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三麗鷗聯名特設

日版MHXR 三周年特設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四十一回―巴爾瓦爾商隊,抵達!

向下

第一百四十一回―巴爾瓦爾商隊,抵達!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01, 20:22

披著星空,有隻由波波所拉的商隊,循著大道往優克摩村慢慢接近。這隻商隊的設計滿溢龍人族的巧思,光看那可愛的外表,絕難想像每個貨櫃都具備變型機能,能快速展開、變成各種設施。
 
人們更難想像,這一排貨櫃屋是經過千年以上,重複維修再生的。如果不是知道的人就更難想像,這隻商隊,在獵人歷史上有何等重大地位。
 
嚴格說來,這隻商隊並沒有名字,只是在由眾多商隊結合而成的移動市街『巴爾瓦爾』中具備領袖級影響力,故人們都稱牠為『巴爾瓦爾旅團』。
 
「就快要到了。」
 
貨櫃屋最後一排,一位中年壯漢走出門,手扶欄杆向屋頂上的人喊:「比預定時間還要早,真是太好了啊。」
 
中年壯漢面容粗野,白鬍自下巴兩邊連結至白髮,身穿短袖白上衣披紅色背心與黑色長褲,頭戴圓頂帽,戴領帶,深具拓荒牛仔氣質,他正是該商隊團長,外號巴爾團長。
 
他所喊的人,坐在屋頂上,身體讓漆黑披風所覆蓋;臉孔還算年輕,五官清秀,銀色長髮隨風飄揚,他兩眼直盯優克摩村方向,僅僅回了一聲『嗯』來回應巴爾團長。
 
巴爾團長聳聳肩,無奈的說:「要是能找到些你想要的情報就好了。」
 
「嗯。」他回得冷淡,語氣卻藏了些期待。
 
 
 
優克摩村內的工會集會所一片爭吵,小小的木屋內,村中有頭有臉的幾名代表圍著木桌,面紅耳赤爭論著;他們的憤怒,有一部分來自於深夜睡得正熟,卻在半夜被挖起來參加緊集會議。
 
「我主張立刻發表撤離宣告!」號稱優克摩村守門人的壯漢敲桌說:「要是等出事就太遲了!馬上讓民眾去避難!」
 
「喂!等一下!」雜貨……商店大媽臉頰漲紅講:「你們太大驚小怪了!只是幾個人聽到吼聲而已!說不定只是聽錯!宴會現在才開始,貿然停辦會損失多少你們知道嗎!?」
 
「喵喵!說得沒錯喵!」溫泉掌櫃艾路猛搖扇說:「他喵的旅館才準備要賺錢耶!沒了這次要等何時!?還是叫小夥子去調查清楚喵!」
 
「ㄟ~不好意思~」駐村獵人,喬伊滿頭大汗舉手說「你、你說的小夥子,難、難不成是指我嗎?」
 
「除了你還有誰啊——!?」以上等人一同回應,害喬伊頓時想屎遁。
 
「大家且慢,」鍛治屋的龍人長老,眼光瞄向眾人講:「假如真的是牠,那怕是最弱的個體,憑喬伊現在實力,無非去送死。真走到這一步,倒不如遷村算了。」
 
大夥兒紛紛看向喬伊,紛紛點頭表示贊同。喬伊固然鬆了一口氣,心裡卻有股不爽快在作怪。
 
「那怎麼辦……有了喵!」農場長艾路跳起來說:「大人物們不是帶了很多士兵來嗎!請他們去解決掉不就得喵了!」
 
「不可以小看大型魔物,」工會的龍人大老吸口煙說:「過去,整支軍隊被單一魔物全滅之事並不稀奇。我們正在談的牠,也有這等力量……還是向大型工會申請委託,請上位獵人來處理。」
 
溫泉掌櫃艾路的扇子敲桌敲得快壞掉喊:「就這麼辦!瞞著他們暗中處理喵!」
 
「那要什麼時候!?」優克摩村吼守門人猛搥桌:「三天?一週?○你老師的!平常就算了!現在有多少大人物在村內!?萬一出事,咱們都得砍頭!」
 
「他喵的!」溫泉掌櫃艾路的扇子隆重掛點,牠跳上桌喊:「反正那些大人物有親衛隊會保護!不會有事的喵!」
 
「你不能那麼說……請大家冷靜坐好。」優克摩村長大姊總算發言,手扶額頭說:「唉……我真懷念以前,到處是老練獵人的時代。各位,為了讓優克摩村能永續經營,我們必須避免最糟情形發生。」
 
聽村長那麼說,在場人大概都曉得她決定要幹嘛了,就等她下指—
 
「哈哈哈!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
 
突如其來的外人聲,嚇了眾人一跳,他們連忙望向聲音方向,只見巴爾團長連同黑衣人一同邁入集會所之中。優克摩村各代表,或多或少都認識巴爾團長,喬伊除外。
 
「啊啊~巴爾團長,你們已經抵達了?」優克摩村長率先致意,巴爾團長走近她,行個脫帽禮,笑容爽朗說:「好久不見了,妳還是一樣漂亮……客套話就免了,我已在外頭聽到你們談話,你們放心!來!我跟你們介紹本團獵人!」
 
巴爾團長移個位置,讓喬伊與其他人,一致注意到他身後之人;他身纏漆黑披風,領口高得遮住半邊臉。單看髮型與眼睛,喬伊分辦不出他是男是女,他能確定的僅是,當對方與他四目相對之時,他感應到難已形容之冷酷,以及某種執念。
 
「這傢伙感覺好—」『討厭』兩字還沒出口,喬伊的話就被別人打斷,集會所又是一陣騷動—
 
「我聽過!他就是最近聞名的黑暗新星吼!」
 
「喵喵!聽說他只穿一條內褲就跟豪山龍對幹!」
 
「他就是那個即時救了巴爾瓦爾的英雄!」
 
在場眾人你一言我一詞提出那黑衣人事蹟,喬伊一面消化這些資訊,一面心想,為何這個人,面對外界這般褒揚,卻無動於衷?就像他的黑色披風遮蓋住身體般,他的心靈也被什麼所遮蓋?
 
「謝謝大家!謝謝!」巴爾團長揮揮手,請大家安靜下來再說:「你們聽說的事情有點誇大,但是!如果是牠的話,本團獵人肯定應付得來!」
 
「喔喔喔喔喔喔!太感謝了!」優克摩村各代表一律朝黑衣獵人投以閃亮亮眼神,宛如在看救世主。
 
優克摩村長拿手帕擦汗,感激表情就差沒掉下兩行清淚講:「巴爾瓦爾旅團來得真是即時雨啊……我還想該怎麼辦呢……時間不早了,旅途遙遠,請你們還是先去休息吧。」
 
「說得也是,好!」巴爾團長拍胸膛保證說:「今晚就先讓我家團員休息,明天就請本團獵人上山調查!」
 
在他強而有力保證下,集會所的負面情緒一哄而散,取而代之的是大夥猛喊『萬歲!萬歲!』,喬伊雖然跟著喊,心中的不爽快倒是升級成了不滿:(優克摩村的獵人明明是我,為什麼大家這麼期待這討人厭傢伙?)
 
喬伊試著用眼神施壓,無奈對方完全不理,只是把套著黑色手甲的手從披風伸出,拉拉巴爾團長的褲子。
 
「喔,抱歉,」巴爾團長想起了什麼,手伸入背心中,將一張人物畫舉給大家看說:「請問,你們有關於這個人的消息嗎?一點蛛絲馬跡也沒關係。」
 
喬伊此時注意到,唯有這時,黑衣獵人才有反應,就像是飢餓的蜘蛛察覺到網子有所振動,表現出了一些期待。可惜的是,大家都搖搖頭說不知道,黑衣獵人的期待之情有如蜘蛛發現只是樹葉,只得靜悄悄回蛛網中心等候。
 
喬伊他自己,其實是有印象的,畫上的銀髮男子,很小很小的時候,似乎曾經見過?好像與老爹是夥伴還啥的?基於這個他自己都不確定,說出來也沒用,再加上一丁點報復心理,喬伊決定閉口不語。
 
見這結果,巴爾團長嘆一聲收回畫,面朝優克摩村長說:「謝謝大家配合,那麼大姊,剛才的事情,我還是去跟大人物說一聲——妳別擔心,我跟某大人是舊識,他會聽我說的。」
 
「那就有勞您了,希望能平安落幕。」
 
「那就說定了,我這就去見他……那邊那個獵人小子!」
 
「啥?」喬伊瞪大眼指著自己,其他人也一致看他,沒料到這發展,害他吞吞吐吐說:「叫……叫我嗎?」
 
「當然,」巴爾團長笑得豪氣說:「你身上的獵人氣質,我看一眼就知道了!跟我去見見大人物吧!」
 
 
 
和室中,賽非里昂孤坐一室,對著桌上的文件堆傷腦筋。若文件上的情報屬實,那可不得了,他得要更多、更精確的情報才行,偏偏有這些消息的情報販子不要錢,而要那種東西,這可不是能堂而皇之去要的……沃藍得他們,拜託要進行得順利些喔!
 
「小賽~方便進去嗎?」
 
唉,太快了吧?賽非里昂抓抓頭,把文件疊好放到桌下才說:「請進。」
 
他一說完,巴爾團長就拉開拉門,提著一罐酒帶著喬伊與黑衣獵人進來。
 
「來,向丞相大人問好!」
 
巴爾團長一聲令下,黑衣獵人向賽非里昂輕輕鞠躬,喬伊則舌頭卡住,口齒不清說:「寧靈靈靈好!偶偶偶偶教作橋伊·坯激發失!」
 
賽非里昂點個油頭,請三人坐下。巴爾團長坐到他對面,把酒放到他前面說:「你要的酒我帶來了,要馬上喝嗎?」
 
「不用,」賽非里昂皺眉說:「請不要叫我小賽行不行?」
 
「哈哈哈哈!有何關係,我們可是一起騎機車摔到田裡的關係!」
 
「正確說來,是那時我飆車衝過你身邊,你的帽子剛好被後照鏡勾到,接著你也騎車來追我,最後我們就掉進田裡了。」
 
「哈哈哈哈,真令人懷念!敘舊就先這樣吧,我有兩件事,首先……」
 
巴爾團長後面,喬伊看著他向賽非里昂說明完優克摩村所遇危機,接著聽他說:「再來是,向你介紹我團裡的獵人!」
 
他轉個身讓賽非里昂能看見黑衣獵人全身,然後介紹說:「她叫作凱特琳·列奧尼斯!怎樣?是不是看起來就很可靠啊?」
 
賽非里昂的視線投向黑衣獵人,打量一會說:「確實是,這年頭的獵人,很少有這種氣慨了,你找到了一個好獵人,恭喜。」
 
(喔~他叫作凱特琳喔?聽起來好像女性的名字。)喬伊藉眼光觀察他,兩方距離伸手可及,對方卻半點想打交道的意思都沒有。(算了,繼續聽他們講。)
 
「差點忘了有件事要請教你,」巴爾團長又拿出那張畫說:「本團獵人想知道此人下落,你曉得嗎?」
 
(又出現了……)喬伊又看見黑衣獵人露出些許期待,接著他把注意力放回賽非里昂身上,瞧他摸摸鬍子說:「這個男人的話,二十年前倒是有幾面之緣。」
 
(有反應了!)喬伊心中驚呼,蓋黑衣獵人何止是期待,眼睛整個就睜大了!
 
「很遺憾,他的下落,這我就沒聽說過了。」
 
(又有反應了!)喬伊再次心中驚呼,蓋黑衣獵人睜大的眼睛瞬間縮水,反差超級大!
 
「不過呢,」賽非里昂語有保留說:「就在這旅館內,有個人比我更有機會得知……喬伊小弟。」
 
「啥?有!」這回他沒餘興看別人反應,跳起來就喊:「有事情請吩咐!」
 
「麻煩你帶他去見那個人,順便告知他今晚的事。」
 
「是!就交給小弟辦吧!」喬伊來個敬禮,立刻出房門,黑衣獵人隨即跟上,和房內逐剩賽非里昂與巴爾團長兩人。
 
「咳咳,」賽非里昂咳幾聲,神色嚴肅說:「我說啊,你能詳細敘述,為何雇用他的嗎?」
 
「我還怕你沒問,聽好囉。」巴爾團長端出正經表情說:「相信你早就知道,新聞也有報過,幾年前……五年吧?大沙漠上,那時我與團員們坐在連絡船上,回去巴爾瓦爾,沒想到卻在那時,遇見了豪山龍!
 
那時一堆人都嚇壞了,我趕快登上甲板,一方面想說要保護船,一方面想說要通知巴爾瓦爾。問題是,光我一人實在無法同時做那些事,就想說要完蛋了之時,她出現了。
 
沒有穿裝備,只披著黑披風,見到豪山龍卻毫無懼色。我邊指示她使用船上的迎擊設施,邊自己著手準備警示煙砲。然後船體受到撞擊,我重要的帽子飛到豪山龍背上,我著急的請她拿回來,接著……
 
她跳上豪山龍之姿態,猶如飛龍展翅般美麗、強健,充滿莊嚴。
 
我當下就感覺到了,就是她了!她就是我尋找已久的獵人!我要定了!事情結束之後,我立馬就邀請她加入!大概就這樣!」
 
「好吧,來龍去脈我大致清楚了。」賽非里昂皺眉說:「可我問的不是這個,我是問為何雇用他。難道你看不出來?他很危險,不管是對自己或別人。」
 
「不愧是小賽,有識人之明,轉眼間就看出她為了目的,可視生命為無物。」
 
「尤其糟的是,他那雙眼神,是屬於復仇者的。」
 
 
 
累死了~~~~~~!沃藍得躺在自屋內成大字型,魔藥的副作用還令他全身陣陣抽痛,在秘密會議前,他是不想起身了——好啦,某話兒是站得很兇猛啦。
 
「岳父大人~丞相大人叫我帶人來找你~」
 
(這聲音是喬伊吧?賽非里昂又在搞啥花樣啊?算了啦……)沃藍得抓抓屁股,隨口應聲:「好啦,要進來就快點。」
 
「那我們進去了喔。」
 
門打開十秒,沃藍得心頭頓時一震,跟喬伊來的黑衣獵人,他黑漆漆的裝扮,銀色長髮,白色肌膚,這些特徵無一不令他想起某個舊友,尤其這股拒他人於千里之外的險惡氣息……
 
「……好像。」
 
「啥?岳父大人你說啥?」
 
「不,沒什麼。」沃藍得調整姿勢與心情坐好,朝兩人說:「那,丞相大人要幹什麼?是你後面那位?」
 
「ㄟ……其實我也只是猜丞相大人,指的是岳父大人……嗚!」
 
黑衣獵人推開喬伊,於沃藍得面前坐下,開口說—聲音出乎喬伊意外的尖細—說:「有件事要請教你。」他自披風拿出人物畫問:「你,知道這個人的去處嗎?」
 
沃藍得又一次心頭緊縮,他知道這人是誰,問題是,為何這年輕人會想找他?他謹慎衡量眼前這年輕人模樣,很快便想起某件往事。
 
(有可能嗎?)沃藍得試探性問:「這人與你有何關係?為何要尋找他?」
 
黑衣獵人回:「這與你無關,請回答我的問題;你,知道這個人的去處嗎?」
 
即使他迴避問題,沃藍得依然能看見,那雙眼睛所含有的火燄,就與那時所看見的極為類似。(假如真的是……)
 
心中下決定,沃藍得認真樣說:「年輕人,我現在想不起來……留下你的名字,我想起來再告訴你。」
 
黑衣獵人沉默不語,久久才開口說:「凱特琳·列奧尼斯。」
 
「恩,我記住了,年輕人,你們先下去讓我好好想想吧。」
 
「……不,我就在這,等候你的回答。」黑衣獵人態度很差的起身,坐到角落那等待。喬伊看那邊又看那邊,心想照順序好了,便向沃藍得說;「岳父大人,丞相大人另有要事要通知你。」
 
喬伊簡單將緊急會議的經過、結果講給沃藍得聽。聽完來由,沃藍得眉頭深鎖,咬着下唇深思,見這反應,喬伊擔心兼期許的問:「我講個假設喔~只是假設!假如牠真出現,岳父大人會出馬解決吧?」
 
「這倒不行,」無情粉碎喬伊希望,沃藍得斷然說:「我已不是獵人了,這麼做是違反規定的。就算是緊急時刻,我們也一定是優先保護王女一行離開。在你眼前的,如今是王宮侍衛隊的一員。」
 
「怎……怎麼這樣?」要是沃藍得不願出馬,那迎戰牠的,不就非自己莫屬了嗎?想到這點,喬伊不由得打了個冷颤,想試圖多坳一些,又開不了口。
 
「沒路用。」
 
「什麼?剛才是誰說的?」喬伊東張西望。
 
「是我,你這廢材。」黑衣獵人,既凱特琳,看喬伊像在看廚餘說:「這點勇氣都拿不出來,看了就礙眼。你不配當獵人,快夾起尾巴回去喝媽媽的奶吧。」
 
「啥———!?你渾蛋有膽再說一次!?」喬伊憤而站起,在他二十年人生中,這種話不是沒聽過,但被這種來路不明的傢伙講出來,他氣得頭上冒蒸氣,衝過去一把就去揪住對方領口吼:「快給我道歉!」
 
凱特琳不見一點動搖,口吻冰冷說:「我有講錯嗎?你一看就是溫室裡的花朵,嬌生慣養又毫無目標。趁你還沒變成達人骷髏頭前,快退出獵人業吧。阿,失禮了,你不是變成達人骷髏頭,而是棒狀骨。」
 
「你你你你!」喬伊頭上蒸氣再多五成,本就紅色的臉頰,鼓得像烤箱般鮮紅。
 
「你們兩個都住手,」沃藍得出言制止講:「不要在我面前演青春連續劇,你們不害躁,我可是會害躁。」
 
「……哼!」
 
「……嘖。」
 
兩人分開,互相撇過頭去不看對方。
 
(唉呦?有意思喔?)這景象讓沃藍得有種奇異感受,聯想到過去,他與某個人的互動—(就嘗試看看吧!)
 
「你們兩個,且聽我說。」沃藍得端出長輩架勢,手指喬伊說:「喬伊,不管你願不願意,守衛優克摩村的重責大任就在你肩頭上,再說,你還想討好我,沒錯吧?」
 
「……是、是的。」喬伊萬般苦澀回答。
 
「至於你,」沃藍得手移向凱特琳說:「你的團長已指示你要從這場危機中保衛優克摩村了,況且,你想從我口中得到情報,對吼?」
 
「……」凱特琳輕輕點了個頭。
 
「ok!」沃藍得拍個手掌說:「那你們此刻,有共同目的在!所以,我要求你們就從此刻起,攜手互助!聯手幫優克摩村渡過難關!」
 
「「…………………抗議!!」」
 
兩人同時站起,指着對方喊—「誰要跟這種汙七媽黑的傢伙握手啦!?你剛才不是才說不要看青春連續劇嗎!?」「要跟這根棒狀骨聯手!?我寧可帶隻等級一的炸彈艾路!」
 
「不管你們意願怎樣,」沃藍得笑笑的轉過身,背對他們說:「這就是我的條件,要不要隨你們。」
 
心裡百般不情願,可一想到可愛的蜜雅,喬伊握緊雙拳,超級忍辱負重的說:「……好!岳父大人!我們說好了喔!(轉頭)喂!你—!?」他視線移向凱特琳,竟看見他把手伸向背後輕弩—
 
「不要輕舉妄動,年輕人。」沃藍得不回頭,口氣輕淡,字句間卻顯示強大壓力說:「你或許那天會比我強,但絕對不是今天,你還差得遠呢。」
 
「……我接受。」凱特琳咬下唇的收回手,瞪向沃藍得說:「請你要遵守約定,務必。」
 
 
 
等兩人都走出旅館,沃藍得靠在窗邊,凝望着他們兩人併肩走下階梯模樣;那個人,居然想動用武力來逼供?他拿出手機撥打號碼,沒多久,那一頭響起:「又突然想起我了?這次是怎麼回事?」
 
「哈哈,稍早前有年輕人想對我動粗呢?」
 
「對你動粗?他不知道這星球上,位階最高的修者剰下那些人嗎?」
 
「別調侃我了,薇薇,我想請妳找個資料,就是……當年我第一次出工會守衛任務時的案件。」
 
「那麼久的資料,我可不保證還在。」
 
「我只要幾個名字,請妳查查看,下次我帶摩卡蜂蜜蛋糕給妳。」
 
「算你識相,稍待片刻。」
 
不出幾分,沃藍得就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苦笑說:「果然啊……多謝,下週我就寄給妳。」掛掉手機,他再看窗外底下兩人,已下階梯,走在村中道路上,互相偏頭避免視線交會。
 
「唉……」沃藍得視線投注到凱特琳他那孤高背影,搖搖頭嘆氣說:「臭阿迪仔,你可是留下了筆爛帳讓我來處理啊?」
 
 
 
 
 
 
 
 
 
 
 
 
 
 
 
下回預告:「本回看來很正經,下回又要充滿乳奶臀了喔!?」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啊!不管上次多淒慘,本作者可是沒那麼容易就氣餒的啊!再過十回就又是個里程碑了耶!
 
啥?你說作者拿到片沒有?!呵呵呵……請看!!
 
作者約在上週四晚上入手,用1980的價格得到了巴爾瓦爾狩獵許可證!另一方面,作者也在別的地方上班去了(現在好意思說了,本作者當了四個月多的失業人士),不管現實或遊戲中,都是一番新氣象阿!!
 
理所當然的,本文也要進入4代了……當年說過3代出了可能還沒結局,現在4代都出了……想想真可怕。
 
本回中的凱特琳,她的目的自然會隨後揭曉,按奈不住的朋友,請循老沃的話當線索,回頭去翻舊章喔!
 
再說聲,4代能夠網連,而我家有無線,也就是說,我這次不用出門也能去打團戰了阿阿阿阿阿!請大家記住,本作者的名稱是LIJ喔喔喔喔喔!
 
最後,Let go 新的狩獵生活!!」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9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