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四十九回—摩卡村風景。

向下

第一百四十九回—摩卡村風景。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10, 11:47

很久很久以前,還不存在國家的古老時代,有個地方被稱為孤島,最先來到這裡的,乃是被稱為海之民族的人們。生來便與海洋為伍的他們,在孤島沿岸建立了部落,後來陸陸續續來了龍人族、獸人族、人類等等種族,共同形成了這座獨特漁村。
 
經歷無數天災、移村,村民們憑着超越種族隔閡的繫絆,同心協力渡過難關,即使到了克魯艾瑪王國時期,這座漁村依然屹立不搖,名聲遠傳王國各地;說到最具歷史性的漁村,人們總是會想到一個名字,『摩卡村』。
 
除了特別風俗,歷史悠久之外,摩卡村的名氣有一大部分,來自一個傳說。只要是王國居民,或多或少都聽過。傳說中,開創第四個黃金時代的英雄獵人,就是在這個小漁村中發跡,一步步踏上傳說之路。
 
正因如此,時至王國歷七百九十五年八月二十日,依然有為數眾多的獵人及學者,為了種種理由,前來摩卡村參訪。另一方面,摩卡村本地的獵人,也因出身於『英雄之村』,受到期待同時也備受壓力。
 
啥?話說到這邊了,現在的駐村獵人,是蝦咪貨色?這個嘛?首先要說,摩卡村有近半成的區域,是蓋在海面上,棧板加木架所構成的。緊貼中央廣場,北邊的一座木屋,當然以現代都市而言,這木屋相當古老破舊,可它三面環海,可直接觀望海景,天花板為帆布,火爐、衣櫃、床鋪等等生活設施一應俱全,村中算是格外高檔。
 
它乃本村的獵人小屋,摩卡村歷代的駐村獵人,全居住於此,代代受期盼,能再現傳說,現任的獵人自然不例外,更何況,這位獵人來村莊之前,就已經是實績雄厚的上位獵人兼獵人新星了!自然村民們的盼望是深得很啦。
 
啥?廢話少說,快繼續劇情?好吧,總而言之,這位上位獵人兼獵人新星,目前正露出肚臍,把棉被踢掉半邊,床旁邊散落着書本與衣服,吹泡泡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
 
「呼~枸~呼~啊~」
 
看起來粉不雅觀,邊打呼邊抓小腹的獵人很像歐吉桑沒錯,不過她可是正值十九歲的青春少女,名喚蜜雅·安吉里士!受到清晨特有的淡淡陽光拍拍,以及撫過海面帶着鹹味的輕風吹拂,她睡得非~常蘇胡。
 
乍看之下,蜜雅已經徹底適應漁村生活。說到來這村莊定居,其實也不過幾個月前的事情。當初為了迎接蜜雅,村民們卯足了勁,敲鑼打鼓辦祭典辦成天,宛如回應村民們的熱情,以及忘記克蘭巴姆離去之失落,蜜雅也用最快的速度融入了村中生活,吃喝玩樂了好幾天。
 
接下來嘛,出門狩獵不算的話,蜜雅天天睡懶覺,醒了就吃、吃了就玩、玩了就睡……以上一再重複,此種人人稱羨的米蟲生活,過了約一個月,迎接了重大轉機—
 
咖啦啦~
 
房門被打開,推動貝殼製響鈴呤叫,入門的乃是一身輕便傳統獸皮裝,紅髮垂腰, 睜著愛睏眼的瑪拉!「喂~」她雙手叉腰,走到蜜雅床前,盯着弟子難看睡樣,心煩樣說:「妳要我提醒多少次?六點到了就要起床!」
 
「嗯~」蜜雅抱緊棉被,轉身背對瑪拉,口齒不清講:「再過五分鐘~」「……」瑪拉瞇起眼,雙手抱胸說:「那妳說說看,為什麼賴床的人,總是說『再過五分鐘』?」「啊?ㄟ~~~」蜜雅睡眼惺忪回答:「因為,五分鐘過了還有五分鐘?」
 
青筋曝露,瑪拉一把抓起棉被就掀!被甩出棉被的蜜雅逐空中轉了好幾圈,嗚哇哇臉部着地—「妳幹麻啦——!?臭老太—嗚哇!」蜜雅還沒喊完,背就被瑪拉踩住,起不了身。
 
「啊~妳剛剛叫我什麼~再叫一次~?」瑪拉沒好氣的講,腳不忘加強力道。「啊——!喔——!背阿——!」痛的四肢打直,蜜雅扭曲面容勉強擠出:「瑪瑪瑪瑪瑪拉阿姨!」「不對!(踩得更大力)」「嗚阿阿阿阿啊!(臉扭的更難看)」「再一次!要叫我什麼?」「啊喔喔喔喔喔阿阿阿阿啊!是,是是是!瑪拉師父———!請饒了我!師父喵——————————!」
 
「好,饒了妳。」瑪拉點了個頭,放開腳講:「快點去洗把臉換衣服,準備今天的修行。」「是……」蜜雅淚眼汪汪起身,垂着頭去打開衣櫃;終結蜜雅她米蟲生活的,正是她只聽過名字,卻從未見過本人的瑪拉·雷金斯蘭!
 
約是蜜雅在水沒林救了第二支奇面族小鬼,把牠收為小弟那天晚上。她心情愉悅的打開冰箱,想來柸摩卡蜂蜜啤酒之際!碰的一聲,門被推開!她嚇了一跳,以為搶劫—某意義來說,她寧願是強盜—萬萬沒想到,卻是個沒見過的阿姨(蜜雅談),拿著爸爸的親筆信,說是受他所託,來收蜜雅為徒?
 
如此這般,蜜雅糊里糊塗的就簽下契約,正式拜瑪拉為師—要是有台時光機,她發誓會回去揍扁自己。自此之後,米蟲生活一夕變天。每天六點起床算基本,飲食也受限制,不能喝酒也不能吃零食點心,最重要的是到晚上七點之前,修煉行程排得滿滿滿,其中不乏各種稀奇古怪的玩意。
 
單是累還好,偏偏有不少個皆是在眾目睽睽下進行,例如一早必來的腳綁鐵球跑摩卡村,或著腳綁單桿上到吊,瑪拉在下面燒柴火,蜜雅避免肚仔燒焦,只好像蝦子樣上下搖擺,又或著是在廣場那邊,兩手拿水桶,頭也頂水桶,大腿綁石頭,半蹲練馬步。
 
這些訓練不但痛苦,還極為丟人,叫蜜雅的少女心情何以堪。除非出任務,否則蜜雅天天逃不出瑪拉的魔掌。有天蜜雅想到,何不假藉任務不順,在外面多混幾天?於是自以為聰明的少女馬上加以實行,回家當晚,早從工會那邊得知消息的瑪拉勃然大怒,把她拖去廣場,眾人圍觀下,狠狠地打了她一頓屁股。
 
更令蜜雅嚇得半死的是,隔天村裡的櫃台小姐,也就是與她混得很熟的愛夏小妹(※),神情凝重的通知她,瑪拉已經把她的工會帳戶鎖住,以後要拿錢請找瑪拉要!蜜雅當下以為,腳下的地板裂開,她就那樣墬入萬丈深淵了。
 
自此之後,蜜雅對瑪拉就是服服貼貼、貼貼服服,本來還會回嘴的,現在連屁都不敢放一聲。當然,蜜雅口服心不服,不時寫信給在王宮的老爸,控訴瑪拉有多過分,可惜老爸不知鐵了心腸還怎樣,一次次收到的回信,去掉那些落落長的故事,就是終歸一句—『妳爸我相信她,所以妳要聽瑪拉的話。』
 
她的夢想清單之中,『溫柔慈祥的媽咪』是長居一二位,可把這份清單從上看到下,從下看到上,絕對找無『嚴厲頑固的師父』這項!礙於父言,蜜雅只得把苦水往肚內吞,忍耐著這般痛苦生活—「ㄟ……師,師父?」「什麼?」「人、人家說啊……」「說什麼?」
 
下午的村中廣場,蜜雅兩手拿水桶,頭也頂水桶,大腿綁石頭半蹲,兩腳直打顫,而瑪拉坐在她前方,翹二郎腳看小說,兩隻分別戴著栗子面具與鐮蟹面具的奇面族在兩人周圍嘻戲。村民們對這景象習以為常,不是當沒看見,就是投以溫暖的眼神。
 
「人、人家說啊?」蜜雅試探性說:「這、這種體能訓練都做好、好幾個月了,可不可以、教、教些招式之類的?」「嗯~說得也是~」瑪拉放下書,挖挖耳朵說:「好吧~那麼就先從……」
 
「先從?」既然趕她不走,只好儘快學光她的功夫,她就沒理由再煩她了!這班算計的蜜雅期待問道。
 
「打正拳開始好了。」
 
「喵吼——!妳唬我啊!」忍不住怒火,蜜雅把左手的水桶丟到地板,地板為之濕潤,喊:「那種東西三歲小孩都會好不好!」
 
「不要?我退一步,」瑪拉左耳挖完,換挖右耳講:「先學抬腿怎樣?」
 
「喵吼———!哪裡不一樣!?」蜜雅換丟右手的水桶,地板濕潤程度加一倍。
 
「妳要求很多耶,不然,」瑪拉以大姆指彈出耳屎講:「教妳步法總夠了吧?」
 
「喵吼————!死老太婆!妳聽不懂人話是不是!?」蜜雅連頭上的水桶也丟了,地板濕潤程度加二倍!
 
「……妳說啥?」「喵喔!?」給瑪拉一瞪,蜜雅的氣勢瞬間軟掉,發抖個不停,索性就攤成大字型,耍賴喊:「人家不要玩了啦!獵人學徒手戰技有啥用處!?打魔物的時候又沒用!」
 
瑪拉瞄瞄蜜雅,思考一會說:「我說妳啊,就只打算當獵人一輩子嗎?」「咦?」蜜雅抬起頭望向瑪拉。瑪拉搖搖頭,聳聳肩說:「妳不想飛得更高嗎?我本來預定,等妳有一定實力,要帶妳去登記修者測驗,正式登錄為武鬥聯盟旗下一員。到那時候,聯盟會分派任務給妳,現場狀況可是由不得妳喔。」
 
「……」蜜雅盤腿坐好,孤疑盯着瑪拉,聽她繼續說:「蜜雅,我跟妳說,老沃……沃藍得他呢,就獵人而言這不用我提了,不過妳可能不清楚,沃藍得做為高階修者,實績也是相當豐富,在我們星球上,能申請到探測員資格的少之又少,妳爸就是其中一個。知識、武技、智慧、缺一不可!
 
沃藍得,我呢,都看過銀河,去過宇宙。在我們國內,能有這機會的人不多。能以修者闖出一片天的話,星際旅行是稀鬆平常。蜜雅,妳不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看銀河有多壯闊美麗嗎?
 
妳爸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屬他的高強武藝。妳要是真想向妳爸看齊,至少先以通過B階層修者為目標吧?」
 
之所以會採取斯巴達教育,瑪拉自有她的理由。蜜雅從小在獵人工會長大,把魔物圖鑑當成漫畫書在看,造就成她雖年輕,狩獵知識卻已經超過了普通上位獵人。瑪拉自認,於狩獵事業方面,她可以教給她的不多。
 
相對的,蜜雅並未受過修者的正規訓練,身邊也無人指導,導致她的修為極為薄弱。現在還好,但想要上層樓的話,這將會是巨大的障礙。於是乎,瑪拉認為,目前最要緊的,便是要彌補這個大坑。蜜雅的訓練課程,自然就以修行者基礎為主心。
 
 
 
晚上七點,有興致的村民們,會聚集在工會櫃檯前方,大家一起看村中唯一一台電視機(太陽能電池),蜜雅自然也不例外—
 
『據說優克摩村襲村事件是恐怖攻擊!?是這樣嗎!?』
 
『沒這回事!只是抓狂的魔物偶然聚集而已!』
 
『請問優克摩村受到多少被害?傷亡人數有?』
 
『魔物把我的月亮餅給吃了,一個都沒有留給我!』
 
『有消息說,死傷慘痛,是真的嗎!?』
 
『啊啊!我從摩卡村訂的蜂蜜蛋糕被吃掉了!要分給同事吃的說!』
 
『監視機沒有拍到什麼畫面嗎?』
 
『根據資保法,不便公開!』
 
螢幕內,映着王宮發言人與眾家記者,反覆進行莫名其妙對話,大家看得一頭霧水,實際在場的蜜雅冷笑以對;離開優克摩村前,透過工會,官方要求獵人們儘量勿談論此事。
 
「喔~獵人大人,妳在這啊?」
 
「咦?」蜜雅眼光離開電視,見得兩名中年大叔走近。一名身穿寬袖和服,背着太刀,這位龍人大叔乃是交易船船長(※),因為他講話經常會在語尾加『傑呦』,而且又會啥『北辰納豆流』,故蜜雅授外號為『纳豆傑呦男』。
 
另一名穿摩卡村傳統漁民裝,綁髮髻,相貌陽剛的偉丈夫,正是村長的兒子(※)是也,由於他穿的褲子露股溝,又穿兜襠布,手中總是拿本簿子,蜜雅在心中都叫他『露股筆記男』。
 
村長兒子與交易船船長一同來找獵人,想也知道有所託。問之詳情,原來是交易船船長的客戶,突然想要加購『佩可佩可喇叭』這項特產品。佩可佩可喇叭可由狩獵彩鳥或紅彩鳥所取得,正巧摩卡森林有人目擊到紅彩鳥,所以希望蜜雅快去狩獵,取得佩可佩可喇叭。
 
「茶茶!本茶爺要去狩獵了茶!」
 
「Yesh!is show time!準備看吾輩大活躍揚巴!」
 
兩支奇面族,因久違的狩獵大為興奮,雀躍跳着舞;茶茶與卡揚巴,先後被蜜雅所救,收為隨從。茶茶套著栗子果實製的面具,穿草編的短裙,卡揚巴的面具則是藍果實加鎌蟹夾所做,草衣罩住全身。
 
蜜雅換上俗稱蝴蝶裝的法梅爾系列,武器為新製的蟲弓貳式白,瑪拉則是註冊商標的麒麟X系列配幻雷弓·雷霆。二人二奇面族,共同出家門,走向村莊東邊吊橋。一行人要通過吊橋時,可見得一雕像聳立於吊橋旁邊。
 
此雕像中心為裝備拉基亞X系列的獵人,他單手撐着雷皎劍,另一手緊握拳頭,視線筆直,猶如守護神般鎮守摩卡村出入口。他的腳邊,兩個小個子的奇面族跳高高,姿態生動的停在他左右,象徵着他的好夥伴。久受海風與歲月侵蝕,臺座底下看板的字早已模糊不清,雕像本身,細緻的刻紋與尖角部分也消磨許多。
 
「茶茶!向祖先大人敬禮茶!」「oh!祖先大人保祐吾輩狩獵順利巴!」兩位奇面族率先向雕像行禮,隨即兩位獵人師徒也雙手合十,向雕像默念祈禱。
 
摩卡村的獵人們,長久以來有件事約定俗成,那便是出發狩獵前,要向吊橋旁雕像,既用來紀念『摩卡村英雄』的雕像祈求狩獵平安。與『波凱村的無名英雄』相同,這位開創獵人第四黃金時代的獵人,由於歲月太過悠久,以致真正的姓名沒流傳下來。有一說是當時被稱為魔犬的,但無法獲得証明。
 
「人家會想一件事耶~」蜜雅歪着小頭,眼向兩個小鬼頭說:「傳說中的英雄,對獵人來說就像神一樣,所以我們獵人會向他祈禱,阿你們兩個奇面族為啥也要拜這尊?」
 
「噗~!你太孤陋寡聞了茶!」兩個奇面小鬼一搭一唱「嗚巴——!祖先大人回鄉之後,過着玫瑰色的人生巴!」「奇面族的英雄!數不完的奇珍異寶茶!」「超受歡迎!大家搶着攀交情巴!」「「我們也要像祖先大人,過着玫瑰色的人生巴/茶!」」
 
「你們在唱啥,人家完全聽不懂……」蜜雅臉上三條線,瑪拉笑笑說:「哎呀~傳說中,那兩位與英雄共同奮鬥的奇面族,亦歷史上的茶茶與卡揚巴,回到部落之後,成了傳奇人物。這附近地區的奇面族為表達崇拜之意,紛紛把小孩取名作茶茶與卡揚巴。
 
另一方面呢,想要模仿牠們,因而到摩卡村找獵人的奇面族,也經常出現。找遍王國各地,想要看見奇面族與人類種族和平共處,互相扶持,可說是摩卡村特有光景呢……呵呵,話說蜜雅醬妳居然不曉得這件事?這可是基本常識呢~」
 
「人人人家當然知道!」蜜雅害臊的說:「人家只是不知道奇面族居然會拜拜而已啦!」為掩飾心情,少女加快速度走說:「好啦!快點出發去摩卡之森啦!」身後的三人一面竊笑,一面跟上。
 
摩卡之森,別名孤島,緊鄰海岸,地形多樣,氣候溫和,對羅克勒克範圍的獵人而言,可說是最佳的教戰獵場,大多數的新手獵人皆會被安排來此地,透過簡單任務來熟練獵人基本功。
 
沒接任務情形下,任何獵場通常不准許獵人進入,唯有摩卡村的獵人,可以任意進出摩卡之森,收集村民所需的特產品及資源,就算討伐大型魔物也受准許。會有這特例,主因來自於摩卡之森有別於其他獵場,生態極為特殊。
 
特別是到了夜晚,摩卡之森的可怕之處,可說是嚇死人不償命,說多離奇就有多離奇,故得『大魔境』之外號。
 
 
 
「有了,找到了!」
 
摩卡之森區域,接近海岸通道的平坦岩地,一頭大型鳥龍在那搖頭晃腦走來走去;全身羽毛以黃綠色為基調,再加上幾抹鮮紅,接近直立的體態,扇狀尾巴,兩翼爪為電氣石,喉嚨下有紅色喉袋,像喇叭的嘴巴,在鳥龍中也算格外『鮮艷』的這頭魔物,正是外號『紅彩鳥』的庫魯佩可亞種。
 
原種的庫魯佩可,大型魔物中屬於最弱階層,通常是聳立於羅克勒克獵人面前的第一道高牆,被人家叫成『佩可教授』。相對的,庫魯佩可亞種,各方面皆比原種要高上一階,要是當成原種應付,可是會吃苦頭的喔。
 
兩人兩獸人躲在岩壁陰影那窺視,瑪拉拍拍蜜雅的背講:「修行的好時機來了,快去!」「咦!?等一下啦!」蜜雅推辭曰:「這種時候,不是該師父先上,做範本給徒弟看吧!」 「妳說什麼?實戰最快了,趁現在快去練弓!」「不要啦~!彩鳥會亂吐口水,超髒的耶!而且超會彈刀的!頭又高超難打,肉質又偏硬!明明是最爛的大型魔物,卻莫名奇妙難纏,人家超討厭打的!」
 
「……廢話少說,快去給我上!」放棄爭論,瑪拉採取暴力手段,直接踢蜜雅屁股,把她踢飛得老遠。「嗚哇哇哇哇!」地上滾了好幾圈,蜜雅狼狽的撐起上身,回頭向遠方的瑪拉喊:「妳幹什麼啦!?死老太婆!」
 
「呱(有動靜)? 」管他獵人是在天上還在水裡或着遮蔽物後,反正魔物就是有辦法發現某段距離內的獵人,紅彩鳥當然也馬上察覺到蜜雅存在,先吸氣再大叫:「呱?嘎(有獵人?扁她!)」
 
紅彩鳥的叫聲音量可比大型飛龍,當場逼得蜜雅掩起雙耳。「呱呱呱(俺來了!)」邊拍動翅膀邊小跳躍過來,樣子雖然滑稽,但可是彩鳥特有的接近動作!「呱呱(看我的!)」貼近蜜雅,紅彩鳥使出連續啄擊,凡是大型鳥龍都會這招,彩鳥做來,不知為啥就是很虛?
 
早一步解除束縛,蜜雅翻滾過攻擊,拿出蟲弓貳式白開始反擊!差不多時間,茶茶與卡揚巴也加入戰局,瑪拉則在ㄧ邊觀虎鬥。她默默觀察瑪拉與紅彩鳥博鬥,心想,彩鳥這類魔物,體格小,速度快且招式空隙小,弱點位置高又小,對需要保持距離、瞄準弱點的槍手而言,算不上好應付。
 
身為上位獵人,所有的武器種,至少都要運用自如,抱持這理念的瑪拉,要求蜜雅勤練太刀之外的武器。長久以來,都以太刀來狩獵的蜜雅,劍士戰法沒問題才是,故先補充槍手經驗為主。
 
很顯然的,蜜雅用弓技術不怎樣,對上紅彩鳥除了吃力還是吃力,拉弓、瞄準等流程花太久,總是慌慌張張回避紅彩鳥攻擊,又錯失反擊良機。蜜雅原本具備如蝴蝶飛舞般之行動風貌,如今看起來只像個初次拿起弓的笨拙獵人。
 
看着那樣的她,瑪拉想起很久以前,被大怪鳥打得落花流水之模樣,那個時候的她,經驗淺薄,身為弩手、獵人該有的知識也一問三不知—「哎呀呀……」她搖搖頭回神,不然她快把眼前的蜜雅,與過去的自己重疊了。
 
「臭雞!糞鳥!呀——!」蜜雅嘴巴不留人,身體卻很老實的被紅彩鳥所發閃光給照暈。「呱———!(為我的光芒失神了吧!)」紅彩鳥得意的抖動屁股,接着甩尾擊飛蜜雅。
 
蜜雅今天不知第幾次的哇哇叫飛上天,紅彩鳥馬上轉向攻打卡揚巴;紅彩鳥的物理攻擊力並不高,尤其法梅爾系列具有高能耐,即使受到電擊傷害也不會有大礙,因此作為實戰練習,算是很合適。
 
「※■◆★☆◎!」掉到水灘內,蜜雅濕搭搭起身,開罵之餘也不忘試圖與紅彩鳥保持適當距離,換作別的獵人,可能早就隨便亂射了吧?瑪拉有所感,不管情形多不利,或着有意無意,維持間距、不貪刀、瞄準肉質軟的部份,蜜雅就是死守著獵人基本原則在狩獵。
 
(嘴巴壞又任性,可對於狩獵,她真是正直得可愛。)
 
瑪拉苦笑想,其實不熟的話,『有打到就好』也不是不可以,反正紅彩鳥的弱點,本就不好瞄,如果為了堅持中弱點,而失去好幾次攻擊機會,那也沒啥效率可言——(腦袋別那麼死啊,笨徒弟。)
 
完全沒感覺到瑪拉一丁點心聲,蜜雅就是死要瞄準頭部與喉袋——啪!不曉得是到第幾支箭,她的堅持終於有了效果,伴隨破碎聲,紅彩鳥的長嘴當場開花!
 
「呱呱呱呱———————(○▲◎☆————!老子的魅力重點阿阿阿阿!不可原諒!)」紅彩鳥抖動身體,嘴角漏出白煙,兩腳站直再吸氣大叫!蜜雅為之動彈不得,牠左右踩踏,呱呱叫曰:「呱呱,呱呱呱(就讓妳們見識見識,本鳥最強招式!)」那怕獵人聽不懂,紅彩鳥照樣發出豪語,接著牠使出大絕招!
 
「呱呱呱呱呱(喬老大————!救命啊—————!這裡有好吃的肉喔喔!快來吃阿阿阿啊————!)」單腳站立,展開雙翼,原地邊轉圈邊叫出別種魔物吼聲!此種吼聲,瑪拉聽了皺起眉頭,想想便轉轉耳機,與蜜雅通信講:「蜜雅!差不多該退場了,暫時先離開!」
 
「咦!?為啥!?好不容—嗚哇哇哇哇!」說這時那時快!蜜雅與紅彩鳥之間的地面突然有一龐然大物破地而出!有夠大的巨體!有夠兇的長相!「嗚哇哇哇!什麼鬼東西!?長了手腳的榴槤!?還是大黃瓜!?」蜜雅嚇得花容失色,茶茶與卡揚巴直接到栽蔥,她喊:「話說出來的也太快了吧!?你是躲在地底等人家叫你出來嗎!?」
 
「嘎呱(哈哈哈!臭獵人妳們死定了!大哥快幹掉她們!)紅彩鳥得意的搖屁股,看了超讓人不爽的!
 
「吼—————!(肉—————!)」確定獵人存在,黑色的大黃瓜……不對,是龐然大物朝天咆哮!說到羅克勒克獵人最不想遇到,最討厭又最害怕的,十之八九會回答恐暴龍,獸龍種中體型、戰鬥力均為頂尖,號稱『暴食的權化』(※),為了尋找食物,無視勢力範圍,哪裡都能去,又稱『亂入王』!
 
面對這從未親眼所見的恐怖大傢伙現身,一向心高氣傲的蜜雅也不得不認清事實,拔腿就趕快跑!見獵人逃得超快,紅彩鳥邊跳舞邊嘲笑曰:「呱呱呱!………呱?呱呱呱?(哈哈哈哈!知道厲害了吧……咦?怎麼頭頂刺刺的?)」
 
「吼吼吼,吼?吼吼吼~(肚子餓了,啊?剛好有鳥肉~)」
 
具腐蝕性的口水,反覆滴到頭頂,紅彩鳥臉色發寒曰:「呱~呱,呱呱——呱呱呱————!(ㄟ~大哥,你你你想——呀呀呀呀呀呀———————!)」
 
(接下來的畫面太過血腥獵奇,本文基於維護社會善良風俗、促進社會和諧,請大家自行想像,謝謝惠顧!)
 
某各意義來說,撿到便宜的蜜雅與瑪拉,瑪拉基於村莊安全,要蜜雅自己去別的地方採資源,她親自出手狩獵恐暴龍。當然,素材什麼的,是不會給蜜雅的。
 
「啊~累死了……」
 
回程的龍車滿載而歸,蜜雅攤在後車箱上面,虛弱出聲。兩隻奇面族瑪拉坐在龍車夫旁座,捏捏肩膀曰:「呼~好久沒正式戰過一場了……喂。」她敲敲後車箱,唸蜜雅說:「才獵幾頭魔物就不行了?妳太不像樣了喔。」
 
「隨便啦~老太婆~」蜜雅累到沒力氣裝樣子,瑪拉稍微瞄一眼她,然後抬頭望向夜空,輕聲嘆氣說:「哎~算了,明天就讓妳休息吧。」「耶……」蜜雅的回答,微弱得令人分不清是高興或嘆息。
 
龍車走了段時間,瑪拉閉目養神,後面傳來蜜雅聲,與以往不同,帶點撒嬌:「勒~師傅~銀河很美嗎?跟在地上看的時候不同嗎~?」「那還用說?」瑪拉衷心的說:「會把人整個吸進去,靈魂被抽空……生物絕做不出來,啊啊~這正是神明的鬼斧神工……至少,我第一次在外太空飄的時候,是這種感覺。」
 
「……根本聽不懂。」「不用急,妳遲早會知道的。妳有我所沒有的光輝,妳的話,一定能成為出色的『主角』。」「咦?什麼意思?」「啊……沒事,妳睡妳的。」「是~(躺)」
 
瑪拉視線向前,三面環海,像是浮於海面上的小漁村。平穩海面,到映出天上繁星,村莊中央的火紅營火,仿佛海上星河中的太陽;無數星星中閃耀的一大巨星,她想着,若是將一個人視作一粒星星,這光景的涵義為……
 
(哎呀呀……)見景生情,瑪拉回憶以往的獵人人生—(頂多是繞卡卡普空星轉的月亮……算了,人各有命……但是……)她心中下ㄧ決定,眼神再度瞄向後面的弟子。
 
(至少,我可以做一件事。)
 
 
 
 
 
 
 
 
 
 
 
 
 
 
※:大家都認識的交易船船長。
 
※:大家都認識的村長兒子。
 
※:日方獵人給的稱呼,作者也不清楚意思,真的!
 
下回預告:「大家以前都當過小屁孩,嗯,沒錯,『王女殿下的少女時期』!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下回就是150回,又是一個里程碑啦。照現在這速度,下次到200回是……想想就覺得可怕,就種種意義來說。
 
其實這次本來是可以在週一左右新增的,之所以會拖到現在是因為……
 
是的,作者入手了這個,然後就陷下去了。好可怕,時間一下子就沒了!
 
不說大家不知道,其實作者是很喜歡日式RPG的,還是小鬼的時候,玩過許多當年的名作,後來因為某些因素,就沒有再碰過了。這次入手這片,玩起來,真的很有從前那種王道RPG的味道……不過這個故事……不知道是現在的趨勢就這樣,還是我太久沒摸了,與作者以往玩過的日式RPG相比,口味挺重的。
 
下回的故事,將如標題,會是羅倫安琪拉的回合,作者寫的時候,完全不經大腦,大家看的時候,也不需要用大腦喔。
 
最後,給大家送上一曲,作者我就是聽到這個,才興起買這片的念頭的。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