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一百四十二回―攻頂作戰急加速!

向下

第一百四十二回―攻頂作戰急加速!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04, 21:37

「大家,很遺憾。」
 
暗房中,五個男人圍着矮桌坐着,其中沃藍得位於主位,十指交叉擺出某司令招牌姿勢說:「上次進行的艾路變身作戰,以失敗收場。賽非里昂要我們加緊……你們怎麼一臉不爽的樣子?」
 
「……」
 
曼摩吉恩、陳弩破、卡特、喬伊四人坐兩邊,不發一語,含着羨慕忌妒恨的四對凶惡眼光集中於桌上幾張照片—主要是兩個穿浴袍的爆乳美女,用兩對爆乳前後夾攻某隻藍色艾路。
 
等到照片快要被眼光給燒起來,四個人才異口同聲說:「沒有啦,只是很想把坐在這裡的某個人,大卸八塊後再拿去餵藍跳跳吃。」
 
「你們很乾脆的說出犯罪動機耶?算了,我也懶得追究。」沃藍得鬆開十指,一手撐桌,一手挖耳朵,還把挖出來的耳屎呼口氣吹走。
 
「喂,我說老沃,你怎幹勁全失的樣子?」曼摩吉恩疑惑問道。
 
「嘖,」沃藍得手扶臉頰,一臉嫌惡說:「沒多久前我還在思考命運問題,如今我卻在主持偷拍會議?我覺得我們真是低級到了極點。」
 
「……」
 
暗室內,難堪又尷尬之氣氛攏罩全場,個個低着頭冒三條線,久而久之,才由陳弩破勉為其難說:「……說到底,我們都是被逼的,並非出於自願。所以,壞蛋是那個紅色小鬍子,我們也是受害者,這樣說大家能接受嗎?」
 
大家點點頭表示同意,畢竟事情一樣得辦—「等一下,」沃藍得舉手說:「有件事,我想你們必須知道。」他將事情告知在場人,果不其然,侍衛隊長們大為緊張,分別說—
 
「那還幹什麼偷窺啊!?我們快點上山解決才對吧!?」卡特言。
 
「事情嚴重,應該報告上級,讓王女們離開!」陳弩破言。
 
「真的假的!?那我們得快去拍照……你們別用看髒東西的眼神看我好不好!?」曼摩吉恩言。
 
「賽非里昂大人已有交待,」沃藍得一本正經說:「明早喬伊會上山堪察,若屬實,便會由工會發出正式委託,後天出發狩獵,到時我們再依結果決定後續。重點是,考量最壞結果,只剩兩天時間,故我們要在這兩天內達成目標!」
 
「兩天……?!」
 
三人自然曉得這含意,紛紛眉頭深鎖,大為煩惱,沃藍得見了也只能嘆息說:「今天晚上準備熬夜,我們要趕工了。」「喔喔喔喔喔~!」四人有氣無力的回應,爆乳什麼的已被拋至腦後,腦細胞全力運作來想計謀。
 
 
 
五個男人大傷腦筋之際,另一人也正在苦思。那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女主角羅倫安琪拉,她自己一人躺在棉被內,露出半邊臉。先不提平常睡慣大床的她,睡在地板上有多不適應,總之她那金色捲捲頭下的少女腦袋,反覆思考問題中。
 
(沃藍得最近是怎麼了?)她迷惑眼神直視天花板想:「這幾天來看他心神不寧、心不在焉的,老是低頭看錶,不然就莫名其妙唉聲嘆氣,有時還是看著我嘆的,他是怎麼了呢?
 
難得有機會來泡溫泉,想說要一口氣拉近距離的說……怎知他心不在我身上,就顧著找那幾個男人瞎混,他們何時這麼要好的?枉費我特地開乳溝給他看,之前他都會很高興的說……
 
難道他對人家的胸部沒興趣了嗎?上次在遊艇上,我說不定太強調胸部了?那這次要給他看臀部嗎(摸摸自己的屁屁)? 或著大腿(摸摸自己的腿)?還是……」
 
她臉頰泛上紅暈,將棉被拉過頭,藏住臉想:「再怎麼說,這也太過火了……至少現在的我辦不倒……啊啊~他到底怎麼了嘛!?為什麼都不理我!?該不會……該不會……他已經厭倦我了!?」
 
棉被內她抱頭轉身想:「在一起也有七八年了,沒發生過什麼浪漫情節,他就在這日復一日的日常中,習慣我的存在?人家是也有覺得,他好像不把我當成女人看待……嗚嗚!怎麼辦!?
 
記得媽咪說過,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一旦他認為從妳身上找不到樂子,感情很快就會冷卻,所以要時時給他甜頭、新鮮感,要不然有天他就會……有外遇!」
 
羅倫安琪拉嚇得掀棉被,再用力抱緊它猛搖頭想:「不不不不可能!我們天天都粘在一起,他怎可能有時間去找別的女人!?況且對象呢?除了我之外,他身邊有別的女人嗎?嗯~鶴靈、莫西妮……嗯~嗯~」
 
她的思考卡住了,蓋她認識現今的沃藍得,卻不認識過去的沃藍得!換句話說,以前他與多少女人有過瓜葛,她無法完全得知!而從他說過的故事中,稱得上有不錯交情的美女就有好幾人!
 
與她同樣是下任女王候補的赫斯提亞也在其中,尤其是那個叫薩伊美的,沃藍得每次一提到她就一副陶醉模樣,叫她看了就惱怒!至於莫西妮的師父,拜麗亞,他是親口說過,當時是有意主動追求她的!不管那一個,要是一出現,都是強而有力的情敵!
 
重點是,沃藍得的故事尚未講完,那天又會蹦出新的名字,她小姐還不知道呢!
 
「啊啊啊啊啊~怎麼辦啦!?」想到的直接講出嘴,她抱著棉被滾來滾去講:「要是人家早生個十幾二十年就好了!啊啊啊啊啊!好想去掐著他的脖子要他把遇過的所有女人都供出來!」
 
她想著,他還在現役時,她只是個不懂事的小蘿莉。兩人的年紀相差三十五歲,就兩百年的生命週期而言,這差距尚能接受,況且沃藍得是高階修者,沒意外的話,壽命會比一般人長上許多。
 
世界上有眾多修行者,特別是S階層的,過了千年依然維持年輕面貌。羅倫安琪拉想,依據這現象,說不定自己反而會比沃藍得早死呢……不過那想太遠了,三十五年的差距仍讓她感到難以跨越。
 
(唉……有腳步聲!)
 
羅倫安琪拉立刻蓋棉被裝成熟睡,從間隙偷看。刷的一聲,白鶴靈垂頭喪氣的出現,看她這表情,敢情是又夜襲失敗;羅倫安琪拉實在想不透,這位朋友為何百般要誘惑沃藍得?看他驚'慌失措的模樣有哪麼好玩嗎?話說莫西妮又上那去了……算了,這位沒啥好擔心的。
 
(今天也不在……)羅倫安琪拉算算,來這連續三夜,沃藍得都不在房裡,那他究竟……(好想問……不過媽咪說,如無明顯徵兆,女人對男人的隱私最好別過問,對男人來說,這代表信任與尊重。)
 
白鶴靈鋪好棉被,躺到她附近睡覺,而她翻過身避免和她面對面,心中思量:「明天有攝影會,到時一定要邀沃藍得來共浴,公務的話,我不會不好意思,他也不會拒絕吧?嗯,就這樣!」
 
至少要進展到接吻的階梯,有這等目標的羅倫安琪拉決定了明天行動。
 
 
 
明日早晨,優克摩村宛如沒受任何威脅一般,照樣保持熱鬧又嬉笑之慶典氣氛。本日活動重點,乃是於溫泉混浴區那舉行的攝影會。為拍攝廣告影片與製作宣傳本的照片,首先讓專業人士來進行封閉式攝影,然後再依記者、一般民眾的順序來公開攝影。
 
儘管離公開時間尚早,旅館外圍早已圍滿厚厚人牆,個個拿著或背著照相機,饑渴的瞪著由守衛隊所拉起之防衛線,恨不得直接輾過過去。
 
旅館之內,自己房那,沃藍得把望遠鏡伸出窗戶,向下看人群,忍不住講:「哇喔~還可真多人~想想也對,想想今天陣容,沒這人潮才奇怪吧?」
 
「老沃!」沃藍得的老朋友,知名記者的邦·魏里斯打開門,滿面淫笑說:「你要的人我帶來了!」「真的?讓我看看先。」他放下望遠鏡,不太抱期望的坐到矮桌那說:「請他進來。」
 
「噹噹噹~」邦擺個奇怪姿勢淫接,隨即一位看來帥氣有足的壯年紳士進門,然而沃藍得一看就明白此乃等級極高的變態!三秒就決定要叫他變態導演!
 
邦介紹曰:「這位就是情色MV界炙手可熱的名導演,不管防守多堅固的女星,只要十分鐘就能讓她脫光光!要勝任這次任務非他莫屬!他叫做—」
 
「就叫變態導演就好了啦。」沃藍得言。
 
「老沃你厲害喔!早就知道人家的外號了!喂!變態導演!一切就交給你了!」
 
「吸吸吸吸吸吸~」變態導演笑容超猥褻講:「就交給我吧!只要遇到我,沒有女人不會脫的!吸吸吸吸吸吸吸~!能脫光王女,這機會千載難逢啊!吸吸吸吸吸吸~」
 
「事成之後,我可以逮捕他嗎?」「老沃你請便。」
 
透明魔藥能讓人看不見,手上拿的東西卻沒法,是故必須等女人們的注意力放在別方面時,她們才不會察覺到有個小東西四周飄來飄去。
 
幸好這天有攝影會,就算不去洗澡,女士們也會統一到溫泉等拍照。沃藍得借力使力,找來了個脫褲魔導演來說服她們脫衣解帶,他自己則在一邊等候,趁她們關注攝影機鏡頭時,憑透明魔藥的威力來拍照片。
 
(希望一切順利!)
 
沃藍得在溫泉更衣室門外守候,其他的侍衛隊長都在防衛線那,裡面的女人換衣中;根據標準流程,她們皆會先著泳衣,再罩上浴巾,接著由他護衛到溫泉區,再由變態導演指示她們拍幾張團體照,然後才是重頭戲!
 
(話說回來……)
 
他耳朵移近門,隱約可聽見裡面動靜;就在這扇門後,有七個爆乳美女更衣中……只要是男人都夢寐以求的光景,就在這後面!要不是受限於活動空間小,怕穿幫,應該喝透明魔藥混進去就好了。
 
(躲更衣室一法就留給小人魔藥……喔!)
 
沃藍得連忙站好,差兩秒門打開,先包著浴巾出來的,乃是茶色捲捲頭的嬌蠻王女,安潔拉殿下。根據質量大物體越有引力之定律,他的目光無可避免被吸至她的偉大半球。當然,她開門的那一瞬間,爆乳搖晃之美景,他可是好好的收入眼廉了!
 
見他反應,安潔拉揚起鋏狀眉毛,滿意樣的叉腰微笑;要是換成其他女人,沃藍得可就免不了一陣調侃或拳打腳踢了。
 
女士們陸續出來,要不了多久,沃藍得便帶着一列穿浴巾的爆乳美女們走,只要斜個眼,就可輕易得知啥叫乳波臀浪—照理說這情況會叫男人們爽歪歪,不過沃藍得可沒這心情,一方面是他憂心待會作戰能否順利?另一方面……
 
他低頭看錶,擔心想:「喬伊們出發也過些時辰了……現在還沒回報……山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把時間調回去一些,約是早上七點,裝備整齊的波洛斯系列(土沙龍裝)與烏魯克雪板槍(白兔銃槍),喬伊一人在集會所浴場作著暖身操,滿肚子牢騷想著要在這次行動中讓凱特琳刮目相看。
 
(狗眼看人低的傢伙……給我等着!等會就讓你見識我的厲害!)
 
喬伊拳頭握得死緊,像是要揍到人家臉上,至於他腳邊的隨行艾路亞薩,一身白兔喵裝行頭,與祂的主人截然不同,興奮滿分的揮著烏魯克貓杖喊:「不知道會帶怎樣的隨行艾路來喵!好期待喵!」
 
「嘖,鐵定也是個惹人厭的傢伙!」
 
這句話說對了一半,一半不對。
 
「那邊的新人小鬼,你聽好!」身穿轟喵裝配轟喵鎚的白色艾路,雙貓手叉腰站在桌面上,宛如師長對眼前跪坐的喬伊與亞薩訓話說:「念在你們資歷尚淺、經驗不足,斷然會有種種失誤之處!但沒關係!今日一同出征,你們要把握機會好好學習喵!」
 
長眼睛以來,第一次遇見態度這麼驕傲的艾路!如此想的喬伊,斜眼瞄向亞薩,看牠貓眼閃閃發光,亮晶晶兼晶亮亮,他回想稍早前亞薩一瞧到那隻艾路,便激動喊:「看你這犀利眼神、凜然神情,難……難不成!你就是傳說中的筆頭隨行艾路!?」接著那艾路就講:「喵喵!算你有眼光!沒錯!本喵就是筆頭隨行艾路,由美是也!」
 
從前,喬伊曾聽父親說過,由數多商隊結合而成,形成一巨大移動市街的巴爾瓦爾市街,他們的工會因應特別情形,而有別於一般工會的制度。這些獨特制度當中,比較為人所知的,便是所謂的『筆頭獵人』。
 
接受不公開給普通獵人的特殊任務,知識及技術都受到工會認可,地位高於其他獵人,那就是『筆頭獵人』。性質上與工會騎士相當類似,但巴爾瓦爾本身是否有工會騎士?有的話,又與筆頭獵人有何關連?
 
(老爹賣關子說:『你以後自己去找答案,會比我告訴你有趣的多。』)喬伊結束回憶,回到現實想:「總而言之,能冠上筆頭一詞的人物絕對非同小可,何況是隻艾路?難怪亞薩顯得那麼崇拜……巴爾瓦爾獵人阿?」
 
喬伊眼光移向靠在牆邊的凱特琳,他的裝扮與昨日不同,寬大披風換成齊腰長度,漆黑又造型詭異的尖銳鎧甲盡現人前,完全遮掩住下巴以下肌膚。喬伊此時注意到,凱特琳的臉雖被銀色瀏海給遮住半邊,露出部分意外到挺秀麗……不計那兇惡眼神的話。
 
「看什麼看?沒看過獵人嗎?」發覺到喬伊目光,凱特琳出言嗆聲。
 
「沒啦,只是想那裝備是那種魔物素材作的?」
 
「哼,是你這根棒狀骨一生都遇不到的魔物……由美,我們差不多也該出發了。」凱特琳一甩長髮,背向喬伊走向門口。「喵喵~那今天就說到這,走吧。」由美跳下桌跟上凱特琳腳步,亞薩隨即跟隨,猛朝由美拍馬屁說:「能與筆頭艾路一同狩獵,真是小的莫大光榮喵!」
 
心頭嘖了一聲,喬伊抓抓頭,默默尾隨一人二貓;固然他超不爽凱特琳與由美,不過要說他對所謂『巴爾瓦爾式戰法』不感好奇,那可是在撒謊。
 
官方名稱為溪流獵場,氣候宜人,千古年來由諸多河川刻畫成的壯麗溪谷,水氣豐富,淡霜長年飄揚山頭,山谷中小溪小河流竄,造就地形豐富,有平地、峽谷、洞窟、淺灘等等,連帶生物種類繁多,生命氣息濃厚。
 
距優克摩村甚近,加上對獵人而言,不利因素較少,優克摩村一帶的獵人,最先造訪的便是此獵場,並且以採集村內名產,優克摩木或山筍為第一項任務。
 
跟據例年來記錄,如果牠真接近優克摩村,有極高機會來這裡,因此二人二喵得來此查看。喬伊不害臊的想,溪流就像他家後院,熟悉得不得了,要趁這時好好挫挫人家銳氣。
 
到了營區,凱特琳先聲奪人講:「喂,棒狀骨。」
 
「別叫我棒狀骨,我叫喬伊!」
 
「是你要對號入座的,棒狀骨。」
 
「……(怎麼有人這麼不可理喻啊?)」喬伊咬牙想,看時間,岳父大人應該在等美女們換衣服,然後就要拍照了吧?(我也好想看喔!○的!為什麼我非得上山找魔物不可!?我好想跟蜜雅醬一起泡溫泉逛夜市喔!)
 
不理喬伊想啥,凱特琳冷漠說:「我對你不抱任何一絲期待,你要寄生也沒差,反正不要給我礙手礙腳就是了。」說完便甩頭去支給箱那拿地圖,自行前往下一區域。
 
喬伊於後剁腳,想說平平都是年輕獵人,丹尼爾他們可是親切有禮多了,這凱特琳憑啥如此囂張?注意到他情緒,由美回頭說:「少年仔,她嘴上不饒人,可她心地絕對不壞,諒你多包涵。回去之後,本喵帶你去認識認識本旅團的人喵。」
 
「是喔~」我怎看不出來?這話藏在心裡,喬伊又一次默默跟著走;這會他的想法,乃準備看看,若真的遇見牠,凱特琳要如何應對?
 
(話說回來,岳父大人那不知怎樣了?)
 
………………………………………沃藍得側………………………………………
 
我必須承認,或說很慚愧的承認,以前呢,我曾經想過,叫好幾個爆乳美女排排站,然後請她們將爆乳碰在一起,形成一座壯觀乳橋!這絕景多叫人賞心悅目啊!萬萬沒想到,我今天真萬幸,能親眼見這一幕!
 
依照白鶴靈、伊琳娜、周蓮華、安潔拉、羅倫安琪拉、美和,也就是122、120、101、100、98、92,依大到小的順序,六對細嫩爆乳,各人右奶碰左奶,真真切切排成一座乳橋!何等美妙啊!要是能將頭(各種意涵上)從左邊刷到右邊,再從右邊刷到左邊,那我大概就此生無憾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不是我弄的,而是變態導演!
 
他怎麼辦到的呢?首先拿個架子,上面放一隻黃色大鴨與丸鳥玩偶,再說:「我要拍張美人們圍觀吉祥物的照片,請妳們都圍過來,低頭看喔!」然後自然而然的,六個人就圍著架子彎下腰,又因她們的胸部都很突出,變態導演只要吩咐她們儘量擠近些,六對爆乳就順理成章的結成乳橋了!
 
再來變態導演又說,他想拍美人們心情雀躍,迫不及待跳入溫泉之影片,請她們離溫泉遠些,接連跑過來!聽起來沒啥問題,可我懂他的意思!果不其然,六個人的爆乳隨跑步而劇烈上下搖擺!
 
光一個人就要受不了了,何況是六個人?眼見這波強大乳嘯,在場的男人們有好幾人已經擋不住,藉尿遁閃人;我就想其他人幹嘛都穿些寬鬆褲子?原來是不想被發現『站起來』了!
 
結束了嗎?當然還沒!變態導演再接再厲,說要拍美人們瞭望溫泉全景的照片,換請她們手扶在溫泉邊緣的石圈上,拱起腰桿、腳打直,於是乎,在絕妙的角度與高度下,就像是六個美人一同挺起她們渾圓又飽滿之美臀,而且美好長腿一覽無遺……在腿中間的就不能講了。
 
這下又有好多男人舉白旗投降,紛紛逃走,剩下的要不一副幸福模樣,就是恍惚神情……咦?等等耶?有點不對勁耶?其實變態導演的手法也沒多高明,但這六人可不是常見的白癡少女,怎會輕易讓他擺佈呢…………
 
啊!我懂了!因為,變態導演長相很帥!女人這種生物,通常以貌取人,所以她們對很帥的變態導演,沒什麼戒心!人家總說大騙子皆大帥哥,指的就是這番道理啊!居然連變態也有帥醜之分,待遇大不同,這世界真不公平!
 
「團體照的部分結束了,」變態導演一本正經講:「為好好呈現妳們每人魅力,繼續我們用單人拍攝!」
 
來了!重頭戲!此刻開始,變態導演要拿出真本領了!大家都知道,打仗時要分散敵人戰力,單人絕對比多人簡單得多!女人更是如此,一旦落單,就會不知所措,虛弱無力,要攻陷就趁這時!這就叫各個擊破!變態導演不曉得用這招拐騙了多少無知少女,禽獸!
 
「就從……」變態導演色瞇瞇的看向白小姐,難道一開始就想找最大的下手嗎!?果然是禽獸!白小姐對不起,我有任務在身,恕我不能救妳!我非得快去喝透明藥不可!相信我,我也是萬分痛苦啊!
 
「就從我先來吧!」
 
「咦?」出乎我意料,安潔拉自告奮勇要第一個來?瞧她小姐雙手叉腰,挺直腰桿與爆乳,顯然是興致滿滿想要被拍?嗯嗯,阿卡莎王國的女人是很開放的,相當喜歡被人稱讚性吸引力,可理解可理解,雖然我認為她只有肉體讚,沒啥女人味可言。
 
算了,且看變態導演……擺出一張很遺憾的臉說:「ㄟ?妳要先來?不好意思,我想先—」
 
「什麼——!?」變態導演話還沒講完,安潔拉殿下便揚起鋏狀眉毛,生氣喊:「你是說你不想拍我嗎!?」
 
「不是……我只是……嗚!!」變態導演被她兩隻手抓住領子往上抬,腳離地大約有二十公分。安潔拉殿下邊猛搖他邊喊:「你對本王女有什麼不滿的嗎!?說啊!說啊!」
 
變態導演給她搖得臉色發青,雙手抓著她的手腕抵抗說:「沒……沒有……我……我……不是……對……妳……不滿……只……是想……先從別的……」
 
「你是說別的女人比我有魅力嗎!?不知好歹!去死吧!」
 
下一秒,安潔拉殿下使出顏面凹陷拳直擊變態導演!看他有如砲彈向後飛,碰的一聲砸到岩壁,再嘴巴噴血後頹然躺地,唯有愉悅兩字可以形容!
 
……我是很想當場喊爽,可這節骨眼不能讓變態導演出局!
 
我拿出角笛吹:「醫護班出動!」岩壁那緊急出入口打開,一個醫生加三護士堂堂登場!他們快速推著救護車衝過來,為變態導演展開急救—
 
護士小姐給變態導演插上好多管子,再看儀器圖表講:「醫生!病人心跳數下滑!脈搏微弱!」
 
「心肺復甦術加人工呼吸!」醫生老爺雙手壓變態導演胸膛,壓幾次再用嘴對嘴人工呼吸,這般循環數次後問:「情形!?」
 
護士小姐報告曰:「沒效!病人意識持續昏迷!心跳數下滑!」「電擊器!」醫生老爺拿出電擊器,直接就電變態導演的胸膛。
 
在場人除了安潔拉臉上寫著『他活該』外,多是擔憂表情……奇怪勒?好像會有個人,掛著幸災樂禍的壞心眼表情,竊笑的看這場面才是?到底是誰呢?
 
「醫生!」護士小姐著急喊:「病人就要下地獄……啊不!上西天了!」
 
蝦毀!?萬萬不可!要死等我們拍完再死!我拿出原先要給自己用的秘藥,衝上前強灌到變態導演嘴巴裡喊:「快幫他擺出強壯姿勢!」醫生馬上把他架起,而我抓住他雙手擺強壯姿勢,噹噹!伴隨效果音與閃光,變態導演體力全滿復活!
 
「喔老天!」變態導演容光煥發講:「我差點就要被牛頭馬面抓走了!你給我喝的什麼東西?這麼神奇!?」
 
我回:「是獵人才能喝的秘藥啦!藥效太強,普通人可是不能喝的,我孤注一擲,幸好有成功……喔!」忽然我想起來了!是莫西妮啦!
 
「喔!是莫西妮啦!」我脫口而出講:「就想說少了什麼,原來是莫西妮沒有來!」對吼!說好要參加的有七人才對!莫西妮她早上時就不見人影了,是跑到那裏去了呢?
 
「漠漠莫……莫西妮?」變態導演突然結巴,眼睛睜得像霞龍說:「你你你你……說,說的是那個莫西妮·墨格西得嗎!?」「當然啊?」我納悶說:「邦叫你來的時候沒跟你說嗎?她也在名單中—」
 
咦?我沒看錯嗎?變態導演他兩眼亂轉,流出口水……我真的沒看錯嗎!?他老兄居然當場尿失禁,褲子整個都濕了!?
 
「我我我我我不幹了—————!好恐怖喔!」變態導演把手中的擴音器拋掉,像瘋子樣落荒而逃……這蝦米情形?在場你看我,我看你,搞不清楚發生啥事,再來,今天一直沒啥存在感的邦出現,拍拍我肩膀搖頭,把一張照片亮給我看。
 
基於好奇,能靠過來的都靠過來看,相片中的是……
 
變態導演全裸站在桌面,擺著超滑稽姿勢,菊花插著煙火棒,那話兒套著火箭模型,鼻孔插著仙女棒,頭戴小丑帽及掛大鼻子面具,亂七八糟的塗鴉佈滿全身,再看雙手拿的扇子,一邊寫有『我是天下第一大變態,喔喔~好爽喔~』,另一邊寫有『人家最喜歡○姦與人妖了~快來○○我~』。
 
至於翹二郎腿坐在桌前沙發,手拿酒杯,笑得超爽的,自然就是莫西妮小姐了……仿佛有股冷風吹過溫泉,大家的表情一個比一個尷尬……看來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有人早制裁過他了,而且手段激烈到足以讓人留下深刻心裡創傷。
 
比起作戰,我更想知道,莫西妮她人是跑哪兒去了?再者,喬伊他那邊,情況又是怎樣了呢?
 
 
 
 
 
 
 
 
 
 
下回預告:「喬伊與凱特琳,初見格格不入的兩人,他們所要迎接的強敵是……『激鬥!無雙の狩人!』……這樣講,根本就不用賣關子了嘛!」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啊~好久不見啊~本回會拖那麼久才出來與大家見面,想必不只是最近忙著取材這麼簡單。就如我在另一串文所說的,近年來是有些倦怠了啊……我可不是指想不出梗喔,沒用到的梗還不少,再說全魔物討伐的基本目標都尚未達成呢。
 
下回如同其名,將會聚焦於喬伊與凱特琳這對臨時搭擋身上,負責當目標的,就如上面所說啦。沒意外的話,將會是正統的狩獵劇。
 
另外,本文初登時,大約是在mhp2時期,隨時代演進,都來到4代了,這也表示本板的讀者們,世代差距越來越大,為避免新讀者不認識如盾蟹一流,下回起,作者會加減附上魔物(4代沒出的)圖片(當然是網上找的)。
 
如果下回的感覺還不錯,本作者就得慎重考慮要不要轉移重心到新生代上了。
 
最後讓我抱怨一聲,因為我的小D一直被老哥借去玩,害我進度嚴重拖延。到底他何時才會玩膩啊……上次P3明明打完嵐龍就不玩了,3G根本沒碰、這次他要耗多久啊?
 
那,大家下回見啦。」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