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三麗鷗聯名特設

日版MHXR 三周年特設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三十四回―你的公主不是我

向下

第一百三十四回―你的公主不是我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1-26, 21:05



「可惡的拜頓……」自丹治亞港回到宮中自房,洗了個澡,只穿條內褲坐到桌前,沃藍得摸摸頭上的大包唸道。結果依然沒能安憮拜頓,只得用頭上兩個包代替陪罪,他越想越生悶氣,腦海裡開始播放拜頓蠢事回憶錄藉此洩恨。

不過呢,他卻越想越難過,因為!與自己只是個王宮中的高級隨從兼單身漢相比,拜頓他……ㄧ,他是個人人都敬重的獵人教官。二,他財力雄厚。三,他有老婆小孩。巴藍人在外星,孤單一人冒險犯難。瑪拉退下獵人,目前在家鄉打混。與他們相比,拜頓根本就人生的勝利者!

算了算了,別想了啦,趕快睡覺吧。沃藍得爬到床上,蓋上棉被就要睡大頭覺,忽然床頭手機響起,傳來一悅耳女音說:「沃藍得你今天很晚回宮呢?」「是阿,」聽到這熟悉美音,沃藍得心頭暖和許多說:「殿下還沒睡嗎?」

只隔著一張牆壁,穿著睡衣躺在大床上的羅倫安琪拉,手持著手機說:「因為你還沒回來,我總是會覺得不安心……」「原來如此,對不起讓您操心了。夜深了,殿下還是快睡吧。」「說得也是,那麼明天再說吧。晚安,我的守衛先生。」「晚安,我的公主殿下。」

「阿,剛才你說錯了喔~」羅倫安琪拉翻個身側躺,減輕胸前爆乳負擔說:「我不是你的公主殿下,是王女殿下才對喔。」「阿~是這樣—咦?」「嗯?怎麼了嗎?」「沒什麼,只是我想起有人曾跟我說過類似的話。」

「有這事?」羅倫安琪拉提高警戒說:「那你'就快說吧,現在就說!」「可是殿下……真的是很晚了耶?」「別多話,快點講就是了啦!」「……那好吧,好像是—」

…………………………………………………………………………………………

青髮女郎騎着重機車奔馳於寬廣草原上,野地專用的前後輪胎穩定咬住地面,讓沉重車體能平穩奔跑。她沒有帶安全帽,墨鏡遮住雙眼,施以藍色條紋裝飾之皮革緊身衣,緊緊包住她奢華女體,或許是會難過吧?原本該拉至領口之拉鍊,女郎只拉至腹部,因此露出半邊豐滿爆乳,以及雪白平坦之小腹。

隨着行進,草原上涼風吹拂,扶平她長髮。長腿夾住青色車體,渾圓臀部穩坐機車座位,她熟練地藉由仿炎妃龍頭部之車頭,來操作這臺全身造型皆融入炎妃龍意象之重機車。

她,赫斯提亞,一早從恩德斯城出發,騎過恩德斯平原,她邊享受騎重車的速度感,邊沿道路騎向目的地,梅傑波爾多廣場。幾個時辰,她也說不上來,反正是坐到屁股會痛之程度,總算是看到了梅傑波爾多廣場。

赫斯提亞停住機車,眼望向梅傑波爾多廣場之大門。近日來由於廣場宣布G級解禁,眾多高階獵人都搭上大型飛空船,前往極地、盡頭之地等G級獵場。配合這大事件,梅傑波爾多廣場本身也正進行大規模改修,人來人往、工事繁多。

G級解禁,這名詞多動聽啊,它意味着嶄新獵場、嶄新魔物、嶄新裝備、嶄新任務,最重要的,意味著嶄新的冒險旅途就要開始。在這諸多令人興奮的新事物之中,赫斯提亞最期待的便是……

星際知名的甜點店,日巴克咖啡正式進駐梅傑波爾多廣場啦!

雖然叫僕人們去買回來就好,但赫斯提亞就是想直接在那食用。(在那裡呢?)手拿着廣告單,她慢慢騎着車到處尋找:(阿,有了。)可見店面尙在裝潢,不過內部設施可見已經在運作,外圍的露天咖啡廳也已OK。

「我要這個那個這個還那個,赤式紅茶正常去冰。」「是~謝謝光臨!」

端着盤子走出室外,赫斯提亞隨便找了個座位,一屁股坐下翹腳,手直接就拿個泡芙就往嘴內放;平常在城裡,舉動可不能這麼粗魯。赫斯提亞偶爾也想放下繁文縟節,放輕鬆享受點心時間。

可惜這時間沒有太久。

「喂,大哥,你看那邊有個妞超正的耶!」「挖塞!真的是一級品!咱們快過去喝杯茶吧!」

四個混裝的廣場獵人,吊兒朗當走近,老大不客氣坐到赫斯提亞那桌,色瞇瞇盯着她身體你一言我ㄧ語:「小姐一個人嗎~要不要陪哥哥來玩阿?」「我們的技術很好的!會讓妳很舒服的喔!」「胸部很重對不對?我們來幫妳扶怎樣阿?」「小姐妳不要都不說話嘛~不然可白費那麼讚的咪咪喔—阿嗚!」

獵人伸出癡漢手想要襲胸,卻遭對方一把抓住。該獵人雖死命拉著手,卻怎樣也拉不出來,況且那妙齡女郎可是姿態不動分文,氣定神閒喝著茶。其他獵人見苗頭不對,紛紛站起做威嚇狀。此時她拿下墨鏡,讓他們看見她臉蛋說:「不過是些低階獵人,竟然敢來惹我?膽子真大,阿?」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為什麼會是她?!」「不得了了!大家快跑阿!」一分辨出他們調戲的對象是誰,馬上嚇得落荒而逃。看他們逃竄背影,赫斯提亞一方面想有需要這麼誇張嗎?她又不會吃了他們……揍一頓到是免不了,一方面想看來得要連絡廣場官方,請他們管教管教旗下獵人。

(唉~不管怎樣,這點心是沒心情吃了。)赫斯提亞無奈嘆氣,起身準備請服務生打包剩餘—「請問您是赫斯提亞小姐沒錯吧?」「誰?」她回頭一看,乃是個身穿白色基調的哥德式洋裝,手持大洋傘,留着娃娃頭且面容清純可愛的龍人族少女。

(傷腦筋……這樣也被認出來。)赫斯提亞故且點個頭回:「有何貴幹?」她朝赫斯提亞彎腰敬個禮,再回以慶幸笑容說:「太好了!幸好您來了!有件事情無論如何都希望您能協助!」

(協助?不會吧~想也知道是要請我去狩獵。請別在我想放鬆的時候,給我找麻煩好嗎?)顧着公眾形象,再說她認得這位少女為廣場的G級櫃檯小姐,便挺起腰桿,態度端莊說:「直說無妨。」

G級櫃檯小姐目光下移到她的爆乳,露出一絲絲的羨慕眼神,再瞬間切換成專業笑顏說:「事情是這樣的,峽谷那裡出現了ㄧ頭相當兇殘的吞龍,我們評斷為霸種!想必您知道近來為了G級任務,廣場的高階獵人都上了大型飛空船。現剩下的,就是些您剛才所見,因為沒被選上就惱怒得胡作非為的中低階獵人而已。

峽谷離我們廣場很近,如果霸種吞龍吃光了食物,肯定會襲擊廣場!現在可以儘早討伐霸種吞龍的,就只有人稱業火皇女的赫斯提亞小姐您了!請您去討伐霸種吞龍吧!

(吼~我就知道。)赫斯提亞努力不流出一丁點不耐想,霸種吞龍這種東西她雖然只看過影片,但也知道那是很難纏的……難纏倒是其次,重點是那傢伙還會亂嘔吐,她可受不了那麼骯髒。老實說要真那麼急的話,就叫在場所有獵人全上就好啦?天曉得妳安什麼心?

「嗯~聽我說,」赫斯提亞裝出遺憾神情說:「我有一百個心想幫妳,可惜我只是過路的。如妳所見,我沒有帶裝備,也沒有帶狩獵裝備。所以對不起,真的很遺憾,請妳找別人……真的很遺憾。」

赫斯提亞講完,趕快撇過頭拿着盤子就要開遛,此時後方—「阿~真是可惜,我們廣場最近可是開發出了銃槍新機能的說!」

赫斯提亞停住,後方又—「那機能叫做爆竜轟砲是吧?聽說這個的威力比普通的龍擊砲要強多了呢~」

赫斯提亞有點想回頭,後方繼續—「如果赫斯提亞小姐肯幫忙的話,人家本來想無條件提供給她使用的說~」

赫斯提亞猶豫該回頭,後方持續說:「阿阿~被拒絕就沒辦法了!可惜阿……阿對了!就打電話給東多魯瑪的薩伊美小姐好了!聽說她人美心善,胸部還更雄偉!她一定會幫我的!」

赫斯提亞回頭了!抓住G級櫃檯小姐肩膀說:「等一下!有事就找我吧!」



隔天。

(唉~我有時候真是孩子氣。算了,就當累績經驗吧。)赫斯提亞裝備特製的女皇X系列,背着已加裝好爆竜轟砲的炎妃•太陽雙手抱胸站在廣場特大看板前思索,如果使出全力,相信要打倒霸種吞龍並非難事,然而要是為此消耗太多靈力,超鬥技會上遇到頂級高手就麻煩了。

(還是找個可以信賴的隊友來幫忙吧……)她小姐左右轉頭,只見被她視線掃過的獵人不是裝沒看見就是退避三尺。(不行阿……沒一個能用的。)她略為腦羞想,希望這些人是畏懼霸種吞龍,而不是她本人:(我有那麼讓人難親近嗎?好啦,我承認我是有點驕傲、有點嚴厲,那也不至於讓人見了就要跑吧?)

大小姐越想越腦怒,就在這時,她後面通過兩個聲音—「哇,我說你這阿雷,你東西不會買太多了嗎?」「哈哈!這還算少的呢!我看老沃你是眼紅對吧?現在說你想要的話,我就借你一些。」「真的嗎?!等等,你這傢伙又想耍我了吼!」「嘿嘿~你說呢?你要是不肯的話,這支光速子入浴版本就不借你了喔!」「說吧!你想我怎樣?!」「轉三圏學狗叫!」「去吃屎啦!」

(別人正在煩惱正經事情,是誰在後面講那些白癡話啦!)感到怒氣計算表高過某程度的赫斯提亞,回過頭去講:「不好意思,能不能請你們安—阿。」互相拉扯中的沃藍得與雷歐斯,一與她眼神正對,不約而同講了聲:「阿。」



峽谷,梅傑波爾多廣場特有的獵場,受河水所沖刷而成之險峻斷崖,深遂河谷,其壯麗景象足證明大自然之鬼斧神工。白天風光明媚,到了夜晚,特定地區會有強風,除此之外,尚有如同柵欄般草木、汁液能治癒傷口之仙人掌等奇特事物。

「哇塞~」紮營基地前天然石橋上,雷歐斯叉腰遙望底下穿越兩邊山壁之大河說:「這景觀真狀觀,佬沃你有帶相機來,給我拍照嗎?」「沒有。」另一邊忙著塞配給品到背包,裝備火龍魂Z系列配蛻皮刀的沃藍得淡然回答。

「真的喔~好可惜,難得我穿了件適合風景的裝備來。」講完他便扭扭那身粉像搖滾歌手,金黑兩色,頂著金色龐克頭的奇怪裝備。沃藍得知道那身裝備與他的單手劍,都是來自於廣場,一種很像眠鳥的G級魔物,傾雷鳥(※)。至於他老兄是從哪弄來這套最新裝備的,沃藍得早已見怪不怪,問都懶得問。

比起這種事,他有些緊張的開口問做暖身操中的赫斯提亞說:「不好意思,赫斯提亞小姐,我得說妳主動邀我加入,我很榮幸。但是……雷歐斯那傢伙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為什麼要找他呢?」

「你是說納尼多家的少爺?」赫斯提亞淡定說:「難得能見到,連絡聯絡交情也不壞。超鬥技會上,他不是一直留著,沒被淘汰嗎?我想他必然也有些實力。」(不,老實說,我超懷疑他怎麼留下來的!)假如面前換成別人,他立馬吐槽,絕不會摸摸鼻子了事。

(咦?對了。)沃藍得問:「聽妳這麼說,妳本來就認識雷歐斯囉?」「你不知道嗎?」赫斯提亞回:「雖然不及十二王族,納尼多家也算有頭有臉的望族。我有時也會與他們姊弟喝些茶。」

聽到姊弟這詞,沃藍得聯想到那與雷歐斯截然不同的大姊,不由得打了個顫:(原來如此~我本來只以為他們家很有錢的說,沒想到是連卡卡多芬特家都不可忽視的名家望族啊?)

「兩位準備好了沒有啊~」雷歐斯掛著迷人笑顏,露出潔白牙齒走近,再朝赫斯提亞行個標準禮說:今天能與大小姐一同狩獵,真是千載難逢阿!我雷歐斯•納尼多絕對會如騎士一般,誓死保護您的安危!」「你這麼說真讓我安心,就有勞你了。」「放心交給我吧!」

看著兩人的你來我往,沃藍得憋住吐槽:(好想說你不要瞬間三貓就好了喔!好想說喔!)

吞龍普遍以峽谷中天然洞窟作為巢穴,三人準備妥當,便起身通過石橋,跑過三個區域,踏入山壁中洞穴,直接抵達目的地,而在那兒等候的是……

「那……那就是霸吞?!」

三人躲在倒塌石柱後,窺看不遠處的大型魔物;擁有與轟龍同樣的體型結構,接近三角形之頭部,形狀仿若尖錐之寬尾,表皮無甲殼,散發著碧綠或鮮黃之鮮豔光澤,身體各處長有薄鰭,與其說是飛龍,到不如說水生生物的形象比較強烈。

廣場眾多獨特魔物中,吞龍以『貪吃鬼』所聞名,外觀看來不太大的嘴巴,葷素不拘,啥都能吃下肚。一般而言,吞龍本身素材並不值錢,運用毒生肉等肉類來餵食,達成催吐,好撿牠吐出的素材才是獵人們的目的。

吞龍論起戰鬥力並不高,雖然招式之間破綻小範圍大,對劍士可不體貼,但對槍手而言,經常淪為肉靶,獵人祭時單打賺分數最好了。哪怕是剛種,廣場獵人之間也流傳著『多打剛吞會讓人誤以為自己很強』之戲言。

「本來是這樣啦……」沃藍得自言自語說,眼前的吞龍,卻在嘴巴、爪子等等各處,佈著似乎是鮮血凝固之黑色血潰,眼神發紅光,怎樣看也不像是人家說的好欺負魔物,尤其令三人同樣感到威脅的乃,牠正在吃的,居然是頭野豬王!

「好可怕………怪不得人家說霸吞與普通吞龍完全不能比。」沃藍得想起之前的喪屍事件,無意識摸摸胸口說:「我們要小心為上,行嗎?」「不用那麼緊張啦,」雷歐斯表情輕鬆說:「阿吞這東西我打得多了,火屬弓射屁股射一射就死啦!我馬上證明給妳們看!」

講完他老爺馬上翻身過石柱,大喊著衝向霸吞。「阿!那個白癡又去送死了!」沃藍得見狀,連忙也要翻—他突然停住動作,轉頭朝動也不動的赫斯提亞說:「小姐,妳不上嗎?」「嗯……」她面有難色說:「人、人家胃好像有些不舒服,你們兩位男士先上吧!」「啥?胃—挖勒!」

霸吞震地一吼,害爬到一半的沃藍得摔了一跤講:「不愧是超咆嘯,連我的高耳都擋不住!有意思!放龍過來吧!」莫名燃起鬥志的他,拔出太刀也哇啦哇啦衝出去。

面對霸吞,雷歐斯面露有刃有餘微笑講:「哼哼,霸吞!遇到我你就完蛋了!」他從背包掏出一根生肉喊:「吞龍餵肉守則!首先要生—吚呀——!」霸吞管他那麼多,速度很快撞飛了笨蛋獵人。

眼見雷歐斯被撞到飛起再撞岩壁,沃藍得完全不同情喊:「阿你這腦殘,我們是要討伐,你餵牠肉幹嘛?!」遠方赫斯提亞聲:「你不去幫他嗎?」「沒關係啦,他的優點就只有生命力比蟑螂還強韌—看刀!」

趁霸吞三連衝結束之破綻,沃藍得朝霸吞屁屁就是一砍,手感差得亂七八糟,好像砍在某種砍不斷的仙草凍一樣。霸吞一百八十度大轉身,兩爪抬高幾次,沃藍得敏銳察覺到這是某種前兆,馬上使出後退斬退後!

下一刻霸吞高高跳起,以背部尖刺朝地落地,地面隨即被猛砸出個大坑!沃藍得雖沒被直接命中,但仍被衝擊波給震飛,飛過前來補位之雷歐斯,而雷歐斯再喊:「剛剛是我太大意了!這次不會了!」拔出單手劍正面劈向霸吞頭部。

這攻擊對霸吞好比抓癢,只見牠立起上身吸氣,立刻賞了發酸液彈給雷歐斯,「媽咪喔!」他被酸液彈帶著飛,飛過回來補位的沃藍得旁邊,而沃藍得也喊:「剛才算你運氣好!這次不會了—靠腰!」霸吞雙手一推地面,擊出一排石彈正中目標!兩位男獵人便感情很好的先後卡到山壁上。

眼睜睜看著一龍二人之間的壯烈(?)戰鬥打得如火如荼,赫斯提亞盯著那頭會掃射酸液射線、酸液爆裂彈,打一打全身還會發出如同水蒸氣般酸液之噁心霸吞想:(咿——!髒死了啦!人家才不要去跟那種魔物打!就讓那兩個男人去打吧!拜託了!咦—?!不要過來啦————————!)

大概是發覺有個女人正在堂而皇之偷懶,霸吞朝石柱直接撞擊!石柱當場粉碎,赫斯提亞也隆重滾了好幾圈。「阿阿阿!就叫你不要過來了嘛!你這—嗚哇!」霸吞的酸液射線急襲而來!她連忙架住大盾防衛,但卻因為沒站好而抵擋不住,整個人冒著綠煙與其他兩男人同樣享受了短暫飛行。

「糟糕!」瞧赫斯提亞躺地不起,沃藍得以為她受傷很重,便朝另一邊的雷歐斯喊:「阿雷你英雄救美的時候到了!快吹角笛!」「角笛?沒問題看我的!」雷歐斯不疑有他,掏出角笛猛吹,霸吞聽得很不爽就轉頭衝向雷歐斯。「幹得好!那牠就拜託你了!」沃藍得拔腿狂衝,來個公主抱架勢抱走赫斯提亞!

「咦?佬沃!這好像有點不太對—阿阿阿阿阿阿阿!」讓人給耍了的雷歐斯,當場被輾過以致貓車!

衝出洞穴,來到湖邊,沃藍得小心翼翼把她放下,搖搖她黏喀喀身體說:「喂喂~小姐妳還好吧?要不要我用生命粉塵?哈囉~?」「……嗚嗚。」「什麼?聽不見?」

「……嗚嗚!髒死了啦!」大小姐猛然抬頭,邊以有如『這不是肯德基』之姿勢來原地打滾,邊喊:「阿阿阿!超黏的啦!超噁心的啦!臭死了啦!嗚哇哇哇阿!人家不要玩了啦————!」

沃藍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看著這位印象中非常端莊、非常有氣質、非常高貴、非常強悍的女強人像三歲女孩樣耍賴不起,最後不知發啥瘋的噗通一聲跳進湖裡,久久不起。

「ㄟ……小姐?(她該不會跳河自殺了吧?)」好理家在,沃藍得的擔心是多餘的。赫斯提亞一身濕淋淋上岸,眼睛帶血絲就伸手說:「給我消臭玉。」「啥?」「給我消臭玉啦!聽不懂人話喔!」「嗚!?好!給妳!」

接過消臭玉,大小姐往地一丟,爆出消臭氣體解除掉身上異味,她再一口氣爆氣將身體給蒸乾。「阿~阿~人家想回家了啦~」赫斯提亞意志消沉的坐到大石塊上,雙手抱著兩腿低著頭。

(不好意思,妳是冒牌貨對吧?)忍住這吐槽,一方面覺得這景象莫名好笑,一方面覺得需要安慰她,沃藍得推起溫暖笑顏說:「赫斯提亞小姐,妳也不用太難過,妳看來沒受什麼傷,雷歐斯只貓了一次,我們也給了霸吞不少傷害,相信再堅持一些,任務就能順利達成了!」

「……」她抬起頭,瞇著眼打量沃藍得臉,小聲說:「你在笑。」咦?!我搞砸了嗎?沃藍得驚了一下,好險她只是問:「你看你剛才被霸吞打成那個樣子,身體到處是傷,酸液遍體是,為什麼你還笑得出來?」

沃藍得倒是沒想到她會出這題,一時想不出啥是正確答案,故他決定用最單純的想法說:「因為,笑能提供勇氣,讓人們能有力量面對未來。」她杏眼圓睜,他繼續說:「開心的時候就應該笑,難過的時候也應該要笑。如此一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會有一股力量出現,讓人可以再振作起來,再一次迎向明天。」

「……你是阿呆嗎?」出言毒辣,美麗面容到柔和不少的她說:「你講的台詞,我好像在不少漫畫都有看過喔?」「阿~是沒錯啦!」沃藍得有些難為情的抓抓臉說:「可是怎麼說呢?平常雖會覺得都是些陳腔濫調,不過有時候會發現,原來真有其事呢!哈哈!」

「呼~能講出這種漂亮話,算我服了你了。」赫斯提亞輕盈的下石塊,拍拍裙甲,面向他笑說:「以前總聽說,東多魯瑪的沃藍得,是個無論遇到何等困難,都能憑著無比勇氣及毅力,一步步突破難關的真獵人。今日所見,確有其事。

反倒是我,給你看笑話了呢。看來我這兩天是放鬆放過頭,獵人該有的覺悟拋至後頭,平日的脾氣都顯現了。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哎呀~妳那麼說我會不好意思!其實我也有點高興。」「高興?為何?」「該怎麼說呢……妳平常都給人一種鐵處女般剛硬,聖女般神聖不可侵犯……但是今天,我卻親眼見到妳人性化的一面,感覺與妳親近不少呢。」

赫斯提亞先是愣了一下,再以指貼唇,笑得清脆說:「你看起來呆頭呆腦的,想不到對女人還挺有一套的嗎?呵呵呵呵~」「真的嗎?」沃藍得喜出望外,趕緊趁勝追擊說:「那妳願意與我—」

交往兩個字尚未出口,雷歐斯超級不識相自通道跑過來喊:「法克你的佬沃!你居然耍我!我要揍你!」「雪特——————!那是我要說的———!(噴血淚)」兩個男人便交叉揍對方一拳,接著打成一團。

「好啦,兩位。」赫斯提亞小姐拍拍手制止他們講:「我們還要去討伐霸吞呢,留些體力行不行?」兩男人停下拳頭,看看她那已徹底切換成專業獵人之傲然臉孔,再回頭彼此嗆:「下次再找你算帳!」

…………………………………………………………………………………………

「然後就簡單啦,」沃藍得揉揉眼說:「既然赫斯提亞恢復通常水準,區區霸吞算個啥,很快就臣服在她的淫威之下,我記得她還用了個啥『百華碎蓮陣』,使出超必殺技來個華麗大終結呢……想一想,那位大小姐,其實有不少地方與殿下蠻像的呢……還行嗎?」

「嗯……」羅倫安琪拉兩眼紅通通講:「好、好像還沒聽到重點……但我……(失神一秒)算了,明天再說,晚安!(攤)」「晚安,我的王女大人。」關掉手機放回床頭,他蓋上棉被睡覺,意識卻又飄到了那之後—

…………………………………………………………………………………………

「吼吼吼吼吼!」

身體揮發著血紅蒸氣,霸吞震天大吼,莫大音波搖撼洞窟使得岩壁碎裂,眾多石塊、砂石自上方灑落,當場下起落石大雨,且產生砂塵影響視線。在這石雨中,雷歐斯抱頭鼠竄,沃藍得發揮矯健身手,高速穿梭過砸下石塊,拔刀衝向霸吞。

霸吞左右各抬前腳一次,頭一縮吸氣,立刻自大嘴噴出酸液急流掃射!「這招我已經看穿了!」看出對方必定由己身左方掃至右方,沃藍得自左邊切入霸吞身後,驚險脫出酸液急流,馬上以蛻皮刀使出氣刃斬砍向霸吞後腳。

受到這擊氣刃斬,霸吞看似不受影響,沃藍得不由得想,霸種果然不同凡響,何等高的失衡值!雖然蛻皮刀只是上位武器,卻沒想到這霸吞能耐打成這樣,三人戰鬥至今,沒看霸吞失衡過幾次。

(那多加幾刀!)揮出第一擊完,沃藍得順勢收回蛻皮刀揮出第二擊,霸吞卻快一步大側跳,閃開敵人攻擊,且大嘴吞噬一塊地面,緊接著抬頭噴灑出大量碎石,包含著霸吞酸液,落石大雨再次降下洞窟。
這招範圍太大,沃藍得只得趕緊後退出範圍,這時他看見赫斯提亞提著大盾衝進落石大雨。時而用大盾抵擋,時而輕巧墊步,她猶如跳舞一般逼近霸吞。霸吞雙手一推,挖掘地面轟出一排大石,然而赫斯提亞就像是預先安排好似,左腳大步踏出輕輕轉個身體成側面,讓大石越過她玉體前後方,而且銃槍槍口正好在霸吞嘴前!

轟隆!

早已預備好的龍擊砲,解放威力一擊炸翻了霸吞!赫斯提亞隨即取出冷卻劑倒入銃槍散熱扇片內強行冷卻。「再一發!」她架好姿勢,砲口剛產生火燄,她甩動銃槍從裝彈部位彈出一枚彈殼,整支銃槍忽而震動發出光暈,砲口前端能源翻驣,最後當槍身又自行彈出一枚彈殼之際!

藉由三重裝填,得到以往龍擊砲所不能比較之大技,爆竜轟砲!規模、威力皆凌駕於傳統龍擊砲之烈燄炸碎!轟飛霸吞令牠撞擊山壁陷入其中!雷歐斯看了直呼:「我也要去廣場裝一個!」

「今天就讓你們有幸看看,本夫人的超必殺技!」身纏炎妃龍鎧甲的女獵人,雙腕交叉於胸前下腰來累積能量,接著配合呼吸解放火炎靈力,渾身爆發出青藍巨焰!火燄靈氣形體先是如同花苞,再慢慢隨旋轉一片片剝下。

雷歐斯、沃藍得兩人受其光輝奪目,訝異的眼望它綻放成壯麗蓮花。當這朵青燄蓮花盛開於洞窟,其光耀照耀整個空間,陰暗受火光所驅逐,連帶潮濕感一同消失,而身處花蕊之中的赫斯提亞集中精神,大展玉體喊出:「百華碎蓮陣!」

呼應女獵人之吶喊,青燄蓮花之花瓣大量脫離,化成能源彈。頓時成千上百青燄飛彈瞄準霸吞,個別劃出曲線軌道飛馳襲擊而去,豈料霸吞即時爬出岩壁,奮力一跳逃出原先位置!

「沒用的!」赫斯提亞一揮動銃槍,已發射出去的青燄飛彈們立刻轉向,連同青燄蓮花所連續產生的同伴們,繼續追擊目標,不管霸吞如何四處狂奔,怎樣也擺脫不了:「任憑敵人再掙扎,我的心靈之火們都會追逐他到世界盡頭!」

「吼吼!」霸吞發出幾近絕望之吼聲,高跳至半空中,赫然發現己身四面八方皆受到包圍,已無處可去。「吼吼!」並非幾近,而是真正絕望吼叫,無數青燄飛彈盡數轟炸霸吞,轉眼間爆炸火花掩埋住牠巨體,多重衝擊波晃動洞窟,使得雷歐斯、沃藍得兩人不得不伸手護住眼睛。

「喝阿阿!」赫斯提亞再一次鼓足力量,高舉銃槍,整朵青燄蓮花依她動作浮起,於砲口前集束成超龐大火球旋轉。「The end!」伴隨這聲宣言,她的心與手一起扣下板機,蘊含ㄧ撃必殺威力之火球聲勢驚人,一路捲起強風且扭曲大氣轟出!

青燄火球輕而易舉吞沒霸吞殘破身軀,突破岩壁衝出峽谷直達天際,最後轟然一響,天空炸碎出無比絢麗之燦爛火花,那怕是大白天,依然耀眼得令人轉不開眼。

透過岩壁大洞,遙望天上光彩,她露出滿意笑顏,一旁的沃藍得心有所感想;從未見過任何人的招式,能這般集壯觀、霸道、華麗於一身。眼前這位己身光芒不輸天上光輝之女子,才真正是人稱業火皇女的絕代佳人,赫斯提亞•馮•卡卡多芬特!


順利結束狩獵,三人回到梅傑波爾多廣場。招牌大門前,赫斯提亞先向雷歐斯行禮說:「雷歐斯先生,感謝你那時捨己救我,這恩情我會牢記在心。」雷歐斯撥撥劉海笑說:「這是我應該的,別放在心上!」

「沃藍得先生,」赫斯提亞再朝沃藍得行禮,且伸出右手說:「感謝你讓我見識到獵人的真諦,我很高興能與你一起狩獵。」「深感慶幸的是我,」沃藍得握住她手,靦腆笑說:「能和妳共鬥,感覺起來就像是,與我的公主殿下在一起呢?」

「呵呵~」赫斯提亞意有所指說:「你的公主不是我。你就當做女人的直覺吧,你的公主殿下此時正在某地成長,等着你去迎接她呢.在那之前,你就好好期待吧!」

大小姐動作優雅轉過身,青色波浪長髮輕輕飄揚:「那麼,我們下次再見了!」

沃藍得望着她美妙背影慢慢離去,心想這次狩獵算是相當圓滿了。假如真如她所說,世界某處真有在等待他的公主殿下的話,這想必這會是段令她滿意之佳話,只要……

「呀!」踩到裙角布料,赫斯提亞面朝下跌個狗吃屎,雷歐斯彎腰瞧了瞧,嘖嘖稱奇講:「哇~明明外面都藍色的,裡面卻粉紅色的耶?」

只要她小姐最後別來這一招就行了……這時的沃藍得沒想到,多年後的自己想的也是同一件事,嘖。












下回預告:「某天,羅克勒克自治委員會收到了一封信……『秘書小姐的私密信件』!」

作者的話:「吼~真的如上次講的,下週週末新增了耶!本次算是揭露某小姐驕縱又任性的一面,下回同樣也是某人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面?!

本回出現的東西,大多是指網路版的內容,詳情請看mhf-g官網!

眼看本文點閱數就要突破十五萬,希望本回新增可以達成 !也請大家多多推的啦!各位下回見的啦!

最後再喊聲,四代何時才要出的啦!!」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9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