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一百五十八回—驚異的三段變身!多殼蟹·大公薩姆薩來也!

向下

第一百五十八回—驚異的三段變身!多殼蟹·大公薩姆薩來也!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16, 22:11

「啥!?才這樣而已喔!?」
 
於梅傑波爾多廣場拱門下的岩製櫃台,某個身穿波羅斯系列(土砂龍裝)配近衛隊專用盾斧的年輕獵人,半是驚訝、半是不滿的雙手撐檯面,向一身淡青色制服的馬尾導覽小姐質問。
 
這位打扮得美美的導覽小姐,漂亮臉上閃過一絲『◎,又一個』之神色,馬上態度專業說:「是的,獵人先生,依本工會規定,您的狩獵經歷僅能取得HR5的暫時狩獵許可證。」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該獵人一手放檯上,一手放腰間,裝模作樣說:「憑我的狩獵經歷怎會只有5呢?妳看我這身裝備,可是大型魔物,土砂龍作的耶?而且妳看,雌火龍啊、毒盲龍啊,我都有狩獵過,怎麼會?怎麼會只有5等呢?」
 
「獵人先生,萬分抱歉……」導覽小姐青筋冒出一條,口氣不變說:「羅克勒克範圍的魔物,本公會尚未建立基準來衡量。至於雌火龍,需到達一定狩獵數量,才能依規定來授予HR5。」
 
「哎呀~別那麼說嗎~妳看看~」該獵人脫下頭盔,讓導覽小姐看見他遺傳自父親的倒豎紅髮及紅色肌膚,以及年輕朝氣的瘦長臉孔說:「不是我自誇,記得之前的優克摩村事件沒有?本人我可是其中一位要角,還曾經迎戰過雷狼龍呢~那可是G級的大型魔物耶!少說值得上HR61吧?」
 
「獵人先生對不起,」導覽小姐的笑容快要崩潰,粉剛硬的說:「報導中迎戰雷狼龍的英傑們,昨天才離開廣場呢……可以請你不要造成大家的困擾,快點換下一位嗎?」
 
該獵人轉頭一瞧後方長長的排隊,只得摸摸鼻子,拿了狩獵許可證與廣場導覽本就趕快閃人.
 
「HR5喔……」該獵人,既喬伊·貝基沙斯為此狩獵許可證嘆息,他幾天前看到報紙寫丹尼爾們擊退了輝界龍,一時熱血沸騰也想來廣場闖看看,沒想到得從5等開始……依廣場標準來看,HR5算菜逼巴,頂多只能打打怪鳥。
 
尤其叫他沮喪的是,他就差沒自爆名號了,導覽小姐居然沒認出他就是與丹尼爾們一同對抗雷狼龍的優克摩駐村獵人!叫他好受打擊,連帶想回村去的呢。
 
(唉~不過車馬費都花了,至少狩獵個什麼再回村吧。)轉換想法來打起精神的喬伊去臨時小屋放好行李,小睡一下便到中央大廳找氣質很像某福音二妹組之一的櫃台小姐要任務,翻來翻去看不到啥中意的,HR5能接的魔物,實在不值得他大老遠跑來廣場。
 
(跳緋獸或多殼蟹喔……)廣場的特有魔物,唯有這兩隻在HR5內,喬伊回憶老爸曾說過的,廣場獵人首先面對的,通常都是跳緋獸,而且跳緋獸的裝備也蠻適合新手使用。
 
喬伊左看右看,的確有很大比率的獵人穿著跳緋裝,大家都像是從山上跑出來的土著們……(咦?)此時他察覺,路過的獵人有些對他投以好奇眼光,他想想也當然,像他這樣的羅克勒克獵人,會來廣場是很稀奇的,而且還背著這裡所沒有的充能斧呢。
 
(感覺不錯,但是……)喬伊很快發現,有個人比他吸引更多目光,他好奇的向那看去,在哪裡,也就是張貼任務公告的公佈看板前面,那個人身穿藍綠布料所編織成,喬伊記得是廣場提供給新人用的希望系列,背後背著一根比人還長的綠色長棍,右臂攀著一隻圓滾滾的大蟲蟲:(最初期的操蟲棍?)
 
發源巴爾瓦雷的新式武器,一為充能斧,另一就是操蟲棍,而且普遍認為,操蟲棍更有代表性。喬伊回想父親所說,操蟲棍兩大特色,一是運用獵蟲的聯繫攻擊及吸收精華,二則是利用武器長度與內藏的彈跳機構來進行『跳躍』,可與巴爾瓦雷獵人所擅長的『騎乘攻擊』配合、難怪會是其獵人陣營人人愛用的武器。
 
廣場的希望套裝,加上巴爾瓦雷的操蟲棍,這跨工會的裝備令喬伊好奇心再添幾分。從背影來看,那人體型嬌小,自肩膀與裙子下露出的肌膚潔白,加上那頭蓬鬆又柔軟的粉紅齊肩短髮,看來就像是弱不禁風的嬌弱花朵。
 
「您很在意那位獵人嗎?」喬伊後面的櫃台小姐說:「他已經在那裏站了半個鐘頭等人加入了,大家又都是要幫不幫的,您要不要去幫他呢?左邊數來第三行第五個」「這……這樣喔,好,我去看看。」喬伊期待又怕受傷害,慢慢走近公佈看板,同時那個人也注意到他,轉過頭來——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喬伊內心的愛之鐘響個不停!對方那晶瑩又溫柔的黑亮大眼,小巧圓潤的粉嫩臉蛋,玲瓏的小鼻,濕潤的鮮鮮紅唇等等完全擊中了他的心窩!這股衝擊不下於初次見到蜜雅的衝擊——
 
「喔喔喔!不行啊!」喬伊拿頭猛撞公佈看板,心中吶喊:「我已經有蜜雅醬了!不可以移情別戀啊———!」咚咚咚了好幾聲,喬伊這才恢復過來,不理週遭的奇異眼光,看看那張委託單:(只是多殼蟹啊?唉,反正只是HR5的魔物,想必不會多厲害,就這個好了。)
 
喬伊撕起委託單,隨即那位獵人激動的喊:「您要加入嗎!?」喬伊聽來他的聲音如外表般稚嫩,年紀恐怕只有十來歲。「啊?對、對阿!」「太好了!」他雙手握住喬伊的手,拉到他平坦的胸前,且雙眼泛淚說:「都沒有人來幫我……我還想怎麼辦呢……幸好你來了!謝謝!」
 
如此熱情的感謝,喬伊平生第一次自獵人同業得到,故他暈陶陶兼陶陶暈,頭頂冒熱氣再拍自己胸膛講:「放心交給我吧!我叫喬伊.貝基沙斯!妳呢。」「謝謝!」他歪著頭,亮出迷人微笑說:「我叫納因·蘭斯諾李,請多指教。」現在想起來,真該當時就發現不對勁——喬伊後日談。
 
要前往多殼蟹所在的潮島,必須經由海路,因此兩人就面對面坐在小船上,慢慢航行到紮營基地,途中除了海水還是海水,喬伊就向納因問:「我問妳個失禮的問題喔……妳……幾歲?」
 
笨如喬伊也曉得問女性年紀可能會挨揍,可他就是很在意。納因舉起他的小手,指頭彎一彎說:「再九個月我就滿十六歲了!」
 
「啥!?妳才十五歲!?」喬伊心想怪不得她看來那麼幼齒,而且這個年齡,居然就出來當獵人,莫非是有不幸的身世嗎?「我再問一下……現在要當獵人,應該都會先去武鬥學院上學不是嗎?」
 
「啊~那個啊……」納因五指點五指,有點憂鬱的說:「我算是私生子,還沒認祖歸宗。我媽說會生我純屬意外,所以她儲蓄不多……沒那個錢讓我去上外星學校。不過別擔心,我媽是A階層的修者獵人,我的狩獵技術與武功都是媽媽自幼傳給我的。」
 
「所以說,妳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那現在呢?」「嗯~我剛滿十五歲的時候,媽說我該獨立生活了,先帶我去巴爾瓦雷,這把操蟲棍就是那時拿到的,沒多久後,她說還是她以前待的廣場好,又帶我到這來……到上周前,我們還一起狩獵的說……那次獵完大怪鳥後,她說我可以離巢了,要先放我一人一陣子……啊啊~不知她又跑去那裡找男人快活了?」
 
「聽起來真是辛苦了……真的。」喬伊點頭說:「雖然沒有妳嚴重,我爸爸老是不在家,可以說是我媽把我養大的。當獵人什麼的,倒是我爸壓著我的頭,硬是把我扔到獵人工會去的。」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對對,就是那句老話。」
 
兩個年輕獵人相似而笑,笑得雅致的納因說:「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您很親切。剛剛那些話,我從沒跟別人提起過說?」「挖喔,總覺得我以前也說過同樣的話、好巧啊!」喬伊邊笑邊想,從前丹尼爾們也有給他同樣感受,難道他與納因也有某種深厚緣分嗎?
 
抵達潮島的紮營基地,那是有著漂亮海岸線與白色沙灘的美麗地方。假如是來度假的,喬伊覺得可以擺個涼椅,自己穿一條熱褲再戴墨鏡,就可以喊聲『阿羅哈』來消遙過日啦。
 
「好!我要加油!」納因雙手握拳於胸前,自行打氣。喬伊不由得想,為啥這個人的行為舉止,就是能那麼自然的有女孩子氣呢?「喬伊先生!」「啊有!」納因又一次握住他手,表情嚴肅得可愛說:「負責我的教官說沒空,因為我HR低所以也沒有人跟我簽賴狩人,謝謝您雪中送炭!雖然這是第一次跟媽咪以外的獵人組隊,我會加油的!」
 
於是喬伊又一次暈陶陶兼陶陶暈,掛著嘿嘿嘿之笑容跟著納因屁股後面走。
 
與外頭風光明媚之景象相反,潮島內部存在著巨大的黑暗洞窟,如今兩人來到一處光線不良、空氣混濁、岩壁、地面生長各種菇類,光是呼吸就好像吸入諸多胞子之奇妙場所。
 
然後,在那中央,聳立著一粒大岩;若牠不走動,那真的就像粒大岩,自古以來便存在於此。當牠察覺到生物逼近,運用四隻腳轉向之時,還把喬伊嚇了一跳曰:「嗚哇!石頭會走路!?」
 
對方舉起牠如巨大岩鎚的右鋏,如寬刀的左鋏,平扁的短尾,通體被厚厚的土塊所包圍,其土塊上頭又長了些菇類及苔類,令人納悶究竟存在多久?坐鎮於潮島底層的大型魔物,那正是生態獨特的甲殼種,多殼蟹·大公薩姆薩!
 
「呼嗄?(蝦毀?)」多殼蟹眼睛確認到兩人存在:「嘰!(大膽!敢侵入本公的領地!)」牠用右鎚遮住身體半邊,右爪伸直;左爪為槍、右鎚為盾,此猶如長槍騎士之架式乃為多殼蟹的獨門戰鬥姿態:「嘎嘎嘎嘎嘎————!(讓本公看看你們是否值得本公出實力!)
 
(作者嫌麻煩,以下多殼蟹講的話就直接翻譯。)
 
「來了!喬伊先生要小心!牠的右鎚威力驚人!」「不用擔心,一切交給我!」喬伊逞強的回應,其實他初次對上甲殼種,根本不曉得怎麼辦,反觀納因直衝出去,拔刀同時,右臂上的獵蟲立即飛出早一步撞上多殼蟹的土塊外殼,納因隨即跟上,雙手持棍跳起,以全身的重量揮出直斬同一處。
                                                                                
「本公的反擊!」多殼蟹左爪自左邊橫掃過去,單看雙方質量差距,納因就算被一刀兩斷也不奇怪,然而他縱身躍過來襲大爪,就連喬伊沒料到的右邊掃擊也以堪稱華麗的空中翻滾閃過,更令他訝異的是,納因著地之處,居然就在多殼蟹左爪之上。
 
「阿哩?獵人哩?哇喔!好癢!」多殼蟹遲了三秒才發現獵人自牠左爪跳到牠背上,而且拿出小刀猛戳:「好癢!你這小傢伙想幹什麼!?不要再搔了啦!哈、哈、哈、哈楸!」多殼蟹打噴嚏而倒地抽蓄,四腳發軟站不起來。
 
「喬伊先生!趁現在!」「好!」納因與喬伊趁機加以猛攻,兩人的最初攻勢算是順利!隨著狩獵進行,多殼蟹的土塊外殼逐漸剝落,雖然一時造成場地泥砂瀰漫而視線不良,所幸多殼蟹的動作遲緩,只要拉開距離等塵煙消失就不成問題。
 
混戰之中,喬伊眼見納因的狩獵風格,與蜜雅有異曲同工之妙,行動靈巧、迅速,擅用靈活身段來周旋敵人身邊,然而其決定性差異在於,蜜雅雖被稱為有如蝴蝶飛舞般之行動風貌,但那並非她本人有所意識到的,只是無形中令外人看來像。
 
「這小傢伙好煩啊!」多殼蟹左右揮舞大爪,納因早一步藉跳躍跳過攻擊範圍,浮空中的他轉身踢擊多殼蟹的右鎚,藉反彈之勢直刺多殼蟹眉心,多殼蟹哀號一聲後仰,下一秒揮槌反擊,納因卻早以特技選手般的數次後空翻跳出牠所及之處,著地的他維持蹲姿,操蟲棍平舉於腰後,且表情凜然的撥開劉海—
 
他的狩獵好似將獵人與魔物都當作觀眾,讓大家既是演員又是觀眾,共同與他用生命來表演舞蹈。喬伊回憶起父親所說,過去有個廣場頗富盛名的女獵人,她的狩獵亦是如此。
 
「她的外號,人家都叫做『迷人舞孃』。」父親表情複雜說:「啊~看在我們眼裡,會覺得多餘動作太多,華而不實,不過真的看起來賞心悅目就是了。」
 
(莫非納因是……)
 
「喬伊先生!」納因急切叫聲曰:「多殼蟹要來真的了!」「啥?來真的?」喬伊一時回神不過來,只見多殼蟹牠站起身,舉高右鎚蓄力喊:「喔喔喔喔喔喔!本公生氣了!」緊接著牠奮力槌地面,洞窟間大為動搖,兩人腳底下的岩盤龜裂崩潰,逐哇哇叫的掉落下一層。
 
跟著下去的多殼蟹因著地而讓全身的土塊盡碎,完全展露出牠的橘紅身軀!「哇哈哈哈哈!你們死定了!」多殼蟹擺起招牌姿勢再戰兩人,一反先前的鈍重,速度提升許多,令兩人頓時難以招架!
 
「這傢伙……變快了!」喬伊維持單手劍模式,努力與多殼蟹周旋,卻找不到幾次攻擊機會,然而充能斧要能發揮實力,需要——嘎嘎!硬用盾牌吃下槌擊,固然使喬伊退後好幾步,相對的劍身內藏之儲熱槽終於加熱到最大值!
 
「好啊!」趁多殼蟹轉身找納因,喬伊將盾牌開啟,劍身插入其中令熱量灌輸至其中的榴彈瓶,接著他順勢變形成斧模式,先是用力將斧身砸到多殼蟹尾巴,再拉回整把斧頭,令變形成刀刃的盾牌轉回劍柄處左右開啟,解放出榴彈瓶能量!
 
「高出力屬性放出斬!」使出渾身力氣,把滿溢能量而發光的劍身直擊剛好轉身過來的多殼蟹頭部,能量大為爆發,震得多殼蟹頭暈目眩,再次倒地不起—充能斧要發揮實力,非充填盾牌內中的榴彈瓶或屬性瓶不可,如何於單手劍模式快速累績能量,再於恰當時機變形成斧模式來進行強力招式,正考驗獵人的真本領!
 
兩人各自把握時機,喬伊趕快藉攻擊來重新累績能量,準備要使出充能斧最大殺招,而納因則反覆驅使獵蟲採集魔物精華,要進入三重精華強化模式。
 
當納因順利收集到紅、白、黃三色精華,喬伊也把能量全數灌入榴彈瓶,開啟充能斧的屬性強化機能,甚至也再次充填完能量,兩人各自就所用武器,達成最佳狀態之際!
 
「塞你老師————!既然這樣,就讓你們看看吧……本公真正的姿態!」多殼蟹高高跳起,全重量加全身力量狠狠擊向地面!洞窟第二次為之震撼,而且從紛紛掉落的岩石之中,舉高右鎚的多殼蟹渾身綻放出蒼光,那究竟是!?
 
「大—————變——————身!!」
 
墬入洞窟最深處,兩人抬頭所見的,乃是與先前模樣截然不同,甲殼發散青白色光澤,體型細瘦兩圈,右鎚變成細長鑽頭,左刀變得更薄更鋒利,尾巴變不見,背後多出兩排某種發電器官的多殼蟹!
 
見這驚人變化,納因驚曰:「從來沒看過這種模樣!明明之前打過的多殼蟹不會變啊!?」喬伊則喊:「騙人!怎麼可能變那樣子!?尤其那個鑽頭是怎麼收進鎚子的!?所以牠就靠那四支細腳支撐那麼多外在重量嗎!?確定不是直接換另一隻螃蟹上場嗎!?」
 
無視兩人的質問,多殼蟹超嗨的舉起雙爪放出雷電曰:「咿哈哈哈哈哈!本公要把你們電成龐克頭啊!」多殼蟹說到馬上實行!祭出螃蟹特有的左右交叉之閃電式跑法,再把那團雷電扔地爆炸!
 
躲過這預備動作明顯到不行的攻擊,兩人雖想反擊,可多殼蟹發揮甲殼種招牌技能之鑽入地底,兩人馬上猜到是地底突襲便立刻跑遠,就見地面泛出一團雷光,推測多殼蟹會從那鑽出,那知那團雷光那邊亮一亮、這邊亮一亮,直到喬伊被電到導致麻痺,牠老大才冒出雙爪,爆出雷光電得喬伊哇哇叫!
 
「呼呼呼!換你了!」丟下冒煙的喬伊,多殼蟹轉向納因,運用雙爪連續刺擊,納因不敢大意,拉開距離且運用獵蟲來展開遠距離攻擊;所有的劍士類武器之中,唯有操蟲棍能兼顧遠近,搭配力量型獵蟲,即使有些距離,也可以給魔物不少損傷。
 
「可惡的傢伙!那就讓你看看我等多殼蟹的大絕技!」多殼蟹雙手舉起,接著鑽入地底,納因想牠是要地底攻擊嗎?故密切注意地底—
 
「危險!」喬伊一個飛身推……不對……撲……不對,不管用啥字都很糟糕!反正喬伊把納因壓在下面……你說這樣也很糟糕?不管啦!總之下剎那,身纏雷電的多殼蟹以毫髮之間飛梭過兩人身上,且瞬間消失於地底下!
 
沒空害羞於此情境的兩人趕快爬起,這回兩人皆明白看見,從洞窟周圍的空洞處,有一團蒼光閃爍,隨即多殼蟹自那飛翔而出,超滑順的遁入地中,喬伊吐槽曰:「牠作弊啦!長那個樣子怎麼可能會飛!?一定是外星怪獸——啊娘喂!」
 
多殼蟹再次飛過獵人頭頂,嗆聲曰:「看到了沒有!?此乃甲殼種大奧義!帶電滑空霹靂殺法!」牠一而再、再而三自四面八方展開突擊,殺得兩人抱頭鼠竄,喬伊不放棄吐槽曰:「抗議!這種東西是野生動物才怪!要不然就披著螃蟹皮的古龍!」
 
當然與喬伊的抗議無關,多殼蟹總算回到地表來個大煞車,原地喘息曰:「哈哈哈!知道厲害了吧!?不過這招有點累,休息一下。」
 
「非勉強一些不可了……嘿!」納因抱著心理準備,自多殼蟹後方撐棍跳起,二次降落於牠背上;本以為會受到強烈抵抗,不知是否多殼蟹沒察覺或太累,魔物並沒有掙扎,納因自己都不太能接受的,輕而易舉就讓多殼蟹躺地。
 
管牠怎樣,反正是攻擊良機!眼看屬性強化模式就要解除,喬伊決心把儲存於榴彈瓶的能量一次投入!「喔喔喔喔!」喬伊逼近多殼蟹,同時納因正在追擊!
 
「一決勝負!」喬伊鼓足力氣,要施展大技—
 
「超!」充能斧盾牌朝兩旁打開。
 
「出!」劍身與盾牌結合。
 
「力!」合體變形成斧模式。
 
「屬!」盾牌旋轉180度,沿劍身滑軌向下移。
 
「性!」盾牌到定位,啟動榴彈瓶能量全數排出。
 
「解!」能量排出完畢,獵人揮動充能斧拉至身後。
 
「放!」閉氣且繃緊每一寸肌肉,雙手舉斧過頭。
 
「斬——咦?」
 
「咿呀!」多殼蟹跳了一下後搖了兩秒,黯然攤平曰:「……沒想到你們那麼厲害……本公輸了……」而在牠後面,乃是保持突刺姿勢的納因,杏眼圓睜與喬伊大眼瞪小眼。
 
兩人及歸西的多殼蟹本人此時才想起,這支多殼蟹只是支HR5的下位魔物……叫超出力屬性解放斬差一點就出完的喬伊尷尬得不知該怎麼辦。
 
平安無事回到廣場,在大廳領完素材等報酬,納因向喬伊鞠躬道謝說:「喬伊先生謝謝您,這麼一來,我就有旅費可以到下個地方了。」「不用客氣啦,」喬伊搔搔紅臉頰說:「我才是大開眼界了呢。啊對,妳要離開廣場?」
 
「嗯,」納因輕輕點頭說:「我要再到巴爾瓦雷去,找尋那個人的情報……這個給您。」他雙手遞出獵人卡片,喬伊見狀也拿出自己的,互相交換—「對了,」納因面帶迷人笑容說:「下次見面,我說不定會改姓為納因·安吉里士。」
 
「這樣啊……安吉里士?」喬伊收下卡片,頭頂冒出燈泡說:「啊啊~妳要找的人,是不是叫做蜜雅·安吉里士?」「不是。」「不對?那是沃藍得·安吉里士?」「對對!就是那個人!」納因雀躍的十指交叉說:「您認識那個人嗎!?知道他在那裡嗎!?」
 
「知道啊,」喬伊不加思索說:「他是王女殿下的貼身侍衛,人應該在王宮。」「太好了!」納因握住他的手猛搖說:「沒想到喬伊先生剛好認識他,這一定是上天給的緣分!」「啊哈哈哈~或許是喔~」喬伊本就紅的臉更加紅通通說:「那妳為什麼要去找他呢?」
 
「媽咪說,」納因手放自己纖細的鎖骨,柔情說:「他是我在世上所剩不多的親人,如我有意願的話,就去找他認祖歸宗……我這就啟程去王都見他!」納因深深一鞠躬說:「謝謝喬伊先生,祝我們有緣再相會!」之後轉身小跑步離去。
 
如果那時沒多嘴的話,這件事就那麼美好的落幕了——喬伊後日談。
 
「喂~!」喬伊手圍成喇叭樣喊:「女孩子一個人旅行,要小心安全喔!」
 
不遠處那身倩影忽然停住,雙拳緊握加全身發抖,喬伊正想怎麼回事?納因轉過身來,眼眶含淚加咬唇,接著放聲大喊:
 
「我……我是男生————!!」
 
突然間,喬伊覺得世界變白了!而且還平空冒出好多支玫瑰!「啥———!?妳說啥———!?妳是男人!?妳騙人———!!」喬伊嚇得三魂七魄飛掉一半之際,不承認事實的喊:「可可可可可可是!妳穿的希望系列是女裝耶!?」
 
「那那那那那那是!」納因站內八字,急得掉淚講:「工房伯伯搞錯了啦!然後媽又說這樣正好!可以騙男人來幫忙!我我我我是男人啦————!!」
 
「我不相信————!等等!」喬伊此時才發現,納因聲音雖細,其實是男性的音線沒錯!再看他的胸部平得很,是真的沒胸部:「你你你你真是男的!?我以為……以為你只是貧乳!你那麼可愛,怎麼可能是男人!?」
 
「嗚哇———!」喬伊的話招致反效果,納因掩眼噴淚邊逃走邊哭喊:「反正我就是沒男子氣概!長得像女生!喬伊先生是大笨蛋啦———!嗚哇哇哇哇~~」
 
納因逃得不見蹤影,喬伊來個失意體前屈,心情跌到谷底唸:「我一直以為『那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不過是謊言……怎麼會……怎麼會讓我遇到了呢?咦?」
 
喬伊感到有人輕拍他的肩,抬頭一瞧,好多男獵人圍著他,大家都擺著溫柔眼神,而拍他肩的獵人A說:「小兄弟你不是一個人,我們當初都以為『哇~那對姊妹好正好美喔!要是能搭上線,那該多美好啊』,誰想得到,她們居然是母子!」
 
「沒錯沒錯,」獵人B熱淚盈握說:「母親死會就算了,可是那個兒子……實在是令人把持不住啊!大家都怕那一天會誤入歧途,把靈魂賣給路西法,才不敢去幫他!」
 
「原來……原來如此!」喬伊也不由得熱淚盈握,與獵人B拍肩致意說:「原來有那麼多的受害者在!我、我不是一個人!嗚喔喔喔喔!」
 
於是乎,整個分區的男獵人哭成一團,然後手牽手上演感人熱淚的大合唱,害外頭以為是發生了蝦米大代誌。唱著唱著,喬伊腦袋逐漸回復冷靜,開始思考納因所說的話,然後—
 
「咦——————————!!不會吧—————————!?」
 
 
 
 
 
 
 
 
 
 
 
 
 
 
 
 
 
下回預告:「四方環海,與世隔絕的孤島,其中央高聳入雲,與天比高的神秘超大建築,『天廊』,它那佈滿謎團的龐然巨體內,到底藏了什麼秘密……『羅克勒克獵人的天廊探險記事!』」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最近真是災難不斷……但這種時候!才是需要笑聲的!希望本回能讓大家笑出來!
 
本回喬伊的糗樣,作者最近在FG版也有遇到,常常想說「熱量表快到了!可以來一炮了!」或「儲滿了!等機會發射!」可是魔物已經先被打死啦!啊哈哈哈哈哈哈。
 
多殼蟹算是在本文第二次登上了,F產魔物中,牠老兄給我的印象真的很深呢?當時第一次看狩獵影片真的超吃驚的!F版的朋友希望能去見見牠喔~
 
新年就快到啦,今年放六天比較短,我現在有點害怕台卡會出蝦米活動讓我們黏在電腦前。
 
這回初登場的納因,作者我覺得這首蠻適合他的喔。
 
實際上的多殼蟹BGN是這個。
 
那麼大家下回見啦!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