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四十五回—三色狗龍大進擊!

向下

第一百四十五回—三色狗龍大進擊!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10, 10:35

王國歷七百九十五年八月十七日清晨,優克摩村集會浴場,不大的地方,因容納太多獵人而顯得擁擠;不分男女老少,裝備各異的眾多獵人,沒分到座位的,不是站着就是直接盤腿而坐,共同面向著浴場櫃檯。
 
櫃檯前左手邊,沃藍得與三名侍衛隊長同坐一處,換下工會守衛蒼系列成火龍魂U系列(二代蒼火裝),背背蛻皮刀(二代鋼龍太刀)。陳弩破是先前的攻頂作戰期間,所購入的輕弩狐之槍彈搭黃金F套裝(MHF課金套裝),曼摩吉恩是王宮侍衛隊長的標準裝備,長槍長老巴比倫搭守護者U系列,卡特則是經過特別改造轉為鮮紅的戰鬥S系列,配上同樣鮮紅的大劍戰略劍(俗稱鉤爪劍)。
 
沃藍得雙手抱胸,眉頭深鎖,眼神望向正前方,也就是櫃檯前右手邊,丹尼爾、蜜雅、漢摩斯三人同坐一地。丹尼爾一樣是拉基亞S系列(海龍裝)與迪歐斯切碎劍(碎龍雙刀),蜜雅是振翅刀(二代蝴蝶太刀)與法梅爾系列(三代蚊子裝),漢摩斯是巨錘與布蘭哥U系列(雪獅錘加雪獅裝)。
 
察覺到沃藍得視線,蜜雅很高興的揮揮手,雖然他蠻想說『有段時間不見了,妳又長大一些了!』,不過這氣氛並不適合,於是他把眼神飄回櫃檯之中。蜜雅見狀很不爽的嘟嘴,再同樣把眼光移到櫃檯中。附帶一提,喬伊人在眾獵人之中,一點都不起眼。
 
「先跟大家自我介紹。」
 
櫃檯後方,兩名櫃檯小姐中央,一名身穿看護系列,臉孔端正,眼鏡後眼神犀利,裝扮看起來很像女僕小姐的高挑女士,一手抱著資料夾,一手拿指示棒說:「我叫做薇薇安•夏隆,東多魯瑪所屬,被推來指揮這次的連合行動。有人有問題沒有?」
 
「有~」一位青年舉手說:「優克摩村是羅克勒克範圍內吧?這裡也有些人是巴爾瓦爾來的,為什麼是東多魯瑪的人來指揮呢?」
 
薇薇安表情平板說:「因為此事涉及敏感事項又事關重大,需要有相關經歷、實蹟豐富、戰力雄厚、能執行大規模空間轉移、最後要有空的工會騎士,很不幸的,上述幾點我都有。還有人有問題沒有?」
 
「有~」又一位青年舉手說:「請問大姐姐幾歲—嗚!」咚的一聲,一把飛刀插到他耳邊牆壁—「居然問淑女的年紀,你們這些後生小輩實在太沒禮貌了。」薇薇安收回丟飛刀的手,轉身拉下顯像螢幕說:「可惜我現在沒時間,教訓你們就等下次吧。」
 
趁老友準備投影機,沃藍得回頭看看集會浴場內獵人們,心想上次浮岳龍一仗之後,就再也沒看過這麼多的獵人共聚ㄧ室了。簡單觀察一些,在場獵人多數是年輕面孔,身上裝備頂多是中型魔物裝備,就算是年紀較大的,大型魔物製裝備也少得可憐。
 
受到緊急召集令而來的獵人們,都已通知本次行動有機會遭遇獄狼龍與雷狼龍。沃藍得心理明白,固然聽了這點,還願意來是勇氣可嘉,但憑這種裝備幾乎是種自殺行為。看著那些恐懼遠多於期待的臉孔,沃藍得只願他們都能全身而退,平安完成這項任務。另一方面,他也怨嘆他如今的立場,不能讓他去站在最前線保護他們。
 
「好了,大家看這邊!」準備完畢,投影片投射到螢幕上,顯示出兩頭牙獸照片,薇薇安指着其中說:「現在起讓我向你們說明現況,昨天,八月十六日,優克摩村獵人於溪流獵場,確定了獄狼龍與雷狼龍的存在。根據狩獵過程,工會方面研判,獄狼龍屬於上位個體,雷狼龍屬於G級個體。」
 
G級!這名稱當場讓不少人面目發白,低頭發抖。喬伊倒是想通了那時,怎麼會一擊就接近貓車了。
 
「受到G級與上位大型魔物挾擊,能四肢健全活着回來,這三位獵人真是命大。」薇薇視線掃過在場人說:「有沒有人要自告奮勇,主動要去狩獵的?」「……」眾人有志一同,怎樣也不肯四目相對。
 
「沒有嗎?」薇薇安嘆氣說:「時代真是不同了,姊姊那個年代,有這等大獵物出現,大家不惜大打出手也要爭取。算了,這也不能怪你們。我們繼續。」
 
螢幕上映照出優克摩村周圍地圖,及幾張小小的狗龍照片—「古龍觀測所所提供的最新上空訊息,顯然有為數驚人的狗龍族群往優克摩村來。
 
目前可辨識出的有三種類,狗龍、毒狗龍、眠狗龍,羅克勒克的獵人對這三種魔物應該很熟,不熟的快去找教官重修。考量到這裡有巴爾瓦爾獵人,我稍微提醒你們,毒狗龍會噴毒,眠狗龍會噴催眠液。你們尤其要留心,每一族都有數頭首領在。
 
昨日約下午五時,第一批狗龍襲擊優克摩村外圍,幸好我左手邊的獵人們即時趕上,得以在無人傷亡的情況下趕走牠們。你們來時都看見人群撤離了吧?優克摩村方面發佈警報……好傢在只是狗龍,民眾還不算太驚慌……再提醒你們一次,獄狼龍與雷狼龍的存在,必須對外保密。」
 
薇薇安點了地圖上的四個點說:「就如你們所知,優克摩村被山岳、河川所保護,無飛行、鑽地、游泳能力的魔物,行進路線有限。根據古龍觀測所的路線預測,三個族群正分別往優克摩村的四個出入口逼近。一是南方大門走廊、二是村莊東方的經商道路、三是這集會所要前往溪流的吊橋、四是西方農場通道。」
 
現在我要說明戰力配置了,你們豎起耳來好好聽清楚!快的話今天下午,慢的話也是明天,數以百計的狗龍們將襲擊優克摩村,全村上下的安危就看你們了!
 
幸運的是,優克摩村正逢高官們來玩—這件事你們都曉得—他們所帶來的兵力也將投入防衛戰,否則光靠你們大概是吞不下去。
 
首先我們很感激,阿卡莎王國的安潔拉王女殿下……攔她也沒用……自己說要守住西方農場通道,亦毒狗龍軍團。村莊東方的經商道路,我們敬愛的周大將軍將帶親衛隊鎮守於此,阻止眠狗龍軍團。狗龍大軍,則交由戰力較低的村莊自警團負責。
 
你們會分成三等分,分別配置於三個方向,協助作戰。報酬視你們各人所討伐的數量而訂,剝取自然也行,組不組隊是你們的自由。理所當然,逃走會被視作放棄任務。
 
至於大家都不想面對的獄狼龍與雷狼龍,就交由我右手邊的三位上位獵人丹尼爾、漢摩斯、蜜雅—」
 
「我有異議。」
 
突如其來之發言,令在場人轉移視線至發聲者;巴爾瓦爾獵人陣中,有個雙腳放桌上,態度桀驁不馴之漆黑獵人。其他的巴爾瓦爾獵人,就像避免刺傷般,與她保持距離。眾人注視之下,她放下腳站起,黑色披風隨即垂下,遮蓋住底下的暗黑鎧甲,目光直視向薇薇安說:「用不著他們三人插手,我ㄧ個人就足夠。」
 
薇薇安愣了一下,才翻翻手上資料,比對片刻說:「原來如此,妳是巴爾瓦爾所屬的凱特琳·列奧尼斯?妳的意思是,妳想孤身一人狩獵獄狼龍與雷狼龍?」
 
「正是。」眾人驚奇眼光中,凱特琳意志堅定說:「有仇必報,加倍奉還是我的原則,我ㄧ定要親手收拾掉牠們。」
 
「凱特琳小姐,不好意思,我對妳的原則沒興趣。」薇薇安眼神轉為嚴厲說:「執行任務是獵人第一要務,單獨一個上位獵人,成功機率太低了。」
 
「歷史上,單憑一人之力打敗傳說魔物,並不是無先例。」凱特琳反擊說:「何況要將此事交給那些細皮嫩肉的傢伙?倒不如我ㄧ人去,還比較有把握。」
 
「喂,妳說話很難聽喔!」蜜雅粉不爽的起身喊:「什麼叫細皮嫩肉的傢伙?妳才是耍啥咪酷,穿得黑漆漆是在演哪齣戲啊?」
 
「至少我沒在獵場上穿得像隻大肥蛾,妳是想被影蜘蛛绑起來當便當嗎?」
 
「什、什麼!?肥蛾!?妳眼睛長在頭頂是喔!我、我穿的是蝴蝶裝!」蜜雅氣得臉頰發紅,得勞駕漢摩斯與丹尼爾從後面拉住,她才不會跑去跟人家打架。
 
「看到了沒?」凱特琳回頭朝薇薇安說:「這麼簡單就被激怒,表示她根本就乳臭未乾。在這裡的現役獵人,我階級最高,狩獵魔物最多,自然也包括獄狼龍與雷狼龍,無人比我更適合承受這重大任務,就交給我ㄧ個人辦吧。」
 
「妳很充分表達出妳的自信,」薇薇安推推眼鏡,嚴厲目光轉成利劍般銳利,一直線射向凱特琳說:「可惜自信太甚,會讓人錯估自己有多少本事。聽着,女孩。要一併狩獵上位獄狼龍與G級雷狼龍,這裡只有兩個人的勝率過九成,其中一個在跟妳說話,另一個並不是妳。
 
重點在於,你們的工會指定我帶領這次任務,我不但要確保任務成功,還得要負責讓你們每一個人皆安然無事,所以,我不會下達任何你們承擔不了的指示。
 
話就說到這,如果你們有誰想質疑我的決定,例如那個姑娘,馬上就可以給我離開優克摩村,然後別怪我向上級提出的事件報告,關於誰的事,有點不太好聽。」
 
兩個女人的目光隔空交火,激盪出看不見的火花,到頭來由手握權力的薇薇安得勝,凱特琳只得默默把手交叉於胸前坐下。
 
說明會結束,獵人們各自出集會浴場就定位後,薇薇安收收資料夾敲敲桌面,依然坐在櫃檯後面,板着一張臉說:「看到她的那瞬間,我還以為迪斯基拉從墳墓內爬出來了。她就像他的翻版,囂張跋扈、目中無人、性情乖僻。」
 
「瞧妳說的,」櫃檯前,沃藍得雙手撐着桌面苦笑說:「迪斯基拉可還沒死呢……起碼我希望。倒是我承認,凱特琳她真的與迪斯基拉十分相像……妳認為那會是刻意模仿的嗎?」
 
「是有些笨蛋覺得,模仿目標的所做所為,可以幫助他們更接近目標一些。」薇薇安把東西收好,一手撐臉說:「是不是?我就不曉得了。迪斯基拉死了沒有?那也是同樣道理。你不是要去與大官們報告?你現在的同僚在門口等得煩了,快去吧,我必須留在這,接洽後來的獵人。再說,古龍觀測所那裡,還有些令人不安的消息正在確認。」
 
「我明白了,那就有勞妳了……對了。」沃藍得微笑說:「我必須承認,得知是妳來,我心裡放心不少。」薇薇安也回給他一抹淡笑說:「謝了,老沃。順便一題,我準備了保險。」
 
沃藍得與三名侍衛隊長一塊出集會浴場,卻走沒多久就發現身着波洛斯系列的喬依,抱着頭盔坐在下方階梯上哀聲嘆氣,烏魯克銃槍放在一邊。沃藍得本想上前問之詳情,豈料卡特早一步走過他,直接就坐到喬依左邊,拍拍他的背說:「怎麼啦?小子,吃壞肚子?」
 
「沒有啦……只是有點緊張。」喬伊不安的搓搓手說:「因為……這次跟之前不一樣……不是說撤退就沒事,我……蠻擔心再來會怎樣?假如失敗的話……」
 
「……」卡特面朝天,過一會才吐出:「其實,我也很緊張。」「什麼?」喬依轉臉向那位長相與他有些神似的侍衛隊長。「不過我擔心的點,可能跟你不同。」卡特抓抓單薄的臉頰,稍微害臊說:「我啊,在五名侍衛隊長中年紀、經驗最淺,經常被人說是濫竽充數。我明明是徵選成績最佳,才被選為隊長的說。
 
日復ㄧ日的公務生活,我以為這輩子大概就都是這樣過了~料不到來優克摩村,會遇到這麼大的麻煩,說不定一生只遇到一次,也只有這機會能讓我在史冊上記上一筆,像是卡特隊長英勇保衛王女殿下之類的。」
 
「喂喂,你這麼說很自私耶……」
 
「我當然懂啊,不過人家說危機就是轉機,這次危機,難道不是個向眾人證明自己的機會?所以我超擔心,能不能好好表現的。阿你就沒有誰誰誰,想給她看看自己帥氣一面的嗎?」
 
「……也不是說沒有……可是……」
 
「吼!不要畏畏縮縮!」卡特用力拍打喬伊背,像是要把膽小蟲趕走說:「平常就算了,那麼多人在一起併肩作戰,肯定會沒事的啦!」
 
「喂~卡特。」沃藍得走到他們身後,卡特立即站起,轉身賠不是喊:「不好意思,忍不住就……我們快走吧!」「沒關係啦,有人轉達就好。」他揮揮手說:「剛才不是說我們要分三邊嗎?你這就與喬伊一起去村莊大門那待命。」
 
「真的?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喔。小子!我們走!」卡特一把抓住喬伊的手,喬伊則趕快抓回烏魯克銃槍,接着被他拉下階梯。沃藍得望着他們那宛如難兄難弟的背影漸行漸遠,溫和的笑了笑,便與陳弩破、曼摩吉恩回旅館。
 
受限於地形因素,必須要通過優克摩村才能到旅館,因此村中所有人全到旅館中避難,新建的溫泉旅館頓時成了最終堡壘。另一方面,隨薇薇安所來的工會騎士們,正與侍衛隊的留守人員們共同使用儀器來尋找怒獸玉。
 
「喂,我說老沃啊。」
 
三人自入旅館門起,隨處可見民眾席地而坐,臉孔佈滿擔憂,向上天禱告。曼摩吉恩眼見此景,邊走邊開口說:「我們不直接用飛的,把王女、丞相送走就好嗎?敵人的目標應該是王宮高層吧?」
 
「我已經說過了。」沃藍得不回頭說:「敵暗我明,對方不知準備多少陰險手段。光看他們能在旅館多處設置怒獸玉,就算旅館內有內應也不奇怪。對方說不定就在等我們把王女們移走,到時重兵埋伏,那可就糟了。
 
不明因素太多了,我們不得不採取最傳統最保險的方法,讓王女待在層層兵力後頭,待確定安全再讓她們離開。
 
何況,羅倫安琪拉殿下像是會拋棄人民,自己逃命去的人嗎?」
 
「喂喂,可是換成我啊,」曼摩吉恩回說:「要是我能放那幾粒鬼東西,我怎不會放幾粒炸彈呢?把旅館炸了,簡單又省力。」
 
「他們那幫人有他們的堅持,」沃藍得眼中閃現過往回憶說:「他們就是喜歡操縱生命,來達成目的。再說,要炸的話,他們早炸了。」
 
「喂喂喂,聽你這說法,好像你認識他們似的……周將軍來了。」
 
走廊另一端,身穿深紅長袍,披着黑披風的長直髮美人,方框眼鏡下聰慧雙眼直視沃藍得們,迎面走來。「周將軍怎麼來了?」沃藍得問道,她回:「我等不及通知,會議情形如何?」
 
「是……那我簡述。」沃藍得簡單敘述會議經過,周將軍玉容嚴肅說:「我明白了,那我和親衛隊要先去經商道路,王女身邊就有勞你了。」「是的,將軍,祝您凱旋。」
 
周將軍披風一甩,走過三人,沃藍得與曼摩吉恩逐繼續走……走了幾步,二人發現陳弩破並未跟着他們走,而是維持轉頭,凝視著她的背影。兩人正想喊他,卻見他咬著下唇,像是下定決心似,快步走到周將軍面前。
 
兩人四目相對,陳弩破他右手置胸前,意志堅定說:「將軍,我向您立誓,那怕賭上性命,必定會保護您與王女的安全!」曼摩吉恩與沃藍得於後張大眼睛,然後,周將軍鬆下嚴肅表情,投以微笑,且一手搭著他肩膀說:「隊長,你的保證令我安心,不過不要太勉強自己,你自身也是我國的重要人才,明白了嗎?」「是,我會謹記在心。」
 
道別後,陳弩破走回沃藍得那邊,臉泛紅說:「抱歉,讓你們看笑話了。」「不會不會,」沃藍得照樣笑說:「你就去協助周將軍吧,這是命令。」「……」他看了眼沃藍得,平常冷硬的神情,露出少許感激說:「我明白了,謝謝。」年輕的侍衛隊長就回頭,衝去與周將軍併肩行走。
 
「真受不了~」曼摩吉恩苦笑說:「搞不清狀況,現在是獻殷勤的時候嗎?照理說,都該苦一張臉才對。」「哈哈,」沃藍得也報以苦笑說:「我看你的臉,似乎不那麼想,而且挺興奮的嗎?」「這樣也被你看出來?」曼摩吉恩搖搖他的大頭,富有感概說:
 
「說實話,我挺同意卡特小子的。人嘛,有時候會懷疑自己的價值,就是要經過一些事情,才覺得自己還活着。當初我入侍衛隊,不過是混口飯吃,莫名其妙就當上了侍衛隊長。
 
這個頭銜雖然好聽,當年我也備感光榮。就像卡特講的,事實上無趣得很,透過這次事件,我想我會再找回以前的榮譽感吧?啊,看起來我只能去安潔拉王女那邊了?」
 
「好好,你快去啦。」「再會囉!替我向伊琳娜問好喔!」
 
(說得也是……)
 
分別與三名侍衛隊長分開,沃藍得走在走廊上想,以往與他們來往不深,仔細想想,他們當然有他們的人生,有他們的願望,有他們想要珍重的人,而現今,他也要去他珍惜的人們那。
 
「我回來報告了。」
 
一手打開房門,沃藍得立即感到三對視線聚焦;旅館中間樓層,普通的和室客房,羅倫安琪拉、白鶴靈、伊琳娜三人皆穿輕便和服,圍着矮桌坐著,她們的行李均塞好就放在各人腳跟那。
 
沃藍得事前並未指示,看來她們是憑自己的判斷,自行做好撤離準備了。脫下頭盔放到桌面,他盡量不現出一絲擔心,裝出從容表情,盤腿坐到矮桌那,剛好湊成一桌人。
 
羅倫安琪拉不安的動動腳,小聲問:「情、情況怎樣了?危險嗎?要全村遷離嗎?」「殿下不用操心,」沃藍得安撫說:「不過是些狗龍來犯,很快就會沒事,殿下就在這放心等候。」
 
「是……是嗎?」羅倫安琪拉的懷疑眼神,於沃藍得身上游移;他心理明白,她不可能從他的裝備上看不出來事態嚴重,然而事有緩急之分,寧可被質疑也不可以冒風險。
 
「咳咳!」沃藍得不讓她們發問曰:「賽非里昂大人上那去了?我沒看見他。」「這個嗎……」伊琳娜一手撫柔嫩臉頰,擔心的說:「他說當危險來犯,男人就該挺身而戰,穿上武裝就出去了……而且莫西妮妹妹到底去了哪呢?」
 
「莫西妮不用理她啦,」白鶴靈雙手撐後面,後仰嘆氣說:「跟她作對的還比較危險……外頭究竟怎樣了?為什麼要我們全待在這裡,不要出去?」
 
「不管如何,」伊琳娜的甜美笑顏放出治癒靈光說:「我們就在這避避風頭,等到事情結束,大家再一起去泡溫泉吧。」說完她便朝他貶貶眼睛,沃藍得一方面感謝她掩護,一方面則想到……
 
事情結束?是何時,那只有上蒼才知道,又或著,是策畫這一切的人。
 
 
 
八月十七日十四時二十八分,第一波狗龍族群正式踏上正門階梯,不出半鐘頭,經商道路、農場通道也陸續出現毒狗龍族群、眠狗龍族群,原本以楓葉美景、優質溫泉聞名,王國著名觀光勝地之一的優克摩村頓時化為戰場,人類與魔物的戰場。
 
首先開戰的乃是經商道路,被兩側高聳山壁所夾住,顯得狹長的山路,大批大批的蒼白色小型肉食鳥龍,正以如先前所言,『數以百計』的驚人數量湧出。
 
『眠狗龍』巴基,主要棲息於寒冷地帶的小型魔物,特徵是像劍一樣突出的頭冠,能吐出含睡眠效果的催眠液。肉體細瘦,儘管於肉食魔物中屬於最弱等級,團體間巧妙連繫與高度知能,就算是獵人也不可小看。上百頭眠狗龍踏着沙岩,風塵蔓延,朝優克摩村進軍,假設無人阻止,將會是一次滅村式打擊。
 
眠狗龍會就此得逞嗎?當然沒有,最先頭的狗龍逐漸發覺前方有所障礙,那不是別的,乃是王宮侍衛隊第二小隊長,陳弩破所率領的部隊,五十名隊員皆使用黃金套裝加妃龍炮·遠撃,結合在場的槍手獵人,共同排出射擊陣式。
 
射擊陣厚達三層,自山路最左端排至最右端,第一列的二十名隊員已採散彈蹲射架式,第二列的二十名隊員採站射,上膛好等級二通常彈,其餘十名在第三列預備,獵人們各自選好位置,幾名巴爾瓦爾獵人則攀上山壁找了個立足點。
 
憑眠狗龍的腦袋無法理解這陣式意義,反而見獵心喜,數百頭眠狗龍聒躁叫聲響徹山谷中,隨即不用多久,牠們的叫聲就成了另一種意思。
 
射擊陣式後方,陳弩破站在木製高台上,雙眼緊盯着眠狗龍大軍逼近,直到某各距離,他拿出角笛,猛力一吹,不消一秒,差距也不到一秒,五十支妃龍炮·遠撃,槍口同時噴射出火燄。
 
利用地形效果,眠狗龍群無處可逃,最前端的馬上就被第一列彈幕所淹沒,倖存的即刻被第二列所射殺,臨終慘叫、火藥味、槍聲、彈殼落地聲,以及血腥味等等戰場產物席捲山谷。
 
很快的,眠狗龍屍體推成了小丘,後來的眠狗龍毫不留情踏過牠們,眼中唯有獵物。此時第一列起身,第二列替補來交換位置,準備打出第二波彈幕,然而十幾頭運氣好的眠狗龍趁這時,高跳拉近位置,就要直接攻擊第一列隊員之時,射擊陣式後面躍出十二道白色身影!
 
她們的防具,露滋系列(※),看似由潔白皮毛與精緻布料,搭配高級金屬鎧甲所成,華麗且強固;她們正是周將軍所親自栽培,武藝、忠誠皆受認可的直屬親衛隊;招式美麗、殘酷,手上的長大斧槍,冰雪之斧,接一連二斬殺眠狗龍,在射擊陣前方清出空間,清除完畢,她們立刻退下,讓侍衛隊員展開彈幕。
 
陳弩破不敢有所鬆懈,拜地形所賜,他所擅長的射擊陣式可以充分發揮,直屬親衛隊們正好能彌補肉搏戰的弱點,使得目前戰況看來,魔物們是無法越雷池一步,然而戰場上瞬息萬變,況且這一路延升到山谷盡頭,數不完的眠狗龍大軍,可不是說着玩的,再者……
 
「嗯?天空上的那些黑影是……?」
 
 
 
優克摩村的農場右側靠高山,左側緊貼大河河岸,沿着河岸,有條前往各個狩獵場之平坦通道,很久很久以前乃是開闢給獵喵探險隊所用。四支隨行艾路搭着兩輪車,讓丸鳥拉著走,這等和平光景雖已不復見,然而,當年誰都想不到,後日這條道路,居然會是為數龐大的毒狗龍大軍,牠們所選擇的侵略道路。
 
皮膚為濃淡分明橙色所形成之斑紋,頭部像蛇狀圓滑,脖子下藏著毒袋,那就是主要棲息於水沒林、火山一帶之小型肉食鳥龍,『毒狗龍』弗洛基。牠們的拿手本領,既是團體戰與射出後,會呈毒霧狀飄散之毒液。
 
面對這些一旦踏入村中,優克摩村便會沉入猛毒地獄之魔物,有道鋼鐵城牆就立在通道中央;正確說來,乃為王宮侍衛隊第三小隊長,曼摩吉恩所帶領之長槍小隊,他們統一裝備的五十支壁壘槍改,分成三層,上下左右疊交成扇型人身厚牆,不容許任何災厄通過。
 
第三道鈍銀厚牆中央,唯一一把黃金長槍、大盾後頭,曼摩吉恩眼見那前赴後繼,數量不能估算之毒狗龍大軍迫近,他緊咬結實下巴,額頭冒汗,心想:「快點過來吧,臭小子,看老子我捅穿你們的屁眼!不過呢……」
 
當毒狗龍軍團接近牠們,最先阻礙其腳步的,並非長槍部隊,而是阿卡沙王族親衛隊。僅僅二十人的他們,身著毛皮製的外國戰服,手持大鎚或大斧,不講什麼陣式、戰術,狂暴、豪勇,單憑蠻力揮動武器,凡是看到的毒狗龍一律宰殺!
 
(也得要你們逃得過那些老粗。嘖,果然。)
 
王族親衛隊與其他的獵人殺得眼紅,相對的,拜絕對差距的數量所致,衝過他們身邊的毒狗龍並不少,直接就撲向第一列人身厚牆,這一刻,鋼鐵城牆動起了!第一列侍衛隊員順着曼摩吉恩的指示一同衝鋒,有的槍尖刺入魔物,有的盾牌撞擊毒狗龍,硬是推著魔物往河岸移動。
 
第二列、第三列跟隨第一列移動方向前進轉向,巧妙掩飾住第一列隊員背後,並且結合成不規則曲線來遮斷通路,然後當第一列隊員把毒狗龍推入大河之時,第二列立即插入第一列與下一批毒狗龍之間,變成第一列;藉由自在變換陣型,填補任一處空隙,令毒狗龍不得其門而入。
 
曼摩吉恩自認算是把專長的長槍戰術發揮得不錯,可惜數量差太多,毒狗龍可是會跳的,他又不像陳弩破可以用射的……才剛那麼想,幾支毒狗龍趁他們排成一列時就跳躍過了城牆,不過他一點都不擔心。
 
幾聲毒狗龍臨終聲自他背後響起,曼摩吉恩不用向後看,也知道發生啥事,蓋一身鮮紅戰甲,手持古龍製銃槍,娜娜·爆炎的那位安潔拉王女可是坐鎮於最後頭!周將軍聽說以前很厲害,但那是從前了!現在她養尊處優,已是把生銹太刀,人家安潔拉王女可正年輕氣盛,兇暴得很呢!
 
曼摩吉恩心裡慶幸,幸好那兩個傢伙感情用事,不然他就分不到阿卡莎王族親衛隊與安潔拉王女了!話雖如此,隨着毒狗龍攻勢越來越激烈,他除了擔心自己外,也憂心那兩個傢伙能否平安無事?陳小子還算實力堅強,但是卡特小子那邊呢!?
 
他的憂慮對了好幾分,與經商道路、農場通道兩方相比,大門走廊那的戰況可謂險象環生—「喔喔喔喔喔!這也太多了吧!?到底是什麼情形!?」「有力氣喊叫?就快點多砍幾隻魔物阿阿阿阿阿阿!」
 
『狗龍』傑基,王國領地一帶,隨處可見的小型魔物,特徵是頭部兩邊像扇子的耳朵。雖然於來犯的三種狗龍中最弱,無特殊能力,可對一般人而言,依然是可怕對手。上百頭狗龍沿著階梯爬上,打算正面突破大門。
 
村莊自警團裝備不過是鎖鍊系列,以及最簡單的優克摩木製系列武器,訓練比不上正規部隊,且大多缺乏實戰經驗,當他們從大門那俯視下方山景,見到狗龍大軍佔據山道,如大蛇般撲來,幾乎快要腳軟,如果不是背後就是己身家鄉,恐怕過半數均會棄械逃走。
 
明明非專業戰鬥人員,對上這等局面,還願意挺身而戰,王宮侍衛隊第三小隊長卡特,深感佩服同時也不安萬分,事實上,光是讓他們去阻止狗龍群越過城牆,就已經夠他們哀嚎遍野了。
 
為了彌補戰力差距,最多獵人聚集於此,加上自己的五十名隊員,才勉強維持住戰況。難堪的是,由於隊員們與獵人、狗龍混雜在一起,視線混雜,卡特根本無法有效指揮現場,可說是各自打各人的仗,混亂一片。
 
狗龍屍體與鮮血,逐漸佈滿階梯,儘管如此,狗龍大軍依然無退卻之意。眾人浴血奮戰,卡特自己緊守住拱門底下,身上红得分不清是防具顏色,或著魔物血液,他手中的戰略劍自然也滴着血水與沾黏殘肉。
 
與他站在一起的喬伊,情況也好不到那裡去,原本純白的烏魯克銃槍大片染紅,波羅斯系列遍體鱗傷。再看五十名隊員,統一蘭波斯系列配戰術劍,退得退、散的散,恐怕已有三分之一人數退回村中療傷。
 
(這樣下去……可沒法與其他人交代!)
 
他悔恨想到,自己這支大劍部隊,拜大劍寬廣的攻擊距離,一擊擊殺小型魔物的攻擊力,應該很適合用來掃蕩小型魔物,然而也因為隊員不可太密集,否則會誤砍到同伴,必須要保持距離,加上大劍缺乏機動力,得靠隊員互相掩護來掩飾。
 
現今敵我混雜,隊員間難以配合,大劍的缺點就此曝露,所幸隊員個人戰技絕對不差,即使情形險峻,尚不至於被狗龍這種程度的敵人給擊潰!
 
「喝啊!」用力一揮戰略劍,卡特前方的三頭狗龍立刻身首異處,他心急如焚砍殺周圍狗龍,不時還要注意其他人安危,尤其是絕不能讓任何一隻狗龍通過!
 
「大夥兒!通通給我上!讓這些畜牲知道我們大劍部隊的厲害!」卡特出言吶喊,試圖提振我方士氣,接着不回頭就向喬伊說:「門就交給你守了!」不等喬伊回答,他既雙腳一蹬,跳入狗龍群中,先是跳躍直劈掉一隻狗龍,再扭腰奮力使出強橫斬把範圍內狗龍全數鏟除!
 
「……」喬伊默默站到拱門底下,擺出防衛姿態,他年輕的雙眼凝望着這一切,前天,這條大道是個熱鬧、快樂的慶典所在,充滿人們的喜悅與活力,現在卻是個慘叫聲不絕於耳,人們與魔物的鮮血濺落一地,滿佈屍臭與血腥味,猶如地獄一般的死亡之地。
 
究竟是誰招致這一切的?喬伊阻擋狗龍們進門,且揮動銃槍來結束祂們生命時想着,我是走錯了人生那一步?為什麼我會處於這種荒唐情形?另一方面他也操心,蜜雅他們那邊,不知怎麼樣了?
 
說了會讓三名侍衛隊長的心情十分複雜,因為過了溪流吊橋,等候獄狼龍與雷狼龍,要在吊橋前樹林幹掉牠們的那四個獵人,閒閒沒事的在打哈欠。丹尼爾、漢摩斯、蜜雅、凱特琳四人等了又等,目標魔物就是不現出蹤影。
 
無論如何,要憑己身意志保持緊張感是有界線的,四人起初非常小心的留意四周動靜,不敢有所大意,豈料半點動靜都沒出現—「喂~」蜜雅坐在裸露樹根上,雙手捧着小臉上打哈哈說:「什麼東西都沒有,我們是不是乾脆去溪流獵場找啊?」
 
「不行不行~」漢摩斯盤坐於一堆落葉上,檢查自己的武器說:「要是我們去獵場,結果撲了個空,讓魔物藉空隙渡過吊橋,那就大事不妙了!」「啊~討厭啦!」蜜雅撇起一邊嘴角說:「要跟那個黑漆漆的待在這哩,你不尷尬,人家很尷尬耶!」黑漆漆的,也就是凱特琳,她背靠於樹幹上,受樹蔭所遮蓋,閉目且雙手環抱,顯然不想與其他人有所交談。
 
「你們幾個,安靜一點。」丹尼爾手拿望遠鏡,仰視天空,神情越看越是深刻。「糟糕……難道說?你們也看看天空。」聽他那麼說,蜜雅與漢摩斯站起,走近他旁邊,跟着抬起頭來,接着露出疑惑表情,不約而同說:「天上那些小黑點是什麼啊?」
 
嗶嗶嗶——丹尼爾的耳機響起,其他人逐看著他與別人交談說:「喂喂?薇薇安長官?是是,我也發覺了,雪上加霜啊……什麼?確定要這樣?我不太贊成……好,我明白了,我這就告知他們。」
 
「大家,事情有變。」丹尼爾轉向三人說:「上頭有令,我們三人即刻前往村莊大門支援。」「咦?等等!」蜜雅發問曰:「那任務怎麼辦?!再說為什麼?」「長官指示,就讓凱特琳一人負責……原因的話……」
 
丹尼爾遞過望遠鏡給蜜雅說:「看那些黑影。」蜜雅照他說的做,用望遠鏡瞄向天空,接着幽幽說出:「卡布拉斯……」
 
 
 
自古以來,有種魔物就被視作災厄象徵,身體細瘦,兩翼寬大,就像黑色的長蛇長出翅膀與雙腳。『蛇龍』卡布拉斯,巴爾瓦爾一帶稱為『翼蛇龍』,此種魔物擅長飛行,配合體內毒袋,可自在從天上發動攻擊。
 
出自人為?或着牠腐食性的本能,感受到濃厚血腥味而來?這無人可肯定,後世確定的乃是,來自四面八方,蛇龍大舉飛往優克摩村,八月十七日十六時零七分起,正式亂入優克摩村防衛戰。
 
牠們的到來大為改變了戰況,蛇龍分成三等分前去經商道路、農場通道、村莊大門通道。為數眾多的牠們從天上灑下毒液,下起毒雨,第二小隊本來佔據地利,卻頓時成了牢中之鳥、為了閃避毒液,部分隊員不得不移動位子,射擊陣式幾乎失去作用。
 
第三小隊情形也好不到那去,不能對空射擊,僅能消極的舉高盾牌防守。光是防守毒狗龍大軍就夠吃力的他們,與第二小隊相同,面臨陣式失效,全體崩潰的大危機!
 
「……嘖,果然!」
 
陳弩破早做心理準備會有所變故,咬牙命令部隊往後退,本人也加入戰局;弩手部隊最大的難處在於彈藥問題,敵人數量不明,本想溫存自己的子彈到最後一刻,無奈沒那個餘力了!他邊下指示予隊員,邊掩護射擊,突然看見一龐大身影自上方躍出!
 
他立即抬槍口往那身影開槍,那身影中槍卻纹風不動,強而有力將他撲到在地,若非他即時抬起手防衛,只怕那支大腳會直接踩在他胸膛;對方那眼神與他相對,他確信牠眼中閃着狡燴光芒—(這傢伙……知道我是發號施令的人?)
 
「喝!」費勁挣脫大腳,他翻身站穩身體,看清楚對方—「……德斯巴基。」眠狗龍之首,體型至少有普通巴基一倍之多,頭冠突出如槍尖,目前已知的中型鳥龍中,攻擊力、肉質、生命力,都可說是最難纏的一種!
 
他趕快向週圍看,包含眼前這頭,少說有五頭的德斯巴基陸續現身,故他不齒的說:「等到情形有利時才到前方嗎?明明是魔物,挺會算計的嘛!不過!」擒賊先擒王,既然首領已出面,反過來說只要先把牠們解決,剩餘的巴基應該會知難而退!
 
「大家聽着!集中火力消滅德斯巴基!」陳弩破這般下令的差不多時刻,另外一頭的曼摩吉恩則是喊着:「喂!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陸地上的毒狗龍夠麻煩了,居然又來堆蛇龍攪局!?曼摩吉恩固然頭痛得很,可侍衛隊長不是白當的!那怕多了天上毒雨,那怕後退再後退,眾人盾牌上毒液一攤又一攤,長槍城牆依然堅不可摧!雖然花了不少功夫!
 
「○的!這樣不……嗚喔!」非比尋常的撞擊力衝撞曼摩吉恩那邊城牆,他與幾名隊員違背己身意志,拖着腳向後退了好幾步—「啥玩意!?那是……德斯弗洛基!」遠比弗洛基龐大的身軀,發達的毒袋,向兩側延展的尾巴,便是弗洛基之首,德斯弗洛基的主要特徵。
 
「好樣的……老大總算出馬了?」曼摩吉恩轉轉眼睛,尚有幾頭德斯弗洛基在視線內,然後他瞪向德斯弗洛基,心裡浮現出玩牌時,把手中底牌攤開之模樣—「下注的時候到了……全員聽著!一點集中陣型!目標德斯弗洛基全體!」相隔兩地,兩位侍衛隊長下了雷同指示,並且也一致掛念,卡特那邊還撐得下去嗎!?
 
事實出乎他們意料,甚至卡特本人都沒想到,沒擺出陣型,放大家各自打的情況,反而使得蛇龍攻擊目標分散,固然多添了幾分棘手,但與其他兩隊相比,算是影響不大了!
 
「臭飛蟲!有種就給我下來!」卡特無濟於事的舉劍對天吼喊,高空上蛇龍的振翅聲聽來有如嘲笑般刺耳。「他○的……早知道就該把舞空術練好!想偷襲!?」他回身斬向接近的狗龍,魔物頭殼隨即被大劍鉤爪所割斷,噴出的液體濺到他防具表面。
 
「……砍都砍不完。」回到城門底下喘息,卡特十分惱怒的俯視下方狗龍大軍,數量雖不再增加,但與自軍相比,根本是小蝦米對大鯨魚之差,久戰多時,己方戰力消耗甚大,不少人已是回村再出來,出來又回村了,連他自己都覺得快握不住劍了—「至少……要解決頭目!」
 
「頭目的話,」旁邊喘着大氣,防具到處是血與傷痕的喬伊,舉著銃槍逐一指向幾個方向說:「那邊、那邊、那邊、那邊各有一頭。」卡特往他所指方向看去,的確有幾頭體型龐大許多,體色較為灰白的個體在。
 
「那就是德斯傑基?那好!」卡特眼光鎖定最近的一頭說:「我這就先去幹掉那隻,再去宰下一隻!」「等一下!」喬伊制止說:「你還是先回去療傷吧!只有你一次都沒有回去!」「你說什麼話?!」卡特轉過頭說:「我可是隊長!這種事難得倒我,那我隊長也不用幹了!」
 
自他眼中感到堅決意志,喬伊咬了下唇說:「好吧,不過……」他拿出一罐藥水,遞給卡特說:「喝了這再去。」「這是……」「古代秘藥,我調合失敗好幾次才成功的一次。」喬伊靦腆笑說:「本來我是要自用的,但你現在比我需要它。」
 
看看喬伊的臉,再看看古代秘藥,卡特卸下肅殺神情,接過藥水一飲而盡,擺出強壯姿勢,然後笑容誠懇說:「謝啦,喬伊!有什麼話,等結束了再說!」說完,背着大劍的侍衛隊長飛身而下階梯,如入無人之境,一路突破狗龍群,直接衝往德斯傑基。
 
見那直來直往,無所迷惘的熱血背影,喬伊一方面感到欽佩,一方面也感到有些羨慕,然而,事情的發展又一次超出眾人的預測。
 
就在卡特抵達德斯傑基不遠處,就要加速使出拔刀之際,一個遠比場上任何一個活物都要巨大之生物,如隕石般着地,將德斯傑基與卡特及週圍物體盡數震飛,遠方的喬伊見這一幕,再確定來者為何物時,他整個人就像被凍結住,動彈不得。
 
另外一邊,依舊靠在樹幹那等候的凱特琳,睜開眼睛說:「你可終於來了?我等得可久了……」前方樹林之中,有團漆黑光輝,不時飄散出陣陣黑色光點,隨着光芒越來越大,黑光中物體輪廓也越是明顯。
 
「只有你一個?喔~我懂了。」凱特琳扭扭頸子,冷笑說:「怪不得那故作年輕的大嬸會下那命令,意思是她認為只有你的話,我一個人也沒問題嗎?真是……把我看扁了!」
 
轉眼之間,她披風大展,整個人宛如黑雷似飛出,立馬與那物體激烈衝突!時乃八月十七日十六時三十一分起,優克摩村防衛戰迎來最為艱辛一刻,兩頭無雙狩人,獄狼龍與雷狼龍,堂堂來臨!
 
 
 
 
 
 
 
 
 
 
 
 
 
 
※露滋系列:這是MHF的課金裝備,新幹線翻譯叫啥,偶也忘了……故直接音譯!真希望能再用這套裝阿……
 
下回預告:「說好的,直接抄官方任務標題,『牙獸之檻』!」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啊~結果我花了一個月……一樣,我要把拖稿原因歸咎給四代!誰叫那個發掘裝備實在太血尿了!
 
下一回將會進入優克摩村防衛戰高潮,請拭目以待!另外,上回的問題,正確答案是『四代中所沒有出現的魔物』!答案夠單純了吧?
 
明天版聚,礙於種種因素,本作者得缺席了……反正我沒去也沒差(蹲下畫圓圈
 
那麼各位,明年見了!
 

附帶一提,一整頁下來都是自己的回文,感覺好差……」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