嗎?!再說那我豈不是處於—哇!其實薩伊美今天沒穿!

薩伊美(慌張掩那裡):咦?!為—喂!我上下都有穿好不好!

雷歐納魯(紅豆冰):各位快看!美女沒穿多麼令人臉紅心跳!換成一個癡漢臉的死肥宅沒穿只有……嘔!

薩伊美(換回專業笑顏):用那張帥臉講那種事情,感覺更噁,後來如何解決的阿?

雷歐納魯(紅豆冰):使用折衷方案,好家在我帶的紙有夠多,全部投入把那些稀○勇者給擦乾,再忍便負臭給它穿回去!出遠門也只好認了!

薩伊美(專業笑顏):好一個忍便負臭阿……主人真有毅力!

雷歐納魯(紅豆冰):中間過程省略!我倆順利到達會場,就與上次同樣,大家都擠得像沙丁魚……阿我突然想到,像妳這樣胸前相當突出的爆乳美女,要是也去擠,相信會有很多人有額外美好回憶?

薩伊美(專業笑顏):呵呵呵~或許喔~請不要盯著我胸部看好不好?我看得見你正在想像,我們胸貼胸擠人群的畫面。

雷歐納魯(紅豆冰):ㄟ……我們轉回正題!身為一個獵人,我自然首當其衝的,是有艾路貓在的那個攤位!在那裡我收了有碎龍圖騰的衣服,與在那猶豫粉~久下定決心的3d海報喔!

薩伊美(專業笑顏):然後還去抽了一番賞呢~

雷歐納魯(紅豆冰):是阿,身為一個獵人,當然是要抽魔物的籤!我心裡偷偷期待能抽到冰牙娘或受付娘,抽了倆次!結果!

薩伊美(專業笑顏):結果?

雷歐納魯(紅豆冰):抽到了不知道要幹麼的精美文件夾組合與拿來喝飲料的馬克柸!喔耶!

薩伊美(專業笑顏):聽起來好遺憾的歡呼聲喔~說起來冰牙G裝真的很有騎士姬那種高貴凜然感呢~下次要不要讓我嘗試勒?

雷歐納魯(紅豆冰):不,妳這種看起來就很輕浮的俏麗女郎,根本不適合妳。出賽的時候,請妳一樣照預定,穿那身特別改造得超像禮服的金媽裝吼。

薩伊美(專業笑顏):噗~~~~~

雷歐納魯(紅豆冰):漫博會場倒是沒發生啥事,尖端、角川之類的大出版社同上次排的超長!於是我就舉手投降!會場內我也看到了想要的蘿蔔魂小叮噹與轉輪板雄火龍。

老實說,願意跑那麼遠去漫博,有一大誘因便是要去尋找廉價精品阿!買書的話壓根兒不划算!不過考量到接下來的台北地下街,就收殮些錢包。

薩伊美(專業笑顏):另一方面,作者的老哥則收了夏日及我少等的福袋而且抽到了一個大抱枕喔!

雷歐納魯(紅豆冰):對……只可惜那個大抱枕,我寧可兩面都是星奈的相同圖阿。

薩伊美(專業笑顏):主人及老哥是過了三點多之後,宣告沒有力氣,提著大包小包離開會場搭捷運回車站的~

雷歐納魯(紅豆冰):嗯,明明知道會場並不大,但總覺得不管怎麼走都走不完,像在走迷宮一樣……算了,我決定把本短篇儘速解決掉,反正也沒人要看!

薩伊美(專業笑顏):早該這樣了,你這小笨蛋。

雷歐納魯(紅豆冰):住在都市的朋友可能很難理解,作者的住處算是鄉下。動漫精品店不但少,價格又高。因此像台北地下街那樣,店家眾多又價格低,其實是作者台北行的主戰場。

這次在那收了兩包機戰傭兵的武裝組合、兩個紙箱戰機的武裝組合一個以及預定目標的HGUC基座承載機倆盒。以上都是在作者家找不到的珍貨,由其是機戰傭兵的武裝組合,屬於能買到就要偷笑的東西。

薩伊美(專業笑顏):哎呀~人家以為主人要直接提去女僕咖啡廳的事呢~

雷歐納魯(紅豆冰):挖勒,我承認當時有打算拉。只是我瞄進去看到裡面的女僕……算了。再來我就在台北地下街盡頭那邊的蝦米石鍋拌飯經歷了『怪奇!等待五十分才上桌的拉麵事件!』

薩伊美(專業笑顏):一碗拉麵等五十分,到底怎麼回事呢?

雷歐納魯(紅豆冰):阿知,照理說比較久的焗烤飯中途就來了,真奇怪勒?由於當時我等得心急難耐,以致於發生了下面那齣悲劇……

薩伊美(專業笑顏):還有一點就是,逛車站上的美食時尚廣場逛倒頭昏眼花兼累得半死。畢竟是背那麼多的東西呢,逛了那麼久,老哥他卻買了漢堡王。

雷歐納魯(紅豆冰):沒錯,那時我及俺老哥坐在候車室那等時,腦袋早已一灘漿糊了。等阿等,距離車倒站剩20分時!

我赫然察覺!海報勒?!我那張猶豫粉~久下定決心的3d海報勒?!當下唯一想到的就是掉在台北地下街某處啦!於是我趕快衝出候車室!但是阿!假如我精力值還有150,或許還能一拼!但是我的精力只剩一格完全跑不動!再看看時間,如果我不趕回去,恐怕就趕不上車了!

薩伊美(專業笑顏):哎~若是只有主人一個人,其實坐下班車也沒差。

雷歐納魯(紅豆冰):唉~是阿,問題就在於我旁邊還跟了個明天七點要上班的老哥!我可以忍受半夜三點到家,可我老哥可不行阿!就算我明天再來一次,我也是後天八點要上班耶!豈能拖著疲倦破表的身心去上班阿!

結果的結果,我唯能抱著壯士斷腕之決心搭車回家……這是我幾次台北行以來最大的悲劇阿!!

薩伊美(專業笑顏):節哀順變、阿彌陀佛、南無三、阿門!

雷歐納魯(紅豆冰):然後等我們要牽車時,又看到我的安全帽失蹤……哇勒!

薩伊美(專業笑顏):節哀順變、阿彌陀佛、南無三、阿門!

雷歐納魯(紅豆冰):阿阿阿阿————!越想越傷心!漫博游記就這樣結尾!

薩伊美(專業笑顏):終於結束了~喔耶!

雷歐納魯(紅豆冰):喂,我好像覺得這時侯妳最高興耶!為什麼人家的腦內那麼順服又愛撒嬌,阿妳卻這個樣子阿?

薩伊美(專業笑顏):人家跟主人本來就沒有多親密阿~

雷歐納魯(紅豆冰):嘖~先不跟妳計較,雖說下回是巴藍篇,但之間有可能會插入兩回特別篇喔。

薩伊美(專業笑顏):事情就是這樣,謝謝大家的觀賞!

雷歐納魯(紅豆冰):等等,誰說要結束的(拿出一壺伸出很多觸手的淫獸魔壺)?

薩伊美(大驚):?!

雷歐納魯(紅豆冰):接續上次的結尾,就用觸手中○來服務讀—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啊!!(全身焦黑冒煙攤了)

薩伊美(吹吹炎妃砲•愛執的砲口):咳咳,這樣一來,真的要說再見了!請期待本人的再度登場!大家再會!(揮手)

雷歐納魯(紅豆冰):下……下回見……嗚!(躺平)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