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七十二回—王女殿下的幽靈古城探險記,下!

向下

第一百七十二回—王女殿下的幽靈古城探險記,下!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3-03, 22:03

第一百七十二回—王女殿下的幽靈古城探險記,下!
 
「丟下前輩他們,真的不要緊嗎?」
 
「喔呵呵呵呵,別在意別在意,此乃預定事項。」
 
莫西妮與丹尼爾,一前一後的爬上螺旋階梯。她後方的丹尼爾,努力保持視線水平,以免看見她的屁屁;丹尼爾苦惱的想,突然被憑空出現的莫西妮抓住手,瞬間移動到不知名場所是嚇了一跳沒錯,不過冷靜想想,這可是與莫西妮小姐單獨相處的大好機會耶!
 
丹尼爾心裡明白,考量兩方的各種條件,他實在是高攀不起人家,但有夢最美,要嘗試就試最好的!成功的話,他日後就有得爽歪歪了!(機不可失……那……要先找個話題才行……)滿腦子女色的青年人打算依常規,先搭話聊天,然而丹尼爾的聰明腦,很快扔掉花花妄想,想到另一件事情。
 
她們的性感穿著是給誰看的?莫西妮小姐就算了,他很難接受那位電視上高貴清正的王女殿下,會將那種性感衣物當成普通穿著,因此,鐵定是要給特定人看的!特定人是誰?丹尼爾自知非他,蓋會合的時候,兩位女士顯然事先不曉得他會來……於是!會讓王女殿下與莫西妮小姐特地展示女人味的,唯有沃藍得前輩了!
 
(……莫非,八卦雜誌講的是真的!?)每次看到八卦雜誌上寫說王女殿下與隨扈搞曖昧搞親密,大家都嘛一笑置之,沒人當真,認識沃藍得本人的丹尼爾更不用說,他怎麼想都不相信,王女殿下會看上沃藍得前輩?那有可能?可是!若非這樣,要如何解釋現在的異常狀況!?
 
(阿阿!好想問!)問問莫西妮小姐或許就有正確答案,無奈他實在講不出口,只得默默跟在她屁股後,加減看看城內風貌。
 
從未親身到城堡內的丹尼爾,本以為城內總會有精緻壁畫,高級紅地毯,隨角就是個超高價裝飾品,天花板上華貴天燈一個接一個……沒想到修雷多城中這些皆沒有,僅有最低限度的裝潢、裝飾,平民風味十足。丹尼爾試想,可能因這裡是戰鬥用的城堡,所以不重視那些吧?
 
另外,丹尼爾也發現,城內遺留物甚少,似乎是經過長時間的搬運,將可以用的東西都已先移走了?傳說中滅城是由於黑龍降臨,那遭遇到這大災害,城裡的人豈有餘力做那種事呢?又或是說,在原先住民拋棄城堡後,又有人過來捜刮城內財物呢?丹尼爾怎麼想也得不出答案。
 
「嗯~這裡不錯!」兩人走到一寬敞房間,內部有像王座的大椅面對整個房間,似乎是城主接見來客之處?莫西妮毫不避嫌的坐到王座上翹起二郎腿,丹尼爾為此想說這樣可好?她小姐則無視他想法,搖搖玉腿:「再來要怎樣好呢……有了!」
 
莫西妮小姐再來所做出的事情,讓跟眾多大型魔物交戰過的丹尼爾都不由得退避三丈,想腳底抹泡泡逃走。
 
「……找不到呢。」
 
漂浮於修雷多城上空,沃藍得居高臨下俯視整座城景;古代城堡常見的圓型塔樓,左右延伸出高聳城牆分割出多重區域,加上城土跨過好幾個山頭,每個山頭的驅塊又伸出好幾座橋梁來連接彼此,造就出西修雷多城的複雜構造。
 
考慮到可能受到空中大型魔物攻擊,城內的建築物均不比城牆高,二來西修雷多城為重視防衛能力的軍事設施,每棟房屋或塔看來皆差不多,無特別豪華的在,否則依莫西妮的個性,沃藍得想她大概在最顯眼的那棟就對了。
 
佔地廣大,通路繁多,等等條件都不利於尋人,何況此處黑暗魔力濃厚,擾亂他的靈力感應,連手機之類的通訊器材都失效,唯能採地毯式搜索了。
 
沃藍得長嘆一氣,降落至其中一處大橋上,橋面上等候的羅倫安琪拉急切詢問,得到答案立馬就臉色發白,奈何再害怕也只能進去,於是她緊抓著沃藍得的手,眼睛半閉的跟著走。
 
為多少舒緩她的恐懼,沃藍得繼續講解:「殿下往山下看看,可以看見山谷通路之間設置了許多關口,如我稍早所提,西修雷多城為連繫東西修雷多地方的重要樞紐,從前的人們若是要藉陸路來往兩地,非得通過本城不可,其所衍伸的經濟效益與戰略位置,令西修雷多城向來為兵家所爭之地。」
 
「那、那種事情無所謂啦~快點找到莫西妮她們回家了啦!嗚嗚~」完全沒在聽的羅倫安琪拉邊發抖邊回道,沃藍得心想這位總是愛逞強,打死不肯在人前現出軟弱一面的王女殿下居然會怕成這樣,真不知是她真的超怕阿飄,還是修雷多城瀰漫的瘴氣使普通人難以抵抗?腐蝕人的心智?
 
走到大橋盡頭,厚厚城門擋在面前,沃藍得進到門旁的操作室轉動把手,隨著嘎嘎嘎聲響,沉重鐵門逐漸升起,打開通往城內的大門。
 
「咿!」
 
明明門後就是一般的街景,羅倫安琪拉卻遮起眼睛不敢看,沃藍得心中暗叫不行啊!要是真的有恐怖東西出現,她小姐不就立馬翻白眼昏迷了嗎?得幫幫她才行!
 
「殿下,」沃藍得牽起她的手說:「您先深呼吸幾次。」「這樣嗎?阿~呼~阿~呼~阿~呼。」「再來照我說的,運作靈力看看。」羅倫安琪拉依照他指示運行靈力,結束之後通體發出淡淡的金色光彩,他問:「有沒有感覺比較安心了?」
 
「嗯……真的有耶?」羅倫安琪拉手放自己胸口,覺得心跳比剛才穩定多了:「沒有覺得那麼怕了耶?怎麼回事?」「此處的黑暗氣場會侵蝕人心,」沃藍得解釋說:「所以一般人光是在場,便會不由自主的害怕。憑屬下的修為,這點程度還不至於影響我。闇屬性的莫西妮不用講,這裡對她舒適得很。殿下天生光屬性,只要適度提高靈力,就能避免精神受到削弱。」
 
「原來如此,我懂了!」恢復幾分活力的羅倫安琪拉,得意的點點頭講:「那我們就快點去找阿妮她們吧!let′s  go!」講完便蹦蹦跳跳的走過他。「遵命。」沃藍得老實回應,他沒有說出口的是,其實像羅倫安琪拉這種光屬修者,本就不該受到這些暗黑魔力入侵才對,回宮之後得要針對這點加強!
 
「在幹嘛~快點過來阿~!」羅倫安琪拉在離他一段距離那揮手催促。暫時不用擔心了吧?沃藍得如此想。
 
大約不用二十分,他就曉得他大錯特錯了!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不要過來啊啊啊啊!」
 
美麗王女的尖叫聲響遍西修雷多城大街小巷,她的倩影也衝遍大街小巷,眼淚也灑遍大街小巷!蓋整座西修雷多城,不管哪邊,凡是她去的地方,都有一大堆的幽靈、幽靈、幽靈!
 
像遊泳池的溫泉浴場—「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有好多半透明的人在洗澡啊啊啊啊阿!!有的還把頭拔起來洗頭啊啊啊啊阿!!」
 
足可容納百人的公共餐廳—「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整排整列的死人骨頭在吃臭掉的飯!而且邊吃還邊穿過骨頭掉到地上阿阿!!」
 
大概是士兵訓練場的平坦場地—「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斷手斷腳的一大堆屍體在那邊爬來爬去又動來動去!噴血噴得滿地都是阿啊啊啊啊啊阿!!」
 
如此持續了十分鐘,終於用盡力氣的羅倫安琪拉跪到在枯光光花園旁邊道路,一手捏捏喉嚨咳嗽,一手揉紅腫眼睛:「咳咳咳!喉嚨都乾了!嗚嗚嗚嗚~~~人家想回家~~~不玩了啦~~~咳咳咳!」
 
「殿下,茶、喉糖、眼藥水、衛生紙。」蹲在她一邊的沃藍得遞出茶跟喉糖,羅倫安琪拉兩手捧起水壺咕嚕咕嚕灌下肚,用衛生紙大力擤鼻涕,然後撕開包裝紙掏出糖果就往嘴巴丟,左嚼右嚼得臉頰鼓起,接著拿起眼藥水便乾脆的左右眼各一滴,禮儀教養?那是此種場合該講究的嗎?
 
「嗚嗚嗚~~為什麼你都不會怕的啦!?」遷怒沃藍得的羅倫安琪拉如此喊,而他抓抓頭,淡然的說:「以前好像有回答過相同問題?總之我毀天滅地的傢伙都見過了,頂多嚇嚇人的幽靈算個——」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沃藍得還沒講完,羅倫安琪拉又不知哪來的力氣湧出,拔腿狂衝變成遠方的一股風去了?(咦咦咦?)沃藍得左右看,原來是花園那邊鑽出一堆腐爛的手在那晃來晃去—「那邊的各位~辛苦你們了~請下去領500……不對,莫婊子八成是用一點黑暗魔力當報酬……請下去領魔力塊吧!」
 
「……」
 
聽了這番話,花園裡的幽靈們識相的收回手,化成一顆顆白色光球飄走,沃藍得雙手叉腰,嘆氣講:「真是……想捉弄人也搞得太過火了,還拖了這附近的亡魂下水……找到她非得要訓她一番才行。」
 
此時此刻,莫婊子……莫西妮正在幹嘛呢?答案是她正坐在王座上,面前是一張大大的鏡子,由兩個沒有腳的男幽靈先生捧起,而她看著鏡內羅倫安琪拉那淚水鼻涕齊流,沒命似亂跑之糗樣是捧腹大笑,連眼淚都出來了!
 
那丹尼爾人勒?這位先生躲在柱子後面,只露出半個頭窺看莫西妮,全身顫抖……他算經過大風大浪,膽量、精神耐性皆普通人之上,看到成群的幽靈固然會怕,可真正令他感到萬分畏懼的,不偏不移為莫西妮本人。
 
就憑一己之力召喚整城的靈魂,還把人家當成奴隸使喚,他○的太可怕了!這點固然可怕,更叫他徹底害怕的乃是,居然有人會為了搞好友搞成這副德性,見人家嚇得亂七八糟竟笑得超級爽!完全不會想收手也不會有愧疚感!那個女人的黑心肝指數真是與她絕美外表成正比!
 
丹尼爾心目中莫西妮之美好形象,已然煙飛灰散,連點渣都不剩!
 
「呼……呼……阿勒?這是哪裡?」
 
無腦亂竄的羅倫安琪拉,跑到了個不知名的場所,看似是西修雷多城的邊緣地區?算是寬的石磚地板,隨處散落瓦塊,中間有根高高石柱,往平地邊邊可看見城下街道,成人高的城牆,城胸上可見不少炮口,也有大型弩炮台與大炮,城牆中央還有個雙頭擊龍槍,這裡也是迎擊黑龍用的設施嗎?
 
「對了!電視上講的地方就是這裡嘛!嗯嗯嗯,等等……意思是……」羅倫安琪拉戰戰兢兢朝城牆那看去,果不其然!
 
「哇啊阿啊啊啊啊阿———————————!!是以為黑龍跟以前一樣站在高台上就打不到!結果被火焰龍捲燒死的獵人啊—————!」城牆上方諸多焦黑僵屍嚇得羅倫安琪拉哇哇叫且衝向另一邊。
 
「哇啊阿啊啊啊啊阿———————————!!是趁黑龍飛上去想放大桶炸彈反而被後退火球K死的獵人啊啊啊————!」另一邊地板也冒出好多個焦黑僵屍,她小姐來個緊急剎車,換向場中石柱跑。
 
「哇啊阿啊啊啊啊阿———————————!!是想爬上柱子跳到黑龍背上卻被黑龍新招式粉塵爆破炸死的獵人啊———!」柱子周圍浮出一堆焦黑僵屍,羅倫安琪拉又一次發揮高級煞車技術,跑向別方向。
 
「殿下~!」晚一些到的沃藍得,站在擊龍槍上面喊:「明明都是焦黑僵屍,妳怎麼分得那麼清楚?」「昨天電視節目講的!哇啊啊阿————————!!救命啊————!!」羅倫安琪拉邊逃邊回。
 
鏡頭拉到莫西妮那邊,這位腹黑婊依然笑得不行,照樣躲在柱子後的丹尼爾勉強擠出一點道德勇氣講:「莫、莫西妮小姐,那樣惡整王女殿下好嗎?」「哼!誰叫她生下來就是權貴階級,偶而欺負欺負她有什麼關係!」「是……是喔?」
 
 
「你看你看~電視裡面老是光鮮亮麗,尊爵不凡的王女殿下,像個三歲蘿莉哇哇叫又哭得死去活來,加上那身打扮,錄下來再剪一剪就可以當成B級片去放,很稀奇對吧?啊哈哈哈哈哈!」「……妳、妳高興就好。」
 
莫西妮這番半是牽拖半是硬坳之無理回答,丹尼爾先生只得繼續退到陰影後。好理佳在,再過了十分鐘,「嗯~~~!」莫西妮伸展個上身,朝鏡子打哈欠說:「差不多也膩了,來給得最後一擊就回去吧~等等,她跑到哪裡去了?」
 
鏡子顯現的影像忽然模糊起來,她站起身,手貼上鏡面思索怎麼回事。
 
「嗚嗚嗚~阿妮太過分了啦~欺負人家~」羅倫安琪拉孤單一人走在漫漫長道上,手指上的靈力球為唯一光源,她搓揉紅腫眼睛想,本來不過是要莫西妮變些阿飄,讓她可以『呀~好可怕喔~』這樣依偎在沃藍得胸前散嬌罷了,沒想到出現的阿飄又多又可怕,害她光叫就來不及,那來心思調情啊?
 
到底是她拿捏分寸失敗,或是存心想整人,羅倫安琪拉實在摸不透親友想法。「……肚子好餓喔。」她摸摸平坦小腹,餓的咕嚕咕嚕叫……專程作的便當在沃藍得那邊,偏偏又跟他走散了……拿出手機按一按,果然仍通訊不良。
 
羅倫安琪拉長嘆一氣,一面感嘆自己的愚蠢,一面認命找路出去——「呀!還來!?」前方有白色人影逐漸飄來,羅倫安琪拉作好尖叫加逃命準備,豈料來到她眼前的幽靈面貌,令她訝異多過於害怕。
 
絲織揉合毛皮所做成的豪華大衣,因蒼老而消瘦的臉頰嚴肅冰冷,整齊梳到後腦杓的辮子,手扶著權杖,這個模樣,使羅倫安琪拉不由得吐出:「……梅赫羅斯閣下?不對不對!」梅赫羅斯還好好的活著,怎可能以幽靈之姿出現在這裡?這麼說來……
 
「是葛拉巴多……公爵?」
 
梅赫羅斯宰相的兄長,前王國宰相,格蘭克嚴姆前任當家,這般人物怎會……?羅倫安琪拉曾聽父王說過,葛拉巴多大公在過去的叛亂中身亡,詳細過程她雖不曉得,可為什麼會出現在西修雷多城?
 
(反正是莫西妮搞的鬼。)羅倫安琪拉自行下結論,幸好對方只是沒腳的普通幽靈,加上她也被嚇得有些神經麻痺了,故不畏懼的迎向對方視線,想看看玩啥花樣。
 
注意到羅倫安琪拉的視線了嗎?狀似葛拉巴多大公的幽靈跟著對上她眼光,然後轉身,舉起權杖向內揮,似乎是要羅倫安琪拉隨他走。
 
(好!就看看阿妮是想幹嘛!)她拍拍臉狀膽,鼓起精神跟著走,走著走著,她發覺不太對勁,途中沒再遇見其他阿飄,憑莫西妮的調調,不太可能才是……(停下了?)
 
來到走廊盡頭,羅倫安琪拉停下觀望,除了一座炎王龍的小型雕像在角落之外,沒別的東西,她望向葛拉巴多幽靈,然後他將權杖指向炎王龍的舌頭,作了個後拉動作—(要拉舌頭嗎?)
 
她照指示,手伸入炎王龍嘴巴,拉拉舌頭,緊接著有如電影情節般,該是盡頭的走廊牆壁啪的往上升,現出隱藏其中的階梯。羅倫安琪拉為此驚訝的同時,也察覺到這不會是莫西妮所安排。
 
小心扶著牆壁走下階梯,等候她的,是間被層層鐵架所佔據,鐵架放置大量資料夾,顯然是資料儲藏室的所在。(問題來了,葛拉巴多大公,為何要帶我來這裡呢?)她向內走,見得房間深處,尚有個辦公桌在。
 
葛拉巴多幽靈飄到辦公桌,權杖指向其中一個抽屜—(好吧,看來這就是答案了。)羅倫安琪拉打開那抽屜,一時想說會是啥奇珍異寶嗎?遺憾的是,在裡頭的,只是顆小小的隨身碟。
 
不過就是個老舊的隨身碟,何以讓老宰相即使死亡,也要轉交給她?當她取出,看到底下文字之際,瞬間理解。
 
命運戰爭,祂的真名,盡滅黑龍。
 
這行字,手寫於隨身碟外殼上,會是誰寫的?葛拉巴多大公嗎?盡滅黑龍是什麼?王國流傳的創世神話,與真聖祖龍相對的是萬滅黑龍,與盡滅黑龍有何關連?命運戰爭,在與沃藍得在一起時,偶而會聽到的神祕詞彙,兩者間又是……?
 
太多疑問湧出羅倫安琪拉心頭,她忍不住轉向葛拉巴多大公:「閣下,這究竟是‥‥?」亡魂沒回答隻字片語,僅是露出淡淡的微笑,再一次指示羅倫安琪拉隨他走。
 
這次,羅倫安琪拉總算是走出了建築物,得以重見天日,當她想答謝時,葛拉巴多幽靈已然消失無影,於是她默默的連帶種種疑問,將隨身碟收至口袋內。
 
「大家都到哪裡去了啊……?」四下無人,空蕩蕩的城堡,太大的地方反而越讓人感到孤獨,強烈的寂寞襲向羅倫安琪拉:(誰都好……莫西妮也行,快點出來嘛……嗚嗚~~)
 
宛如呼應羅倫安琪拉的心情,莫西妮的聲音傳出:「我在這裡啊~」
 
「阿妮?那裡?那裡?莫西妮妳在哪裡?」聲音聽來很遙遠,羅倫安琪拉左右張望,分不出是在那個方向。
 
「我在這裡啊~」聲音一樣遙遠
 
「所以說是在哪裡嘛!?」羅倫安琪拉原地大喊。
 
「我在這裡啊~」這次的聲音聽得出來了,是在城牆那邊!
 
羅倫安琪拉想快見到好友身影,就急切的衝到城牆那裡喊:「阿妮妳在哪!?」
 
「我在這裡啊~」隨著聲音,城牆上方慢慢現出黑色的長髮—「阿……咿咿咿咿咿咿!」羅倫安琪拉高興不到三秒,便喊出本日最長、最淒厲的尖叫:「哇啊阿啊啊啊啊阿———————————!!!人、人頭氣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嘎咕……」
 
自此,終於超出神經負荷,羅倫安琪拉總算翻白眼兼口吐白沫,隆重的昏倒於地,而城牆那頭,手牽著自己人頭造型的巨大氣球,莫西妮小姐翻過城牆,跳到羅倫安琪拉(抽蓄中)旁邊,有點不好意思的吐小舌頭:「抱歉抱歉~人家沒想到妳受不了了,嘿嘿~」
 
聽到慘叫聲,飛來看狀況的沃藍得一見這情形,毫不猶豫就往莫西妮頭上敲一拳,兇巴巴責罵曰:「白癡!妳搞得太過火了啦!」「嗚哇~~~!」頭頂冒腫包的莫西妮立馬大哭:「連我爸爸都沒有打過我哩!嗚嗚嗚嗚~~!」
 
「不!我保證妳爸早就想這樣做了!」沃藍得繼續叱責說:「不要再裝哭了!還有快把那噁心的東西收起來!」
 
「嗚哇哇哇!什麼嘛!?你還不是看她這糗樣覺得很稀奇又可愛,所以才沒出面幫她的嘛!嗚嗚嗚嗚嗚~!不管啦!光怪我不公平啦!」
 
「才、才沒那種事(心虛中)!給我正座坐好,我今天要代替你爸好好教訓妳……還有丹尼爾你別想躲在城牆後裝沒事!你也給我過來!」
 
如此這般,卡卡普空星的最高位行者兼大魔女莫西妮·墨格西得,以及新世代獵人中最受看好,前途無量的天才獵人丹尼爾•塔利托托,兩人齊肩正座,低著頭聽過去的傳說獵人、現任王女貼身侍衛的沃藍得·安吉里士比手劃腳、滔滔不絕的唸個不停唸個不停、唸個不停、。
 
一直到王國第三王女羅倫安琪拉•馮•羅嚴克拉西清醒過來,此難堪場面才結束。
 
找了個還堪用的桌椅,四個人在庭園那圍成一桌,把帶來的便當全部攤開—
 
「喔喔喔~這道高級河豚生魚片壽司何等鮮美!」羅倫安琪拉曰。
 
「妳嚐看看這個!炸苦瓜起司飯糰堪稱絕品啊!」莫西妮曰。
 
「新鮮七色生菜再灑上跳舞香辛料做成的沙拉,美味!咦?丹尼爾你沒食慾嗎?」沃藍得曰。
 
「……」丹尼爾捧著飯糰,一臉灰暗。
 
他吃不下飯實屬當然,蓋庭園另一邊,飯糰大小的黑暗靈力塊推積得像小山,整座城的阿飄正排隊領一粒當報酬,再加上修雷多城的詭異氣氛,在這情形下,誰還有胃口……不過看面前的三人不當一回事,丹尼爾只得硬著頭皮撐下去,順便想今天真是他有記憶以來最荒繆的一天了。
 
「……喂,」沃藍得將丹尼爾拉近,說悄悄話:「我問你,你還想莫西妮當你女朋友嗎?」丹尼爾剎那間回答:「不,我再也不敢了。」「那就好、那就好。」沃藍得欣慰的拍拍後輩的背,認為自己拯救了他的人生。
 
「對了,安琪拉,」莫西妮嘴巴嚼嚼嚼講:「妳有一小段時間,我看不到妳的行動,妳到哪裡去了?遇到什麼了嗎?」此話一出,沃藍得與丹尼爾同時望向羅倫安琪拉,他們也想知道怎麼回事。
 
「嗯~」羅倫安琪拉一時想拿出口袋內的隨身碟給大家看,然下一秒就轉換心意:「我不記得了耶~何況妳那樣說,我那知道妳是說什麼時候阿?」「啊勒喔~」莫西妮不再追問,其他人也動動眼珠子,繼續吃飯。
 
這樣就好了,羅倫安琪拉決定,要暫時把這件事當成她的小祕密,不告訴任何人。
 
(盡滅黑龍……嗎?)
 
 
 
 
 
 
 
 
 
 
 
 
下回預告:「出現在波凱村的神祕巨影,牠的真實身分是……!?『遭遇!不動山神』!」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本回拖了比較久,都怪作者的思緒都移到MHX身上去了啊啊啊啊阿!就作者看來,本回有些草草結束就是了。總之感謝羅倫安琪拉的搏命(?)演出,本回都可換叫王女殿下尖叫記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下次更新,大家朝思暮想的MHX就出世啦!本文也要導入新設定啦!首當其衝的……看章名就曉得了吧?下回將是漢摩斯獨挑大梁,敬請期待!
 
新的狩獵生活要來到啦啦啦啦啦啦啦啊!!!」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