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獵人祭 第48回
2018-11-09, 22:46 由 歌詠

» 無雙&雙頭襲擊戰 11/8 ~ 11/15
2018-11-08, 22:29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11/8~11/29
2018-11-08, 22:23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7回
2018-10-25, 22:59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8回 10/25~11/15
2018-10-25, 21:58 由 歌詠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V8.2 爆槌龍輝岩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三十三回―嗚呼礦工人生!火山挖掘勝負!

向下

第一百三十三回―嗚呼礦工人生!火山挖掘勝負!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1-26, 20:57


(呼~地震嚇屎我了。)


第一百三十三回―嗚呼礦工人生!火山挖掘勝負!

「上鉤拉!」

隨著獵人教官這聲呦喝,一條小金魚滴著海水飛出海面。黑髮紅膚,長相體格同樣豪邁,穿簡單獸皮裝的拜頓接住釣魚線,讓魚兒落到他手掌,再向坐在旁邊一樣輕便獸皮裝的沃藍得炫耀說:「老沃你看!這條小金魚顏色不錯吼!」

看看自己腳邊一箱彈跳沙丁魚、針鮪魚與生魚片魚,沃藍得回給他個肚爛表情;兩人適逢各自假日,便相約到丹治亞港喝一杯。他們先在此地工會的海岸餐廳那喝沙士配烤肉,目前正在釣橋那吊魚。

「好啦,拜頓裝上釣魚用毛毛蟲,甩桿入海說:「你說有啥事要商量來著?」「就是……」沃藍得掏出兩張信面色為難說:「我先念這一張一段給你聽喔,咳咳!

『爸爸~今天瑪拉阿姨帶人家去火山去教學~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學的?我就隨便拿鏟子要去挖礦,瑪拉阿姨超煩的啦~說啥路線要先規劃好,而且也不要亂亂敲,要先知道地質情形來評估,還說別鏟子挖了幾下就嫌不好挖拿去丟掉。

人家看到有暴走草食龍,就要去幹掉牠們,爸爸你知道瑪拉阿姨幹了什麼嗎?她居然一把抓住我後領,把我拖住罵說我在幹什麼?吼!這是人家要說的好不好!看到暴走草食龍就要宰掉這不是常識嘛?然後她就說,如果不是為了素材或狩獵大型魔物,沒事就不要亂殺

吼~煩哩!要挖個礦還要在那邊壓著我頭,給我指說這地層怎樣辯別、怎樣形成的,人家是獵人不是學者,學這個能幹啥?挖礦就青菜找個裂縫敲下去就好啦!一定是她在那邊煩,我所以才挖不到好護石!

每天都要給我指我那個不行這個不對,又要我保持啥良好的生活起居,不要看到什麼就想要什麼,亂花錢買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手機一月換一台!阿阿阿!有完沒完阿!她以為她是我老媽子,這麼囉哩叭唆的喵!喵吼!』

我換個氣,阿~~~~~~~呼!下一張,咳咳!

『首先我得說,蜜雅她的確天資過人。吸收得很快,應用得也靈活。面對魔物能沉得住氣,憑直覺便能應對魔物攻擊,找出魔物破綻。身體能力沒話說,相當柔軟靈巧,反射神經優異。力氣小了點,但影響不大。

整體說來,說你女兒是個天生獵人並不為過。

只不過,這些日子以來,我認為她有點……嗯……怎麼說好呢?有點持才而驕。老實說,她離個『聽話的好學生』是相差甚遠,幾乎不管我要她做啥,她都有意見,我得要花不少力氣解釋加威脅才能逼她就範。

有自我主張不是壞事,但你女兒似乎覺得她十之八九都是對的,別人都是白癡。要不是我有足夠的權威(你知道我們都是傳說獵人),恐怕管教不了她。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能管動她到什麼時候。你這個爸爸最好想想辦法,否則她有很大機率會變成赫斯提亞那種嬌悍女強人。

對了,有件事我很疑惑。蜜雅她好像在情緒非常激動或混亂時,語尾就會加個『喵』?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大概就這樣,你覺得哩?」

沃藍得講完趕快喝杯水潤喉,拜頓摸摸山羊鬍皺眉說:「跟你說實話,我打聽到的也是這樣。你女兒嘛,組過隊的都說她太驕傲,目中無人且尖酸刻薄。好家在有丹尼爾他們願意接納她,不然遲早會被其他人孤立,除非你女兒以後會變成女王型的。」

「女王型……」沃藍得腦中浮現蜜雅站在一堆奉承者之間,拿著扇子哇哈哈哈哈哈笑得超爽之模樣。一陣惡寒竄過他背骨,害他抖了幾下說:「這情形太可怕了!我說拜頓,你是個經驗豐富地教育者!你說該怎麼辦?!」

「嗯~」拜頓一臉認真說:「我建議你該馬上去找她,把她吊起來邊打屁股邊喊:『妳以為妳很行嗎?!妳以為妳很行嗎?!』這樣。持續個幾個月,就調教成功了!」「你以為我在演鬼父喔————?!」

「好吧,不開玩笑。」拜頓再釣上一支爆碎龍魚說:「首當之衝是讓她信賴瑪拉,以及教她別看不起別人。最急的方式是讓她體驗到一次完全失敗,挫挫她心中傲氣。這方法比較危險的就是,像她這樣自視甚高的人,可能會一跌不起。我看你還是用循循善誘的吧!」「循循善誘?怎樣循循善誘阿?!」「你不是很會說故事、說大道理嗎?」

「話是沒錯啦……可是要講啥?」「最好是那種某個人平常超爛,卻突然發現他某處爆強的故事。」「嗯~~~喔~~~嗚~~~」「你是大便大不出來嗎?」「等等,好像快出來!窩~~~阿~~~喔~~~阿!想到了!」「恭喜,打鐵趁熱,你有帶筆電嗎?」「當然有!」沃藍得變出筆電,便答答答打著:「

情形我已聽說了,我說蜜雅阿,古人曾說過:『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意思是說,當有人願意不要任何代價,就把自己多年來,甚至數十年所得之寶貴經驗、技藝傳授給另一位非親非故之人時,這恩情就好像父母一般之高。尤其獵人業競爭激烈,這師徒關係是更難能可貴。

爸爸礙於職務,無法自己教導妳,這點我感到很抱歉。即使如此,依然希望能有個與我同樣程度的人,可以就近照顧且引導妳。這個人選,經我深思熟慮,我挑選瑪拉來擔任。她肯點頭答應這任性要求,妳爸我除了放心之外,也相當感謝她。

誠如我以往所說,我不要也不能要妳全盤信任她。只是呢,器薄易溢,妳如果能接受瑪拉,我拍胸膛保證,必然對妳的人生大有助益。

說到這有些太乏味了,我來說段故事讓妳開心一下吧!以前以前,超鬥技會期間,大約接近後半段,參賽者刪掉大半,每場出場選手看來都熟面孔之時。妳爸我穿著剛出爐的火龍魂Z系列,心情很棒的赴羅克勒克管轄地火山獵場—」

……………………………………沃藍得第一人稱………………………………

我心情非常好,就算我人來到不太熟悉的火山獵場,於紮營基地前晃阿晃,我心情依然好到爆炸。對!因為!我終於做出了火龍魂Z系列!正式加入G裝俱樂部了!啊~想來真是漫長啊!打了那麼多支蒼火龍,終於!終於給我撿到了火龍天鱗!

雖然與我預計的不同,但穿着火龍魂Z系列真是他……啥?你問是那裡與預計的不同?這個嗎……只是與鍛治屋有一點,有一點小誤會啦!當天我終於撿到了火龍天鱗,超嗨的衝回村,把素材跟錢丟到他桌前講:「哇哈哈哈!快做一套我專用的火龍魂Z系列!」說完我就跑回家來個爆睡。

說出來別笑我,我實在太期待了!等不及一分一秒!

等我早上爬起來,再衝到鍛治屋一瞧,我的下巴都嚇得碰地了!蓋這套火龍魂Z系列,造型就與目錄上的一模一樣!我就喊啦:「去你的鍛治屋!我不是說要做套我專用的火龍魂Z系列嗎?!」

鍛治屋老兄就抓抓頭,滿頭問號說:「你在講啥?這套裝已經配合你的身材作最適化了,本來就是你專用的裝備阿?我們不是一直這樣嗎?」「不是啦!我要的大號翅膀勒?!飆悍肩甲勒?!帥氣飾紋勒?!」「啥會?大號翅膀?飆悍肩甲?帥氣飾紋?」「對啦!大號翅膀勒?!飆悍肩甲勒?!帥氣飾紋勒?!」「……」「……」

我倆互望許久,然後哈哈哈大笑,再來話鋒一轉!我幹他鍛治屋怎麼開的,客人需求都搞不清楚,虧他還給我做了二十年的裝備!而他幹我說講話講不清,問我懂不懂貿然做那麼大的改造,整套防具的平衡及性能都會跑掉,要花多少時間加頭腦設計?!還叱我說獵人重視蝦米裝飾,虛有其表勒!

吼!要不是比賽在際,我ㄧ定跟他對罵到半夜……唉,就說是個小誤會,咱們別提了喔!等我回去,再想辦法就是了。

心思回到比賽上,我坐到床頭,把蛻皮刀靠到床邊想,這次比賽項目由別人抽的,我事先只知道是三隊三人制。隊友嗎……目前唯有我先到,真期待隊友會是那些人……薩伊美拜麗亞赫斯提亞、薩伊美拜麗亞赫斯提亞、薩伊美拜麗亞赫斯提亞、薩伊美拜麗亞赫斯提亞、薩伊美拜麗亞赫斯提亞!

我努力向真聖祖龍祈禱,手搓得冒汗之際—

「咦?不會吧?」

嘖!來者聽聲是個男的!我憤恨的朝出聲者瞧,看那套鋼龍X裝加鋼龍雙劍,瀟灑二分頭,俊朗明亮之帥臉……這不是我那個天才老弟,萬人迷哈朗嗎?!

「看來要跟老哥組隊了!」他掛着爽朗笑容坐到我旁邊,拍拍我肩膀講:「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哈哈哈!話說你總算換掉那件舊裝啦?」

…………………………………………………………………………………………

「我承認不是美女讓我有~~~點失望。」沃藍得答答答打字曰:「但是呢,就單純戰力考慮,跟哈朗組隊是最好的,而且我們兄弟自新手獵人起便分隔兩地,可以一起狩獵是很珍貴的。

哈朗的出現讓我放心很多,其他隊伍也相繼現身。我直接講有那些人,B隊有緋天 紅鶯、張正煜、柯巴克三位羅克勒克的強豪們……這裡我忍不住要宣洩一下,緋天老爺的雷狼G裝改裝改很大,手腳爪子、肩甲大型化,頭盔沒面罩但多了氣派角飾,後方拖著長長白髮,尤其全身上下佈著金色帶狀甲板,活像一爆氣就會像真的雷狼龍一樣全開。

這副超像超機人的裝備,讓當年的我看了超羨慕的!再喊一次,超羨慕的!

C組嗎……廣場的奧先生與兩個不知穿啥裝,反正是混裝的某獵人A加王大明。以上總計三組人馬會合。

裁判兼主持人由薩伊美擔任,兩個解說員則是天樹 篠與萩市 鈴兩位高官,接著薩伊美宣布本次項目為火山挖掘勝負。比賽方式很簡單,就是比時間到時,出土物價格的總合。

細節方面,假如挖到生銹塊或護石,就直接算鑑定後的物品價格。畢竟護石的價值很難計算,加減就這樣算。二來背包格數有限,每個選手皆準備了個別繳納箱可以先放置。當然要回紮營基地是需要時間的,值不值得就看各隊方針啦。

於是乎,比賽就此開始……啥?妳說少了一個人?ㄟ……可以的話,我真不想提到他—

…………………………………………………………………………………………

「不可能!這鐵定是哪裡搞錯了!」

沃藍得震驚大喊,只因姍姍來遲的最後一名參賽者兼他隊友,乃是位金髮亮麗,面容白潔英俊的貴氣少爺。「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沃藍得猛搖頭,搖得頭盔快飛出去,一手指著身穿碎龍X裝加破岩刀的金髮少爺喊:「他怎麼可能還留到現在?!我不相信!一定是登記錯了!」

「哎呀~我說老沃你真是的。金髮少爺—雷歐斯撥撥瀏海,亮出閃晶晶笑容說:「我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不理解我的實力呢?況且我聽你講了好幾次耶。」「就是因為我太瞭解你有幾根蔥了,所以才篤定你不可能留下來的!薩伊美!我要求再調查一次!他鐵定幹了什麼不法勾當!」

「雖然你那麼說……」薩伊美點點手上平板電腦說:「資料顯示沒錯阿。哎,通通都低空越過就是了。」聽她那麼說,沃藍得只得瞪雷歐斯一眼,再抓住哈朗肩膀拉過來小聲說:「聽好了,待會就靠我們兩個了!知道了沒有?」「咦?為啥?他不是老哥的老朋友嗎?」「你有所不知……算了,不久後你就明白了。」

「選手就定位~」

薩伊美手拿鳴槍,起跑線後九人排排站,各自帶好配給品,擺出起跑姿勢。沃藍得左看看右看看想,這次比賽就比挖礦而已,不管是誰都差不多。上次凍土那次還有芙蓮在,這次大家都男的,就算雷歐斯也會好好挖吧?

「開始!」碰!薩伊美向天打槍,三組人馬立即向前跑!沃藍得先不管別組動靜,邊跑邊翻開剛領到的3G攻略本,直接翻到火山地圖那頁瀏覽一秒:「走右邊去3號吧!」「可是老哥,其他人往左邊走了耶……」「管他的走就對了啦!」

三人衝到3號地圖,看到這灰暗大地、巨岩遍佈、遠方岩漿流竄,肌膚感受到的燥熱及煩悶,沃藍得不禁想,管他那兒的火山,還真是大同小異。「人家說這裏的礦點都是大岩石沒錯吧?!」哈朗搖頭晃腦指向雙層岩壁下那顆超顯眼大岩:「就是那個沒錯厚!?」「肯定是!挖!」

拿出鏟子,三人一陣猛挖,大岩轉眼成了石堆。獵人們馬上蹲下翻找有啥礦石,沃藍得清點喊:「我有獄炎石一、大地結晶二、紅蓮石一!」哈朗跟着報:「靈鶴石二、強燃石炭一、陽翔原珠一!」「很好!下一處!」沃藍得喊完就要往下地圖,雷歐斯舉手講:「阿我有—」「沒人問你拉!」

…………………………………………………………………………………………

「那時候我很不客氣,」沃藍得邊打邊歪頭說:「不過妳也別在意,我與他一向就是這樣溝通的。嚴格說來,這比賽挺平淡的~畢竟是挖礦勝負嘛,我們只顧着揮鏟子而已……是嗎?」

…………………………………沃藍得第一人稱……………………………………

「真紅蓮石快出來!真紅蓮石快出來!」8號地圖處,我喊着與另兩人猛敲大岩,目標乃一粒的5160z的真紅蓮石!大家都在同一礦場,想要取勝唯有挖到高價礦物一途。「老哥糟了!」哈朗停下鏟子,往後看喊:「刀疤男他們追來了!」「刀疤男?!」我頭也不回喊:「緋天桑?別理他們啦!」「可是老哥,他們殺過來了!」「啥?!挖勒——————!」

轟隆!

不知那來的爆炸炸飛了我們!我滾阿滾好幾圈,再站起來一瞧,只見柯巴克扛著的巨人•巴爾(鋼鎚重弩)之槍口冒著煙,而緋天 紅鶯拔出真王牙刀•神威(※)走過他身旁拍了他肩膀說:「多謝替我敲個鼓聲,接下來……

放馬過來吧!」「放你的頭啦!」

咖鏘!

要不是我反應夠快,拔出蛻皮刀擋住他的劍,可非喊聲好痛就能了事。我視線穿過兩道刀身,瞧他一臉興奮說:「你是東多魯瑪最強的劍豪,我是羅克勒克最強的劍俠,今天就來分個高下吧!」

不對吧?!你這刀疤男!這種情況你莫名奇妙的熱血起來幹什麼啦?!礙於跟對方不熟及有攝影機在拍,我不好意思直接吐槽,便轉頭向另兩人—「老哥加油!快打敗他!」「老沃~有需要幫忙就說一聲喔!我一定會幫你幫到底!」……你們兩個白痴!與其給我加油,倒不如快點去挖礦啦!

既然這樣,那就向對方的隊友……「緋天!快拿出你的絕技宰了他!」「等你打敗他後,記得擺個帥氣姿勢給me當海報用素材喔。」……不行啦!連對方都在耍白痴!不管這次還之前那幾次,為啥就是有人要把簡單的比賽搞成生死決鬥啦?!

此時薩伊美聲傳來:「目前AB兩隊正僵持不下,C隊則努力挖礦~究竟沃藍得對緋天 紅鶯,會鹿死誰手呢?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不用看下去了啦!誰想白費力氣跟這刀疤男在這決啥勝負阿—咦?感覺怪怪的?是不是有地震—「嗚阿阿阿阿阿!」

我倆腳下地面突然爆開,竄出一頭紅金色,下巴超大的兩腳魔物……是爆鎚龍?!誰來解釋ㄧ下,為什麼爆鎚龍會出現在這裡阿阿阿阿阿!

此時兩解說員聲傳來:「哎呀~忘了跟他們說狩獵環境不穩定了。」「哼,一定是他們挖礦不挖礦,在那打混,所以現場主任(※)就出來監督了。」

現場主任……不對!是爆鎚龍牠超大下巴晃向我們,再來當然是踏出右腳,張嘴大吼:「吼吼吼吼吼吼(你們這些礦工還在偷懶!想吃點苦頭是不是!)有高級耳栓的我不受影響,在場人能擋的都擋住,沒得擋的自然就蓋耳朵啦。

不知該說他們有默契還怎樣,羅克勒克的獵人們有志一同,紛紛掏出一顆大便玉,亮出可比大職棒選手之投球姿勢丟向爆鎚龍,而受到大便玉洗禮的牠老爺,馬上搖搖頭冒著便便熱氣閃人去。

見此幕,我那老弟捏著鼻子說:「請問你們為啥都帶大便玉阿?」張老爺叉腰得意回:「哼哼,在羅克勒克有一句話。寧可不帶水,也不可沒帶大便玉!」哈朗繼續捏鼻子講:「所以你們隨身都攜帶十坨大便?真噁。」

確認爆鎚龍已經滾走,緋天老兄轉過頭來說:「好啦,回合再開—什麼?!」

碰!

我丟下的煙霧玉,炸碎出大量煙霧,遮蔽住他們視線!而且我做的煙霧玉還特別含有胡椒等等刺激物!趁他們用力打哈啾及咳嗽,我趕緊抓住雷歐斯和哈朗逃逸!哇哈哈哈哈哈!就說誰要白費力氣跟這刀疤男在這決啥勝負嗎?!哈哈哈哈哈!幸好我出門時帶錯了!哈哈哈哈哈!

…………………………………………………………………………………………

「擺脫他們到達9號地圖。」沃藍得答答答打著:「咱們三人就在那勤奮挖阿挖,說真的那區域根本就一條岩橋而已,下面就是岩漿海,火山轟隆隆~真佩服羅克勒克獵人能天天在這種危險地帶挖掘。

再來就沒啥值得大書特書的,頂多爆鎚龍跑去奧先生那裡,就聽他喊:『超速射預備!發射!』不出幾分鐘,薩伊美宣便佈說爆鎚龍隔屁了!接著又聽奧先生很臭屁的喊:『嘿嘿嘿!天狼砲北斗的貫一超速射下,沒有打不倒的魔物!』

好笑的是,囂張沒多久,換一頭碎龍出現在他那邊,緊接著就傳出說:『他叉的這飛機頭怎麼那麼會飄移?!』『他叉的這黏答答的是啥?!』之類的哇啦哇啦。不出數分,就聽薩伊美宣布有人貓車拉,哈哈哈。

最後呢,重頭戲,也就是結算時間到了!我們全員回到紮營基地,準備把背包內的東西倒給那裏的鑑識人員來鑑定、清點。

…………………………………………………………………………………………

我有點胃痛了。十一個人照隊伍排排站,陸續把背包與繳納箱內物資,倒到鑑定台那。C組既奧先生一組最先點完,總金額是219705z。

老實說,三人能挖到這金額真的很嚇人。他們得來的物資清一色皆礦物,顯然是因背包容量有限,故把價格偏低的護石都拋棄了吧,除外再加上每人均發動採集+2、高速採集,再搭備回家玉及廣場獨有的返回玉(※),才能在短時間挖得如此多。

這純粹為贏的戰法確實收到了成效,不愧是號稱效率第一的廣場獵人們,作法這般徹底。反觀現在正在點的B隊,羅克勒克獵人們,就算是迷之護石也留著,導致點到了第三人,總額還不到人家一半。

據說羅克勒克獵人們對護石有超乎想像的強大執著,連續好幾個月龜火山只求挖到一顆好護石,這情形不算稀奇。就我們這些沒護石系統的別工會獵人而言,還真難理解。

哎,點到最後三粒還只有87245z,大家瞧張先生的臉超難看的吧—「喔喔喔喔喔!這、這護石是?!」忽然鑑識老爺瞪大老眼語氣大為動搖喊這這是傳說中的神護石匠5攻10阿阿阿阿阿!」「「「什麼?!匠5攻10————?!」」」三個羅克勒克獵人異口同聲喊得震天,似乎連解說員也喊了?

張先生拿下頭盔,點點自己臉頰向自己隊友說:「你們兩個誰都好,快揍我ㄧ拳!」「沒問題!」「ok!」他便被兩人同時揍去撞牆,等他恢復神智,就掩面痛哭喊:「這不是在做夢!能得這等神護石我就算輸了也心甘情願阿阿阿!!」

緋天桑上前握住他右手猛搓,祈求似說:「拜託你了,分點好手氣給我吧!之前我請拜麗亞占卜,她竟然說我是十三號表單阿阿阿!」柯巴克先生跟著握他左手猛搖講:「這神護石就給me當鎮店之寶好不好?你就出個價吧!」

……雖然不太懂發生蝦米驚天動地的事,總之他們已不管比賽怎樣了厚?我回過神看哈朗點的怎樣—「一共是25570z。」「該死……果然沒挖到真紅蓮石就沒勝算了嗎?」老弟他敲下桌面兼搖頭表示悔恨……好,換我了。

我把背包加繳納箱的東西到給鑑識老爺……說也奇怪,知道必輸之後,胃痛反而消失了呢?「哎呦?」鑑識老爺點點頭把玩手中護石說:「這是粒氣力回復5加護9的龍護石,不錯喔。」「真的喔,謝謝。」我漠然回答。

「一共是36420z。」「謝謝。」我表情平淡收回東西,後面雷歐斯一臉輕鬆將他的背包加繳納箱先後抬起來,嘩啦啦到出好幾個生銹塊及礦物。咦?生銹塊有那麼好挖嗎?反正是最後一人了,在場人都湊過來看……既然是雷歐斯,我可不相信他能挖出什麼好東西。

鑑識老爺看看桌前東西說:「就從這些生銹塊開始鑑定吧。」他老爺拿起其一端詳,拿出工具清理,而我思考說,我與哈朗的總合是61990z,奧先生隊是219705z,差了157715z………好絕望的差距阿!雷歐斯再怎麼挖也不到這數量吧?!

「喔~這是神島。」鑑識老爺放下一把輕弩講。

嘖……只是神島…………咦?!一把22222z的神島?!瞬間差距就縮到十三萬多了!「這是化石具。」鑑識老爺放下一把單手劍講。哪尼?!這次是20000z的單手劍?!大家都聞到了某種味道,面面相覷後一致聽鑑識老爺宣布:「

蓋亞之力、食風刀、神島、沃爾加貝爾、藍陷口、化石具(※),總共是111108z。」

聽到這,我與哈朗眼睛睜得大大互看一眼,互通心神想:(不會吧?!就差46607z了?!)

鑑識老爺繼續點礦物,手指輕輕撥開礦石,輕笑說:「這真好點阿,真紅蓮石九粒,共46440z。」

什麼?!這麼說來,差距縮小到167z了!可是還有幾粒護石沒算!也也也也也也也就是說!「老哥!我們贏定了!」「老弟!我們贏了啊阿阿阿阿阿阿!」我兄弟倆噴淚相擁。

沒想到阿!萬萬沒想到阿!雷歐斯一個人就挖到十六萬阿阿阿阿阿!好個絕地大反攻!看羅克勒克獵人他們是嘖嘖稱奇,看奧先生他們是滿臉豆花!喔耶!這輩子從沒那麼慶幸認識這位大笨蛋!雷歐斯大爺我錯看你了阿!

「接下來換鑑定護石吧。」鑑識老爺冷靜聲音傳到我們耳裡。阿,對吼,還有護石沒鑑喔。雖然篤定贏了,還是加減瞧瞧雷歐斯挖到啥吧!

「這、這是!又是一粒匠5攻10神護石阿———!」鑑識老爺又一次瞪大老眼語氣大為動搖喊,著實吸引到大家注意,讓在場人都豎起耳朵,尤其羅克勒克獵人也一樣瞪大老眼語氣大為動搖喊出:「什麼?!不可能?!」

「斬味5回速12!」「什麼—?!!不可能—?!!」

「溜5達人10!」「什麼——?!!!不可能——!!!」

「裝速6調數10!」「什麼———?!!!!不可能———?!!!!」

「痛5砲10!」「什麼————?!!!!!不可能————!!!!!」

「屬攻5屬解7!」「什麼—————?!!!!!!不可能—————!!!!!!」

一口氣喊了六次「什麼?!不可能?!」及四十二個驚嘆號,羅克勒克獵人們一時上氣不喘下氣,捶胸猛咳嗽,而鑑識老爺震驚到意識恍惚講:「老……老父這輩子從未見過這麼多神護石!奇蹟阿!只有奇蹟兩字可形容阿!」

好像重複講第三次了吧?雖然不太懂發生蝦米驚天動地的事,總之好像非常厲害?辦到如此壯觀之事蹟,雷歐斯本人想必爽到飛天了吼?

「哎呀~你們講的太誇張了啦。」雷歐斯大爺一派悠哉把神護石放回背包說:「不過就一些龍護石、英雄護石、傳說護石、天護石而已嘛~有那麼稀奇嗎?」

咦?跟我想像的有點不一樣?聽了這出乎意料的發言,羅克勒克獵人其一的緋天老爺臉色發白,手指發抖指向他問:「你……你這麼說的意思是,你從沒挖過龍護石以下的護石囉?」

「護石不都龍護石以上嗎?」雷歐斯大爺拎著背包走向懸崖邊,一副理所當然模樣說:「像剛剛那些護石,我都挖到好幾粒了,根本不稀奇好不好羅克勒克獵人們一致啞口無言,傻愣愣盯着他走到懸崖邊。

然後,不知是刻意或偶然,就在他老兄抖抖背包之際!一粒剛才的護石掉了出來,彈了一下地面就墬入懸崖,當!場!消!失!看羅克勒克獵人們,眼球睜大得就要掉出來啦!然而當事人的雷歐斯……

「傷腦筋~掉了一粒耶~」雷歐斯大爺滿不在乎說:「要不要下去找呢?好麻煩喔~還是不要好了……阿。」又一粒!又一粒掉了出來,彈了一下地面就墬入懸崖,就!此!消!失!再看羅克勒克獵人們,這回嘴巴大得能塞入棒球!然而當事人的雷歐斯……

「糟糕~我真是有夠粗心大意的~」雷歐斯大爺又滿不在乎說:「又丟了一粒,算了,反正那不值錢~」這次我十分確定,因為他回頭朝羅克勒克獵人們亮出個邪惡笑容,抖抖背包甩下一粒護石講:「哎呦~這是第三粒了,我實在太冒失了,哈哈哈哈哈。」

「喂……我說……」緋天老爺低頭向旁邊同樣低頭的張先生及柯巴克先生說:「我提議給他點教訓,怎樣?」「贊成。」「成交」「那麼……扁他—————!」

「咦?你們想幹麻—嗚挖阿阿阿!反對暴力!」

再來呢,雷歐斯大爺就被羅克勒克的三名獵人,當場蓋布袋來個拳打腳踢。我ㄧ旁袖手旁觀,哈朗他問我說:「嗯……老哥,你不去幫他嗎?」「幫他?」我吹口哨說:「比賽還沒宣佈結束,他被揍是比賽過程中一環。再說,我跟這種仁兄可是相處了十幾年了耶?」

哈朗轉過頭瞄瞄那邊,歪頭想一想露出理解神情,笑着拍拍我肩膀說:「老哥,你辛苦了!」

…………………………………………………………………………………………

「提這件事,是想讓妳知道,」沃藍得答答答打著:「別看有些人平常腐爛到極點,說不定哪天會發現,他在某各方面天賦異稟!就像此位雷歐斯老爺,要不是多虧了他,妳爸我就敗北了!

他讓我知道,原來這世上真有所謂的激運男存在。還有呢,不要輕忽任何一個可以做朋友的人。人生的漫長道路上,永遠不曉得誰會是妳的救星。」

「完!成!」沃藍得按下存檔鈕,轉頭向拜頓說:「覺得我寫得怎樣?」他點其油頭說:「不錯嘛,至於瑪拉那邊,你就回信給她說你全盤相信她吧!別看她信中自信缺缺,我們這些老戰友都明白,她比她自己想像的要厲害得多。」

「有道理,就這麼辦!等我回宮再寫封吧!」「對了,你以前寫給她介紹我們的信,有留檔案嗎?」「有阿,免得我哪天忘了。」「給我看看行嗎?」「好阿~看來我們再好好回味一下。」

沃藍得將筆電遞給拜頓,再甩竿入海。拜頓不吭一聲打開檔案閱讀,時間久到沃藍得都忘了他在旁邊。等到沃藍得終於釣到一條旗魚,爽得不可開交之際,拜頓開口曰:「我說老沃阿,我們認識幾年了?」

顧着爽歪歪,聽不出對方語氣有異的沃藍得回:「多久?有四十多年了吧?」「那……你跟阿迪仔他們認識又有多久?」「他們喔?好像是二十多年吧?」「也就是說,我們與他們的來往時間差了一倍是吧?」「好像吧?哇哈哈哈,那有差嗎?」「我是說……」

拜頓一把抓住沃藍得的領口,拉他臉到自己的火紅怒顔喊:「你這兔崽子!明明時間差那麼多!為什麼他們是講多厲害多了不起?!而我們竟然是以前的糗事?!阿——?!你知道被你那麼一講,到現在有多少人還不時對我屁股竊笑嗎?!」

「阿阿阿阿……這、這個嗎……」被抓得很難受,滿頭大汗的沃藍得努力擠出:「你、你你你想、想看看嗎?你們都是普通獵人,本來就沒啥特別事蹟嘛?相比之下,人家的角色形象與經歷都比你們有梗多了嘛~這事不能怪我!」「你這麼說,老子更生氣了!看看這份量是怎麼搞的?!三倍!三倍有餘阿(※)!這什麼誇張的差別待遇阿——!!(整個人拉起來猛搖)」

被猛搖搖得頭昏眼花的沃藍得,心裏頭想,看來與其要擔心女兒教育,先擔心自己的安危才是當務之急!







※1. 真王牙刀•神威:專為緋天 紅鶯特製的雷狼太刀,擁有匹敵冥刀闇克利西斯之卓越性能。

※2. 返回玉:網路上才有的特殊道具,可瞬間回到隊友所到區域。

※3. 現場主任:爆鎚龍的外號,詳細請看P網。

※4. 蓋亞之力、食風刀、神島、沃爾加貝爾、藍陷口、化石具:這一排都是太古塊鑑定出來的。

※5. 差別待遇:天地猛者篇共四回,37頁26754字。工會守衛504隊篇共九回,114頁84357字……啥?這差別待遇真的很明顯?ㄟ…………請看上面沃藍得的台詞。



下回預告:「赫斯提亞大小姐與兩個小跟班(老沃及阿雷)的愉快(?)狩獵霸吞之旅!『你的公主不是我』!

下回登場魔物:

作者的話:「哎呀~本回本來是想用最初開文的感覺來寫,沒想到在刻意簡略的情形下依然用了兩週,成了萬字的一回。

上一回與MH沒啥關係,本回的話,相信許多人都有切身之痛才是……該死的我到現在還挖不到匠4以上或屬解4以上的護石。雷歐斯大爺,請讓小的也搓搓您的手好不好?

好啦,這次就不多說啦,各位下回見……不知道下週週末能否新增吼?來寫些乳奶臀吧。」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1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