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四十回―侍衛隊史上最大溫泉攻略作戰之艾路作戰篇!

向下

第一百四十回―侍衛隊史上最大溫泉攻略作戰之艾路作戰篇!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01, 20:19

王國曆七百九十五年八月十三日,這夜晚,優克摩村燈火昌明,懸掛燈籠一排排自村中沿伸出去,不單照亮道路,也一併給予攤販們光芒;來自各地的各式小販、雜耍、小吃,他們的燈光與燈籠結合,令優克摩村及鄰近地帶,自上空來看,猶如閃耀星河自中央星雲那流竄、分岔。
 
一得知優克摩村舉辦長達七天之慶典,本地攤販不由分說,就連附近城鎮的攤販及街頭藝人均大量過來共襄盛舉,讓優克摩村呈現歷史少見之熱鬧街景。
 
在這绚爛景象中,一名身穿綠色寬袖和服之紅髮紳士,步調悠然走過眾多大排場之攤子,他停在一台由手拉車所改造,又舊又小之拉麵攤。
 
「歡迎光臨。」頭綁白頭巾之老奶奶,,小且枯瘦之雙手正攪拌著高湯,她滿是皺紋之面容推着慈祥笑容,向他說:「今天要點什麼?」
 
他坐到無人的木製板凳上,一手放桌面,態度自然說:「老樣子,附優克摩溫泉蛋的豚骨拉麵,還有清酒。」
 
「呵呵,馬上來。」
 
老奶奶轉過身,邊準備邊說:「活動進行的順利嗎?」
 
「嗯,很順利。」他喝口茶水說:「按照預定行程進行,沒一點疏忽。」
 
「喔呵呵呵,那就好。」老奶奶懷念的說:「當年那個騎機車掉進田裡的毛躁小子,如今是這國家最偉大的人之一了呢?真是世事難料。」
 
「少數人偉大的時代早已過去了,紫奶奶。」他淺笑回應。
 
「真難從以前連想到現在的你呢……上菜囉。」老奶奶將冒熱氣的拉麵端到他面前。
 
「我開動了。」他雙手合掌,再拿起筷子夾麵,吸麵條入口。他邊吃邊問:「現任獵人表現如何?」
 
「呵呵呵,還有待磨練呢。」老奶奶調整圍裙,坐到木椅休息說:「是個有些像你年少時,毛毛躁躁的小伙子。少年仔嘛,總是輕浮又三心兩意,成天想着不三不四的玩意。
 
村長是說他還年輕氣盛,要多給他時間和機會鍛鍊。不然,可是會有損優克摩獵人的名聲呢?再怎麼說,咱們也是英雄之村。」
 
英雄之村啊?他笑了一聲,回想起傳說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個身負絕藝的獵人,他以羅克勒克市街為範圍,締造出了諸多傳說,流傳眾多故事。
 
傳奇之初來自摩卡村,為了調查地震,村長委託工會派遣一個獵人過來處理。接着,續波凱村的無名英雄,開創下個黃金時代的獵人英雄就此登上歷史舞台。
 
他的傳說,從討伐大海之王,『海龍』拉基亞克爾斯開始展露頭角,然後以擊退海洋古龍,『大海龍』納巴魯迪烏斯到達一個高潮。
 
其它尚有,討伐了摩卡村村長宿敵,『白海龍』拉基亞克爾斯亞種。深入海底遺跡,討伐超稀有魔物,『冥海龍』拉基亞克爾斯希有種。在神秘之地,塔之一帶,討伐了極珍貴魔物,『月迅龍』納爾加庫魯加希有種。
 
狩獵當時仍壟罩於迷霧中的新發現魔物,『碎龍』布拉基迪歐斯與『雷狼龍』神王牙。狩獵危險度破表的恐怖魔物,『飢餓恐暴龍』伊比爾喬等等。
 
數不清事蹟中,最讓人津津樂道及佩服萬分的無非三件事。第一是為了保護丹治亞港,他鎮守被古龍所染紅的『厄海』,打敗了有『煉黑龍』之稱的神話古龍。第二,他攀上『靈峰』,在頂端擊敗了『嵐龍』天津禍津神,為優克摩村一帶帶來了和平。
 
第三,亦他傳奇的終點,那便是潛入『神域』,挑戰神話中的神話,古龍最高峰之一,呼喚終焉之龍,『煌黑龍』。
 
以凡人之軀對抗『神』,這場對決究竟如何?有人說他輸了,喪身於神域;有人說他贏了,從此退休隱居;有人說他與牠同歸於盡,無一個定論,人們唯能確定,從那之後,就再沒有他消息了。
 
儘管學者普遍認為,他的功績足以匹敵『波凱村的無名英雄』,有過之無不及,但是,他的足跡比前輩要來得廣泛多,傳說有無經外人加油添醋或張冠李戴?難以確定,像是摩卡村與優克摩村的記錄,是否真是同一人?還是兩個人的經歷被混淆成一人所為?
 
(這話題年年在書士隊上演爭論啊……)
 
想到這邊,紅髮紳士把碗公捧起喝個精光,他想到說,目前可以確定的,就是那位英雄著實來過優克摩村,定居好一段時機,有很大的可能性,優克摩村既是他的終結之地。
 
雖然無法完全肯定,至少每個優克摩村民皆相信,那位極富神話色彩的英雄獵人,就是在這個村子裡度過餘生。
 
「我們的優克摩村,與可可特村、江波村、波凱村、摩卡村一樣,都是在歷史上佔有一席之地的英雄之村。」
 
這段話,年幼的他不知聽多少大人自豪的訴說過,聽得耳朵都長繭了。
 
「紫奶奶,味道一如往常。」他放下碗公,掏出300z放到桌面。
 
「來,老奶奶我給你倒酒。」老奶奶給他倒上清酒,見他輕嚐一口,她繼續說:「說起來,老奶奶聽到一件事,聽說那個商隊,幾天後會到達。」
 
「商隊?妳不會是說那隻商隊吧?」
 
「喔呵呵,當然是那隻商隊囉。」
 
好巧不巧,提完摩卡村英雄後,下一位傳說英雄級獵人,他最初跟隨的商隊,就要來這了啊?他搖搖酒杯笑說:「這有意思,還有什麼沒有?」
 
「有喔,那隻商隊雇用了一位獵人,就他的年紀而言,身手相當不凡。據說那是個有怪癖的年輕人,他不接受任何工會招募,也不願入任何工會名下,甘願好幾年跟著商隊東奔西走。」
 
「那商隊給他的待遇很好?」
 
「老朽正要說呢,那年輕人最讓人費解之處,就是他每到一個地點,都會拿出一幅人物畫,到處去問人說:『你知道這個人嗎?』」
 
他點點頭說:「原來如此,所以說那個年輕人不願留居一地,是因為他正在尋找某個人?那他所尋之人又是?目的又是?」
 
「被問過的人說,那張畫上的乃是個銀髮的英俊工會守衛,目的?他從不向外人提起。」
 
他把酒喝光說:「有沒有關於他本人的情報?」
 
「他應該會隨工會來這,到時你自己去看吧?老朽只聽說他慣用輕弩。」
 
「我會的。」紅髮紳士用紙巾擦擦嘴起身,老奶奶見狀說:「要去忙啦?」
 
「要忙的事情多著呢,呵呵呵。」紅髮紳士,賽非里昂將目光投注到新落成之溫泉旅館;以此地為舞臺,每人每樣的作戰即將開打。
 
 
 
準備妥當!白鶴靈白小姐站在全身鏡前,張開雙手端詳自己的和服裝扮,她轉幾個圈多加確認,也不忘調整胸衣,好讓胸前爆乳維持圓挺形狀,乳溝則儘量多露。
 
她藍長髮下的腦袋打算著,今天的活動從早排到晚,一天下來大家都很累,她藉故先去洗澡,好與其它女人們錯開時間。現在羅倫安琪拉與莫西妮都去溫泉了,要去找沃藍得就趁這時!
 
平常都穿旗袍去見他,很少有機會穿和服,這次必定會讓他很有新鮮感!再說處於慶典氣息,人又在溫泉旅館,氣氛雙雙加持之下,料他定然把持不住!如此想的她立刻展開行動!
 
「沃……你在幹什麼?」
 
人算不如天算,她開他房門,卻看見他手拿台相機,腳跨過窗戶邊一半?如果他穿的不是普通和服,而是黑色緊身衣的話,她除了有人要去偷拍外,想不到要如何解釋這奇怪姿勢。
 
……………………………………………沃藍得側………………………………
 
「沒有啦,我剛才看到一隻小鳥粉像很稀奇,就想拿相機去拍。」
 
挖勒———!我這是什麼爛藉口啊!?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原諒我臨時想不到更好的!話說她怎會這時跑來?剛才有通報說羅倫安琪拉與莫西妮去溫泉了,我就趕快要去辦正事,料不到她突然跑來了!
 
「……這樣喔?有拍到嗎?」
 
「沒有。」
 
她小姐看似接受的點點頭,亮出時常可見的嫵媚笑顏,扭腰擺臀走到我房間中央的矮桌那姿勢端正坐下……挖喔,那個甜甜的表情,顯然就是在期待蝦米好事,總之我先順她意,就直接坐到她旁邊,而不是對面。
 
啥?你說這樣不是很危險?各位觀眾,我與她過招好幾年了,深知就算我坐對面,她小姐必定會一直想坐過來,那我乾脆先出一招,好打亂她的節奏。
 
果不其然,白小姐臉龐閃過一絲訝異,連忙調下坐姿,表情更加紅澀……說實話,她的存在感實在夠強大,光是併肩而坐,她的香氣就讓我有些暈陶陶兼陶陶暈了,真想一輩子就這樣坐著。
 
傳說不管多好的女人,只要某男人○出過她一次的話,以後對某男人的吸引力就會大減?故就算是這般秀色可餐的白小姐,我要是○出過她一次,再來我就不會被她誘惑了囉?真是不可思議~
 
我轉頭望向她臉蛋,她害羞的低下頭,視線落在自己的爆乳上……不知是否我的錯覺,還是那身白色和服有腰帶所致?總覺得那對爆乳比往常更挺更兇惡……可惡,想揉想吸想戳想抓想彈想搖想舔想含想壓想咬想被夾!
 
啊,對了,該死的賽非里昂說要裸照嘛?我要是開口說,要她脫給我拍的話,她不會拒絕吧?另外,記得男修者只要不○出的話,就勉強還可以承受吧?用嘴、用奶、用臀都不算囉?好~我決定了!裸照算啥!我拿○○○○○○○○○○的照片給他看!
 
「白—」
 
“嘟嘟嘟嘟~我是一個苦命地獵人漢~”
 
○○!誰這種時候打手機來啊!
 
「失陪一下!」我趕緊跑去接手機,話筒內傳出曼摩吉恩聲音說:「你在拖拖拉拉什麼!?快點趕來!我們都在等你一個!」
 
「吼!我沒空啦!要買禮物你們自己去買就好了啦!記得要挑漂亮一些!完畢!」
 
講完我立馬關手機,有爆乳美女在房內,誰要跟你們這些老粗去偷……好危險!我差點就被氣氛拉著走了!溫泉旅館加夏日慶典的宣染力真強大!幸好這通電話讓我回神了,不然本人今天就破……咦?這件事算喜事還是喪事,我一時也搞不清楚了耶?
 
「是誰打來的?」白小姐歪著頭,長髮偏向一邊垂下。
 
「沒拉,」我扯謊說:「曼摩吉恩他們說要我幫忙挑土產。」唯能趕緊把她搞定,再去與他們會合了!
 
「你們感情不錯了嘛……嘻嘻,我說啊。」
 
她站起身面向我,看來是要出招了!好!妳這肉食女!我老沃當了六十年的處男不是當假的,童貞可如銅牆鐵壁!儘管放馬過來吧!
 
「我說……」她兩手撫著臉頰,嬌滴滴的搖晃豐滿玉體說:「機會難得,我們來玩『啊~勒~』好不好?」
 
「啥?『啊~勒~』?」
 
「就是……電視上常演的,惡官抓著舞女的腰帶,一面喊『有什麼關係』,一面猛拉,然後舞女就像陀螺,邊喊『啊~勒~』邊轉個不停那個啊。」
 
我必須承認,我也相信有許許多多的男人,就像我一樣,對這玩法很嚮往啊!白小姐那個不玩,要玩這個,我……受不了啦!
 
 
「哇哈哈哈哈哈!有什麼關係!有什麼關係!」
 
「啊~勒~官大人請放過小女子吧~!」
 
我猛抽她的腰帶,讓她整個人轉啊轉啊、爆乳上下起伏搖啊搖~圓臀左右搖擺扭啊扭~啊~愉悅!
 
「呀~!」腰帶抽光,她故作嬌弱邊轉邊側身躺下,衣衫半褪,美美雙腿盡露於目,一手撐地,另一手掌放小細下巴,手腕似有似無擠壓半裸爆乳,一臉嬌滴滴以下對上視線向我說:「嗚嗚~求求大人饒了小女我吧~」
 
見了這景象,我不忘擺出淫蕩笑容,好配合她說:「嘿嘿嘿嘿嘿嘿!妳這小蕩、不,爆乳蕩婦!我看妳都已經○了吧!嘿嘿嘿嘿!連內褲都沒穿,這不是擺明了妳想被○出嘛!」
 
「呀~討厭~!」她臉紅得像草莓說:「被你看到了!人家非你不嫁了~」
 
「嘿嘿嘿—啥?」
 
咦?她這說法是真的沒穿?我只是照幾天前看的謎片台詞講而已耶?發動觀察眼技能…………喔喔!真的是沒有內衣線之類東西!她淫婦真的下面沒穿!和服下真的啥也沒遮!
 
事到如今,再不上的話!我沃藍得·安吉里士枉為男人啊—————!
 
「哇哈哈哈哈!淫婦!讓妳嚐嚐本大人棒子的厲害!」我腦袋兼下面充血到極限,把衣服給它脫掉!○出不行的話,那用別的地方就行了吧!?哇哈哈哈哈!
 
「呀~!不要啦~!」她裝腔作勢退到牆邊用手護住胸部,但看起來只有把爆乳擠得更立體而已嘛!喔喔喔喔!不行啦!我來個大雕展翅撲向她,接著!
 
………………………………………喬伊側…………………………………………
 
大家好,我是喬伊。今天,我相信這一天會是我二十年人生以來,最重要的日子,因為我就要成為男人了!今天我,就要做每個男人都想做,卻因種種因素而做不到的事。
 
那就是,潛入女子溫泉(使用中)!!
 
曾經待過優克摩村的你或許會問,啊那個溫泉不都是混浴的嗎?對,那溫泉是混浴沒錯,但是!正因那是混浴!女人們絕對都是包著浴巾!十個有十個一看到裡面有男人(通常都是我)就端出一張臭臉!
 
平常我唯能妄想,寬敞的浴池內,好多好多美女小姐,泉水濕潤她們的肌膚、濕潤她們的秀髮、宛如初生般在那嬉戲,玩『哈哈,妳胸部又變大了吼』『討厭啦~別亂摸啦~嗯嗯~』這種遊戲。
 
平常我要不是只有一人泡澡,就是與男人們無言的共處一室,好淒涼啊!為什麼二十歲正值青春的我要過這種黑白生活呢?我也想跟別的青少年一樣到處去夜店喝酒開轟趴、找好多辣妹開多P派對!
 
平常我總是要穿著又厚又重又悶之裝備,昨日上冷死人的凍土、今日上燒死人的火山,明日上淹死人的水沒林,天天不是跑得滿頭大汗,就是跟魔物對幹到全身是傷,以上聽起來一點都不優雅,一點都不令人羨慕對吧?
 
可惡,幾天前,以前的同窗好友寄了封信來,把我電得亂七八糟,那封信上說他去了星際知名的騎士團,吃好喝好又日日與望族的大小姐們廝混,還嗆說他們團最近在競賽上屢創佳績,叫我要記得看電視重播。
 
又一次可惡,先不論他看來過的很爽,就算我想看,整個優克摩村都沒有電視啊啊啊啊啊啊!連電力都沒有好不好!?他明知道還叫我看電視!?○●△▲◎☆★◇□■!!
 
不過新建旅館,聽說用了很多的電擊袋,所以有電的樣子……動力室長啥樣啊?工頭大伯跟我說:「不要問,你會怕。」
 
嗯……算了,這不重要。
 
再一次可惡,那王八蛋還假好心寫說:「你去優克摩村當獵人喔?爽喔!溫泉泡到飽耶!好羨慕喔!當獵人一定很辛苦吧?我聽說獵人都會帶便便做的什麼大便球,背包裡便便跟別的東東混在一起,吃飯都連大便一起吃的,好可憐喔!你吃了多少大便啊?要注意腸胃健康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才沒有吃大便勒!○的!○的!把大便跟生肉放在一起又怎樣!?我也沒辦法啊!詛咒他明天被派去屠龍,被龍吃掉!
 
……喂,這比較有可能會發生在我自己身上吧……
 
夠了,別再自虐了,麻煩的是,我實在想不到要怎麼回他信,要把裝大便用的塑膠袋給他看,證明我沒把大便混在一塊……我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啊,我有好點子了!我先去討伐個很大隻的魔物,然後腳踩在牠頭上,手叉腰再比個YA手勢給他看!至少可以表示我很威猛!不錯!就這麼辦!
 
「喂,你一直在那邊自言自語什麼啊?」我旁邊的陳老兄出聲講。
 
「沒啦,無聊嘛。」我隨便回回。
 
是的,這不能怪我,只能說情形太無聊了。我與三個王宮侍衛隊長一起躲在走廊旁的草叢內,一起穿著全黑的蒙面緊身衣。
 
本來該由岳父大人出馬潛入,不知為啥他說沒空,要我們自己處理,於是我們只好裝備穿一穿,來溫泉區附近埋伏。偏偏現在是正規軍的時間,我們幾人就躲在一邊等候空隙出現……
 
「喂,我說啊。」卡特兄講:「我們不是跟正規軍的講好了嗎?為啥不直接過去?」
 
「不行啦,」曼摩吉恩大叔講:「事前說好由老沃他帶頭,先去跟他們確認,再放我們過去,誰知道老沃他……跟事先講好的不同,惹出問題怎辦?」
 
其他兩人默默點頭,說得也是,畢竟也怕會出亂子嗎……所以別怪我胡思亂想,我已經跟這三人枯坐多時了……我不是有叫他去叫他嗎……奇怪?
 
「……我來了。」
 
聽到岳父大人的聲音從後出現,大夥兒向後看,不約而同蹦出相同台詞說:「看你印堂發黑、兩眼無神,你是撞邪了喔?」
 
「……隨便啦。」
 
黑眼圈超重的岳父大人睜著紅眼,虛弱樣說:「照原定計畫,我先去打招呼,再打暗號過去。」瞧岳父大人這模樣,可能奇拉君的叫人方式太激烈了吧?不管啦,反正作戰開始!
 
依照原定流程,岳父大人先去向大門接待處的警備們打招呼接著看似不經意指了我們,等警備們點個頭他就做個手勢當暗號我們幾人便連忙沿著草叢推進到女湯外圍圍牆
 
此時我超難壓制心中的激動與興奮,雖然我對王女殿下沒太大興趣,算是有勝於無,然而莫西妮啊……沒啥好隱瞞的,我買過她的專輯與寫真集………喔喔喔喔喔喔!我感到熱血在燃燒了啊!Let go 溫泉!
 
………………………………………沃藍得側……………………………………
 
變成艾路的感覺真奇怪,先不說那魔藥多難喝,變身的過程也不太舒服……這裡要佩服一下賽非里昂大人,不知啥時,整個旅館包括艾路掌櫃的艾路都收服完畢了,我一進門就被帶到個小密室,變身後的裝扮也準備妥當喵。
 
不用多久,我就一身掃地工艾路外貌,手拿著拖把與水桶打開溫泉的門……好熱喵,全身毛已很熱了,還要穿衣服,加上這溫泉的熱氣,有夠熱的喵,熱死喵的喵,好想喝木天参啤酒喵。
 
喵喵,時間過那麼久了,她們應該都刷洗完在泡了喵?先過去……不能太明顯,要裝得工作中偶然接近才行。
 
基本上這浴池部分,地板是鋪優克摩木木板,溫泉邊緣則由切削過的大岩圍起—你說這種事無所謂,快交待上上段後的發展喵?喵~我猜一定有人直接往下拉。
 
其實也沒啥喵,就是奇拉君與其他幾個幽靈一同出現,喊著『我好恨喔~這輩子都沒遇過這種好事~我好恨~』白小姐就抱著我暈倒了喵,事情就只有這樣。奇怪喵?當時我心情超遺憾的,怎麼此刻半點感覺都沒有喵?
 
管它的喵,找羅倫安琪拉與莫西妮要緊……找到了,兩個人都挽著頭髮,裸露香肩與上乳,靠在邊緣那泡澡喵,看起來好白喔,線條真柔滑喵,我想到了秋刀魚喵,曲線粉讚的秋刀魚,放到火爐上烤得香噴噴,再灑點胡椒跟檸—
 
「喂~偽裝的~」
 
別隻艾路推我一把,小聲說:「你想得都流口水了喵,拜託你要裝也要裝得像一點喵,事跡敗露我們可承受不起喵。」
 
「喵喵,抱歉,我想秋刀魚想得太入神了。」
 
「秋刀魚好吃喵!灑點柴魚片更讚!」
 
「喵~加沙茶醬也不錯喔~」
 
「不錯喔!我們邊打掃邊講喵!」
 
於是我與牠邊講邊工作,其他艾路也跟過來聊天,喵喵~大家和樂融融工作真愉快~喵喵喵~我是一隻快樂的清潔工艾路喵~
 
「你在那邊裝什麼啦!?」
 
眼鏡內的隱藏耳機傳出這聲怒吼,害我嚇得滑一跤,撞到後腦勺,也多虧這衝擊讓我清醒過來!這魔藥真可怕,差點就讓我身心都變成艾路了!
 
「抱歉,魔藥效果太強了!」我背對她們,偷偷把鏡架上的耳機拉下來說:「那你們準備好沒有?」
 
「早準備好了,雪特!這裡只能看見肩膀上面!」
 
聽來是曼摩吉恩,我回他說:「我想辦法讓她們出浴池,你們要千萬小心與注意!完畢!」我收回耳機,就要出計謀—
 
「那邊的藍色艾路~」羅倫安琪拉她小手攀在大岩平滑處那,朝我—這裡藍色的只有我,肯定沒錯—擔心樣說:「你還好吧?會很痛嗎?」
 
不愧是我的王女殿下,真是溫柔體貼,相對的莫西妮半點反應都沒,哼!
 
「啊……我……好痛喔!」我裝模作樣坐倒,兩掌抱住頭喊:「喵喵!好痛好痛!腫起來了喵!我要死了喵!」
 
「咦—!?真的!?」
 
羅倫安琪拉花容失色,然後就站起來—哈哈!我真聰明!她天性善良,我就知道她會過來看的!
 
我期待的看她起身,接著……………為啥有包浴巾啦啦啦啦————!?
 
就跟大家熟悉的樣子一樣,她鎖骨以下幾公分,到臀部以下幾公分,都給優克摩浴巾給包起來了——————!
 
「為啥有包浴巾啦————!:」
 
我震驚到喊出來,而她微微愣了一下,就說:「那種事不重要,讓我看看傷口。」她把我轉過去,摸摸我撞到的地方—好痛!看來是真的腫脹了,艾路的身體真虛弱……
 
「啊~果然腫一包了~莫西妮妳快來幫忙!妳會用回復魔法對吧?」
 
「好好~這就來特別免費服務~」
 
從我視線看不到她們,然頭頂傳來熱熱的溫暖感受,可想見是莫西妮正在治療我的頭。對不起,莫西妮小姐,某意義來說,妳小姐是比羅倫安琪拉可靠多的。
 
我可不會忘了正事,開口問:「喵喵,多謝小姐恩德。冒昧問個問題,為什麼妳們泡女湯還要圍浴巾喵?」
 
「人家本來不想圍的,」聽聲音是羅倫安琪拉回:「不過旁邊的朋友說,溫泉出來時溫差大,最好要圍個東西才不會感冒。」
 
「喵~原來如此喵~」
 
胡扯!明明就很熱好不好!?到頭來一樣是莫西妮壞我好事!可惡!我要收回前言!莫西妮!妳這個超礙事的壞女人!我恨妳——咦?頭不痛了?
 
「完畢~」
 
伴隨莫西妮這話,頭頂溫熱感與疼痛感都沒了!可喜可賀!我轉身向——要講話的卻突然講不出來,蓋她們兩人離我只有一臂之差!端坐於我前方兩位剛從溫泉出來的爆乳美女,只圍著一條薄浴巾如此接近,近得我看得見她們身上的熱氣、因泡澡所所產生的汗水。
 
現在講有點晚了,艾路的嗅覺是比人強上許多的,所以兩人的香氣或奶味或雌性荷爾蒙啥的,比往常要濃郁數倍有餘,阿阿阿~好香喔~
 
ㄉㄨㄞ~ㄉㄨㄞ~
 
喔~這什麼彈性十足~讓我想起古早某廣告『又輕又柔又香噴噴』之美好觸感,左右夾着我臉頰~以及這醉人心弦之奶香~喔喔喔~真、舒、服!這從我雙腕所傳來之豐盈飽滿又是……
 
糟糕!我竟然情不自禁!把頭塞入羅倫安琪拉的乳溝內,還用手抱住她那對爆乳!莫非,變成艾路後,自制力也下降了嗎!?糟糕糟糕糟糕!任憑我怎樣命令身體,這副艾路身體就是不放手!
 
這下真的死定了!
 
我誠惶誠恐抬起頭來,萬萬沒想到!羅倫安琪拉她只是有點不好意思說:「呀~太突然了啦!想撒嬌嗎~?」不但不生氣,反而還抱着我摸摸頭說:「乖乖~不痛不痛~」喔喔喔喔喔!這更加深入的感覺真是!
 
「阿!妳好詐喔!我也要抱!」
 
什麼!?連後腦也有同樣感覺貼上來了!?而且這後面的渾圓觸感,雖不及前面這豐滿,但可是擠壓得更用力阿!
 
「呀!妳幹什麼啦~不要摸我腰~好癢喔!哈哈哈哈!不要鬧了啦!」
 
「嘻嘻嘻~有什麼關係~讓我撿查看看妳有沒有變胖~喔呵呵呵~」
 
喔喔喔喔!儘管有些喘不過氣,但身為男人,有這等遭遇,夫復何求!兩個爆乳美女一前一後夾著我身體嬉戲,這實在……這實在是……!
 
變成艾路真是太爽了!!咦?我是不是忘了什麼阿?
 
 
 
大約是在沃藍得被兩個爆乳美女前後包夾到過於爽歪歪,因氣血沸驣導致魔藥快速消退,只得趕快落跑之際,優克摩村另一頭的山腰森林處,一頭魔物在那俯瞰整個優克摩村,及週圍夜市所形成之星雲。
 
牠四肢抓牢草地,粗壯如石柱之前腳支撐魁梧上身,深具野狼風貌之臉孔與牠頭頂雙角方向一致面向村荘,好奇的打量那遠方景象。
 
寬及長的尾巴搖擺,牠張望四周觀察,藉由一些跡象與殘留氣味,牠得知從前有不少同類就是循這條路線來到這裡。現在,輪到牠了。就某個意義來說,牠不盡然是依已身意識所來。
 
本來牠居住在靈峰一帶,幾天前不知道什麼東西,揮發一種類似雌性荷爾蒙以及丸鳥肉香味,逐步將牠引誘到過來;牠當然分得出真假,單純居於好奇心,想看看是誰玩的把戲。
 
害怕?牠有什麼理由好害怕的呢?
 
真令牠必須提防的是,牠察覺有另一隻同類剛經過此地。是敵是友,還不清楚,但是這同類的氣味又有些微不同,究竟是怎麼回事?
 
算了,下去看看就知道。
 
牠心中做決定,抬起頭來見到銀色滿月,受本能驅使,牠仰天長嘯。
 
「坳嗚—————————————!」
 
 
 
約四鐘頭後,幾名滿頭大汗的樵夫,面容無比驚恐衝入優克摩村長室,向村長述說他們聽見了什麼。
 
 
 
 
 
 
 
 
 
 
 
 
下回預告:「艾路用完換透明藥下!」
 
作者的話:「大家夜安阿~現在這時間點,除了是暑假末期外,距離大家心牽夢繞的MH4,終於剩不到二十天就要粉墨上場了。
 
是否會像2G一樣,締造MH的盛世,成為國民傑作?
 
是否會像3代一樣,被喊成是叛變作,雷聲大雨點小?
 
是否會像3P一樣,出片時一片難求,狂賣幾百萬片?
 
是否會像3G一樣,受制於主機情節,打不開一片天?
 
另外大家也知道……
 
中國那邊製造的怪物獵人即將測試,會是傑作或糞作?
 
經老卡決定,MHFO的再度來台,是否能夠順利?
 
看來獵人界尚有許多風風雨雨,等着興風作浪呢?
 
回到本文上,花費時間比我預期的久得多,或許我還沒完全將引擎轉到這邊來吧?下回發文,可能我手邊就已經有片熱呼呼的片呢~希望啦。
 
長久以來關注本文的朋友,或許會注意到,某個埋藏多年的伏筆就要浮現,並攸關喬伊等新世代的故事。
 
我算是MH2世代入門的,期望能看見下個黃金時期。
 
那麼,大家下次見啦。
 
阿,對了,為了方便讀者,這幾天來,我也把至今的發展與章節流程再次修改整理,不論新舊讀者,不妨比對看看。
 

最後再提一聲,我今天才知道MHF版居然死而復生暸,嚇屎我了。」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