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六十四回—暗黑狂風!黑狐龍,米·魯來襲!

向下

第一百六十四回—暗黑狂風!黑狐龍,米·魯來襲!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24, 20:37

第一百六十四回—暗黑狂風!黑狐龍,米·魯來襲!
 
「問題來了~」瑪拉的口吻如益智節目主持人說:「有頭據說很強的神秘魔物需要你去狩獵,這時你會如何應對?」乾姊弟想了想,分別回答—
 
蜜雅:「儘量收集相關情報,準備好相對應的裝備,能派得上用場的道具都帶上,然後上場就邊小心謹慎戰鬥,邊刺探魔物招式及肉質。」
 
納因:「ㄟ豆~我媽說,這時就要『怒加藥仙人必備,50等G武須剛五配一閃+1或真打+3配一閃+3,開火事加餓狼,陷阱連放,缺一控場麻棍,兩貓後喝秘藥,沒經驗者跟文盲不要來!』」
 
「剛……剛才那串暗號是什麼東西?」蜜雅一頭霧水問道。瑪拉不待納因解釋,端出師長面容講:「你們說的皆屬正解。蜜雅說的是傳統獵人作法,可謂教科書般模範。納因則是典型的廣場流打法。
 
這兩個作法,可以說是正確,也可以說不正確,打個比方吧。」
 
瑪拉向蜜雅說:「如果說村長通知妳,村莊外圍的森林發現炎王龍,要妳馬上去迎擊,可妳只有一套耐火性極差的彩蝶系列,道具也因先前的狩獵而消耗,來不及補充,那妳是去不去呢?還是說要村民包袱收一收快去避難?」
 
「啊……這個……」蜜雅為之語塞,講不出話來。
 
瑪拉換向納因說:「當你回到廣場時,廣場發佈緊急任務,你如你說的貼出公告,可惜沒有夠符合的獵人來加入,符合的獵人又看看你的裝備,說你也不怎樣,還好意思要求那麼多?眼看期限快到,你是要乾脆放棄?或是硬著頭皮與幾個不符要求的獵人出戰?」
 
這回換納因也說不出話來,瑪拉苦口婆心說:「看吧,假如是狩獵遊戲的話,妳們可以看時機自行選擇是否接任,但妳們是現實的獵人,有許許多多突發狀況,要妳們身不由己去處理,相信我,妳們日後必定會遇到類似情形,只會多不會少。
 
相對的,如何妥善這些事情,有賴平日的準備與修練……從這些地方,也可看出一個獵人的主要思想、行為準則是什麼?
 
蜜雅妳身為獵人,有傳統獵人之風,可是啊,信賴同伴就與相信自己一樣,與眾人同心協力絕非壞事。
 
納因你嘛,對自己太沒自信了,在想要依靠別人之前,重要的是衡量自己是否也值得別人仰賴?靠人人倒、靠山山倒,唯有己身絕不會背棄你。」
 
看兩人眼神上飄,正在思索,瑪拉一面期望他們真會好好消化這些話,一面轉回正題說:「相較於妳們所提的,有另外一種作風叫做『管他○的!先上了再說!』,喔呵呵,通常這類人屬於腦袋全肌肉的熱血漢,或著腦袋裝屎的蠢蛋,要不啊,就是像我家小姐,自信非凡,那怕是完全不熟悉的魔物,也深信就憑自己的高強本領,管他啥魔物都照樣輾過去的啦~」
 
…………………………………………………………………………………………
 
「準備好了嗎……攻擊!」
 
身纏高貴的炎妃龍所製裝備,美麗凜然的青藍女獵人一聲令下,全身鋼龍裝備,揮發鈍重黑金光澤的獵人,以及通體蒼火龍裝備,閃爍蒼光的獵人自她左右飛奔而出,躍過段差、跳上高台,踏過流沙,迅速朝黑色魔物,黑狐龍兩翼方向接近。
 
黑狐龍察覺到敵意,一個跳躍轉向,確認到獵人的存在,同時將牠兇惡眼光瞪向他正前方的女獵人,赫斯提亞!而她後方,一襲白色裝備,麒麟武裝的瑪拉吞了下口水;持重弩的瑪拉,仿佛將魔物與她隔開般,持盾的赫斯提亞有意無意立於兩者中央,光看她直挺挺、無所畏懼的背影,其安全感就令她感到足以與天地猛者全體到齊比擬。
 
維持槍手特有的距離,瑪拉綜觀全場,豐富的狩獵經驗使她剎那間掌握住所有狀況。沃藍得、哈朗、赫斯提亞、自己,四人皆超位獵人、AB以上修者,只要有一人願意出全力,卡普空空星上的自然生物沒有不瞬間煙消雲散的。
 
當然,面對一次性的非緊急任務,消耗如此大量的能量非明智之舉,於是眾人僅會動用最低限的靈力來強化肉體。縱使這般,集合四人之力,這場狩獵顯然是十拿九穩,不用太緊張。
 
「吼————!」
 
黑狐龍有如轟龍一般,雙手撐地咆嘯,率先衝出的安吉里士兄弟受到超級吼聲震撼,違反己身意願蓋耳跪下,哈朗聲音自瑪拉耳機傳出:「這貨的吼叫居然連高耳都防不住耶!」
 
超級吼聲,從廣場那裏發現的魔物裡時而可見,必須要有廣場所特製,效果達到超高級耳栓的防音技能,憑其他公會的裝備根本無法抵擋。
 
瑪拉此時想起,聽說黑狐龍在廣場定位中是屬於G級7星。從前獵人們總認為,廣場HR百位就相當其他公會G級資格,但是廣場在百位之上,尚有特異個體、剛種、霸種,通過這些才能升往G級,可想而知廣場的G級與其他工會的G級其等級差別之大。
 
為對付廣場所謂的G級魔物,防具必須要有破千以上的防衛力才有基本保障,且發動十種以上技能,武器性能更是要達到其他公會無可比擬,若說廣場裝備的驚人性能,是被那些接近超位種的變態魔物所逼出來,一點也不奇怪!
 
當然瑪拉們沒那些廣場裝備,裝備性能比不上廣場那些G武,要與那位於G級魔物頂端的黑狐龍交戰,全得靠真本領!瑪拉想到這裡,眼神為之一變,專注於狩獵,不敢大意。
 
用不著誰指示,四個獵人各自盡量刺探黑狐龍的肉質,觀察牠的攻擊模式,就瑪拉看來,這黑狐龍的動作與冰狐龍相似,速度也沒特別快,一行人光靠通常的反應速度就夠應付……不,瑪拉知道,能在廣場那種地方得到這麼高的戰鬥力評價,肯定有牠的強悍之處!
 
「哇!這啥啊!?」
 
哈朗為之驚訝,蓋眼前的黑狐龍突然全身釋放出某種霧氣,緊接著向後一跳,著地時那股霧氣一瞬間凝固,伴隨著高聲吼叫,出現於眾人面前的黑狐龍,臉孔擴張成如惡鬼面貌,上半身肌肉爆漲鼓起,泛出血筋,結晶連帶眼睛轉變成紅色!
 
「吼————!」轉變型態的黑狐龍連吼聲都轉得更威武,接著抬起左臂朝地面一拍,地表為之破裂掀起,其衝擊力大到連已後跳開一段距離的兄弟檔都清楚感覺到,牠右臂再一拍,高台承受不住這股威力,立馬崩潰,黑狐龍逐跟著墜落。
 
當牠搖搖大頭,一雙紅眼鎖定住赫斯提亞,姿態恍如轟龍,邊挖開地表邊衝刺過來—(是轉成注重力量的模式,所以速度變慢了嗎?)瑪拉眼見赫斯提亞好整以暇舉起大盾,像這等單純的直線攻擊,正是她所期待的。
 
本來,銃槍因為重心較偏向一邊,難以像長槍一樣使出反擊刺、舉盾突擊這種要求下盤穩定的招式,然而赫斯提亞凌駕普通獵人的體能與技術,即使是使用銃槍,也能如常來施展長槍招式。
 
大小姐想來是要來個反擊刺,給牠個迎頭痛擊—這般想的瑪拉一面以火力支援,一面注意她們—「嗚!」出乎她意料,赫斯提亞極為吃力接下黑狐龍衝撞,兩腳拖出兩條溝的模樣,與她苦悶叫聲同步傳給瑪拉。
 
「可惡!」連忙穩定架勢,赫斯提亞扭腰揮動銃槍橫掃,刀刃刮過牠頭部卻未見太大效果,再來牠二次抬起強壯手臂,距離太近!赫斯提亞不得不強行承受足以一招打碎高台之二連擊,即使來得及鼓足力氣、壓低姿態,用比通常防衛還有效的強防衛(※),她整個人仍被逼退相當距離。
 
「喂!你的對手在這邊!」哈朗趕上,沃藍得緊接在後,兩人立即攻擊黑狐龍左右,成功拉走牠的注意力—「大小姐!妳還好吧!?」眼睛不放開交戰中的三者,瑪拉著急詢問,「沒事!」赫斯提亞神情倔強,咬唇回:「沒想到這畜生竟有這等蠻力……我只是大意了一下!」
 
「哈哈!怎麼了!?長太肥走不動嗎?」輕巧滑行,哈朗周旋於黑狐龍四周,揮動雙劍接連劈砍獵物甲殼;肌肉巨大化使速度減慢,動作遲緩的牠跟不上哈朗有如強風滑過般行動,且說牠後方尚有沃藍得在加強攻勢,乍看之下,黑狐龍似乎被兩者玩弄於手掌?
 
「吼!」黑狐龍向後一跳,著地瞬間雙掌拍地,強大衝擊震碎地表不說,連牠周圍的兩人也被震得浮起,下一秒牠大嘴一張,噴出大爆炸似爆炎吐息!兄弟倆的慘叫可謂同時響起、再同時落地冒煙哀嚎。
 
「真是!你們在幹什麼!?」不顧同伴傷勢,或有信心說同伴不會這樣就領便當?總之赫斯提亞筆直衝向黑狐龍,迎頭就是往牠那粒頭砸下整隻銃槍!
 
「吼!」黑狐龍第三次高舉右臂,要叫她吃鱉去!「這招沒用了!」順著牠手腕反方向跳起,浮空避開第一擊,接著她扣動板機,借砲擊反動(※)來強迫自己於空中轉移方向來閃開第二擊,優雅翻身落地於黑狐龍後方,二話不說就用銃槍刀尖桶人家的尾巴。
 
另一邊,哈朗雙手撐地,帥臉黑黑的吐黑煙喊:「喂!有沒有搞錯?剛剛那招的威力要是普通獵人,別說貓車,直接就上西天了好不好(※)!?」
 
「咳咳!」沃藍得也爬起身,拉開面罩吐個黑煙講:「廣場魔物一堆超乎常識的……沒事就喝藥再—牠又噴氣了!?」
 
兩人齊往那邊看去,黑狐龍二度噴出結晶氣化的氣體,跳躍變化!這次臉縮成尖細,兩角自頭伸向後方結晶變小也減少,整體纖細流線化,令沃藍得一瞧就喊:「現在是變成迅龍了嗎!?」
 
…………………………………………………………………………………………
 
「黑狐龍最大的特徵,」瑪拉點點頭說:「亦多達六種的型態變化,與輝界龍那種只是頭長角啦,腳多刺啦,翼爪突出不同,黑狐龍的變身從體型、長相、結晶大小數量、各部體色都可自在變化,攻擊方式也是各有對應,和一頭黑狐龍對決,就像同時與多頭魔物對決,外號『變化黑影』。
 
我想想,像剛才說的,最初是力量模式,這型態的攻擊威力,即使是掛上防性+2,任何一招都無法完全吸收衝擊,假如是直接挨上一發,差不多就要去見真聖祖龍了。再來則是速度模式,速度大幅提升,招式與迅龍一個樣,不過牠會一招先躍過敵人上方,再從敵人後面偷襲的陰險技倆,我當時也被陰了一下。
 
說起打迅龍,我與沃藍得是箇中好手,逐換我倆為主要攻手,打著打著,黑狐龍三度變身,前角變出更多更大結晶,額頭冒出一支大角,體表轉為藤色,眼變青紫,這型態稱結晶模式,擅長廣範圍招式。
 
例如攻擊方向達四面八方的擴散結晶飛彈,還有振臂揮出三重龍捲風等等,特別麻煩的是,這型態的招式大多數均有結晶化效果……蜜雅妳滿頭問號?說得也是,妳應該沒遇過,這種異常狀態,大多只有廣場魔物才會—」
 
…………………………………………………………………………………………
 
「咦————!?這是什麼東西!?」
 
被亂飛的三重龍捲風從背後陰到,赫斯提亞起身就發現裝備染上許多的結晶塊,而且這些結晶塊還抖動著慢慢漲大,嚇得她花容失色,邊要拉掉結晶邊喊:「咦——!噁心死了!噁心死了!」
 
 
「嗚哇哇哇!大小姐妳不要動!」瑪拉連忙收槍跑到赫斯提亞旁邊,朝她一踢:「嘿!……大小姐妳幹嘛閃啦!?」「咦?!」赫斯提亞混亂樣講:「因為,被踢會痛啊!」「這種結晶狀態踢一下就能解除了,站好別動!嘿!」
 
雖然因結晶化被剝奪九成體力,赫斯提亞迴避攻擊的模樣依然熟練得很—「就說不要閃了嘛!我踢!」「不要!」「乖乖讓我踢啦!」主僕倆人把其他人晾在一邊,上演妳跑我追的戲碼,直到結晶塊漲到極限,轟隆一響爆炸,主僕倆人冒黑煙躺在小坑裡才結束。
 
「……為什麼妳不早講這個會爆炸?」
 
「……大小姐妳乖點的話,就不會這樣了……咳咳!」
 
「……我連生氣都快沒——危險!」
 
赫斯提亞一個跳起,抬腳再用力踏地且舉盾,通體綻放出靈光壟罩住四周區域,下一秒兩人的視線即刻被地獄烈焰覆蓋,雖然託緊急使出範圍防衛(※)來隔開烈焰,其灼熱感覺依然清楚刺痛兩人肌膚。
 
當烈焰完全通過她們身後,出現在她們眼簾中的乃是體表轉為青綠,鼻子大為突出臉孔,兩支大角轉向前方有如鉤爪,尾巴整個膨脹的黑狐龍!牠嘴角露出火光,瑪拉推測該是體內的熱量高漲,是故漏出體外—(也就是說……來了!)
 
見牠向後一跳,吸氣抬頭,瑪拉直覺判斷肯定是極為強力的火焰吐息—「大小姐快跑……咦!?」「腳……腳動不了……」體力所剩無幾,又強迫自己即刻施展範圍防衛,令赫斯提亞的體力一時透支。
 
不容主僕猶豫,規模驚人的三方向火浪已然一路燒灼地表襲來!就當此時,兩道旋風席捲而過,黑色一方捲走瑪拉,飛上另一邊的高台,然後就見哈朗來個公主抱,朝懷中的瑪拉亮出潔白牙齒說:「妳沒事吧?要不要緊?」
 
瑪拉頓時暈掏掏兼掏掏暈,要不是另外一邊響起巴掌聲加某人吼聲曰:「你幹什麼啦!?色狼!」大概就醒不過來了。
 
…………………………………………………………………………………………
 
故事講到這邊,納因與蜜雅快要遮不住竊笑了,光想像師傅那時的表情就快要讓她們受不了了。「咳咳!」瑪拉咳幾聲掩飾尷尬,繼續說:「後來問老沃,他說是踢到石頭跌到,就整個人摔在赫斯提亞身上啦……至於哈朗嘛,他說是為了協助老沃插赫斯提亞的旗,才先趕來救我的,嘖~
 
好啦,我們說回去,之後我們四人先回營地重整旗鼓,烤肉吃一吃重新來過,正好黑狐龍也飛離洞窟,來到靠湖岸的平原地帶……剛剛我說黑狐龍有幾種型態?」
 
「啊?……八種!」
 
「不對!」瑪拉用手刀敲了答錯的蜜雅頭,答不出來的納因也逃不過遭殃:「吼,剛講妳們就忘了!是六種!稍早提的是遠距離模式,最後呢,黑狐龍最具威脅性的型態,乃是結晶變成白色,體表變深黑,隨處浮現血光,體格全部漲大,額頭突出大角,大角旁又長出兩根角,眼睛閃著紅光,如此險惡的外觀,表示牠進入了全開放模式,綜合五種模式的招式與能力,每招無不是快狠準,到了這地步,差不多要決一死戰了。」
 
…………………………………………………………………………………………
 
目露兇光,進入全開放模式的黑狐龍一舉一動皆撕裂大地,搖撼大氣,宛如黑色狂風襲擊敵人,然而牠快,另一道狂風卻更快—「呀呼!」操控風之靈力,速度大為提升,小小的黑風帶著冷冽劍光,肆意遊走於魔物週遭,任憑魔物左敲右打,對方就像滑的一樣,瞬移到另外一邊,揮劍加以打擊。
 
黑狐龍壓低身體,來個迴轉甩尾,哈朗高跳飛起閃開,眼見黑狐龍無防衛的背部,心情超high的他灌注靈力於雙劍,一個翻身劈出二重劍氣,重擊黑狐龍上方,換成普通魔物已然到地不起,然黑狐龍不過哀嚎一聲就了事。
 
「挖喔~這傢伙真耐打~」哈朗一邊讚嘆,一邊低身滑入黑狐龍翼下連續刺擊牠左腳,猶如有意識到他的存在,黑狐龍立刻側身衝撞,然哈朗早一步滑壘通過牠尾巴下方,後空翻躍起用旋風斬進攻魔物尾巴。
 
「吼!」黑狐龍急速轉向,大跳躍過哈朗上方,緊接著自後面急速強襲—「啊哈哈哈!沒用沒用」遊刃有餘以滑步移出有效範圍,哈朗輕挑的嘲弄魔物;過人的天賦與直覺,哪怕是黑狐龍這樣招式豐富多變的魔物,交手片刻就已經掌握住其攻擊模式與節奏,輕易破解各種攻式。
 
「不可大意!」沃藍得雖感概弟弟的才能遠勝自己,但也憂心哈朗容易得意忘形的毛病會哪天令他失足,趕緊跟上他的攻勢。「哎呦~有啥關係~」哈朗分心回沃藍得話,不知黑狐龍是否早等這時,牠左右揮臂,灑出陣陣亮光,再來牠一個迴轉,乍然間爆發出半圓形的光球震撼區域!
 
無可迴避的能量爆發,是否確實打擊敵人?並沒有!早已看穿牠行動的赫斯提亞,先一步展開範圍防衛,保護住了兩名夥伴,黑狐龍雖想加以追擊,可牠感應到有股能量就要爆發,馬上回頭一看,一直以來,令牠不太在意的第四個敵人,手拿的武器,突然噴發出粗大的火紅射線!
 
黑狐龍閃避不及,直接受到巨大熱線轟炸,下一剎那整個區域又被大爆發所搖撼,紅光轟音震盪不已,大家避的避、閃的閃,不待一切平息,便見到冒黑煙的黑狐龍飛出塵煙,吼出像是『給偶記住!討厭啦!』的不平吼聲,飛得遠遠的。
 
「……」沃藍得、哈朗、赫斯提亞三個人眼睜睜看魔物飛遠,至於關鍵一擊的瑪拉則把紅通通的重弩扔到地上,甩著雙手喊:「好燙!好燙!工坊阿伯說的沒錯!硬裝的排熱噴射機構真的超燙的!咿—————!」
 
…………………………………………………………………………………………
 
「這樣就沒了喔!?沒討伐嗎!?」納因大表失望的講,瑪拉眼神遊移說:「反正那頭黑狐龍只是路過,沒理由與我們拼個生死。比起這個,機會教育妳們,不要為了耍帥,硬去裝規格不適用的東西。」
 
「師傅師傅~」蜜雅眼睛彎成半月型,嘲笑口氣濃厚講:「故事講到完了,師傅到底都在幹嘛?除了最後有貢獻一下火力外,到底是去幹嘛的啊~?」
 
「嗚!」被戳到痛處的瑪拉偏過頭,不正視弟子們的純真(?)眼光講:「哎呀!當槍手本來就是這樣嘛!不管射的多辛苦,大家都當他不存在似的!啊你們是聽夠了沒有!?快給我去睡午覺準備下午要去摩卡森狩獵!」
 
強硬把弟子們丟到床上,瑪拉不由自主回想起後來發展。
 
…………………………………………………………………………………………
 
紮營基地那裡,一行人等龍車來接,四個人的武器全放靠床邊,沃藍得與哈朗坐床邊,頭盔也放在一邊。「啊啊~累死了~」哈朗後仰,手撐床,動動脖子,疲倦說:「比預想多花了些力氣,不過這樣也不賴,有個好經驗。」
 
「說起來,」手放膝蓋坐好的沃藍得說:「你下場的對手,是跑得快獵團的副團長嗎?聽說他把搭擋魔物換成了黑狐龍是吧?你可得當心應付。」
 
「啊啊~不用操心啦!」哈朗不當一回事的躺下說:「反正不會是我的對手,安啦!」「你喔……對了,」沃藍得晃晃頭問:「她們兩人是上那去了?」
 
「你們兩個~龍車還沒來嗎?」瑪拉抱著炎妃龍防具出現,兩個男人本想回她話,可眼光霎時間就被後面的赫斯提亞吸走。
 
身穿超緊身的純白連身裙,無袖口,就只是兩條帶子從緊致腰身伸到小肩膀,與雄偉的爆乳相比可謂微不足道,短到不行的迷你裙充分顯示出渾圓臀部形狀,其下所伸出白皙長腿,由其引人注目的是有條藍色緞帶綁在纖細手臂兩邊,剛好托起兩粒爆乳—假如不是腿上還套著炎妃龍腳甲,這身打扮簡直是酒家小姐,看得兩人眼睛發直,嘴巴張大大。
 
感受到男人視線的赫斯提亞力保穩定走近他們,她可以感受到胸前的緞帶正隨手臂擺動而牽動胸部,固然有些難為情還是裝得沒事說:「那身裝備太熱了,先脫下喘個息,你們不脫裝休息嗎?」
 
「……啊!」相較於發呆的沃藍得,哈朗靈機一動,立馬站起來找了個藉口把瑪拉拉離現場,讓沃藍得與赫斯提亞兩人獨處。
 
沒想到哈朗出這招的赫斯提亞,心中驚慌不已,蓋她可不想用這身打扮與任何男人獨處,無奈騎虎難下,逃走實在太難堪,於是又得裝沒事,坐在沃藍得旁邊。
 
隨便找個地方躲起來,哈朗拿出望遠鏡,完成看好戲準備。「喂~」瑪拉小聲問:「這樣真沒問題嗎?」哈朗興趣盎然回:「怎麼會有問題?妳都特地做了個球,我那處男老哥不這樣不會接啦!說實話我有點忌妒老哥居然有希望攻破赫斯提亞防備,但不要緊!我們就在一邊守候吧!耶!」「……我看你分明只是想看好戲。」半疑半信的瑪拉照樣拿出望遠鏡,等待那兩人有動靜。
 
乍看之下,不過是一對男女坐在床邊動也不動,其實這兩人由於太緊張,以致徹底沒發現有人在偷窺;沃藍得正腦沸驣想要理解現在情形,那個個性超正經的赫斯提亞為何會突然穿得像酒家女?是我要被惡整了嗎?還是她正在誘惑我?至於赫斯提亞則腦袋混亂得不行,想不到下一步怎麼做。
 
宛如靜畫般景像叫哈朗急得不行,猛拍自己膝蓋唸唸有詞:「快啊!老哥!快把旗幟插下去!插下去就是你的了!是男人就快點就推倒插下去啊啊啊啊!」「嗯……我是想別玩了啦……那兩人怎可能……大小姐有動靜了!」
 
「嗯……沃、沃藍得?」赫斯提亞握緊小拳,吃力的講:「謝、謝謝你剛剛救了我……向……向你表達感謝之意。」
 
「沒……沒什麼,應該的、應該的……」沃藍得眼角瞄她模樣,近得伸手可及的美人兒,紅著臉向自己表達致謝,突然他過往回憶湧出!在他這輩子,目前所遭遇過的爆乳美女們,像是薩伊美啊、拜麗亞啊,固然皆一代尤物,可前者只把自己耍著玩,後者恨死自己,如今赫斯提亞她,是坦然的表示她對自己的好感啊!再看兩人處於大自然下,無人打擾,要示愛的話,就、趁、現、在、了啊!!身分差距?立場差別?日後影響?那種事情先不要考慮啦!
 
(跟她拼了!一生一次的大賭注!)
 
沃藍得牽起她的雙手,直望她湛藍的美麗雙眼(遠方偷看的兩人大為激動),努力模仿電視偶像劇口吻說:「其實有件事情,我早就想跟妳談談了……(哈朗激動站起)」「是……是什麼事?你說吧(瑪拉激動的拍哈朗的背)」
 
「妳……妳願意跟我交—(哈朗與瑪拉搥胸打背,不能克己)」
 
嗶嗶嗶嗶————!超級無敵不識相的手機鈴聲響起!手機這玩意有種魔力,會讓本人停下手邊任何事也要接電話,沃藍得也不例外的鬆開手按接通,沒想到從內傳出薩伊美淒厲叫聲喊:「沃藍得救命啊———————!出大事啦———!」
 
「薩伊美!?發生什麼事!?(哈朗與瑪拉同步摔倒)」沃藍得嚇得差點掉手機,只聽手機內眾人叫聲混雜,另一頭情況似乎非常混亂,薩伊美聲再起:「金、金金金金手指突擊工會高塔了!一堆人躺平了!呀————!好幾個長得像變態的渾蛋朝我衝過來!救——」
 
通話突然切斷,這下事情超級無敵嚴重!沃藍得趕快爆氣準備飛去支援,此時搞不清楚狀況的赫斯提亞慌張拉住他手喊:「等等等等一下!事情不是這樣的吧!?你要丟下我去找那個薩伊美!?(哈朗與瑪拉心臟猛跳)」
 
「赫斯提亞,我很抱歉。」沃藍得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講:「現在,她需要我!大家都等著我啊!」他拉開赫斯提亞的手,悲壯的說:「假如我能平安歸來,希望妳能再聽我說,再會!(哈朗與瑪拉隆重癱倒在地)」
 
講完沃藍得便瞬間穿好裝備,變成一道蒼色流星飛往天際,留下一位茫茫然的赫斯提亞小姐。
 
「怎會……怎會?!」哈朗悲憤握拳講:「好不容易要插旗了,老哥卻自己把旗給扔了……可惜啊!」「好理加在、好理加在……」瑪拉鬆口氣的拍拍胸膛講:「要是老沃與大小姐真的交往,我就真不曉得……有地震!?」
 
未知樹海突然爆出一道青焰奔流!強烈震波震得大地晃動不已,激烈風壓拉扯樹林,哈朗與瑪拉勉強穩住陣腳,朝震源中央看去,那裏乃是,稍早前的嬌羞模樣盪然無存,化身成憤怒值突破天際的超激昂化赫斯提亞!
 
「你說……希望我能再聽你說!?哼!!」她抬腳用力一踩,地表當場爆出比黑狐龍之力量模式還壯觀十倍之龜裂,紮營基地霎時完蛋兼面目全非!她雙眼爆兇光朝天咆嘯:「沃藍得·安吉里士!還有薩伊美·達基斯頓!妳們死定了!下次給我走著瞧!吼———————!!」
 
旁邊躺著被赫斯提亞超濃厚殺氣給震至翻白眼暈厥之瑪拉,哈朗渾身顫抖想,這何止扔旗而已,這簡直是旗幟變成核彈,已經大爆發了!比起沃藍得能不能順利找到老婆,他覺得老哥的生命安全問題更加深刻。
 
「抱歉啦老哥……接下來你就自求多福囉(發抖)!」
 
 
 
 
 
 
 
 
 
 
 
 
 
 
 
※1:網路版特有技,大劍、長槍、銃槍技,防衛性能再提升,不過發動所需時間長,不能用防衛刺,網路版很多招式不用這招,照樣會大噴血。
 
※2:砲擊迴避,網路版特有銃槍技,墊步之後可以再接一次迴避。
 
※3:一發上西天,黑狐龍(力量模式)這招即使防衛力過2000也撐不住,老沃們的防具防衛還不到1000,所以普通人要是挨到,應該真是直接上西天了。
 
※4:範圍防衛,網路版特有長槍技,可以遮斷光芒內對我方所有一切攻擊,可防衛的次數隨防性成2~5次。
 
下回預告:「火速十足趕到工會高台,發現自己被薩伊美唬了的沃藍得為此憤憤不平,沒想到薩伊美居然說……『沃藍得的人生初次約會!』」
 
作者的話:「這個時間點,作者可以宣告了,八周年達成!距離十週年又更近一些,想想好可怕。
 
近來有好幾個令作者這年紀的人感動之事情,就是FF7重製、莎木3再起,以及侏儸紀公園4的上映……在電影院聽到那旋律眼淚都要噴出來囉囉囉。
 
說到FF7,在作者的童年回憶裡可是重要一環啊啊啊,當年還是國中小屁孩的偶,冒著被老哥罵的風險,也要把PS翻過來玩啊啊啊啊,真令人懷念!莎木?嗯………抱歉,沒玩過!
 
想一想,大概因為我最近都在玩網路版,所以近來的故事內容偏向那邊吧?下次起拉一些回本傳好了。
 
下回是純粹歡樂向的故事,直接從過去篇開始,敬請期待。」
 
……要達成點閱數過二十萬,看來還有得等啊……
 
大家下回見~「薩伊美:『耶~!又到人家的回合了喔!』」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