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三麗鷗聯名特設

日版MHXR 三周年特設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五十九回—羅克勒克獵人的天廊探險記事!

向下

第一百五十九回—羅克勒克獵人的天廊探險記事!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20, 08:01

「好高好高喔~」羅倫安琪拉頭抬高高,衷心讚嘆道。「對阿,好高好高喔。」沃藍得漫不經心的重複她話。
 
狩獵文化博物館開業多年,挾著『傳統狩獵文化之國內最佳保留區』之名號,以及館長汲汲於營下,已然成了王國中著名旅遊景點之下,同時也是外國、外星遊客必遊之處,時常登上傳媒『克魯艾瑪王國,您不可不去的五十大景點』等等專欄介紹。
 
看上高人氣所帶來之商機,各家獵人工會紛紛表示願意贊助,因此館方在接受了羅克勒克、巴爾瓦雷、梅傑波爾多廣場三大工會的全力支援後,對園區逕行了相對應之大型擴建工程。
 
羅倫安琪拉與沃藍得這對主僕,如今就在獵人武防展示館那邊;原先展示館是雙塔式建築,如今為容納三家工會所擁有的各式裝備,要再建造三座高塔。三架高塔皆已接近完工,其中署名為梅傑波爾多廣場的高塔,顯得特別高聳。
 
「為什麼這座特別大呢?」
 
面對她率直的疑問,沃藍得瞄瞄它螺旋狀外牆說:「梅傑波爾多廣場研發新技術向來不留餘力,獵人對裝備要求也相當嚴格,是故論起裝備種類之繁多、性能之優異,廣場是領先群雄的……話說這個模樣,根本就是模仿天廊的嗎?」
 
「正是如此,不愧是老沃,一看便知!」館長瑪門手拿著報紙,自兩人後方現身。雙方寒喧幾句便找個地方吃飯聊天去。不消多久,話題便被羅倫安琪拉帶到『天廊是什麼樣的地方』?
 
「嚴格說來,能正確回答這問題的人,都早已埋沒在上古時代了。」沃藍得捲起一團麵,叉子晃阿晃說:「天廊,其存在意義完全處於迷霧,古塔尚且有人推測是用來祭祀某物的祭壇,然而天廊卻令人無可得知用途為何。除外,建造天廊的文明,似乎是比建造古塔的文明更加高度。」
 
「據說,當梅傑波爾多廣場的調查隊來到天廊前面,同時看到了一種幻覺。」瑪門轉著叉有龍尾肉的叉子說:「『原諒我們……我們……做了無可挽回的錯誤……』詠念著這些話語,疑似是古代人的魅影,一個接一個的消失。」
 
「咿~~!」羅倫安琪拉毛豎起來說:「怎麼好像變成鬼故事!?然後呢?」
 
「在這裡,有著什麼在。」沃藍得嘴巴嚼嚼嚼說:「梅傑波爾多廣場將天廊列入最優先調查事項,反覆派遣獵人前去搜索。天廊位於海上孤島,四面又被高山環繞,僅能由空路進入。當年擁有大型探查船的只有梅傑波爾多廣場,又是他們最先發現,自然而然的,天廊可說是廣場的專屬獵場,其他工會的獵人極少有機會赴天廊一趟。」
 
「話雖如此,關於天廊中見聞,還是有一定的流傳。」瑪門接著說:「傳說中,天廊內部潛藏著大量陷阱,而且還有許多的魔物在此定居,不只外觀,天廊內部也可以說超出眾多獵人所知的常理。」
 
「沒記錯的話,」沃藍得喝口奶茶說:「我初次聽到天廊的探險經過,是從緋天桑那裏聽來的。」「等一下,」羅倫安琪拉發問曰:「那個人……好像是什麼羅克勒克十強豪之一吧?為何他會向你說這種事呢?」
 
「這也沒什麼,」沃藍得懷念樣說:「說到羅克勒克獵人陣,緋天桑算是與我交情最好的,一來同樣身為以劍聞名的高手,我倆有所惺惺相惜,二來是在超鬥技會期間,發生某件事情,讓我與他的革命情感一口氣大升……這事以後再提,不嫌棄的話,我這就向你們轉述他的親身經過?看你們反應是說好吼?那我開始—」
 
…………………………………………………………………………………………
 
疤痕又在痛了。
 
緋天 紅鶯摸摸自己鼻前的一字疤痕,心想每當疤痕隱隱作痛,就是預告說,強敵或險境即將出現:(真期待,剛好可以試試新裝備呢。)結合了巴爾巴雷與外星技術,且大量投入G級素材,他慣用的雷狼龍裝備得到了G級進化。
 
比起通常的G級防具更加性能優異,針對修者所用這點,特別強化了靈力傳導性能,可不單只是外觀變得氣派許多而已。
 
他與同被封為十大強豪的拜麗亞·基基涅斯、佛朗剛·朗基兩人一起走出飛行船船艙;兩人裝備如他們各自的象徵,拜麗亞穿著她改造成情色修女服樣的涅布拉X系列,佛朗剛則是通常的系列。
 
走到甲板看到外頭,三人立刻被某個龐然大物所震撼。
 
冒著紅煙的火山地帶,那裏竟有座猶如自地底衝天而起,穿過天上雲層,齊天高的一本塔,其直挺挺巨體的外牆,顯然也經不過時光摧殘,隨處可見大片剝落,露出齊下的骨牌般結構,也有許多植物發揮強韌生命力,給天廊鋪上一塊又一塊的綠意。
 
何等超自然的一幕。
 
三名來自羅克勒克的獵人於心中讚嘆,雖然作為羅克勒克市街基盤的巨岩也時常讓外地人驚訝不已,但那畢竟是自然界的鬼斧神工,眼前這穿天巨塔,卻是出自人工的產物,究竟是經過多麼漫長的時間?耗費多少資源與人力?才能建成這座高山般的高塔?
 
「邁向天上的走廊……簡稱天廊嗎?」
 
紅鶯可以感到,他旺盛的冒險心正讓心臟鼓動,雙腳期望踏入未知之地,雙手期待與神秘魔物交戰。拜麗亞雙手抱胸,思量著裡面有何危機需要面對?又可以得到什麼報酬?佛朗剛視線一直往上抬,一方面心繫任務成敗,一方面也想若能踏破天廊,想必會是一大榮耀。三人懷著各自想法,一同往天廊前,廣場所設立的臨時櫃台走去,向那裏的工會長老報到,
 
「歡迎你們來,羅克勒克的豪傑們。」長老抽著菸,坐在櫃檯上說:「說實話,老夫是希望更多人來的,可惜礙於超鬥技會,只請得到你們三人。」
 
「我們聽說是緊急任務,火速趕來。」佛朗剛搶先兩人說:「可否請長話短說,簡單告知我們任務為何?」
 
「呵呵呵,說得是,」長老點點頭說:「的確不是聊天時候。你們應該都曉得,天廊受到周圍氣候影響,加上內部的險峻狀況,經常被迫中斷調查作業,有時候甚至連所在位置都會遺失。
 
前些日子,好不容易能夠進入調查,吾等把握機會,派遣『秘傳守衛團』遠征。出乎我們意料,守衛團一去不回,可想而知,肯定是出了意外。秘傳守衛團是我們貴重的人才,不可一失!你們的任務,既救援他們出來。」
 
「對不起,」拜麗亞漂亮的眉毛揚起一邊說:「您是說,那個秘傳守衛團,居然在裡面遇難了?」
 
長老給予確定回答,拜麗亞的表情轉為險峻、佛朗剛的憂心更甚,紅鶯越是想快點進去瞧瞧。
 
…………………………………………………………………………………………
 
「所謂秘傳守衛團呢,」沃藍得解釋曰:「要提這,不能不提廣場特產『秘傳書制度』。秘傳書記述著廣場的獨門招式,只提供給到達某門檻的高級獵人,同時在達成高難度任務時,給予武器魂之證。當武器魂之證達到某個數量時,便可向工房換取名為『秘傳防具』的廣場專屬裝備。
 
由於要強化秘傳防具需要非常大量的證書,是故有些廣場獵人自嘲說是在收集紙,不是狩獵,據說也有些人做偽證書……這個不提。
 
時至今日,拜修行者人數眾多,秘傳書內招式已不再稀罕,秘傳防具則依然保有地位,而且被視做一種精通特定武器的象徵。秘傳守衛團就是指被納入廣場直接指揮,獲頒最高位秘傳防具的達人們。
 
我記得一種武器限定四人,人數一到就不再徵招,所以可以說秘傳守衛團,乃是專屬於廣場官方的最精銳部隊。如此實力堅強的高手集團,居然會在天廊內遇難,可見內部有多危險。
 
…………………………………………………………………………………………
 
喀拉喀拉喀拉。
 
隨著鐵鍊聲,沉重的二重木門上昇,他們逐踏入天廊之中。出乎三人意料,內部氣息並不混濁,或許是空氣有藉由外牆空洞流入吧?昏暗的光線、龜裂的地板到是預料中。
 
相應天廊之巨大,內部空間也相當廣闊,三人分別拜麗亞頭抬高,望向天花板思考說:「單調沒裝飾,天花板高成那樣,這不是給人住的場所。」「看看那邊的燈火,」佛朗剛看往牆上的燈火說:「綠色的光……那是電燈?」「比起那些,」紅鶯動動鼻子說:「有魔物的味道,這裡生物可不少。有意思!」
 
「「一點也不。」」只想達成任務快離開的兩人異口同聲道。
 
聽工會長傳述裡面有許多機關陷阱,即使是強豪的他們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找到房間唯一的門,打開後現出一道狹窄走廊。但更引人注目的由鐵索所懸掛,一個個做著鍾擺運動的大岩石,再看看走廊地板,有著密密麻麻的小洞。
 
不言自明,三人原地等待一會,地板小洞彈出等同數量的長矛,自走廊盡頭到接近路口,階段性射出、回收。見這情形,三人便依循時間差,且運用走廊兩側的安全地帶,閃過岩石與長矛陣,快速通過走廊。
 
三人陸續通過各種陷阱,例如會發射箭雨的牆、循地板滑軌移動的刀扇機、毒床、火焰放射機、火球砲台、定時能量爆炸機,閃光產生機等等亂七八糟的東東,如果不是有工會長事先提供的情資,三個人可能連牆上的發光體是機關開關都要花些時間捉摸。
 
途中不但要驅使機關來開啟路口,有時還要拉大砲來把阻塞物給轟掉,更麻煩的是魔物頻繁出現,尤其部分疑似接受到天廊迷之能量的個體,假如不利用同樣含有天廊能量的陷阱,根本難以用武器給予有效打擊。
 
(就是現在!)拜麗亞站上地板的大型壓鈕機關,下一刻前方的佛朗剛與紅鶯雙雙飛撲到她腳邊,而追著他們的大型魔物,溶岩龍則被地板那排排的火焰放射機給燒成名副其實的紅燒魚。
 
「哇塞~」紅鶯盤腿喘口氣說:「我覺得我們好像在玩真人版的動作闖關遊戲。」佛朗剛有感而發說:「那麼久遠的時代居然有這等技術力,古代文明高深莫測。」「我比較驚訝這些太古機械,無人維修下竟然還能正常運作。」拜麗亞掏出水晶球,邊探測邊說:「或許天廊內部有什麼古代的人工智能在確保能量爐運轉,又或是,這裡並非真正的無人之地……走這邊。」
 
三人持續往內推進,最後來到一扇被冰凍住的大門。他們身經百戰的神經,清楚傳達出這扇門後方,潛藏著不可忽視的威脅。男子兩人同步望向拜麗亞,只見她不甘願的盯著水晶球說:「在這扇門後面。」
 
那沒什麼好說的了。
 
懷有心理準備,三人打開這扇門,最先迎接他們的,乃是自上到下,罩上一層冰霜的廣大房間,以及房間中間的某種巨大物體。
 
擁有近似鋼龍的骨格構造,然又比牠大上一圈,更加壯碩,全身覆蓋漆黑甲殼,銀色條紋分布全身,形狀偏狹長的頭部兩側,赤紅血筋仿佛紅眼,尾巴尖端為五叉。其異樣姿態簡直脫離人界的野生生物,而像來自魔界的邪惡魔獸,既不尊貴也不美麗,而是單純無比的『恐怖』。
 
即令狩獵過無數魔物的三人,見到如此非常規的生物,也不免一陣戰慄—「那就是……『天廊番人』托雷姆戴拉!?」
 
唯有天廊可發現的獨有魔物,儘管正體不明,然據說牠的強悍甚至凌駕於古龍之上,被封為天廊的守護者,自古以來不知驅逐多少侵入者,深受獵人們所畏懼。
 
「嘖!果然是這傢伙!」瞬間理解秘傳守衛團出事原由,拜麗亞立馬下指示:「妳們兩個去拖住牠!我——咿!」
 
「吼吼吼吼吼!」發覺侵入者,托雷姆戴拉來個開幕吼叫!渾身發出漆黑光芒並搖撼房間,震波撕裂地板,更產生多量冰錐突起!憑羅克勒克製的裝備抵擋不了超級音波,三人不得不掩耳跪地。
 
下一瞬間,托雷姆戴拉飛撲過來!光是著地的衝擊波就沖散了三人,更可怕的是牠再一次飛撲著地之後,霎時間既張嘴噴出挾帶毒液的冰凍吐息掃射,倘若三人並非戰鬥力遠超過普通獵人的A級修者獵人,可能毫無招架之力,數秒就被抬出天廊。
 
「天廊番人果真名不虛傳!」翻身過吐息掃射,紅鶯落地立即拔出真王牙刀·神威,直挺刀身有如反應他高昂鬥志而雷光閃爍:「緋天紅鶯,請求一戰!喔喔喔喔!放龍過來吧!」身纏雷狼龍裝備的獵人,毫不畏懼衝向魔物,緊接著用堅強體魄硬吃下攻擊的佛朗剛,跟隨他拔出斬擊斧應戰!
 
另一方面,靠靈力防護罩避免直擊的拜麗亞,無視鬥魂高漲的男士們,拜麗亞則尋找那裏有門;救助秘傳守衛團乃第一要務,除外她暫時不理會:「門在那……咿呀!」
 
險些被魔物吐息給噴到,她生氣吼:「幹什麼!?好好拖住牠啊!」「就算妳那麼說……危險!」紅鶯側跳回避開托雷姆戴拉有如機關槍的冰錐連射吐擊:「這傢伙的攻擊範圍實在太犯規了!」
 
不符合巨體的俊敏靈活,幾乎不需蓄力的粗大射線吐息,特別難纏的就是牠一舉一動,不知是根據何等原理,從地面或天花板皆產生大量冰錐,令牠的攻擊規模大得令人吃驚,以大型魔物而言,三人從未在羅克勒克狩獵過這等誇張無道理的可怕生物!
 
「管你們那麼多!給我撐住!」拜麗亞女王殿下下令,佛朗剛長嘆一氣,收回武器運作靈力:「我本來不想用這招的……喝!」爆發出地屬靈力,將能量聚集於雙手:「超重力射線!」雙手發射足以覆蓋托雷姆戴拉的暗黑能源波,如同推擠般將魔物給轟至貼在牆上:「趁現在快去!」
 
「沒問題!」匆匆撇過一眼消耗許多靈力來壓制住托雷姆戴拉的佛朗剛,紅鶯立馬收刀一同找尋其他的門—「在這扇門後面!」房間最深處,左邊角落之門,拜麗亞確定說。「沒錯吼!?喂!」紅鶯著急敲門喊:「裡面有人就喊一聲!喂——!」
 
聽見一丁點微弱聲響,他們盡量把耳貼到門前,聽得:「……天廊番人太可怕了……我等四人中了牠的壞毒,體力耐力被侵蝕殆盡……好不容易逃進這房間,沒想到卻是個死路……門外有魔物,況且門被冰封……如今的我們唯能坐著等死……」
 
「說喪氣話還太早!」紅鶯拔出太刀,後退幾公尺:「我會救你們的!喝阿阿阿阿阿!」鼓足力氣加靈力強化刀身,使勁一揮揮出一字型劍氣,除硬生生於牆上劈出一條縫外,被切割的大門也隨即倒塌,現出其中虛弱靠牆的秘傳守衛團四人組。
 
拜麗亞上前灑下生命粉塵,恢復他們的體力接著喝令:「快點給我起來離開這裡!」「是……」秘傳四人組吃力起身,接連邁出房間,再來只要帶他們出去,任務就平安完成—
 
「吼吼吼吼————!」托雷姆戴拉憤怒吼叫再次響遍全場,震波震得佛朗剛飛去砸到牆面,狼狽掉在他們附近。
 
「現在又怎樣了!?那是!?」拜麗亞沒好氣得看去,只見托雷姆戴拉全身轉變為災厄般深紫,爪子、雙翼、背至尾纏上寒冰、身體一部分浮現出紅筋,頭部左右開啟現出結晶體、變成更加兇惡的模樣!不單外貌有變,就連場內氣息也為之一變,蔓延出毒氣與寒氣所結成的霧氣。
 
「那……那是……」秘傳組之一心有不甘說:「壞毒!就是這所未見的毒素,讓我們陷入危機的!」
 
「吼吼吼!」托雷姆戴拉抬高身體吼叫,發出黑光後躍上房間上方;假如不是親眼所見,羅克勒克的獵人們簡直不敢相信在母星上竟有魔物能施展這種大技。
 
不消數秒,房間上方憑空出現由毒液結凍成,龐大得佔據房間一半、有如隕石般物體直直落下地面大爆炸,嚇人爆風帶著壞毒席捲每個角落,震撼整座房間而搖動不已!
 
唯一沒受到壞毒影響,便是拜麗亞緊急張開聖水之盾,保護住所有人的圓形靈光區域!
 
「吼吼吼!」托雷姆戴拉見攻擊沒生效,吸收周圍壞毒,噴射出壞毒極大射線,倉促生成的防護罩承受不住第二次猛擊,剎那崩潰,拜麗亞慘遭彈開,此時一柄太刀,它纏繞雷光的刀尖直直刺入射線前端,強烈雷電硬是阻擋住壞毒極大射線,且蒸發掉散落的毒液。
 
「快!」紅鶯咬牙著兩手撐住劍柄,蓋壞毒極大射線的範圍如此大,遠超過能普通迴避之程度,唯有強行用靈力阻止才能守住大家性命:「交給我,妳們快走!」
 
眾人心照不宣,立馬衝向入口,然而那道入口也被冰封住,打不開—轟隆!乾脆了當,佛朗剛直接一拳轟破兩道木門!「不是計較消耗的時候了!妳們先走!」讓秘傳四人組與拜麗亞先出門外,他以高大身體護住門。
 
托雷姆戴拉察覺情況有變,停止射線攻擊,轉向佛朗剛祭出大跳躍突擊!他也擺好架式,準備要迎頭痛擊—「番人先生,抱歉啦!」紅鶯劈出的帶電半月型劍氣直擊托雷姆戴拉無防備側面,不但在牠身上砍出一道長長傷痕,也將牠整隻龍擊飛到撞牆。
 
「這場勝負,留待下次!」
 
…………………………………………………………………………………………
 
「他說啊,」沃藍得吃完最後一口麵,打了個嗝說:「當時帶著四個拖油瓶,實在不是分勝負的好時機。所以他就趕快與大家逃命去也,好佳在托雷姆戴拉沒有追過來。
 
他也納悶說,管他天廊還是天廊番人,都是些超越常理的東西,到底是打那兒來的?古代文明真是令人摸不著邊。唉,時至今日,我也回答不出這個問題。只知道他這人越挫越勇,說天廊超好玩的,有機會他還要去玩一次。後來有去沒有,我想不起來。」
 
「喔~好神祕喔~」羅倫安琪拉皺眉頭說:「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去探險看看!」「拜託拜託,千萬不要。」沃藍得衷心認為,誰敢提議叫她去天廊拍節目,他就把誰揍一頓後扔到火山口去。
 
深夜,放羅倫安琪拉一人在旅館睡覺,沃藍得單身至獵人武防具展示館的右高塔,一人在空蕩無人的樓層,面對散發尊貴冷光的鋼龍大弓,愛爾納斯·達歐拉,邊輕飲小酒邊回憶過往—「你又偷偷遛進來,一個人反哺往事啦?」瑪門自後出現,與他齊肩,露出無奈又體諒的表情說:「算了,對你來說,有充分的理由這麼做。但我給你個忠告,過去的事情,就讓他歸於過去,別再耿耿於懷。」
 
「……」沃藍得迴避瑪門話語說:「三千世界魔王霸道無雙刀,還是沒有下落嗎?」「沒有,」瑪門雙手叉腰,嘆氣說:「看在金手指重新活動分上,我有十足理由相信是他們搞的鬼。」「我有同感。」沃藍得點點頭,向瑪門提起另一件事。
 
「喔~」瑪門手撫他濃鬍,饒富意味的說:「我沒想到,廣場歌姬那裡收藏了一把穿龍棍?早知道我就派人去那裏收購。你說那把在丹尼爾手上?我得說老沃你的考量沒錯,你知我知,廣場向來是金手指的業務重地。
 
假如那幫人曉得,難保他們不會打歪主意……身懷絕世利器很危險的,所以說,你何時可以把你的蛻皮刀轉讓給我?」
 
面對瑪門轉得牽強的忽然一問,沃藍得苦笑說:「放棄吧,我會把我的蛻皮刀帶到棺材去!」「哈哈哈,」瑪門手按額頭,笑得豪爽說:「我就知道,不過我這次可不是沒準備反擊喔。
 
聽好了,二周前,有對母子也在這裡待特別久。」
 
「那又怎樣?」
 
「那個母親,是你我都認識的人,」瑪門賊笑說:「與這把弓的主人,有很深的關係。」
 
「……等一下,這不對啊?」沃藍得發問:「你不是在旁邊看?怎知道是對母子?」
 
「當然囉!因為這把弓,就是那個當媽的以前拿來找我換錢,我才得手的!
聽她們的談話,看來不久之後,就會來找你了!哈哈你慢慢猜吧!」語畢,瑪門立刻拔腿逃走,留得沃藍得一頭霧水,呆立原地。
 
幸好,大概只過了三天,沃藍得就知道瑪門所指的是啥了,可喜可賀!
 
 
 
 
 
 
 
 
 
 
 
 
下回預告:「似乎有在預告中說過一次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安吉里士家的閒雜事』!」
 
作者的話:「啊哈哈哈,大家新年快樂啊!作者本次新年可是忙得很,換了眼鏡又換電腦,整個大破財,今年年終瞬間就蒸發啦!啊哈哈哈哈!
 
這個時間點,作者終於也在廣場升到G級,可以去好好觀摩新怪取材啦!那作者還要去取材,請大家期待下集囉!
 
眼看再三個月就要變成八周年,容作者再說一次好可怕……不知那個時候能不能讓點閱數突破二十萬呢?
 
這次同時附上三個連結喔!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9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