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三十一回―強襲喪屍之城!大鬧吧迪斯基拉.中!

向下

第一百三十一回―強襲喪屍之城!大鬧吧迪斯基拉.中!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1-23, 19:46


(作者言:「本回噴血噴很大,慎入喔。」)



「準備好沒有?」「再等等!」「我說妳們這樣是在幹嘛……?」

沃藍得掩面說出他的疑問,無非房間黑漆漆,羅倫安琪拉與白鶴靈兩個人把自己包在棉被裡,面前各放一根蠟燭。看著兩個美人兒只有顆頭露出來,活像兩粒肉粽之滑稽樣。他回想起早上正要進入正題時,白鶴靈突然闖入,害羅倫安琪拉嚇得摔下椅,再來白小姐問之詳情,聽完便提案先不要講,待半夜再繼續。

於是乎便成了三更半夜,一男二女待在黑房內之情形……好啦,他同意這樣是比較有講鬼故事的氣氛,但他是在講這個嗎?感受到兩者期待視線,沃藍得決定別多想,清清喉嚨講:「

我們早上講到購物中心對吧?那時我們被僵屍包圍,有我,迪斯基拉、諾哈曼三人阻止喪屍,麗莎、薩伊美兩人引導難民離開。現在回想,當年真的超可怕—」

…………………………………………………………………………………………

怎麼殺都殺不完,沃藍得喘著氣想。四周躺滿了殘肢斷骨,內臟腦漿灑滿地。每具屍體的血都連成了血泊,血紅大片大片染紅購物中心門前廣場,他自己的鎧甲也不例外,然而喪屍依然是自馬路那不間斷湧出。

(有道是百萬喪屍……可惡!)

沃藍得看看其他人動向,諾哈曼快速穿梭過喪屍,所過之處的喪屍就像被看不見之利刃斬斷頭顱,噴血癱倒,而迪斯基拉彈藥打盡,運用藏於袖中之暗器;『飛蛇』前端為迷你尖錐,尾端連接鋼線至袖內機關。可以當普通飛行暗器使用,也可以像這時,一隻纏一根手指,如同超長的長鞭般揮舞。

雙手有如巨爪,迪斯基拉單手一揮,射程內喪屍瞬間被切割成多個肉塊。配合他的腳步移動,簡直像龍捲風般逐一絞碎喪屍。(果然對他們而言,輕鬆得就像吃飯……咦?這聲音是?)

沃藍得頭往上抬,果不其然運輸部隊來了!以四台運輸直升機為一個編隊,有三個編隊抵達,其中兩個帶著更換貨櫃。

另一方面,幾百名難民已然擠到門那邊,巴不得趕快鑽到貨櫃裡。「有點危險,大家讓開!」薩伊美按下頭一個貨櫃門旁按鈕,伴隨著充氣聲,貨櫃連結閥內的氣壓閥啟動伸展,讓三個貨櫃成筆直固定,接著三貨櫃同時打開門:「好!不要推擠照—哇!」

心急如焚的難民哪聽得進去,個個喊叫著擠向門,幸好門夠寬,入內還算順暢。緊接著兩個更換貨櫃著地,麗莎趕快照一樣順序引難民入內。不用多久,當貨櫃擠滿人關上時,直升機上的工兵立即跳到貨櫃上面,動作迅速將直升機的釣鉤裝到貨櫃上。四邊固定完畢,工兵回到機上,直升機馬上升空,牽引第一組貨櫃離開。

薩伊美目送第二、第三組貨櫃運走,不忘聯絡隊友說:「大家加油!已經送走一半以上了!」耳機內沃藍得喊:「哪請問第二批貨櫃何時來?!」「十二分!加油勒!」「喔~啥?!」

…………………………………………………………………………………………

「當年那十二分超漫長的,」沃藍得苦澀樣說:「空氣中瀰漫屍臭、血腥味,對我的精神與肉體便是種折磨。我記得我努力殺阿殺阿,腦袋整個糊掉。要打個比方的話,就好像玩恐怖遊戲加無雙遊戲,而我在螢幕外操作著自己;不這樣做,真的會承受不了。

我這樣說不誇張喔,等難民送完,那屍體堆得像小丘似綿綿相延。輸送列車蟲過不去,迪斯基拉他要我直接輾過去,而我猶豫不決,他老爺就二話不說,直接踩我的腳催油門。輸送列車蟲就那樣撞向人肉圍牆,一時之間血阿肉阿骨阿腸子阿肺阿佈滿我眼界,衝出去時前方螢幕還黏著好多殘渣碎末。」

「嗚阿——!好噁!好噁!」羅倫安琪拉發抖兼臉色發青說:「光想像我就快吐了!虧你能忍受!」「很可怕對吧?」沃藍得點頭說:「我可以理解為何赤國士兵會崩潰,他○的實在太瘋狂了。

後來我們深入陣地,陸續救出難民。他們躲的地方千奇百怪,學校、圖書館、醫院、地下車站之類的大型建築自然省不了,還有人藏在水塔、廢棄電冰箱、水肥車、下水道,更好笑的便是幾個大嬸大叔,攀在電線桿上面下不來,勞駕我得飛上去背他們。

這搜救過程內,我們當然收拾了更多喪屍。我發覺有點奇怪,迪斯基拉這傢伙遇到這大殺特殺這場合,非但沒顯出些微興奮,反而神色越來越不耐,甚至說有些怒氣。這時我想到諾哈曼說過,此時最激情的就是迪斯基拉,可惜我猜不到理由;妳們可記得某個大人物,曾說過迪斯基拉是受詛咒的白子?」

「ㄟ~」羅倫安琪拉苦思一會講:「好像有?多久以前的事呢?」白鶴靈歪頭講:「人家也不記得耶~這很重要嗎~?」「好,那我們這就放在一邊。」沃藍得自覺沒趣講:「如我們所預期,戰況隨深入越是激烈,來自其他隊伍的支援要求同樣如此。

藉此機會,我們也與超鬥技會的競爭對手們先行會面。好比說我們應通信前去協助,地點是個看來傳統的高中學校,在那可看見許多喪屍圍住了外牆,自多道門進入校區。根據對方所說,他們正在操場那鎮守,故我們開進大門,撞毀校舍直接到達操場—」

…………………………………………………………………………………………

被撞毀的校舍於後頹然到塌,沃藍得無心理會,只管將輸送列車蟲開進操場。「有了!看到了!」視線穿過密密麻麻的喪屍,他可見綠色草地那裏有四名獵人;身穿烽山裝手拿太刀的黑長髮女子,身穿火龍裝架著重弩的戴眼鏡肥胖男子,身穿海龍裝手揮大槌的黑髮青年,身穿櫻火龍手持長槍的茶色馬尾少女。

四個獵人背對校舍,不讓喪屍接近。他們後面停著三節拖車,而校舍有眾多難民擔憂害怕探出頭。輸送列車蟲輾過喪屍群,開上草地停在他們旁邊。待車門打開 ,其中的長髮女子即刻過來接觸。

遠遠看還不知道,近距離一看,沃藍得頗訝異這位女士相當亮眼,長長流麗黑髮,典型和風美人且氣質凜然高傲,再看另一位馬尾少女實也美女一枚。「羅克勒克的藥島冴子!」長髮女子心急的向沃藍得說:「喪屍數量太多,單是不讓喪屍接近就夠吃力了!我們需要驣出空間讓直升機降落!」

「……阿!沒問題!」沃藍得回神回答,後方迪斯基拉一言不出下車門,諾哈曼默默跟隨,薩伊美拍了下沃藍得頭,粉不爽說:「我跟麗莎進去安撫難民,你就跟他們去殺喪屍喔!」講完便拉麗莎下車。

雖然不知她不爽啥,但沃藍得只得下去再開殺業。「麗!孝!耕太!」冴子向自己的隊友說:「我們要一口氣清除喪屍了!守衛拜託你們了!」「喔!交給我們吧!」被稱作孝的黑髮青年翹起大拇指代表說。

「那,」她回頭朝沃藍得嫣然一笑說:「聽聞你是東多魯瑪最強的劍豪,今天能讓我見識見識嗎?」「那那那當然!」他精神大振說:「就看我的—咦?」

不等他講完,她小姐已先一馬當先,動作優美流暢斬殺喪屍,令他好似在觀賞電視上的殺陣表演。(阿,我可不能落後。)能與美女共鬥,著實提升了不少作戰意志。沃藍得順暢砍殺喪屍,不一會兒便消滅百餘來喪屍,擴張不少區域。

兩者背對背貼近,冴子握緊神雷斬破刀喘氣說:「果真名不虛傳。」「彼此彼此,」沃藍得擺蛻皮刀成正眼姿勢說:「話說妳好像頗冷靜的嘛?不會怕嗎?女性不是都挺怕這種場合?」

她苦笑說:「我也是女生,說不怕是騙人的……哎,從前我還在讀高中的時候,就遇過這種事了。對我而言,如今就好像當年的噩夢重演。」聽了這話,沃藍得跟著苦笑說:「抱歉,讓妳想起不堪的往事。」她搖搖頭說:「不要緊,都幾十年前了。比起這事,那是你們的代表對吧?他可真厲害。」

沃藍得望向幾十公尺的他;迪斯基拉不改風格,十隻飛蛇一次次捲起血腥漩渦,喪屍猶如不動的人偶如憑宰割。「當然,」沃藍得代為驕傲說:「我相信現役獵人裡面沒比他更強悍的。」「但是怎麼說呢……」她納悶的說:「那男人一舉一動,似乎皆蘊含著某種悲憤。」

………………………………………………………………………………………

「確實迪斯基拉的感覺有點怪,」沃藍得眉頭深鎖說:「最顯而易見的既他沒有笑。」「笑?」兩人不約而同表達不解,他即刻解釋說:「這個人阿,屬於邊殺邊哇哈哈哈哈笑的那種類型。如我剛才說的,沒笑實在反常。

為什麼呢?當年的我一方面沒啥情報可推測,一方面也沒那個體力加心思去管。我們一協助他們完,便馬不停蹄前往下一個求救地點。我們可說一天到晚都在殺殺殺,殺得昏天暗地。

「請問~」白鶴靈發問曰:「為了省時間,你們應該不能回頭吧?生理需求怎麼解決的呢?」「這個簡單,」沃藍得回答曰:「輸送列車蟲後端有個小型起居室……說小型還真的很小,就只有個沐浴間與廁所。

食物則靠空投物資,想睡覺就只好睡在駕駛艙裡面。聽到這妳們該想到,那時我們有多克難。想起來超可惜,要不是有兩個男人當電燈泡,我就可以與薩伊美兩人睡—我突然從妳們的視線中,感到我有生命危險。

好嘛,為讓妳們趕快想別的,我講個刺激的片段。大約是一個禮拜後,我們就快接近市中心之際—」「等一下,」羅倫安琪拉察覺有異說:「超鬥技會不是迫在眼前了嗎?你們不都有出席開幕典禮嗎?」

「殿下果然敏銳,」沃藍得感心的說:「讓我這麼說吧,赤國不想把事情鬧到全球皆知,更不想讓別人知道需要外國人協助。因此呢,赤國高層行使情報管制,強迫國內媒體說謊,謊稱鉚扣市爆發了新型病毒大規模感染,因此全市隔離—某個意義來說,這說法也算沒錯。

對於國外媒體則假裝沒這事,徹底冷處理。為了避免我國媒體發覺,赤國高層與工會事前協議好,遇到大會賽程,該出場的選手仍然得出場。免得到時有人沒出現,理由講不清,會引起外界的疑慮。

我必須承認,就算是即將出賽,可以暫時離開那個活地獄,多少算得上一次難得之休息時間。理所當然的,大家都得裝得若無其事加守口如瓶。這件事我連邦都不透露,小姐們以後要是遇到赤國人,千萬不可提起這事,切記切記!」

兩個小姐忙點頭一起做出鎖上嘴巴之動作,沃藍得點個頭,拿起前方蠟燭照自己臉說:「那好,我們接下來!容我再講一次,大約一個禮拜後我們一行人逼近了市中心。我一講再講,越接近中心,喪屍數量越多,高樓大廈也越多,於是乎能供直升機降落的空間就越少。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破壞情況嚴重,鮮少能找到乾淨平地。輸送列車蟲能憑厚重裝甲直接輾過去突破重圍,別的車輛可就不行啦;這裡請稱讚我有先見之明。

要抵達市中心,須橫越過一條大河。是用來當天然護城河還怎樣,我們不知情。反正因為這條大河,市中心地帶簡直隔離於都市之中,而且用來連結的巨大橋正好可提供個不錯的降落地點。

這橋叫啥忘了,我只記得是座美美的石製白色大橋。我們連同十幾支隊伍前往橋口,每隊貨櫃無不塞滿難民。儘管指揮部警告那裏有無數喪屍嚴陣以待,我們卻別無選擇……接著!」沃藍得把蠟燭晃一晃,讓臉上的光顯得更詭異樣說:「在那裏,出現了貨真價實的怪物。」

…………………………………………………………………………………………

「○的!什麼怪物!?」

獵人的叫喊劃破鉚扣市清晨;時值六點鐘,早上霧氣瀰漫。五六十餘名獵人聚集於通往市中心的大橋拱門之前,喪屍們從大橋、河底,以及他們後方蜂擁而來;獵人腹背受敵,數量處於絕對劣勢,但是他們的個體戰力佔壓倒性優勢—

本來該是怎樣的,豈料大橋對面出現的,不單有普通的喪屍;有的變異成了巨人,有個長出好多條肢體,有的冒出許多眼睛,有的腹部裂成大口,有的皮膚滿佈鱗片,有的與動植物相融合,有的突變成單純怪物。無論哪個怪物,均無重複的個體存在,而且與行動緩慢的喪屍大為不同,迅捷、兇爆、絕對不留情。

四個分別穿著盾蟹U、合金U、桃毛S、怪鳥S的槍手圍攻一隻高達五公尺,佈滿鮮紅蟹殼,上半身蟹人、下半身巨蟹之畸形怪物。他們所射子彈全射不透對方甲殼,只得節節後退。

「饑機嘰!」蟹人怪物怪叫著自雙螯及下身大嘴噴出黃色酸液,桃毛S獵人閃避不及—「喔老天!」他防具立刻冒黃煙融解,著急的打滾喊:「這怪物會噴融液!他○的比阿喬口水還臭!誰快給我解消果——嗚阿阿阿阿!」桃毛S獵人被蟹人怪物夾住舉高,眼看就要被夾斷之際

「飯桶!忘了肉質硬魔物要用火藥系子彈嗎?!」

桃毛S獵人來不及確認誰說的,他只見蟹人怪物的雙螯關節及胸口突而爆炸,緊接著一顆等級三徹甲榴彈刺入它血淋淋胸部口,蟹人怪物逐上身整個爆碎,血肉飛濺。「哎呦喂!」他摔落地面,一位黑裝束的銀髮槍手降到他面前沒好氣吼:「你該給我回去找教官!蠢猴仔!」「人人人人家的弩槍不能裝徹甲嘛!」

迪斯基拉聽不見也不想聽桃毛S獵人的辯解,拔腿狂奔向喪屍密集之地,沿途射殺視線所及之敵人。他快速整理戰況,由於霧氣甚濃,難以確認彼此位置,連帶橋面情形。麻煩的是,怪物從霧中現身,所帶來之恐怖感與壓迫可非喪屍可比,到處都有哀嚎慘叫聲。

他抬頭看向市中心,受迷霧纏繞,模模糊糊之中,勉強能見得重重塔樓構成之區域,猶如魔界古城般陰森詭異、邪氣四溢。往下看大橋,隱約顯出大批大批奇形怪狀之惡魔在正渡橋。朝四周看,喪屍們拖著殘缺不全肉體,呻吟著走近。

回來、回來、回到你該在的地方。

(嘖!又來了!)迪斯基拉蓋住右耳,搖頭想驅走這響於腦中之怪音;自踏入這非常識之地起,這怪音既如影隨形,消失不了。他心裡明白並沒中什麼人施法,而是這些喪屍的模樣,令他無意識中,將夢境和現實相結合。

折磨、折磨他無數個夜晚的噩夢;焦黑大地、血紅大河,太多太多與他有相同體色的人們,行屍走肉般走向大河盡頭,跳入等待在那的巨大魔物之嘴。如今那些白子,有如與現實中的喪屍一起復頌著—

回來,回到你該在的地方,順從你的命運。

「你們可知道……」

垂下雙手的金獅子筒•萬雷,迪斯基拉低頭閉目聆聽這聲音,同時喪屍們團團包圍,個別距離縮短到一肩寬,有些已逼近到兩公尺之時,他猛然抬頭開眼,兩挺金獅子筒•萬雷一瞬之間分別貼到喪屍鼻前面前—

「大爺我這輩子最恨聽到的就是命運這個字眼!」

兩隻喪屍剎那間爆頭,身後諸多喪屍下一剎那被等級三散彈打成蜂窩!迪斯基拉再也不掩藏憤怒,現出修羅面貌大開殺陣。兩挺金獅子筒•萬雷充分表達他的怒火,配合他腳步回轉怒吼出槍彈風暴,槍林彈雨激烈撕裂喪屍,血霧肉潮噴灑不止。

待男子停止射擊,他宛如置身於一幅由血肉骨揮灑成之駭人巨畫之中心。以死亡為名、屠殺為姓的男人,迪斯基拉•傑內賽達!

彈藥用盡,他鬆開雙手輕弩,抖抖雙袖,隱藏於袖子裡的飛蛇隨即出現閃爍寒光。兩掌劃圓讓鋼線纏到個別手指,接著灌輸靈力,彎曲的鋼線馬上如生物似自行伸直呈直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銀髮殺手怒吼著衝入敵群之中,兩手冷浰鋼線斬喪屍如切豆腐,其斷口整齊劃一。

「垃圾!」迪斯基拉雙手交叉,振臂一揮捲起強烈風壓,所觸之物皆化碎片,當場下起腥風血雨。「垃圾!」十隻飛蛇如名般蛇行於空中,鋼線纏住軌道上所有喪屍頭顱,接連咬碎,當場綻放出血沫花朵。「垃圾!」他大跳躍至下個喪屍密集之處,大展雙手射出十隻飛蛇,每隻皆刺穿複數喪屍。

飛蛇伸長至最遠,迪斯基拉使勁拉動鋼線上全部喪屍,揮動十條人肉長鞭毆打其他喪屍,每個受襲喪屍均黏至長鞭之上,直至他視界內喪屍已然淨空之際,他用力將人肉長鞭拋出飛蛇外,作出人肉雪球繪著血紅長毯撞擊大樓濺紅一大塊。

「垃圾。」迪斯基拉轉過身,十隻飛蛇回到袖裡,他向後用一隻手指射出閃電點燃人肉堆,霎時間熊熊燃燒,為白霧景象增添一抹紅光:「就該集中起來燒個乾淨。」

突然他後方地底竄出一隻螳螂怪人!兩手鐮刀劈向迪斯基拉—「想突襲老子?」,螳螂怪人只知對手忽然消失,卻沒發覺自己一手已被拉至背後—「下輩子再來吧!」「嘰———!」整條手臂連帶胸腔一同被扯碎,螳螂怪人噴著紫血怪叫倒地。迪斯基拉丟掉牠的手臂,一腳就踩在牠的蟲頭上:「有什麼遺言嗎?沒有?那—」

「很抱歉在你興頭上過來打攪!」前方有個熟悉身影穿過白霧過來,乃是儀容亂糟糟、一臉驚恐的薩伊美。她慌得跳腳兼亂揮血跡斑斑之狩獵笛喊:「現在是怎麼回事?!這些怪物是哪來的?!怎麼辦怎麼辦?!」

見她這慌張模樣,抬腳抬到一半的迪斯基拉不禁想,這位小姐平常雖智足多謀,無奈仍是年輕女生一個,一遇到緊急狀況很容易陷入驚慌—「嘰——!」「閉嘴!(踩)」,螳螂怪人即刻掛點,腦漿紫血流流流。

「這些傢伙,」迪斯基拉蹲下端詳怪物屍體,以平穩語氣說:「可能是讓他們變成喪屍的某種東西,在經過一些時間後改造宿主肉體,藉此誕生出來的吧?」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耶?!」薩伊美畏縮的湊過來看說:「一百萬人!一百萬人都會突變成怪物?!根本就生物兵器好不好?!阿阿阿阿!一定是保險套公司的H病毒外洩了!世界末日!世界末日要來了阿———!」

瞧她搖頭搖得金髮都平行,迪斯基拉長嘆一氣,手按耳機說 :「回報情形。」「非常糟!」先是沃藍得聲講:「不講喪屍光怪物就殺不完了!我剛才看到一個像高中女生的以為是難民就過去想幫忙!豈料她的頭一下變超大還張開潛口龍的大嘴!嚇得我把它一刀兩斷!現在究竟啥情形?!」「繼續撐下去,麗莎呢?」「她在我後面邊哭邊開槍殺敵!」「沒事就好,下一個。」

換諾哈曼聲:「情況確實相當嚴峻,再這樣下去,別說能開到橋上,連原本可以用的平地都要被喪屍屍體給佔滿了。再者,有些同伴傷勢嚴重,必須要撤退。不趕快想想辦法,我們也可能變成難民。」「我明白了,繼續撐下去。」

結束通信,迪斯基拉憤恨瞪向市中心,心想哪裡極可能有感染源,如果不盡快消滅,等到全市市民皆變異成怪物……即使是聚集全國精英獵人,也不過一萬人左由,其中能輕鬆對付怪物圍攻的恐怕不足千人。

考慮到喪屍化的驚人傳染速度,如果他們無法盡速解決事件,讓喪屍或怪物突破重圍……到時真有可能如薩伊美所說,卡普空空星的末日到了。(○!)迪斯基拉心頭咒罵,快速運作腦袋:(霧!首先要從霧下手!)

「薩伊美!」他抓住她肩膀問:「在場有沒有特別高強的行者?!」「咦?!人人人家不知道!很多人都從羅克勒克來的!沒有她們的公開資料!」「嘖!那只好自己找了!妳趕快回車上叫A階層以上的人與我連絡!」「喂!不要丟下我!」

無視薩伊美叫聲,迪斯基拉自行飛走,藉感應尋找—(有了!)運氣不錯,他很快搜尋到一股強悍的水屬靈氣。他立馬飛向地點,在那裏見得一人身處大量喪屍之中,且四周透出陣陣綠光穿過白霧。

迪斯基拉聚精會神,看清楚是個女子,她身穿黑色的暴露緊身衣,一頭白髮綁馬尾,膚色同樣雪白無暇,外貌極為妖艷動人。她雙手平舉黑色法杖,紅唇念念有詞,綠色靈光呈同心圓反覆自她腳邊揮發出去,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她胸前那對受雙手擠壓變形的狀觀爆乳:(好大……哪種美女體型而言,頭一次看到比薩伊美大的,可惜沃藍得不在。唉,那不重要。)

「苦艾之湖!」爆乳美魔女大喊一聲,單手抓法杖尾端敲地,綠色靈光圈範圍內地面眨眼間轉化成猛毒泥沼,其上喪屍無不冒著綠煙,自腳至頭沉入湖中。

她一舉起法杖,猛毒泥沼快速退去,回到普通地面,緊接著迪斯基拉降落於她旁邊喊:「喂!那邊的乳牛魔女!妳是法力高強的水屬行者沒錯吧?!」她挑起鳳眼,朝他回了個不悅眼神說:「居然稱呼女士如此穢言?無禮至極。本小姐大人大量,可以原諒你一次,但你要再失禮,休怪我把棒子插到你菊花。」

對方的強硬態度頗得他欣賞,確實是位不容小看的厲害人物,何況此刻不容爭吵。迪斯基拉快步上前,敬個禮說:「東多魯瑪代表的迪斯基拉•傑內賽達,情況分秒必爭,恕我無禮。現在我需要借助妳的力量,妳能驅散這場霧嗎?範圍至少要達到市中心那。」

她鳳眼上下打量迪斯基拉ㄧ會,露出瞭解神情說:「原來如此,這名號我有聽過,我是羅克勒克代表的拜麗亞•基基亞斯。你說要把霧驅散?氣象魔法並非我專長,我恐怕要勉強使用物理手法。我得要先警告你,這麼做會耗費我許多魔力,我也不能戰鬥,重點是無法確定有效時間。」「沒關係,無論如何,要先打消掉敵暗我明。」「好吧,那我們到高處上。」

拜麗亞先向上飛起,迪斯基拉跟隨。兩人飛向大橋拱門,降落到左邊石柱。「嘿!」拜麗亞插法杖到頂端,兩手圍到法杖頂端,掌心之間發出念波注入法杖,迪斯基拉立即感覺到她的魔力自法杖為中心廣泛展開,他覺得有些不適問:「妳打算怎麼做?」

「我說過要用物理方式,我得用我的靈力圈涵蓋整個區域,控制住其中所有的水氣集合,接著製造出屏障隔絕外部水氣進入,最後開個小開口排出水氣。」「聽起來真像真空吸引罐。」「呵呵,算是。我已經講最簡單了,要講細節的話會嚇死你。」「喔~有一—」

「喂喂!」薩伊美聲傳出耳機喊:「我總算到車上了!你剛才說什麼?!要找A級水電工嗎?!」「不是,」迪斯基拉ㄧ手按額頭,一手按耳機說:「是要妳找A階層以上的高手。」「A階層以上的高手?」拜麗亞插嘴曰:「那你的運氣不錯,在場這類人有不少位。」「那就好,薩伊美?」

耳機那頭沉默了五秒,害他要以為有啥意外不成之時—「阿阿阿阿阿!那個聲音聽起來就很風騷的女人是誰阿—————?!你把我丟到一群喪屍裡面居然去找別的女人了!絕交!我要跟你絕交!」

麗莎聲:「嗚哇哇哇哇~!薩姐妳振作一點阿(敲)!ㄟ…………薩姐暈倒了,剛剛是說什麼?」諾哈曼聲:「找A階層以上的高手。」麗莎聲:「我馬上用公共頻道找喔!等等喔!……糟糕,要怎麼調阿?使用手冊、使用手冊人家放到哪了……?(翻找聲)」

「拜託妳了。」迪斯基拉盡力不讓臉上出現三條線,拜麗亞賊笑曰:「喔呵呵~不好意思,害你的女朋友吃醋了。」「不關妳的事,請妳快點。」「喔呵呵,惱怒的表情也不錯嗎,喝!」

拜麗亞大喝一聲,魔力變得清晰可見,而且產生風壓讓他不得不遮眼。藍色靈光循著狂風高速散佈城市,點點穿透白霧,在場、甚至遠方的所有獵人皆清楚看見環境有異,拜麗亞按下自己的耳機:「轉告所有人!排出水氣的瞬間,大氣壓力會急速減弱!我會盡量控制在普通人能忍受範圍內!但萬不可大意!準備好了就應好!」

不久之後,鉚扣市中央平空湧出一道逆流瀑布,這道瀑布先是升空再傾洩入大湖中,而隨著這奇觀的持續,唯有瀑布週圍地區,濃霧逐漸消散。高空之下的直升機駕駛員看來,宛如白色大地上被挖了一個洞。

這洞中的人們經歷了天搖地動,起初大氣震動,接著地震,人們感覺有股外力拉扯全身皮膚往上升,然後耳朵耳鳴、頭暈目眩,莫名壓力想要衝出體外使得內臟翻覆,而這惡劣感覺持續到瀑布終於洩完那一刻。

「咳!咳!」吐出一些胃液,迪斯基拉擦擦嘴巴,摸著胸腔痛苦起身說:「大小姐,妳好像沒控制得很好……其他人還好嗎?!」耳機內麗莎聲虛弱說:「恩……看得到的都還好,那些喪屍好像因為地震都跌捯了,不—嗚!不過—嗚!真的很不舒服(嘔吐聲)!」

「總之沒事就好—恩?」迪斯基拉望向退去迷霧的市中心,不由得眼睛瞪大說:「拜麗亞小姐,請問妳能維持多久?」「這個嘛……」拜麗亞汗如雨下,從白皙額頭沿流細頸、順沿爆乳弧線流入乳溝,再流出下乳乳溝,下沿平坦腹部,最後暢流豐盈長腿聚成一攤汗水,她先呼口氣再說:「可能一鐘頭或更短,你最好快點。」

(一鐘頭嗎……)迪斯基拉眼中映入大橋至市中心;白色大橋橋面上車禍遺骸數都數不完,喪屍及怪物簡直像永無止盡似踩過遺骸而來,再看水面上原來等候著眾多水棲怪物,尤其是數隻,想像之巨大水蛭型怪獸探出水面。市中心那裡,無法判斷是什麼之巨大觸手將塔樓結合成一起,隨處有著怪異眼珠閃爍詭異光線。

那裡已經不是繁榮的鉚扣市市中心,而是魔獸們的巢窟,喪屍之城,其上空飄浮著只有一個人才能看見的可怕幻影。

「喂喂,麗莎,轉告所有人。」迪斯基拉把那幻影烙印於眼簾,壓制洶湧殺意說道:「傢伙們,再來的一鐘頭,我們有得忙了!」











下回預告:「一樣是殺阿!」

作者的話:「不好意思!到頭來這章還是要再拆一段!本來是想寫到阿迪仔如何用計解決難關,就直接接結尾就好。阿知前天又想到以本章內容而言,應該要來一次的章節,於是就決定下刀啦。

本文貼出的時間正好為新年連假的最後一夜,大家有沒有過個好年啊?作者我因為家務事纏身,實在不能說過了個好年。嘖(圖中的雄火獵人請當本人的替身)。

這次要說比較好的就是戰利品比往年多。

圖中的小筆電下午開機開不起來,自我修復不能。還用不到十天就掛點,有沒有那麼誇張!哀,明天得拿去送修,千萬別給我說死機了耶。

真希望有天能親身這麼作,唉,大家下回見的啦。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