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一百二十八回―突入古代遺跡!探索吧諾哈曼!上!

向下

第一百二十八回―突入古代遺跡!探索吧諾哈曼!上!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1-20, 23:24


第一百二十八回―突入古代遺跡!探索吧諾哈曼!


王國歷七百七十四年十一月二日,集合全國各地獵人工會所舉辦,具備前所未見規模的超鬥技會前夕。王國各地的獵人們,為了迎接這場盛事,無不絞盡腦汁與時間來提升自我條件。

三大獵人重鎮之一的東多魯瑪市街,其週遭的山脈地帶其中一處瀑布,右邊高度約中間的岩壁那裡,有著一片人力所挖出的平坦地區。竹圍圍繞外緣,簡單質樸的小木屋座落於靠岩壁處,竹圍左邊一樣有人力挖成的岩梯小屋,右邊則有從瀑布取水的木製水車,自然小屋外頭也推了不少大桶小桶。

咖咖!

小屋外頭兩個男人身穿木製護具,一方使用長木刀,一方使用兩把短木刀。雙方快速移動腳步,聚精會神互相過招,彼此皆具有獵人身分,前者沃藍得以種子選手登記參賽,後者諾哈曼則不打算參加。距離超鬥技會剩餘不到一週,沃藍得預訂最後兩天要睡整天恢復體力,其餘就在諾哈曼那邊修煉。

「喝阿!」

發勁吼出,沃藍得雙手握劍朝諾哈曼直劈而下。咖!雙木刀交叉成十字,正面檔下攻勢,諾哈曼身形沉低牴銷攻擊力道,當沃藍得的雙手力道消失之一瞬,諾哈曼立即扭動下盤,帶動左手木刀推下對手的長木刀,同時右手木刀順着長木刀刀身滑向他腰間—「坳嗚!」



「喝杯水吧。」自水車那取水,諾哈曼將木瓶丟出。「謝拉。」沃藍得坐着接住,讓涼水流入喉嚨,再擦擦嘴巴說:「剛才那招好厲害,如果是實戰,我已經死過一次了。」「不會,」諾哈曼跟着坐到他旁邊說:「就穿着鎧甲的情況,那種招式殺傷力不大。」「是喔~」

脫掉木製護甲,只穿短褲,兩人靜靜坐着休息。沃藍得用眼角瞄向諾哈曼,體格修長結實,即無一絲贅肉,也無多餘肌肉,仿佛將力量與速度做出完美比率之呈現。沃藍得試想,或許這就是暗殺者最理想的肉體吧?這位仁兄的體脂肪率想必百分之一以下。

「我問你喔,」沃藍得發問曰:「迪斯基拉與你……真的不出場嗎?」諾哈曼淡然回:「團長表示尊重我們的個人意願,因此迪斯基拉我不清楚,我則無意願。我們的身分特殊,最好避免公開露面。」

(好個公事至上的想法……)沃藍得想起迪斯基拉的獰笑:(真難想像那位戰鬼會放棄出場超鬥技會……阿,對了。)沃藍得意在試探問:「不過,你不想與艾……叫啥?艾卓斯再次一分高下嗎?」

沃藍得記得之前的任務中,那位所屬古龍征者的艾卓斯,著實讓諾哈曼吃了不少苦頭。身為東多魯瑪頂尖高手之一,諾哈曼應該會有所不甘?「不想。」然而他拋回個冷淡答案,砸得沃藍得長頭包,害他嘟嚷著:「那真遺憾,我想你的絕活會讓觀眾很高興。」

「我無意譁眾取寵,」諾哈曼無動於衷說:「相對的,我到是聽鍛治屋老闆提起,近來下訂單要做特製裝備的獵人為數眾多。另外有不少人也在研究怎麼用雙大劍、雙長槍或一邊太刀、一邊弩槍的。你要不要挑戰雙手太刀?你的臂力夠用。」

「阿……這……」沒料到他來個回馬槍,沃藍得結巴曰:「嗯……我想不要好了,標新立異不適合我,我比較喜歡正統方式。但是我能理解那些人的心情,這次大賽會全球轉播,平常我們獵人只能靠重覆達成任務,來累積名望。這可是個千載難逢,難得一見的大好機會……所以,你真的不出場?」

「對。」

(又是同樣回答……)沃藍得只得兩手一攤,躺平投降,心中邊覺遺憾,邊想工會守衛504隊四名成員,迪斯基拉偶而會與他出狩獵任務,薩伊美時常會叫他去幫忙兼跑腿,麗沙則是私下書信往來不少,唯獨諾哈曼從未一同出過狩獵任務,守衛任務時,他往往也只是忠實的執行他人指示。

行事低調、存在感薄弱、不引人注目,要不是湊巧和他共事,沃藍得大概一輩子不會發現有這個人在,儘管諾哈曼的戰力高得嚇人。不論做為獵人,或做為修者,沃藍得都很想看看他究竟有那些絕活?當然前提是別當做敵人,否則沃藍得相信,當天他會有八成機率請病假。

「話說回來,」諾哈曼話峰一轉講:「你在著急什麼?」「啥?」沃藍得又一次結巴曰:「著……著急啥?」「剛才我們有多次劍刃交鋒,而且你用了太多威力高,破綻大的招式。這不像你以往的風格,你急於要打敗對手。」

「嗯……阿……」望向他瞳孔極小,卻莫名正直的銳利雙眼,沃藍得認為他值得一談,便如實說:「其實……我覺得自己似乎到了極限,不管再怎麼練,怎麼修行,都成長不了了。」「原來如此,」諾哈曼點個頭說:「這事我有聽團長提過,只不過,能得AA級認證已經成就非凡。若你還不滿足,莫非你想追求世界最強?」

沃藍得聽了笑出聲,再搖搖手說:「怎麼可能?我又不是不知自己有幾兩重。況且,就算真的成了世界最強好了,又能怎樣呢?能讓社會變得更好嗎?能讓人民過得更幸福嗎?」「話是沒錯,」諾哈曼皺眉說:「可惜並非每個人都同意,為了追求戰鬥力不惜一切,這類人士宇宙間層出不窮。目前檯面上的S層級修者,幾乎皆屬此類。算了,不提這個,聽說你看中了鬼人化•極?」

「對對!」團長連這都說了?」沃藍得立起上身,十指交叉說:「雖然我翻遍了能找到的所有紀錄,怎樣都找不到具體的敘述或練法,淨是些『極度專注之下,我赫然發覺,我眼中有敵人,也有我自己,四周又有無數個客觀的我,一同注視著我們』這種不知所謂的鬼話。唉,我都快抓狂了。」

「鬼人化•極是傳說中的境界,就連上世代的四大強者也無以體會,歷史上的英雄們又僅是短暫掌握過。我想想……」諾哈曼沉思一陣過說:「你體驗過『無限知覺』嗎?」「無限知覺?有幾次阿,不是高階的修行者,多少有經驗過嗎?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可思議,就好像自我的存在消失,融化到世界,整個意識感擴散至萬物之間。」

「要進入無限知覺,必須處於極端的心神統一、意識放鬆。」諾哈曼維持思考姿勢說:「我以前也曾研究過鬼人化•極,我想……鬼人化•極的意思,是否指說保持無限知覺的狀態下,依然要維持己身感覺,用最高鬥志全力戰鬥?」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好嗎?」沃藍得搖頭說:「無限知覺要求的是絕對的靜,可全力戰鬥是絕對的動。一般而言,激戰中能心如止水已經超級了不起。如果還要無限知覺,那已不是人類能做得到的事了。」

「沃藍得,你好像忘了。我們現在做得到的,一千年前也是被篤定人類絕對做不到的。」諾哈曼簡單二句話,便讓沃藍得無法反駁,他明白倘若一千年前的獵人穿越時光,看到獵人不但會飛,還會爆氣發光波,鐵定會嚇得暈倒。

嘟嘟嘟~

屋內響起電話聲,「我接個電話。」諾哈曼起身入屋,放沃藍得一人想東想西。過了不久之後,諾哈曼裝備齊全,探出頭說:「有緊急任務,我得去工會一趟,就麻煩你看家喔。」「好,交給我了!」沃藍得豎大姆指保證。

先裝裝樣子練個五分鐘,沃藍得斜眼瞄向門,小心翼翼走近小屋,假惺惺喊道:「阿~練得好累~喉嚨好渴~」張大耳朵聽到沒有動靜,沃藍得壯起膽子,開門進屋內,小屋內部就與外觀同樣質樸單調,家具全部木製,乃是環保屋的典範。

沃藍得像小偷般偷偷摸摸左看右看,目光最後落到屋內唯一格格不入,像個特大號玻璃瓶的超科學產物—空間傳送裝置。他檢查一下控制盤,確認已經使用過:「耶!終於等到這個時候了!」

諾哈曼不在!等這一刻等了好幾天!沃藍得目光移到屋內某個上掛牌曰『非請勿進』的小門。自從來他家之後,沃藍得就非常好奇,那門後有什麼東西?諾哈曼雖然口頭上不講,可只要沃藍得稍微接近,他老兄便會散發出驚人殺氣,嚇得他只得裝做沒看見。

(嘿嘿嘿……裡面到底有啥呢?)

沃藍得笑容邪惡,轉開門上板手,然後—「哇塞!」

其光景讓沃藍得不由得漏出讚嘆,蓋裡面排滿了層層疊疊之置物櫃,每個櫃子無不擺滿琳瑯滿目的英雄人偶、怪獸模型、機械人模型、影音光碟等等。除此之外,尚有眾多電影海報、演員簽名、戲服等等堆得滿坑滿谷。能收集到這地步,沃藍得百分百能肯定,諾哈曼乃是個狂熱等級的特攝英雄迷!

想想這人的日常形象,再想想眼前的東西,沃藍得苦惱著要不要當沒這回事?但是男人心中的某個部分,卻燃燒起來了!(嗯~稍微玩一下,不會被發現吧?)於是乎,十分鐘之後,正把玩着SHF版春葉原戰隊痛車機人的沃藍得背後,冒出了一位渾身黑光的惡鬼!

事後沃藍得只記得自己曾說過『等等等等!男生會喜歡這種東西很正常的!你你你你不用在意啦!總而言之你別衝動阿阿阿阿阿阿!』至於對誰說?又為啥要說?全部忘得清光了!



古塔,高聳入雲的古塔,數座高大橋樑圍繞牠巨大塔身成放射性配置。不單古塔本身,其週圍地帶同樣滿佈謎團,如同牠永遠受雲霧所掩藏一般,是個永遠的迷團之地,全球最神秘的地方,不知道由誰所建造,不知道基於什麼目的。

上千年以來,無以計數的獵人及調查員深入古塔探索,多少帶出了些成果。根據這些成果,有人認為古塔的真面目乃古代文明遺留下的都市,有人認為是古代文明人用來防衛魔物的城寨,或著進行研究生產的軍火工廠,也有人異想天開的猜測是和外星人溝通的天線塔,或只是用來祭祀神明的聲音也不在少數。

儘管眾說紛紜,然學界普遍相信,古塔的存在正是能解開古代文明及人龍大戰之謎的關鍵,因此前往調查者絡繹不絕。然而古塔本體與週圍地帶,除氣候、地形險峻外,加上有諸多強力魔物築巢於此。王立古生物學院坦誠,目前已開拓區域不過冰山一角。

金銀火龍、月迅龍、茶棘龍、刻龍、冰狐龍等稀有魔物,包括麒麟、浮岳龍、炎妃龍等古龍也有所出沒。僅有少數的傑出獵人可以進入古塔,正因已開拓區域所得不易,為避免不法份子破壞,通常有守衛看守,只準許傑出的研究員入內。

如今古塔上方,工會守衛504隊正乘熱氣球漂浮接近。熱氣球除龍人老爺爺外,皆是收到緊急召集而來。隨便穿著工會守衛紅服就來的薩伊美,大大的打個哈欠。工會守衛蒼服的麗沙抱著頭不敢往下看,同樣工會守衛蒼服的沃藍得昏迷中。

工會守衛紅背心的迪斯基拉,用望遠鏡觀察古塔有無異常。工會守衛蒼背心的諾哈曼,則盯著手上照片思索。稍早之前,他受傳喚到工會面見達拉瑪團長,在那裡團長便拿這張給他看,及告知說古龍觀測所傳來這照片。

據觀測員所說,他見到古塔外牆上有人影,但他拿相機照時,卻什麼也沒有?離開鏡頭再看,也毫無人影。依據規定,有任何可疑跡象都得回報,所以就到了團長手上。諾哈曼端詳照片一陣,就認定這任務不容小看,須要集合所有隊員一同前往調查。

諾哈曼翻看照片想,他當時向達拉瑪說:「上面帶有微薄魔力,唯有一小塊些微模糊……這是人為的幻影。這麼遠的距離能察覺,施展幻術騙過觀測員,甚至騙過機械,再者通過那麼多守衛監視……是個高手,而且絕非普通高手。」

說完這段話,話筒再次響起,達拉瑪談幾句話後放下,告知說:「地面上的守衛說無可疑跡象,相對的,負責看守入口的守衛隊失去連絡。」「那麼事不宜遲,必須儘速出發。」兩人一致同意,緊接著發出緊急召集,任務既驅逐、逮捕侵入者。

「客倌們,不能再接近了。」「這樣就夠了。」諾哈曼回應老爺爺說道。

他仰望眼前那片巨大無比的土黃巨牆,過於龐大使得彷佛就在伸手之間。嘆一口氣,諾哈曼回頭朝全員說:「大家聽著,接下來我們要攀爬外牆到指定地點。」「咦~?」薩伊美首先發難曰:「為什麼?用飛的不就好了~」另一邊麗沙臉色發黑,沃藍得總算睜開眼睛。「敵暗我明,我們要儘量低調。」諾哈曼簡單回答。

五分過後。

「嗚哇~太高!太高了啦!會死掉!掉下去的話會死掉啦!」「麗沙醬~不要看下面,也不要多想。眼睛朝上,往上爬就對了!喔呵呵呵呵~」「嗚哇哇哇哇!好可怕喔!人家不要啦!」(下面兩個女人好吵……)沃藍得邊藉登山槍爬牆邊如此想。

工會特製的登山槍,前端組件採用毒怪鳥的橡膠皮製成,經射出後一接觸到牆壁,便會自動抽光空氣,藉由大氣壓力來固定,接著將後端組件裝到腰帶,再拉著連結兩組件的繩索上去就好,配合上吸盤手套,可說相當安全的登山組合。

沃藍得也不是不明白兩人,特別是麗沙的感受。蓋他們現在的高度可是和雲一樣高,下面景象就像立體地圖。反觀他上面的兩個男人,由諾哈曼帶頭,動作感受不到一絲畏懼,速度快得很。

(就是這裡了……)諾哈曼停到照片位置上的可疑點,向他人說:「你們先走。」迪斯基拉點了個頭,揮手要其他人跟上。將後端組件裝好,固定身體,他得以騰出雙手。先按下左眼眼罩,眼罩表面立即掀起,伸出迷你型光學探測機所用鏡頭,內藏的微電腦及眼罩反面的顯示營幕同時啟動。

眼罩型探測機可藉由光線掃瞄,分析觀測物體狀態。由於此物屬外國進口,價格相當高,工會守衛中唯有少數人可以佩戴。諾哈曼右手拉開左臂一部分裝甲,露出操縱盤。他控制儀器轉動且收集資訊,並配合運用靈力發動靈視。

右眼視線處飄着淡淡黑光,諾哈曼藉此判斷:(沒錯,有人在這施展過幻術,闇屬性的。所用靈力甚少,加上這距離,入口守衛察覺機率很小……)他切換注意力到左眼營幕,顯示出微電腦所自動得出的結果,描繪出多數手印、腳印。

(對手是徒手,一、二、三,一共有七個人)諾哈曼分析出結果,而且有一人的殘留跡象特別薄,他把視線往上,可見手印、腳印伴隨摩擦痕跡一直朝上攀升。諾哈曼順痕跡爬上,一路檢視:(同樣一個人的比較淺……嗯?)

他捻起牆上一根黑毛,探測機立即放大影像:(這是迅龍的上黑毛……有這等高超身手、迅龍裝備、闇屬修者,集合這三點……)諾哈曼想起一個人物,某個黑暗世界的恐怖人物。他希望自己想錯了,其實另有其人。

望向下面小之又小之地面,諾哈曼心想:(就算不提體力,要爬到這種高度,時間需要……可能是先乘蛇龍之類小型魔物,到某種高度再跳至古塔外牆吧?算了,比起這,還有更重要的事要擔憂。)

諾哈曼收回探測機鏡頭,拆下登山槍射出,待前端組件飛至最遠黏住外牆,他雙腳蓄力再使勁一蹬。依組件為中心,整個人於半空劃出半圓型著牆,一口氣上升至繩索最大距離,重複上述動作來追上隊員。



古塔外牆有許多用途不明的平台存在,工會方面自行判斷有些可用來與魔物戰鬥,有些則用來當發掘工作的基地。其中一處已發掘平台也,是諾哈曼們在那目睹可怕光景。

果然。

寬廣平台之上,負責守衛發掘入口的八名侍衛們,早已全數攤平。他們皆著守護者U系列,所有人的武器均未離開背上。場地未見任何打鬥跡象,諾哈曼、迪斯基拉、沃藍得三人各自確認侍衛狀況,而麗沙畏縮在薩伊美身後:「他……他們都死掉了嗎?」「不,」諾哈曼拔起其中一人後頸所插著的細針說:「是先被擊暈,再用細針痲痺全身神經。」

「真令人難以相信……」沃藍得摸著侍衛頸部瘀傷:「統統都是一擊,乾淨俐落得驚人,何況……」他眼神逐一掃過八名侍衛,掩不住驚訝說:「一律BA級高手的他們,居然連武器都拔不出來就……」「還不只這樣,」迪斯基拉冷眼看着其一守衛手上的警報器說:「他甚至連按個鈕都來不及。」

「我現在有些發抖了,」沃藍得握起一名侍衛的手說:「能瞬間打倒八名BA級侍衛……究竟是什麼來頭?」「想知道的話,」迪斯基拉手指向平台最內部,牆壁開的大洞說:「進去就行了。哼,看來對手相當有本領,夠意思。」

五人同時望向洞口,由石柱拱門所支撐的入口,內部一切深黑,猶如通往深淵之大口,莫名令人畏懼。麗沙害怕的抱住薩伊美手腕說:「裡裡裡裡面會不會有幽靈還妖怪出現阿?會不會有那種針床鐵球天花板壓下來的陷阱阿?」「呵呵呵~」薩伊美亮出安慰人心之笑容說:「怎麼可能?妳放心啦,這條路早就開拓好了,照著地圖走就行拉!」

踏入洞口既隧道最前端,諾哈曼撿查隧道兩旁牆上火炬:(都沒有使用過……表示侵入者可在黑暗中自由行動。)「燒阿燒阿~火燄!」薩伊美與麗沙兩人各自施展迷你火燄,點燃火炬,小小火苗隨即沿著導火線,相繼點燃連串火炬,火紅燈光照亮隧道。

即使如此,隧道依然光線不足,於是除迪斯基拉與諾哈曼外,三人皆戴上夜視鏡。另外隧道內溫度更低,五人無一例外喝熱飲料。「聽好,」迪斯基拉指示:「我與諾哈曼打前頭,薩伊美與麗沙中央,沃藍得墊後,絕對不能離開彼此!」

大家默默點了個頭,依指示排好隊列,各自心情緊張邁入隧道。薩伊美拿出平板電腦用觸控筆劃一劃,叫出自研究院下載的地圖指示眾人前進。如她稍早所說,一路上道路雖曲折,空間忽大忽小,但並沒遇到特別問題。

越往深處,諾哈曼越是不安。幾個問題於腦中打轉;對方侵入多久了?是否已達成了目的?是否察覺到他們—這問題是肯定的,憑對方的修為,他與迪斯基拉暫且不提,但麗沙和薩伊美尚無法徹底消除氣息,必定早被察覺,那對方有何對策?自踏入隧道以來,他極度敏銳之感覺可感應到對方六人之微弱氣息,唯一一人,連一絲絲氣息都沒發現。

是他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了。

諾哈曼咬緊牙關想,那個男人,那個他在黑暗世界中,經常被拿來與他及迪斯基拉相提並論的男人。人們光是聽到他的名字,就放棄生存希望。傳說中他的任務從未失敗,從未有任何獵物逃過他的魔掌。憑著高超絕倫的技巧,眼睛看不見之極速,他的名字—諾哈曼虔誠盼望不是這個人。

人稱絕影的男子,迅彪影彥!








下回預告:「用不著預告吧?」

作者的話:「明天就是傳說中的世界末日了!如果大家都平安無事的話再補!」

已經過了3天,這3天來,壓根兒沒發生一丁點天變地異,更沒外星人降臨,就這樣平淡無奇結束了本世紀最大謠言之一!嘖,不好玩。

也因為太無聊了,害我要講啥都忘了。總而言之,就先恭喜地球又渡過了一次末日!大家聖誕節快……才怪!情侶們都去死啦(淚奔!」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