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三麗鷗聯名特設

日版MHXR 三周年特設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七十回—爆碎!碎光龍棍!

向下

第一百七十回—爆碎!碎光龍棍!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3-03, 21:59

雪山的波凱村,仿佛永遠白雪壟罩,被白色山峰包圍的小村莊,在離它遠一些,需要用小道通行的小塊平地那裏,有位年輕的男獵人在。
 
他的髮色、膚色都有如環境般的白,有雙寶石般的藍眼,身穿厚重的雪山裝,腳踏雪地,雙手各持一柄武器,單獨一人作著練習:與外界相比,他所用的武器以深藍為基調,穿插黃色條紋,在這白色大地上格外顯眼。
 
「呼……」
 
停下動作,他雙腳合攏,配合呼吸來冷靜身心。吐出幾次大大的白霧,他收回武器於身後,去拿掛在小樹上的老舊本子,邊讀邊打道回府。
 
「少爺回來啦!」
 
年輕獵人,丹尼爾回到獵人小屋,他家的廚房艾路金吉克立刻跑出廚房喊:「少爺你出門練習辛苦了!要吃飯?要洗澡?還、是、說、要、吃……開玩笑的喵,這種事情,少爺還是希望女朋友來作的喵?」
 
丹尼爾尷尬的笑了笑,回說:「就吃飯吧。」「喵喵!收到!我正就去做少爺喜歡的烤丸鳥腿堡配沒事可樂!」金吉克轉身入廚房,丹尼爾聳聳肩,先把雪山帽放到衣架,再把穿龍棍與小本子放到桌上,自己坐在椅子上思考。
 
想想自己身上不少閒錢,狩獵事業算順利,非狩獵的工作也變多,或許可以考慮雇用個女僕或秘書小姐,來替自己處理繁瑣的非狩獵業務?說到女僕的話,之前在仙多度拉城看到的……名字不知道,總之是阿卡莎王國王女身旁的那位女僕,要是能雇到那麼可愛又性感的……
 
不不不……請女僕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賞心悅目或處理下半身的,這思考方向歪掉了!丹尼爾甩甩頭,心思回到桌上的穿龍棍,伸手摸摸它的藍色裝甲,他回想起二個月前,他從梅傑波爾多回到波凱村的那一幕—
 
「這對穿龍棍已經死了。」
 
「死了?」
 
鍛治屋內的工作場,龍人族老爺爺先用放大鏡檢視桌上的穿龍棍『歌姬·神曲』,在敲敲打打一會後,向丹尼爾說出結論:「正確說來,它無法發揮它應有性能了,老夫有無穿龍棍的製作技術先不提,它已回天乏術了。」
 
「……沒辦法修復了嗎?」
 
「不可能,」老爺爺拆下一塊鏽銹裝甲,正經說;「假如把外部組件全部拆掉,只剩中間結構,或許還能以新的模樣重生。無論如何,『歌姬·神曲』是回不來了,怎麼辦?要試試看嗎?」
 
他應好的三天後,應招換回到鍛治屋,得知穿龍棍的核心結構還堪用,能找到哈蒙特鋼(※)來修理的話,就可以恢復最基本的機能。經過等等難題,最後『歌姬·神曲』,接受碎龍力量而再生,更生為『迪歐斯爆碎棍(※)』。
 
(……但還不夠。)他手指劃過它的黃色光軌想,裝甲使用碎龍堅殼、貫釘使用碎龍尾巴,光軌內則是碎龍的象徵,爆炸性強的粘菌。然而這光軌內的粘菌黯淡無光,活力太低,使得它的爆破屬性不及實戰範圍。
 
與老爺爺商量過後,要能達到實用階段,恐怕需要投入碎龍的力量之源,亦它的稀有素材,『碎龍寶玉』。丹尼爾無奈的搖頭,為了製作成套的碎龍裝備,寶玉早已用完了,只能再去收集,然而碎龍數量本就不多,上位個體更屬稀少。
 
素材收集是一大難題,另外他尚有一問題要解決;穿龍棍的戰鬥技術已然失傳,連沃藍得前輩也不會使用,幸好他在木箱中找到了一本筆記本,上面以手寫方式,記錄著穿龍棍三大基本,地之型、天之型、嵐之型的武技套路。
 
丹尼爾不難推測,此乃『歌姬·神曲』的原主人,為了傳承給下一代所留下的遺產……感謝歸感謝,然而穿龍棍的戰法、特性與其他武器相差太大,即使連日練習,丹尼爾目前也不過算是習得了地之型,要論熟練的話還差得遠。
 
(不能運用在實戰中的話,就沒意義了啊……)
 
歌姬所給予的穿龍棍,讓它復活,再一次活躍於狩場,這應該是歌姬一行人的願望吧?要實現它,顯然得要通過更多障礙,以及掌握機會才行。
 
機會比他想的要快來到。
 
巴爾瓦爾的緊急委託來到,於冰海地帶發現一頭異常兇暴的碎龍,指名丹尼爾前去處理。認為是取得寶玉及穿龍棍實戰的機會,丹尼爾整裝齊全,便前去巴爾瓦爾市街。
 
不管來幾次,這次都一樣喧鬧。接受天上太陽之光芒,感受空氣的炎熱,走過巴爾瓦爾市街街頭,丹尼爾如此想。眾多商隊聚集而成,來自四面八方的訪客,人們做生意的熱情,可不輸給大自然的熱氣。
 
與外界相反,巴爾瓦爾集會所內部冷清,獵人稀稀疏疏。丹尼爾到櫃台那登記契約,同時也談談獵人短缺的問題,聽櫃檯小姐所說,這時代的獵人數量本就少,即使有,也大多選擇到如東多魯瑪之類的獵人重鎮去。
 
過去巴爾瓦爾也曾算是獵人重鎮,尤其遇到峰山龍出現時期,與羅克勒克合辦的沙漠祭典,總能吸引大量獵人,柰何峰山龍自戰後便不見蹤影,給獵人的待遇也不算好……目前還能靠外地獵人來支援,但若是再次遇到峰山龍攻擊之類大型危機,可就沒人有把握平安無事。
 
說來說去,一介獵人的丹尼爾管不到那些,聽櫃台小姐抱怨完後既坐到獵人席那,等待同伴們過來會合。
 
首先到場的如他所料,乃是一身黑鎧龍的重量級裝備,配上高水屬的水龍大槌,體型高大威武的漢摩斯,再來出現的,則是不管何時,皆彩蝶系列的蜜雅。說起蜜雅,雖然武器上會看魔物選擇,這次也配合碎龍選了水龍太刀,可是防具方面,她小姐似乎就是不願妥協,非要選美美的裝備。
 
算了,前輩說過,每個獵人有每個獵人的自我堅持,他人不容強行干涉……(我說蜜雅,說好要妳自己來的,旁邊那人是誰啊?)丹尼爾為意外的來者而皺眉,有堅持是一回事,不守信又是一回事。
 
丹尼爾看看不認識的他,那身裝備大概是廣場通用的新手裝,希望系列,再加上影蜘蛛素材作的操蟲棍?粉紅色的俏麗短髮、粉白肌膚、嬌小玲瓏,十足的可愛少女外貌,要不是胸前無物加走路的模樣,丹尼爾覺得,誰都會誤認他是女孩子。
 
蜜雅自覺不對,坐下就很稀奇,嗯,以她來說很稀奇,陪笑認錯說:「抱歉抱歉,說好要自己來的,都怪他說啥都要跟~阿你還沒見過他喔!」「不用介紹,他就是妳在信上常說的……嗚!」
 
丹尼爾不由得發抖了一下,蓋對方,納因看他的眼神,是不是變成兩個大愛心?是不是發著成群的亮晶晶星光?「幸會幸會!」對方超激動的握住他手搖搖搖喊:「久仰大名!你就是丹尼爾前輩對吧?哇~本人果然比雜誌上帥多了耶!好像男明星一樣!呀————!美男子!」
 
「啊……嗯嗯,」丹尼爾額頭冒出大汗曰:「我是丹尼爾沒錯,你是蜜雅她弟弟?」「你剛剛是說弟弟?!弟弟沒錯吼?!」納因噴淚:「呀———!第一次!第一次有人沒以為人家是女生!嗚嗚嗚嗚~人家太感動了!嗚嗚嗚嗚~」
 
「喂!你鬧夠了沒!?」
 
碰!
 
「不好意思~這傢伙的神經不太正常~喔呵呵呵~」蜜雅學人家大小姐半掩嘴而笑,如果旁邊的納因沒有臉著桌面,後腦腫包冒著煙,這景象說不定還挺萌的。
 
「……咳咳!」咳幾聲來喚回大家注意,丹尼爾盡力發揮存在感,試著掌握主導權說:「感謝大家協助,如信所說,這次的目標是碎龍,獵場於冰海,大家準備得如何?」
 
「冰海啊……」蜜雅端出專業獵人面貌,摸摸小巧下巴說:「要對付碎龍不是問體,可是冰海這獵場,人家還沒去過,是怎樣的地方?」「聽說相當寒冷,有洞窟,要爬山。」「瞧你說的,跟雪山有啥差別?白癡!」
 
認真回答卻被蜜雅無情嘲笑,漢摩斯虛脫趴桌。自從三人組隊以來,此類場景一再上演,丹尼爾唯能微笑以對,同時也想到,他們三缺一的狀況也有幾年了,不知何時,才能湊到第四人,成立一支完整隊伍呢?
 
自己的隊伍,最缺少的亦槍手一角,口袋裡名單候選,任丹尼爾怎麼想,率先浮出的名字皆為凱特琳。自己是槍手起家,所以他明白,在這時代,要想找到凱特琳這等功力的槍手難如登天,而難處就在於,她的協調性顯然非常差,個人色彩太強烈,以長期隊友而言不適當,她本人也毫無意願。
 
除此之外呢?據說巴爾瓦爾,有個人稱史達克少爺的青年獵人,身手也算一時之選,只是聽傳聞,那位少爺品性惡劣,囂張又愛調戲女性,而且,嗯,只是聽說,那少爺曾公開表示丹尼爾不算什麼,不過是藉波凱村英雄的名號才得到過大的評價,自己才是真材實料。
 
刻意去找對己身有惡意的對象,丹尼爾自覺還不至於要這樣委屈……其他還有誰呢?廣場那邊有位美艷的年輕女性獵人正在展露頭角,傳說是大騷貨一枚……米拉德村(※)那裏近年來雇用的新駐村獵人,其事績從所屬工會流傳到他處,聽起來是個成天喊『我要成為獵人王!』,熱血過頭的中二桑……還有個來自村的獵人,極為熱衷收集裝備,寧可餓肚子的傢伙……
 
就沒有平均一點的人嗎?想了又想,有個模糊的臉孔浮現,丹尼爾才想到,還有優克摩村的喬伊!經過上次的事件,丹尼爾相信喬依身為男人,身為獵人皆有堅強之處,可惜等級差異太大,天分……縱使喬伊是拜頓之子,丹尼爾可不信血統這一套,他猜他要到上位還得好一陣子。
 
(還有誰……)丹尼爾移到昏迷中的納因上,單看體格他實在稱不上好獵人,別的方面能彌補嗎?這點就得要問蜜雅—「啊哈哈哈哈!白癡!白癡!」蜜雅正指著抱頭的漢摩斯大聲恥笑:「連鬼蛙跟荒鬼蛙差別在那都不知道、還上位獵人勒!白癡!」看來想從蜜雅口中得到關於納因的客觀評價,不太可能。
 
想想納因是蜜雅的義弟,意謂將來與他打交道的機會不會少,既然如此,先探一些他的底子也不壞。丹尼爾向蜜雅說想讓納因跟看看,她小姐先是乾脆的指出納因等級太低不能接,再來則是大笑曰:「就他那身新手裝,被上位碎龍打個一拳,保證粉身碎骨、四分五裂的啦!」
 
各方商量之下,決定讓納因接『冰海一遊』採集任務當理由,只是剛好『遇到』而已,不是要去狩獵碎龍,當然也是不可以剝取碎龍素材,以及領錢領素材。正常獵人不太會接受的情形,納因卻眼神發亮的說只要可跟去,啥都行,叫丹尼爾頭皮發麻……總之四人便這般朝冰海出發。
 
到了。
 
跨過船板,套著布朗基S腳甲的腳掌踏上冰之大地,丹尼爾深吸一口大氣,寒冷空氣進入鼻腔,到肺部,與鑽進鎧甲隙縫的冷氣共同滲透他每吋肌肉。他喝罐熱飲,抬頭看看對面那雄偉壯闊,尖錐般群山,被白色的上升氣流所壟罩,山腳下基部,像是浮在大海之上。
 
事實上也是如此,據地理學者研究,所謂冰海,真正的土地並不多,眼前所見的高山、地盤多是冰雪累積而成,可謂一超巨大的浮冰。他看看左右,海面上有許多大冰塊載浮載乘,時而擦撞、時而飄浮,還有個大漩渦在,令這學說的說服力倍增。
 
丹尼爾動動腳甲,地面的滑滑感覺證實如此,現在他們必須通過長長的冰塊橋梁,正式進入那嚴寒地帶—「冷死了!熱飲熱飲……啊!」蜜雅摸摸背包,睜大眼講:「我忘了熱飲!」「拿去。」丹尼爾丟了一個給她,這反應之快,使她有點訝異。丹尼爾並沒看她,直接走向冰海,開始尋找獵物,碎龍布朗基迪歐斯。
 
不管狩獵過幾次,丹尼爾始終覺得碎龍是種奇妙生物,看牠那藍得發光的甲殼,超像釘頭錘的尾巴,長得像導彈的頭部大角,在全體獸龍種看來,算得上獨特的發達前肢,與大角同樣像導彈,不知道爪子在那邊?還有那叫人恨得牙癢癢,怪異的共生黏菌,諸多特徵都不太像是自然生物,反而比較像是出自實驗室的軍事用戰鬥生物。
 
丹尼爾還想像過碎龍站好姿勢,吼聲「全彈發射!」然後雙手加頭角都像真的飛彈飛出去,又或是吼:「碎龍飛拳!」後發射雙拳之荒繆畫面。
 
當然碎龍不會這些超級機器人似的招式,而是靠著強健腳力所賦予的靈活動作及爆發力,驚人的拳力與粘菌來粉碎獵物,使得牠在獸龍種中雖不算特別大型,卻是讓獵人們聞風喪膽,心驚膽跳的恐怖魔物,人稱魔物界的冠軍拳王。
 
起初狩獵時,丹尼爾一行曾多次跪倒在碎龍無恥攻擊之下,後來勵精圖強,研究加討論加實踐,已經對碎龍招式相當熟係,順利獵捕多頭碎龍,甚至做出整套裝備來使用。
 
如今這頭他們在冰海中央區域,有如上坡地的陡斜雪道地帶,所遭遇的碎龍自然也是,很快就要倒在他們的攻勢下頭;持太刀的蜜雅劈砍碎龍尾巴,持大槌的漢摩斯運用廣場那學來的蓄四攻擊,既大跳躍頭頂重擊,狠狠的敲碎龍腦袋,丹尼爾打碎龍雙腳拼失衡,納因?大概跑去找兩腳小鯊魚玩了吧?
 
暈眩值偏低的碎龍被重擊頭頂,不支倒地,大夥一湧而上持續攻擊,每人位置相同,唯丹尼爾移去打碎龍的角;穿龍棍的特殊機能之一『肉質轉換』,當切換成短棍模式,棍內部的能源機構為之一變,當打到肉質硬的部位,所生振動傳回內部,經反彈後自貫釘發出衝擊,強行達成內部破壞,相對,若是原本肉質軟的部分,則因振動太弱,效果反而減弱。
 
單純來說,就是硬變軟、軟變硬——這寫在筆記本的內容,丹尼爾正由短棍毆打碎龍大角來實際體會:(轉身!)踏出右腳再依此為軸來轉身,左腳著地瞬間以拳擊要領反覆出左拳右拳,每打一拳,他都能感應到棍身加熱一次。
 
穿龍棍的特殊機能之二『龍氣』,存在於棍身的能源機構,有將因打擊所生的熱量保存,轉化成稱為龍氣的能源,進而增強貫釘出力,相對的,該機構設有安全鎖,若是一時沒充填熱量,就會自動排出蓄積熱量,以免棍身有不必要的耗損。
 
(一二一二一二!好!)扭腰後拉手臂,丹尼爾準備來個強力上鉤拳直擊碎龍下顎—「坳嗚~!」「咦?」
 
萬萬沒想到,碎龍竟然哀嚎一聲,就搖擺身體躺平了。丹尼爾放下手,棍內排出熱氣,離他最近的漢摩斯擺出勝利姿勢,看向他喊:「喔喔!穿龍棍真不是蓋的!這麼快就打死了!」
 
贏了?……不對勁。丹尼爾望向一動也不動的碎龍,再怎麼說,交戰也不過五分鐘,就憑三把上位武器,普通打法,怎可能……他看向尾巴旁的蜜雅想徵求意見,看她神色,似在提防什麼,且慢慢的往後退。
 
「蜜……那是!?」丹尼爾赫然發現,以為死亡的碎龍渾身發出黑霧般的邪光!他及漢摩斯連忙離開碎龍週圍,緊接著伴隨異常的吼聲,全身冒黑光的碎龍起死回生!
 
「呀——————!又來了!?」蜜雅尖叫聲傳到兩人耳邊:「有沒有搞錯!?大家小心!這叫做狂龍化!」「狂龍……好快!」丹尼爾尚沒說完,速度超乎尋常的碎龍鐵拳就在面前招呼過來!逼他得將穿龍棍合併成防衛姿態才能避開直接衝擊!
 
「我問過瑪拉師父!」蜜雅硬是壓下驚慌之情,快速踏過雪地往碎龍後方逼進:「她說這一旦進入狂龍化,魔物將會強迫身體過度戰鬥,非常危險——哇喔!」碎龍回身一揮,碩大的拳頭通過蜜雅頭上,光是拳壓就讓她捏把冷汗,可戰鬥的直覺讓她不退縮,進而拔刀反擊,揮刀砍碎龍的大腿。
 
「雖然聽不太懂,就是黑化加失控囉!?沒差啦!吃老子的鎚吧!」異常事態反而讓他鬥志高漲,漢摩斯奮勇向前,朝碎龍小腿就是一槌!見戰友們戰意不受動搖,丹尼爾跟著抖擻精神,拔棍再戰。
 
眾人連戰數十回合,戰況每趨越下,被擊中、失誤皆以不同於稍早情形而頻繁發生—瞧碎龍轉向自己走來,漢摩斯解放蓄積力量,跳躍且轉動大錘,使勁向下一擊!碰!地面白雪被擊飛,冒出一個坑—(嗚嗚!時機預測錯誤!?)
 
比漢摩斯預測要晚兩步之差的碎龍,立馬頭錘地面,顧不得穩定,漢摩斯強行拉動身體轉到碎龍側邊,險些就要被捲入牠所引發的爆炸洪流!那股因碎龍拋出頭頂粘菌,在空中連鎖反應,外界看來就像強光炸碎之爆炸,一通過丹尼爾左邊,他描準這短暫空隙,衝往碎龍側面,豈料碎龍再一次頭錘地面!
 
「馬的!」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千鈞一髮,利用穿龍棍的特殊機能之三『噴射跳躍』跳至高空,連番爆炸就在丹尼爾腳下炸過去,連一瞬間的慶幸都不許可,他即刻轉動身子,朝碎龍背部飛踢,再趁這反動浮起一些高度,緊接著揮棍連打背部。
 
碎龍不甩他,移動腳部面向蜜雅,此時丹尼爾平舉一手的穿龍棍,噴射火花來移動身體,追擊碎龍;與操蟲棍的撐竿跳躍不同,裝置於穿龍棍後段的噴射機構,在結合地面的反動,其爆發力足以令全副武裝的獵人霎時間升空,更能藉轉移方向,來達成空中的走位。唯一的缺點是,能藏於棍中的體積畢竟過小,故噴射不能持續、連續使用,需要一小段時間來冷卻。
 
(即使如此,也夠用了!)左鉤拳!右鉤拳!穿龍棍連打碎龍軀幹,丹尼爾自覺高度下降許多,需要藉踩魔物來拉高度、故轉身踢腿:(不見了!?)什麼也沒踢到,他徒然落地,見碎龍早已驚人的速度,換追打漢摩斯。
 
此時丹尼爾才發覺到原因出在那,令眾人連繫大亂之因素,亦節奏!狂龍化的碎龍,動作忽快忽慢,難以衡量,是故已習慣碎龍平常速度的他們,彼此的節奏受到擾亂,所以眾人才無所適從。
 
要如何面對這情形?狂龍化碎龍的動作無法預測,只得憑臨時反應來對付了!不由分說,三人瞭解這情況唯能這樣應對,照樣鼓起氣力繼續戰下去!接連戰個十幾回合,他們不由得露出疲態之時,不知打哪來的射擊擊中了碎龍身體。
 
受到意料外的打擊,碎龍及眾人皆往射擊方向看去,既上坡地頂端與高聳山壁的接合處,那裏的洞口,架著元祖重弩的納因正在裝填子彈,再一次發射!反動力令他後仰,至於子彈則因距離過遠,打到碎龍時威力大減,看不出有啥大傷害。
 
是因為新手的錯誤觀念?或另有所圖?不管怎樣,碎龍顯然不太高興,邁開腳步向他方向移動,接著納因立刻收起武器,跑入洞口不見人影,看對方逃走,碎龍又回過頭要攻擊丹尼爾們,然後納因又探頭探腦出現,確定碎龍沒看見他,又架槍射碎龍,再來碎龍又轉向要扁他,他又立刻躲入洞窟內……重複幾次。
 
(喔,原來如此~)丹尼爾想通他在幹嘛了,一般來說,魔物很少很少會轉換區域去追擊敵人,於是獵人便利用這習性,換上適合一擊離脫的武器,趁魔物鬆懈時去攻擊,打完趁魔物要反擊之前就又逃走,等魔物不理他時又上前攻擊……這樣重覆到任務成功。
 
於獵人歷史上,算是流傳已久,多半在獵人感到己身能力無法正面打敗魔物之時會用到,說來小家子氣又畏縮消極又浪費時間的苦肉計。納因會用這招,想來是他現在與碎龍交戰等於送死,可是又想幫忙,唯能出此下策……啊,碎龍也走進洞窟內了。
 
(納因會不會死翹翹啊?)
 
呆站原地的三人想法一致,好理佳在不用多久,納因小弟就邊哭邊叫邊用手刀式跑法跑出洞口,一直線衝到三人中間,撐著小膝蓋喘氣曰:「嗚嗚嗚嗚~好可怕喔~人家還以為死定了耶~嗚嗚嗚嗚~」
 
「乖乖乖~」漢摩斯拍拍他的背勉勵曰:「初級新手遇到碎龍能全身而退,你很了不起喔!」「嘖……」蜜雅表情十分複雜,搞不清楚要說「還好你沒事」或「你怎麼沒死啊」那一個,丹尼爾叉腰笑一笑,決定先回營區休息。
 
回到營區,大夥烤肉補充精力,睡個覺回復體力,整理武器的同時研究戰術。「戰到這地步,碎龍應該累積不少傷害。」丹尼爾堅定說:「接下來,我們要一次決勝負!要這樣那樣再那樣……」大家討論再討論,最後導出了勝負方程式。
 
再見碎龍於冰海沿岸地帶,寬廣的浮冰平原,四人一起上……才怪,納因遠遠的發射睡眠彈,把碎龍搞睡著,除納因之外,大家小心翼翼圍上去,由漢摩斯先開始—「狩技!隕石重擊!」氣勢驚人轉動大錘,當離心力達到最大之際,驅動全身力量奮力一槌!
 
睡眠中肌肉鬆開,遭受這猛烈一擊,碎龍的臉頰甲殼頓時為之龜裂,慘叫一聲後原地抽蓄,機不可失!「龍氣……」丹尼爾大步踏出左腳,雙手一同出拳,貫釘立即噴發衝擊光波:「穿擊!」
 
穿龍棍特有的大技,龍氣穿擊,雖然衝擊波傷害極小,但真正的威力所在,乃在於引爆魔物體內所蓄積的龍氣波動,進而達成巨大傷害及特殊效果—轟隆轟隆轟隆!碎龍全身連番炸碎,劇痛逼牠整支跳起!溢出的龍氣殘光仿佛在牠身上形成一層紅光薄膜。
 
那怕只是短暫失衡,眾人也不放過猛追猛打,然後在蜜雅一記氣刃斬下砍得碎龍暈倒在地,要不是丹尼爾有事先說過,龍氣爆發在頭部時,會導致魔物全身,不限傷害種類皆能積蓄暈眩值,她想必會為此訝異吧?
 
碎龍回神站起,大夥連忙往後退,豈料碎龍忽然原地搖頭晃腦?眾人看出牠已經疲倦,此時不攻更待何時?!漢摩斯飛速拋出麻痺陷阱,以與他粗曠外貌不相符之靈巧動作放置在碎龍腳下,即時限制住牠活動自由,為眾人爭取到一次全力輸出時間!
 
想當然,碎龍那會任獵人宰割!牠先是憑獸龍種特有的飄移式位移來後退開一段距離,再雙拳與角均插地,讓粘菌分佈、滲入地表,不出數秒,藍色獸龍四周地表接連爆炸!短短時間便形成一片火幕,融化大片白雪!
 
乍看之下,熟知牠招式的獵人早已分頭避開,此招起不了作用,實則把獵人們分開許多!牠眼光瞄準離其他人最遙遠的女性獵人,後退幾度再舔舔雙拳,緊接著雙腳一蹬,巨體就像導彈般飛躍而起!
 
丹尼爾驚覺不妙!此招乃是輾殺無數獵人,碎龍最兇惡大技,洲際飛彈式下跪殺!碎龍依拋物線跳至獵人的樣子,猶如洲際飛彈,其準確、威力也如洲際飛彈!當牠重擊地面,五體投地之模樣又像在下跪,故名『洲際飛彈式下跪殺』!
 
這招兇殘大招正朝蜜雅那飛去,丹尼爾雖死命的想衝去救蜜雅,無奈碎龍太快,自己太慢且距離太遠!反觀蜜雅本人竟原地不動,將太刀橫在自己額頭上方?防衛架式?怎麼回事?她預測躲不開,所以不得已防衛嗎?
 
丹尼爾忍不住就要大叫蜜雅,然接下來的景象叫他一時嚇呆了,也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憑他久經鍛練的動態視力,僅僅看見蜜雅以刀面承受住碎龍鐵拳,下一剎那光芒一閃!這道極致筆直、洗練鋒利之刀光,劃過碎龍身軀,切斷了碎龍尾巴—「狩技,」蜜雅得意的聲音傳出耳機:「鏡花架式!」
 
眼見此景,丹尼爾一方面大感安心,一方面也大為讚嘆,蜜雅在瑪拉的教導訓練之下,劍術果真提升到更高境界,更接近沃藍得前輩的程度了。
 
(我也不能輸!)丹尼爾精神振奮,衝向躺地的碎龍一陣長棍連打,再大幅度下腰,扭轉上身往後至極限,蓄力準備施展強擊,下兩秒碎龍站起身,兩腳扒地,抬頭大喊!宣布牠進入憤怒模式,就要反擊!
 
眼看碎龍轉向,丹尼爾忽然想到電視上的拳擊轉播賽,誰的右拳先打到誰,誰就奪得勝利。碎龍高舉右臂,即將揮下—(遺憾,)解放全身氣力,自腳根到膝蓋、膝蓋到腰、腰到背、背到胸、胸到腕、腕到武器!用上所有肌肉以螺旋勁擊出的右鉤拳直擊碎龍左臉!
 
貫釘擊碎碎龍堅殼,丹尼爾甚至可以聽見,碎龍頭骨斷碎之清脆聲響,下一刻那藍色巨體既轟然倒地,揚起雪花—(這場是我贏了!)
 
伴隨通信機響起通知聲,丹尼爾想像有裁伴拉起自己的手舉高,宣布勝利者是誰,一個不小心就真的舉手,惹走近的蜜雅恥笑說:「你在自我陶醉啥?好蠢喔~」「哇塞~」漢摩斯也走近說:「看起來就像你一拳揍倒碎龍,超帥的耶。」「不不不……」丹尼爾自覺害臊的收起武器說:「要不是大家支援,我只有被扁的分……納因,你以為我們會沒看見嗎?」
 
射完睡眠彈就跑的納因,偷偷的、輕輕的、潛到碎龍遺體那裏,已拿起剝取小刀準備分一杯羹啦。「咦~?任務結束後,不是就要剝素材了嗎~?」裝糊塗的納因朝眾人射出『小孩子天真兼懇求的撒嬌眼神光線』,對此,三個成年人異口同聲:「不,沒你的份!」
 
不顧納因的撒嬌攻勢及苦苦哀求,大夥剝取完就回工會,一個個到櫃檯去抽任務報酬,那今人期待的碎龍寶玉,究竟會不會出呢?!鏘鏘!一支棒子打烏龜,摃!姑!抽選機翻出來的名單,發揮內藏的讀心晶片機能,殘忍無情粉碎了丹尼爾之期望!
 
丹尼爾失落的坐到圓桌旁,放布朗基S頭盔至桌面,放置迪歐斯爆碎棍的大包亦同,一手扶著臉頰嘆氣,心想這下讓機會溜走,下次不知何時才能入手?想要搏歌姬一笑,又得延後了。
 
「你有嗎?」「沒有,妳勒?」「也沒有,感覺還比上次少耶?」
 
蜜雅與漢摩斯先後於丹尼爾左右就座,後者拍拍丹尼爾的背說:「別在意!下次還有的是機會!」前者點頭說:「沒錯沒錯,不用急……可以讓人家摸看看嗎?」不等對方回應,蜜雅伸手向穿龍棍
 
「不行!」啪,丹尼爾拍掉蜜雅的手,害她嘟嘴喊:「小氣鬼!摸一下又不會掉個零件!」「不行就是不行,」他把穿龍棍拉近,用雙手壓著講:「我說過了,前輩萬般警告過,不可以讓它現身在波凱村以外之地!」「有什麼關係!反正我爸連理由都說不出來!給我看!」
 
不肯罷休的蜜雅動手要強拿,丹尼爾自然不肯,逐演變成互相拉扯之局面,幸好納因過來會合,見狀先是把蜜雅推開,再兩手握起丹尼爾的兩手,眼神閃爍十字星光,激情說:「我今天著實領教到丹尼爾先生的男子風範了!太讓我敬佩了!我決定了!請讓我叫您大哥!收我當小弟吧!」
 
納因突如其來的熱情宣言叫丹尼爾不知如何是好,額頭冒汗吐不出半個字,納因看他那樣還以為遭拒,放開手換雙手捧自己粉嫩臉頰,臉紅害羞說:「莫……莫非,大哥嫌小弟沒誠意?那那那……小、小弟這就獻上屁—」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是雙性戀嗎?!」
 
碰!
 
今日第二次,納因慘遭KO!兇手的蜜雅吐個舌頭,輕敲頭曰:「ㄟ嘿!不好意思,這傢伙是個變態雙性戀!請多加包涵!」
 
「喔~」漢摩斯打量納因的臉,呆頭呆腦說:「原來雙性戀長這個樣子,我第一次看見耶?」「什麼變態……姊姊大人太過分了!」頭頂冒煙的納因立起上身,理直氣壯喊:「男人喜歡男人有什麼錯!?是你們不對啦!」
 
三個獵人一敲既響,演變成混戰狀態,丹尼爾觀看這打打鬧鬧之景象,開始覺得自己的煩惱實在沒意思,喝著果汁想,雖然目前三缺一,但只要跟他們在一起,一定會自然而然的,有圓滿的一天吧?到那個時候,手裡的穿龍棍也能完全復活吧?歌姬大人的歌聲也會再度迴響於獵人心中。
 
所以,不用急……對了,穿龍棍要是成功強化—(就叫『碎光龍棍』吧!)丹尼爾於心中起誓,總有一天,要達成!讓遠古的穿龍棍,再次縱橫獵場!
 
 
 
 
 
 
 
 
 
 
 
※哈蒙特鋼:線上版劇情中出現的素材,據說是用在穿龍棍的中心結構。
 
※迪歐斯爆碎棍:想來線上版遲早會有碎龍的穿龍棍吧?倒時請把這武器當成那把的劣化版就好。
 
下回預告:「嗯嗯,這段故事或許適合放在鬼月?『王女殿下的幽靈古城旅遊記!』」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本回原本只想簡單帶過的,沒想到卻寫到一萬字,也多拖了幾天,而且還有點標題詐欺,根本都是在介紹穿龍棍嘛,阿哈哈哈哈。
 
穿龍棍打碎龍這件事,聽說在本月月底就會成真了,至於本作者,一想到日後還要繼續跟這傢伙纏鬥,我就他馬的要噴出血尿了!
 
台版月底改版,X下個月也要亮相了,可想而知今年版慶會很熱鬧喔喔喔。
 
那麼,下回是趣味取向的一向,請大家期待啦!我要趕快去清大航祭路線啦!」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9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