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一百六十九回—烤肉節就是要烤肉啊!不然要幹嘛!?

向下

第一百六十九回—烤肉節就是要烤肉啊!不然要幹嘛!?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27, 20:37

相信大家都曾經遇過,明明處在熱鬧之處,週圍皆人人人,卻尷尬得啥也講不出話來。沃藍得·安吉里士,六十五歲的中年男子,正面臨這等情形。
 
場所在某家炭火燒肉店,店內燈光昏暗,烤肉味、煙霧味、火鍋味等等混在一起,四人一桌或八人桌,大家圍著炭火爐與瓦斯爐吃吃喝喝,共度歡樂時光。
 
日期於王國歷,據傳是世界上第一個發明烤肉用具的偉大人物其生日,因此就以烤肉節命名,成了古老節日。這一天,沃藍得想說自己是獵人,養女養子也都是獵人,而對獵人來說,烤肉這件事乃是首學之事……講了那麼多,其實他只是想找個理由,暫離王宮去弄個家庭聚會喘口氣而已。
 
蜜雅理所當然的要來,納因原本不想來,但一聽有免費的烤肉就要跟,然後瑪拉……「我不想被當成孩子的媽。」用這似是似非的說法當理由閃了。三人可湊不成一桌麻將,總覺得有點遺憾,還是得找個年長些的女性來湊數比較好!
 
如此這般,中間發生啥事不提,坐在沃藍得旁邊,在這家庭聚會中充當母親角色的就成了白鶴靈白小姐啦……是的是的,直到四個人坐在一起,面對蜜雅與納因坐下時,沃藍得才發覺自己幹了啥好事,因而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目前四十一歲,白小姐今天穿亮紅的旗袍……不是那種胸前鑲空、開衩到腰的那種,是氣質典雅,露出度低的平常款式。沃藍得推測,八成是想塑造賢妻良母形象給孩子看吧,不過以她火辣過頭的豐滿身材,只要是緊身的衣服,自然而然的就會散發出妖嬌氣息,叫男人下面硬硬的。
 
其實某個意義來說,邀納因的生母,伊莎佩爾來才是正解吧?但一來不曉得怎樣才能聯絡到她,二來……即使就納因提供的照片來看,升格成人母的伊莎佩爾比沃藍得記憶中要風騷許多,可是!光是想像與她坐在一起,就叫他如坐針氈!想來想去,結果還是白小姐最適當!
 
沃藍得眼角瞄左邊,白小姐與蜜雅正聊得開心,光看氣氛就像真正的母女或姊妹,而他眼前的納因,想來是怕生,自己默默的烤著肉不發一語,眼神一直往返於火爐上的烤肉與白小姐的爆乳上。沃藍得感概納因果然有安吉里士家血統,是天生的爆乳星人。
 
(糟糕,得開些口啊……)
 
平常辯才無礙,口若懸河的自己居然啞巴吃黃蓮,沃藍得難以接受,可是白小姐和蜜雅的女人對話他實在插不進去!要聊女人話題他不是不能聊,只是不得不拿羅倫安琪拉的事出來講,偏偏蜜雅似乎很排斥聽到羅倫安琪拉!
 
「喔喔~乾爹竟然有這麼美艷性感的女朋友~太讓人羨慕了!」
 
「呵呵呵~你這孩子不但長相可愛,嘴巴也很甜呢~姊姊聽說你的媽媽也很漂亮呢~」
 
「我媽咪光看外表是大美人沒錯,內在可就爛到發黴了!姊姊有我這輩子看過最大的ㄋㄟㄋㄟ,卻還是一身氣質高雅賢淑的超級美女!為什麼乾爹忍得住,沒把姊姊推倒再○○XX呢?」
 
「呵呵呵~姊姊我也總是在想同一件事呢,為何你們的爹不趕快和我上床,對我又吻又親、又揉又舔又磨又蹭又吸又搓又彈又擠又榨、又插又搖又射又噴,盡量中出我,填滿我腹中空洞,讓我受精懷孕呢?嗯?」
 
咦咦!?沃藍得驚覺,在他煩惱的時候,話題不知怎麼搞的帶到他身上,況且三個人正一起盯著他看。假如是漫畫的話,沃藍得猜他看來該是汗如雨下,這下不講點話有損父長顏面!
 
「你們知道呢?」白小姐動作輕柔的把凱爾比鹿腿肉切片攤開於火爐上,話鋒一轉說:「聽說很久以前,像這樣烤切成小片的肉來吃,是很難得的~啊,妳們的爸爸在場,相信他對烤肉這件事頗有心得吧?」
 
(感謝!)白小姐刻意做球給他,沃藍得感激在心頭,開口說:「那當然,烤肉可說是所有獵人的基礎。每個獵人所上的第一堂課,就是去獵頭草食龍,剝取生肉來烤肉。這整個過程,也可說象徵狩獵生活的一切,獵捕獵物,取下生活所需物資,延續己身生命。
 
攜帶烤肉用具亦大多數獵人初次用到的狩獵工具,將它架好,放上生肉再生火,轉動把手烤,中間配合烤肉歌,恰當時機拿起喊:『熟練的烤好啦!』,乃獵人必經之路,更是生涯中要做上無數次之行為。」
 
「可是乾爹,」納因嘴巴嚼著烤波波舌說:「我媽咪說,烤肉這種事情,就交給花園裡的貓去烤就好啦。」「對阿爸~」蜜雅難得口徑一致說:「烤肉麻煩死了,還會弄得一身煙味,讓艾路們去做不就好了?」
 
「那怎麼行!」沃藍得板起臉孔說:「千萬不可以輕忽基礎!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愛速成!不懂得烤肉的魅力,就不算一流的獵人……熟練的烤好啦!!」他筷子一刷,火爐上的摩斯豬肉片瞬間全到了他嘴裡。
 
不顧孩子們抗議的眼神,沃藍得口齒不清的講:「看來是得獎段往事,讓妳們體會體會烤肉的妹力……嗚!」吞嚥下肉片,他喝口無糖綠茶清清嘴再講:
 
「時間大約是在超鬥技會中途,因羅克勒克公會的提案而轉型的初期吧?我接到比賽通知,前往森丘參賽。
 
所謂的森丘呢,傳說中是最先被劃立成狩獵區域的地方,別稱『起始之地』,早期的獵人們,多的是以此地開啟狩獵生涯。雖說是最初的狩獵區域,對獵人的不利之處倒也不少,像是斷崖絶壁啊、狹窄通道阿,森林地帶視界很差阿—」
 
「爸爸,前言就免了,可以直接講重點嗎?」蜜雅不耐煩的說。
 
「蛤?好吧,」沃藍得有點掃興的說:「事前我就得知本次賽事採三對三,隊員是誰就不曉得。到了現場,我先見到兩位高大壯漢,一是我多年的老戰友巴藍•剛吉達,另一則是來自梅傑波爾多廣場的巴厄厄·福萊爾歐歐。
 
兩人皆穿自己的代表裝備,一角龍X系列與吞龍GX系列,話說巴厄厄當時受邦採訪時,就曾說過想與巴藍較量一番呢,這次可是如他所願了。」
 
「巴厄厄?沒聽過,很厲害嗎?」蜜雅將摩斯豬大腸切片放上火爐問,沃藍得幫擺大腸片回:「那當然,他是廣場方面少見的實力派,從G級開放沒多久,就能將G級吞龍裝備給作到最高級中可見一斑。不過呢,固然有實力,但他也是廣場中惡名昭彰的惡霸之一……這另外再提。
 
我與巴藍打聲招呼,看看還有誰,這回換我的另一同事,麗莎•典爾蘭以及納因你媽,伊莎珮爾·蘭斯諾李,各自為看護者系列與湛藍GX系列,在床上聊得開心,畢竟都是年輕女孩嘛,好像還有看她們互傳手機號碼的樣子。
 
接著呢,最後一人是同來自廣場的奧·拉迪卡瓦,這位你們就要注意聽啦!此人原是跑得快獵團的副團長,近年來在團內掀起鬥爭,把無能的原團長王大明一腳踢,自立為主,原先的代表裝備也從冰狐龍成了黑狐龍,而且也是最高級品。
 
說到這,你們不曉得這有多厲害對吧?聽好喔,黑狐龍因為行蹤難以捉摸,數量稀少,是沒有常態任務可接的,經常只有一次性的緊急任務,加上黑狐龍本身的超絕戰鬥力,能有頂級黑狐龍裝備,表示他不只實力堅強,恐怕還與工會高層有深度關係,壟斷了所有黑狐龍情報。
 
在所有廣場獵人中,就屬這個男人最可怕,最陰險狡猾,萬不可輕忽。
 
 
好啦,那也日後再提,我們說回主題。參賽者到齊,我們就在工會的工作人員、新聞記者、電視台人員、啦啦隊員等等有的沒的……森丘紮營基地這地方幽靜狹窄,塞那麼多人進來,真令我感到稀奇又違和感超重。
 
比賽項目用丟飛鏢決定,我在那雙手合十祈禱,拜託絕不要抽到戰鬥類!對麗莎不好意思,就戰鬥來說,她小姐等於累贅—」
 
「乾爹等等,」納因搖搖手上的女王蝦串燒講:「所以乾爹是跟原同事們組隊,對手是含我媽咪在內的廣場隊伍?」「正是如此……那邊那個服務生!請再來三盤女王蝦串燒跟鬼松茸切片、肥河豚切片!」沃藍得加點餐後回:「記得是你媽扔的飛鏢,插到了『肉慾橫流!蜜汁滴滿地!嗚呼~火熱熱的烤肉勝負!』」
 
「……這什麼名稱,好爛的取名品味。」
 
沃藍得點頭同意蜜雅發言曰:「不騙妳們,我也常那麼想。總之我鬆了口氣,比賽內容只是烤肉,調味料與工具啥的,在支給箱都有,肉素材要自行去獵。決勝負方式很簡單,烤出來的東西算點數,而且要吃完才算喔!」
 
「就是一直烤、一直吃囉?聽起來好浪費,變相的大胃王比賽?」對於白小姐的諷刺,沃藍得緩頰說:「不不不……俗話說能吃就是福,一流獵人除了烤肉技術,胃容量也很重要,因為狩獵中需忍受長期空腹,且消耗極多熱量,能吃多少就要吃多少。
 
依據比賽內容,大家分頭合作,我負責去狩獵,食量大的巴藍負責吃,麗莎……請她在原地烤肉就好。分配完畢,對方也準備好了,隨鐘聲響起,奧先生帶來的啦啦隊也跟著吆喝,男人都是些雷轟頭、棘白身腰、雅翁手、弩岩腳,據說是跑得快獵團制服的樣子?那些人眾口一致唱『團歌』,記得是……
 
『秘、傳、主、義,吾團~所宗~以求~神裝,以保~效率!
  雙、棍、無、敵,穿、凰、最、棒,限武限裝,主義至上~!
  必剛~必閃~G50~GX~四、棍、麻、暈,速刷始~~終!』
 
這樣吧?」
 
「……那又是啥?理解不能。」
 
「不懂也沒差,真的,」沃藍得迴避蜜雅的問題講:「就在這奇妙氣氛中,比賽就此開鑼—」
 
…………………………………………………………………………………………
 
第十塊生肉,沃藍得算一算,是第十塊生肉。人在區域二,此處為山壁之上,左邊可以俯視底下的寬闊樹林,右邊能前往各個區域,活動區域偏狹小,且有大樹擋路,可於森丘來說,已算是好活動的地點。
 
「呼~」沃藍得擦擦汗起身,看看倒臥面前的三頭草食龍屍體想,空氣中有血的氣味,暫時不會有草食龍過來,況且也可見幾隻蘭波斯正往這接近—(走吧。)
 
時間有限,沃藍得連忙把剝取到的食材運回區域一,一半放下就丟,一半作處理,沒確認巴藍的狀況,如此已來返了四次,接下來他前往區域十一,乃是有小溪通過,受岩壁夾住的狹窄地域。他站在倒榻小樹上垂釣,釣到的魚全部要帶回去。
 
「上鉤了……擴散金魚?」沃藍得不滿的搖搖手中金魚,平常這種魚用來調和等級3擴散彈,單價也算高,可惜不能烤來吃,此種場合留著也沒用,故他解下魚鉤,放金魚回溪裡,再摸摸口袋,魚餌已用光,背包空間亦同,該回營地了。
 
時間所剩不多,沃藍得決定回去要確認戰況,他萬萬沒想到,等著他的,竟是副淒慘景象!焦肉、焦肉、焦肉、全部、一律、焦肉!床旁邊,焦肉堆成一座小山!
 
巴藍,那個面對天災級古龍也不動根眉毛的超級硬漢,如今臉色發紫,奄奄一息躺在床上,頭旁邊好幾根吃剩的大骨,而麗莎呢?總是惹人憐愛、妹系氣質濃厚的她兩眼佈著血絲,有如強迫症發作的邊轉動烤肉架把手邊唸著:「……這次一定要成功……這次一定要成功……完美的——烤焦了!」
 
手拿起一塊火藥岩似的前生肉,麗莎兩膝著地,悔恨敲地面來哭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就是烤不好呢!?嗚嗚嗚嗚嗚嗚~!既然這樣!」她兩手各抓骨頭一邊,努力張大她的小嘴喊:「我要負起責任!」
 
「等一下!」沃藍得趕快衝上前架住她喊:「吃那種東西會吃壞肚子!巴藍都不行了還妳勒!」「不行!」麗莎邊掙扎邊喊:「不可以浪費食物!不然草食龍們的生命就白費了!」
 
「哈哈哈哈哈!小妞!有高貴情操是不錯,可惜妳們是輸定了!」
 
相較於沃藍得們的慘況,廣場隊伍情形好得很!奧熟練的操作連續烤肉組合,快速烤出一個個烤肉;火爐約普通烤肉架兩倍,火力亦同,肉架子也兩組,這種烤肉用具奧妙之處在於運用時間差,可以不需停止動作來接連烤肉,效率比普通型好上一倍有餘!相對的,所需的集中力,火侯的操作皆難上許多,一個不小心就變成焦肉連續生產機。
 
奧能自在運用連續烤肉組合固然厲害,負責吃的巴厄厄也不遑多讓,大口大口咬著烤肉,其姿態猶如吞龍來到,吃個不停連渣都不剩,且有餘力嗆聲:「這場比賽~嚼嚼嚼~你們輸了!要怪~嚼嚼嚼~就怪你們有豬隊友吧!哇哈哈哈哈!」
 
「哼哼哼,」黑色面罩下的神情令人看不見,奧說:「沃藍得先生,真遺憾,你們搞錯了比賽重點。烤肉勝負,重要的是烤肉,該讓最擅長此道的來,狩獵交給最弱的成員便足夠,這點,我們的伊莎珮爾小姐算盡責了。沒想到你們居然給那種菜鳥小妹負責重點,怪不得一敗塗地。」
 
「人家才不是菜鳥呢!」麗莎為自己辯護:「人家只是想說給艾路烤可以加經驗值,還有很可愛!所以人家才不會烤啦!」「妳這似乎沒有解釋到什麼……算了!」鬥志被激發出的沃藍得放下麗莎,瞪向他們喊:「比賽尚未結束呢!等著瞧!我還有法寶!」
 
三兩下趕麗莎去補給物資,沃藍得走向支給箱掏出兩個小箱子,放到萬能烤肉組合邊緣,兩個小箱子一開,一是由辣椒醃製的熱生肉,二是由冰結晶冰鎮的冰生肉,接著他把裝滿魚的背包放下,然後!
 
「喔喔喔喔!烤啊!」沃藍得迅速將熱生肉安置好,生火轉動生肉,辣椒液滲透肉筋,經燒烤後香味四溢,帶著令人火熱之刺激辣味,不一會兒就—「熱烤肉G完美的烤好了!」吃了之後能將身體熱起來,且辣得帶勁的熱烤肉G出爐!
 
「換邊」這回換冰生肉,當火焰烤熟肉時,深入生肉中的冰結晶跟著蒸發,在這忽熱忽冷之調理中,整塊生肉是上方飄著霜氣,下方卻是熱氣,而當肉已熟透,剩餘冰結晶散發完時—「冷烤肉G完美的烤好了!」吃了之後能為身體驅散熱氣,且清涼消暑的冷烤肉G出爐!
 
「還有呢!」手從背包拿出新鮮的大針鮪魚,整條放上去烤,比起生肉更難衡量火侯與時間,很難烤成的的大魚在他的掌握之下也—「烤魚G完美的烤好了!」皮脆肉鮮!吃了之後能給身體提升生命力,且活力十足的烤魚G出爐!
 
乘這氣勢,沃藍得一而再、再而三烤出高點數的烤肉,奧見狀,咯咯笑說:「想用質精戰術來取勝?想法不錯……我說沃藍得先生,你聽過一句名言,『戰爭是靠數量』?部下們,拿那個出來!」
 
「是!團長!」啦啦隊員扛出一個大小約兩公尺的長方形包袱,放在奧面前,接著有人拉開包袱拉鍊,眾人往那看去,原來是個長長的特大號火爐!沃藍得見了驚呼:「什麼!?那該不會是!?」
 
「就是你想的那個!動手!」奧一聲令下,啦啦隊員A拿出有夠長的木串,其他人前赴後繼把生肉插上去,直至第十個,然後這多達十塊的生肉串便放置到特長火爐上燒啊燒,伴隨濃郁香氣,十個烤肉僅需一個烤肉的時間就完成!
 
「十連烤肉組合!?喂!」沃藍得抗議說:「那不算是獵人的攜帶工具吧!?再說非參賽者可以插手嗎!?」「哇哈哈哈!」巴厄厄嘴角全肉汁嗆:「比賽只說烤肉,可沒限制器具,要怪就怪你沒準備!」
 
「可惡!那有這樣的啊!」
 
「你還忘了一件事,」奧再次咯咯笑說:「沒吃掉的話可不算分數,巴藍先生倒在床上,那位小妹妹想來吃不多,你要自己全部吃掉嗎?」
 
「啊對吼!」沃藍得這才想到,沒吃不算分,麗莎大概只能吃一個,自己硬撐大約十個,巴藍要是不吃的話,勝負無望!想來想去,他只能做一件事!
 
…………………………………………………………………………………………
 
「拿水桶猛往巴藍潑水,試圖叫他起來,」沃藍得苦笑說:「叫是叫起來了,又給他吃一堆胃藥,啊啊~結果依然回天乏術,成了我在超鬥會中少數的敗積之一。所以說,不可以忽略掉任何基礎,才可以應付任何情形!怎樣,有沒有懂得一些烤肉的魅力啊?」
 
「沒有,嗝!」蜜雅打了個大嗝,滿足似靠椅背,摸摸微微鼓起的小腹。沃藍得皺眉頭講:「堂堂的年輕女孩作這種舉動太難看了喔。」「有什麼關係~啊,」她拉拉納因的手講:「我們該走了,不然師傅會罵人。」「不會吧?我們不是——坳!」納因唉了一聲,低頭咕嚕幾下,抬起頭來說:「好啦,我明白了啦。」
 
事情不如沃藍得預期,兩個小鬼時間還沒到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兩個大人……等會?兩個大人?「好久沒有兩人獨處了呢~」轉頭過來的白小姐,表情嫵媚柔和,若有所求的望向他。
 
(喔~是這麼回事啊!)憑老沃的智慧,豈會看不出?那兩個小鬼……納因只是配合,蜜雅肯定是想讓他們單獨相處!真是人小鬼大的小鬼!就那麼想把他與白小姐送作堆嗎?
 
不過!沃藍得見過多少大風大浪,況且也領教過多少次白小姐的性感攻勢了?豈會一直保持守勢—「就是說啊,好久沒兩人在一起了……要坐在我大腿上嗎?」「咦?呀~!」
 
不等白小姐同意,他便一手托住她的臀部,一手拉她大腿,將她放到自己腿上—「等一下啦~」她臉蛋泛起紅暈,兩手半推半就,嬌聲說:「在外面那麼親密~不太好吧~?」「沒關係啦~」沃藍得亮出潔白牙齒笑說:「不會有人注意到的。」「那……小女子就要撒嬌了喔~」
 
說完白小姐就乾脆側身趴到他胸膛,此時沃藍得的理智受到強烈衝擊!要知道,如此她的大屁屁就落在她的兩腿間,身體還貼在一起,這肌膚的柔軟、溫熱,即使隔著兩層布料也感觸明確,以及她濃醇的女人香,等等女性要素,無一不強烈煽動沃藍得的男性本能。
 
「來,我餵妳,啊~」「啊~」沃藍得夾起烤龍尾肉,往她的小嘴塞—「再來喝些酒吧!乾!」「咦?好……(咕嚕咕魯咕魯)」
 
很好很好,沃藍得心想,白小姐八成是主動出擊慣了,若是遇到他先攻就會不知所措,順從得很,現在他打算把她灌醉,然後就……呸呸呸!才不是作色色的事情呢!只是帶她回家而已啦!
 
如此過了二十分鐘之後—
 
「喂———!你有沒有在聽啊!?」
 
坐在腿上還是坐在腿上,可白小姐一手楸住他的領口搖啊搖,一手拿著酒瓶,滿臉紅通通的發酒瘋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又認了個孩子啊!?我們都還沒結婚也沒生孩子就有兩個拖油瓶!蜜雅醬很可愛就算了,那個叫納因的男孩一看就是個小惡魔!以後會拿我的內褲去打○○!
 
聽說他媽是爆乳美女對不對!?是爆乳美女對不對!?你現在是怎樣!?認了個媽還在的孩子這根本就是娶他媽的路線啊!?想腳踏三條船!?五十條船!?說啊!你快說啊!你這到處捻花惹草的花心男!」
 
「啊……不……這個……妳喝太多了吧?」沃藍得今天第二次汗流滿面,現在他才曉得,白小姐是會發酒瘋的類型!
 
「哼!」白小姐咕嚕咕嚕灌光一瓶,把酒瓶一扔,用兩手猛搖他喊:「這段期間是發生了什麼!?是發生了什麼!?早知道就不跟紅色小鬍子出差了!在跩國的時候,姓陳的臭男人千方百計要騙我上床!哼!他看我的樣子分明就是在看肉便器!想要隨時可用的○○不會去買○○杯喔!
 
還有還有你都不知道!瑪門色老頭說啥為了安琪拉的安全一定要讓你跟去!害我花一堆口舌力氣去周旋說服赤國高層好讓你跟!全部全部都是你害的啦!然後你是怎麼報答我的!?我回來就聽阿妮說你又多了個孩子!嚇得人家頭昏眼花腿都軟了啦……嗚嗚嗚嗚嗚嗚~~~~~」
 
發完酒瘋換哭泣—「人家好寂寞喔~~~嗚嗚嗚嗚~外國都沒有朋友~~~嗚嗚嗚嗚嗚~~就一堆想搞我的公狗跟看人家不爽的臭婊子~~嗚嗚嗚嗚~~人家好累好寂寞喔~~~~」
 
「……好好好,別哭哭,乖乖喔~」事到如今,沃藍得只得提起男兒本色,擁她入懷摸摸她頭哄哄她,同時也想準備周遊列國一事,真的是帶給她很多負擔與壓力啊,王女輔佐官一職果然不好混啊。
 
「嗚嗚嗚……咕哇!」白小姐突然蓋住嘴巴且臉色發紫,這顯然是!(要吐啦!)沃藍得當機立斷,用公主抱姿勢抱走白小姐就往廁所衝!此時他遇到一個大難題,要去女廁或男廁!?
 
「嗚嗚嗚嗚!」
 
糟!情形不容多考慮,沃藍得不得不挑最近的馬桶間就衝進去,然後就把她的臉面向馬桶……(咦?沒吐?)他頭上冒出幾個問號,那知白小姐忽然反過來,把他壓到牆上,而且一對壯觀爆乳就在他胸膛上下磨蹭!
 
「沃藍得~」白小姐嘴唇微開,眼神迷濛,一臉欲求不滿的嬌滴滴講:「人家積了好多壓力~無從發洩~~~你來讓人家發洩發洩嘛~~」說完就伸出舌頭開始舔他的脖子,玉體擺動的更起勁。
 
「哇哇哇哇………白小姐!這裡不行啊!」本就搖搖欲墜的理智防線,現今又塌了好幾處,他若不全力回想昨天偶然看到的妖♂精♂哲♂學♂動♂作♂片,那話兒就要控制不住,充血成阿姆斯壯砲了!
 
久違的天使與惡魔出現沃藍得腦海,惡魔曰:「上啊!快上啊!現在不上更待何時!看她飢渴成那樣,相信她的港口已放好滿滿的水,預備好就等你的遊艇滑進去了!上!快上啊!」
 
天使曰:「你看看人家那麼辛苦,給人家一些精華補充魔力算好事一樁!況且蜜雅的好意不容辜負!看她超想白小姐當媽,就順水推舟中出白小姐接著結婚共築幸福家庭吧!中出啦—————————————!!」
 
「喔喔喔喔喔!我就要……啊勒?」理性險些崩壞的沃藍得察覺力道減弱,原來白小姐不勝酒力,趴在他身上睡著啦。「好險好險……」沃藍得捏了把冷汗,這次又逃過一劫了。
 
「嘿咻。」輕輕讓白小姐坐到馬桶上,他雙手抱胸,思考再來的事—「仔細瞧瞧……」一男一女在廁所間,緊身旗袍服的爆乳美女,攤軟無力的坐在馬桶,完全無防備且喘著氣—「謎物情景?」
 
換成別的男人,想必已提槍上陣,弄得黏糊糊的,幸好沃藍得乃正人君子中的正人君子,頂多拿出手機,想拍張照做個紀念。找了個適合角度,他即將按下快門—
 
碰!
 
廁所門被猛然打開,冒出好幾個阿姨跟警察伯伯!阿姨指著嚇傻的沃藍得喊:「警察大人!就是他!把女人灌醉之後撿屍帶到廁所企圖性侵!你看他到女廁又拿手機!鐵定是想留下照片威脅兼是偷窺狂!」
 
「蝦毀!?誤——哇喔!」
 
好幾個警察伯伯出手把沃藍得拉出廁所再行壓制接銬手銬喊:「束手就擒吧!你這迷姦犯兼偷窺狂兼變態!有啥話先到警局再說!」
 
「誤誤誤誤誤誤誤會大了!」沃藍得被壓得喘不過氣,邊拍地邊盡力高喊:「我我我我只是來吃烤肉的啊!」「放屁!是想吃乳肉吧!?帶走!」
 
如此這般,一年一度(?)的安吉里士家烤肉聚會就在家長沃藍得被警察伯伯們當強姦犯帶走,躲起來看戲的子女二人見狀況不對,連忙出來辯護,這等糗狀下結束了,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下回預告:「經過長遠時光所損壞,因某種緣分所重生復活的傳說武器—『爆碎!碎光龍棍!』。
 
作者的話:「哎呀呀,標題是烤肉,有關烤肉的內容卻不多……小事情別在意!
 
一年一度的烤肉……不對,是中秋節,又來了各颱風攪局?本以為杜鵑不會來的,沒想到卻大轉彎過來,莫非它也想吃烤肉嗎???外面風好大的啦!明天會不會放假勒???
 
下回是新生代獵人的回合,話說真是沒想到,官方居然會讓碎龍去網路版參戰,爆碎屬性也實裝,碎龍雙龍棍的登場,相信只是時間問題吧?
 
這次要獻個寶,此乃作者近期入手的大傢伙,變型金剛之合體戰爭,汽車合體五人組合加第三方補件二組!
 
算是作者相當滿意的模型組合,最大的缺點則是價錢加一加約4600……
 
最後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啦!完美的烤好啦!以及最重要的,注意防颱啊啊啊!!!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