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一百五十三回—深淵王子

向下

第一百五十三回—深淵王子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13, 22:02

『不要尋問、不要調查。我們那個世代未能將禍害斬草除根,我們不會、也不能讓你們這些新世代去承擔。』
 
沃藍得的這段話,於丹尼爾心中盤繞不去。
 
據震驚全國的優克摩襲村事件已然過了二個月,在這事件中居要角之一的他,名聲更加響亮,送來的邀請、指名委託也更多。
 
如今他剛結束一場鬥技大會,坐在回程火車上。比賽結果自然是丹尼爾獲勝,儘管如此,眼望着窗戶外頭的厚厚白雪,他只在乎事件真相究竟是怎樣?為何會讓沃藍得說出這等嚴厲忠告?
 
抵達雪山車站,他下火車將票根放入木箱,走上熟識的雪山通道走回波凱村。一進屋內,他脫下裝備給艾路們收好,接着將注意力放到床底下。
 
被長輩說不可以就不作,我可不是那麼乖的孩子。
 
事後不出幾天,丹尼爾立刻就想得到的方式尋找情報;就算沃藍得想把他排除在外,他卻隱約感覺得到,自己已經不是局外人了,接下來的日子,一定會再發生什麼,想躲也躲不掉。
 
為迎接這天,丹尼爾認為首要之務,便是認清即將面對的敵人面目。可惜事與願逢,各家工會皆拒絕或說不知情,丹尼爾找上邦時甚至被他用掃把趕出門,畢竟一個單純獵人原本就無特別情報來源。
 
儘管這樣,丹尼爾也不放棄,事到如今,唯一的線索就在床底下。
 
他自床下拖出一疊陳舊筆記本,那正是沃藍得作為波凱村獵人前輩,留給丹尼爾這後輩最佳的禮物—沃藍得他三十年獵人生涯點點滴滴,全紀錄在這些狩獵日記內。
 
在這多達數十本的狩獵日記中,必定會有一些蛛絲馬跡!唯能相信這點的丹尼爾不畏艱難,一本一本看過這些筆跡遼草、粗細不定、模糊退色,蟲蛀腐蝕,內容雜七雜八的日記,持續了一個月。
 
丹尼爾邊翻閱邊作自己的筆記,記下可能的片段。怒獸玉、改造任務、某個組織、他試着從這些字眼拼湊真相,大致推測出有個地下組織,而且這組織之可怕非比尋常。
 
他放下沃藍得筆記,轉頭翻自己的筆記想,為縮小範圍,他從沃藍得擔任工會守衛時開始找起。正如他所猜想的,沃藍得執行工會守衛勤務時,斷斷續續與某個組織的成員有所接觸。遺憾的是,這些要不是個案,就是涉入不深,又或著是記錄不齊。
 
「……還要多久啊?」丹尼爾打哈欠,再回過頭翻沃藍得筆記,再來的事件卻令他大為驚訝,幾頁的空間內,寫着沃藍得收養蜜雅之完整經過,丹尼爾此時才完整知道就連蜜雅本人都不知道的身世。
 
(……怎會這樣……蜜雅她居然……)丹尼爾抱頭苦思,心想那個總是開朗活潑的蜜雅,竟然有這等悲慘身世……(怪不得她總是不談自己的過往……不對,蜜雅她曉得嗎?)
 
不管如何,看樣子,以後是很難再與蜜雅正常相處了……丹尼爾甩甩頭,對她固然不好意思,但是在這故事中,終於出現了地下組織的名號,『金手指』。
 
壓下對蜜雅的同情,丹尼爾儘力維持振奮心情,迫不及待翻下一頁—
 
『送蜜雅與克蘭巴姆過一週了,蜜雅不用擔心,克蘭巴姆卻讓我不得不憂心……為了多少掌握牠的行蹤,我密切注意可能涉及金手指的案件,目前尚未有所進展。
 
金手指嗎……?就連我們東多魯瑪的工會騎士團,都無法一窺其貌,何等可怕的黑暗組織,何等忌諱的名號,克蘭巴姆單憑一人真有辦法與其對抗,為蜜雅父母報仇嗎?
 
即使我們,唯一所得知的金手指首領之特徵,都只有一個小地方,他的手甲,食指部分是金色的。』
 
金色食指?丹尼爾皺眉想,這算得上什麼重要特徵?每個獵人只要高興,都可以拿出金色油漆,把手指浸下去就好……等一下,金色食指的男人?他有所察覺,立刻蹲到床邊拿出一疊特別厚,且每本都貼有超鬥技會標籤的筆記。
 
「記得有一篇日記,有提到金色食指的男人……」丹尼爾翻過一頁頁,閱覽過一張張貼附的剪報,幾分鐘後,找到了他所要的—
 
『所謂的邪惡,是什麼?
 
想一想,這實在是個深奧的問題,即使是殺人放火、搶劫偷竊,在特定的時空背景,例如戰爭時期,都有可能是正確的。
 
相較之下不那麼明顯的事情,好比說劈腿吧?有些地方,認為劈腿罪無可赦,有些地方,則認為男未婚、女未嫁,這沒什麼。
 
差別在那呢?我想,就差在分辨善惡的基準,也就是所謂的『價值觀』。而價值觀,又隨着許多事物所變遷、左右,連帶善惡也變得更難分別了
 
這麼多年來,我遇到了許多事情,逼我不得不去思考。現在的我認為,所謂邪惡,乃為『背離時代價值觀、秩序規則的事物』。
 
因為我們奉行一夫一妻制,所以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是邪惡的;因為我們相信團結精神,所以獨斷獨行是錯誤的。這個定義我想是最通用的吧?』
 
丹尼爾又一次皺起眉頭,沃藍得有時會在筆記上寫些哲學思考,有些讓他點頭稱是,有些讓他難以理解,如今他便不太認同沃藍得之意,蓋他覺得,世上本無善惡之分,那只是人類用來約束彼此,一種方便行事的說法罷了,大自然中沒有那種東西,適者生存既唯一真理,作為獵人,不該最瞭解這點嗎?
 
(下次再問問前輩吧,重點是……)
 
重點是,什麼激發了沃藍得思考這些事?丹尼爾神情嚴肅的看下去—
 
「今天我受到來自羅克勒克的緊急委託,前去狩獵飢餓恐暴龍。在丹治亞港的獵人公會,遇到了一個奇特男子。他身穿羅克勒克獵人最具代表性的拉基亞裝備,旁邊還有一名迅龍裝男士。
 
他們自稱同受公會委託,要一起出發。迅龍裝男士說他叫光彥,白海龍裝獵人則說他名為法爾。飢餓恐暴龍可說極為難纏,迅龍裝男士就算了,而那位先生的裝備清一色為白海龍所製,既然能大量狩獵素有『雙界霸者』稱呼的白海龍,可能相當厲害,作為隊友值得信賴吧?
 
飢餓恐暴龍一仗驚心動魄,幸好那兩位真的十分厲害,有驚無險下完成任務,抽到的報酬也夠豐厚。最近忙於超鬥技會與工會守衛業務,像這樣痛快的狩獵過程,真是好久不曾了,如果事情只到這邊的話。』
 
「如果事情只到這邊……的話?」丹尼爾默念這句話,再繼續讀下去—
 
回丹治亞港分手前,我遞出獵人卡片給二人,光彥先生乾脆收下並回覆己用卡片,反觀西格斯先生收了卡片,卻問了我一個問題。
 
「你認為魔物獵人是什麼?」
 
我必須承認,我沒料到在此種情形下,會有人拋出這種形而上的問題,於是我沒多想,直覺式回說:「魔物獵人是人類與大自然的調和者,也是人類的守護者。』
 
然後他笑了,我開始覺得氣氛不太對!他嘲諷似笑說:「不對,魔物獵人不是那種高尚的存在。想想我們這些獵人作了什麼?不就是從自然中掠奪資源,為了己身的利益,殺害諸多生命嗎?哪個獵人的財富、名望,不是建立在無數生命上?」
 
某個意義來說,我知道他說的是事實,的確不管理由為何,獵人一職就是狩獵,狩獵就意味著殺生,但是,我心裡有個角落很難接受。
 
我反駁說:「你說的太片面,你豈會不知?一般人根本無法對付大型魔物,也無法深入險境,所以才會有魔物獵人。有像我們一樣的人們保護一般民眾,並且為人們取得資源,自公會高層到新米獵人,獵人界上上下下都為此努力。」
 
他冷笑說:「你所說的魔物獵人已經是歷史遺跡,甚至能說是幻想。貪吃的貴婦想要嘗珍味就委託公會去搶火龍蛋,任性的王女想要高級外套就委託公會去獵拉將。獵人們,誰會去在乎委託內容?誰不是看『狩獵那種魔物?報酬金多少?素材報酬?』有哪些來決定接受?利益才是一切。」
 
「話不能那麼說……」我嘴硬反駁說:「工會致力於環境保護,絕對嚴禁生態系平衡,至少我所認識的獵人們,每個人也都是嚴守狩獵守則。面對自然界的威脅,拿起武器應戰,那是無可奈何的。」
 
「咯咯,這正是凡人的矛盾。」他再次冷笑說:「一面聲稱要保護環境,一面又破壞自然,何等虛偽、偽善。
 
說實話吧,人類之所以保護其他生物,只是因為自己寂寞。人類之所以保護環境,只是因為不想被滅絕,人類的內心深處只想到滿足自己(※)。
 
為何凡人就是不願意正視事實,硬要找個理由,來慰藉自己那一丁點良心?如此想證明自己的惡行沒有錯誤,全部都是無可奈何?」
 
又一次必須承認,我想不出怎樣反駁,只得腦羞成怒回:「那你說,到底要怎樣?要怎樣你才高興!?你又認為魔物獵人是什麼!?」
 
此時,他嘴角ㄧ邊上揚,明明他戴着面罩,我竟能感到他眼光多麽令人不寒而慄,以及無形的沈重壓力。
 
「魔物獵人是生態系的頂點,大自然的支配者。」
 
每個獵人之所以為獵人,都有他獨自理由,然而我初次聽到,有人對魔物獵人竟是這般解釋?我一時疑惑得忘了回嘴,僅微弱問:「你、你說什麼?」
 
他攤開雙手,猶如正在演說:「人類在這星球上,毫無疑問是萬物之首,而在人類之中,又以我們獵人為首。人類千百年來都靠獵人保護,維生,我等比普通人更加強韌、更具智慧、更為進化。
 
優勝劣敗、適者生存、弱肉強食乃自然界的真理,比任何物種都強大的我們擁有母星全部,不需要一絲對其他生物的同情或憐憫,不需要任何限制與規定!我們有權自自然中拿走想要的一切!
 
當恐暴龍吃光所有生物時,牠會可憐被牠吃的生物嗎?不會!牠會節制自己的食慾嗎?不會!自然就是狩獵與被狩獵,人類無法自外於世界,遵從自然守則才是人類,獵人唯一的規則!」
 
我得說,我聽得汗毛直豎,我本以為他要控訴獵人暴行,但不是!我忍著噁心感:「你懂自己在說什麼嗎?你這樣好像在說,所有的濫殺濫伐都是應該的!?那會將母星生命消耗殆盡!你的想法太可怕了!」
 
「時代早已變了。」他眼朝天,手伸向天說:「託『天空上的使者』之賜,我們知道了世界無限寬廣!宇宙的資源取之不盡!用完一個星球,只要再找下一個就行了!」
 
我不由得退了幾步,赫然發現不知何時,我倆周圍已然圍了不少獵人,每個人皆像受他吸引似,表情呆滯凝望着他,接着他單手一揮,向在場人高聲說:「獵人們!儘量期待!儘量高興吧!再過不久,母星將發生劇變!
 
到時候,你們就再也不受任何限制,不再受無聊的良心束縛,可以拋開偽善面具,忠實的為自己而活!」
 
……光是寫下這些話語,就令我反胃,我不想再寫了。現在我冷靜下來,才搞懂那壓力為何,那是龐大無比的惡意。那個男人,他的價值觀,對我們獵人,對世界極度危險,我想唯有一詞能形容他。
 
『邪惡』。
 
究竟那個男人是什麼來頭?他臨走前,用他那有根金色食指的手,射了張名片給我。那張名片,以純黑為基底,一支金色手掌在中間,手掌中央,又有個像是用鮮血寫成的,大大的『5』。
 
5……在我們的國度內,最知名的不祥數字,以此為名的他,究竟……夠了,今天就到這邊,改天請薩伊美替我打聽看看。」
 
本頁記事到此結束,丹尼爾翻開下一頁,寫的是完全不相干的事。丹尼爾翻回去,對着那書頁深思,類似的主張他曾經在那聽過……
 
他拿筆在自己筆記寫下『葛拉巴多主義』,以前在武鬥學院時,曾有個外國同學問他是否聽過這個,他回說不知道,那個同學一臉訝異說:「你怎會不知?我聽說克魯艾瑪王國很多年前很流行耶?」
 
時隔多年,他不太記得詳細談話,只大致曉得那主義提倡腐除獵人工會,將獵人納入政府管理,並且放寬狩獵的種種限制。
 
丹尼爾揉揉眼,身體快受不了疲勞了……「睡吧。」他躺到床上睡覺,心思則不受疲倦影響,與當年的沃藍得一樣,思索著金色食指的男人,他的真面目是?
 
…………………………………………………………………………………………
 
某處不為人知的海底,兩個人影若自由落體般,落到深海古城最高的塔樓,透過毀壞的牆壁空洞,兩人輕巧着地。在那失去半邊牆壁的房間,身穿白海龍裝的獵人,筆直朝房間中央的王位走。當他坐到椅上,渾身發出黑光,原先白色鎧甲轉眼間化為深沉紫黑。
 
迅龍裝男人走近王位,脫下自己的頭盔,有如金色刺蝟的長髮顯現而出,再帶上黑星鐵製眼罩—「老闆,覺得如何啊?」掛着輕佻微笑,外號『絕影』的頂尖殺手,迅彪影彥問道。
 
「不怎樣,」被稱為老闆的他,一手扶着臉頰,冷淡的說:「只不過是個凡人。」
 
「喂喂,」迅彪搖搖頭,手一攤說:「他可是『祂』所說,需要特別注意的人呢?請老闆您別讓我回去難交差耶。」
 
「不管是你還是『祂』,我都不在乎,你就回去說『不值一提』。」
 
「哎呀呀~」迅彪苦笑說:「面對『祂』,卻完全不動搖的人,除了老闆之外,我還沒看過呢!連那個卡普空空星最強的男人,都兩三下就下跪了,老闆的腦袋構造真是異於常人啊,不愧是……」
 
以眾多的冥海龍武器與幽暗深海為背景,裝備深淵系列的黑捲髮男子,灰白神情驕傲靠着大椅墊腳,金色的食指點着扶手,宛如惡魔般邪魅,其微笑藐視世上一切—
 
『深淵王子』。
 
哼,他冷笑以對,回說:「不管『祂』,或葛拉巴多大公,我只要讓腦中的惡意得到滿足就夠了。你若能一直取悅我,我就會給你想要的,反之,你也沒有存在意義,去死吧。」
 
哼,迅彪也回以冷笑,語氣挑釁說:「自太古時代,魔物獵人的始祖之中,有一支特別的家族,為獵殺魔物,反覆增進狩獵技巧,採取了『誰能夠最有效率殺害魔物,誰就是繼承者』這極端作法,在這過程中,往往是惡意最強的人得勝,最後誕生的,就是惡意的巨大結晶……你是這樣說自己的吧?
 
但是,在這現今的時代,能夠繼續容忍你這種惡鬼存在嗎?工會騎士團近來取締的可嚴了,政府也不像從前鬆散……我超期待看到你失腳的一天,畢竟我看到你的臉就想吐……哎呀?」
 
五個身影,循着他們先前的路徑來到,迅彪見狀,大笑說:「哎呀呀!這真是、這真是難得啊!」
 
來者為一女四男,分別是身纏重甲蟲裝備的紅髮魔女、大轟龍裝備的中年菸男,豪山龍裝備的高傲黑人、骸蜘蛛裝備的俊秀青年、千刃龍裝備的紅膚少年。
 
「金手指的重要幹部,『五本指』齊聚ㄧ堂了!」迅彪回向他說:「看來老闆您打算加大動作了是吧?」
 
「咯咯咯……」伴隨冷厲笑聲,魔鬼般的男人起身,攤開雙手向眾人說:「我忠實的同伴們,歡迎你們到來。相信你們均曉得日後方針,據此,我下給你們的指示只有一個。」
 
他比出大姆指朝下一劃,萬分險惡之笑顏,說出形同向世界的良善宣戰之話語:
 
「將所有礙事的,全部殺掉!」
 
 
 
 
 
 
 
 
 
 
 
 
 
 
 
 
 
 
 
※1:有關沃藍得收養蜜雅之完整經過,請參照『第四十二回—帶子貓』
 
※2:對啦,這段話是從『寄生獸』抄來的。
 
※3:此乃官方最古老的設定之一,詳情請洽維基。
 
下回預告:「魔物悲慘王捨我其誰!『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我們就交尾吧!』」
 
作者的話:「作者我啊,做MH的同人文好幾年了,收官方的小說也蠻久了,長久以來,我ㄧ直都覺得,MH的世界觀有它獨特魅力,但也是它的一大原罪。
 
試看小說與漫畫,至今沒一個能獲得獨立於MH的人氣,於現今日本ACG廠商狂出人物週邊之作法,這些發展自MH的官方作品卻連個景品都出不了。
 
以遊戲來說無所謂,但一需要用劇情來吸引人,MH的原罪就會顯現而出,很難讓故事精采萬分,其原因就是緊守MH世界觀的情形下,『無法出現深具魄力、魅力、理念堅固,足以讓故事火花四濺的強大反派人物』。
 
當我在寫這篇故事的時候,腦中想的就是,『在MH世界觀之下,究極的邪惡是什麼?』,在以後有關金手指(惡之權化)的故事,就請大家期待以對……
 
沒有那種事的啦!本故事才不可能馬上就黑化,殺得血流成河的啦!請老讀者放心,至少不會是下一回!
 
然後呢,作者上週也打到G3了,名字是『LIJ』喔!那麼大家下回見啦!
 
附帶一提,四代開始也過一年多到4G出了,我還是沒看到新MH作者出頭,感覺好寂寞喔……
 
如果有人能猜出本回開始露面的金手指成員,是致敬什麼漫畫的,仁兄真是厲害。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