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三麗鷗聯名特設

日版MHXR 三周年特設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八十二回—加油吧麗莎!超討人厭的跩客招待行!

向下

第一百八十二回—加油吧麗莎!超討人厭的跩客招待行!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5-03, 21:37

第一百八十二回—加油吧麗莎!超討人厭的跩客招待行!
 
(明天起要去那裡好呢?)
 
夜深人靜,身為王女貼身侍衛,沃藍得·安吉里士,只穿一條內褲窩在被窩裡面思考。成天與風華絕代的王女殿下膩在一起,固然是羨煞一堆人沒錯,不過呢,作為人,還是會想要有自己的時間,因此偶爾會安排時間,放個長假,出宮到處閒晃。
 
(對了,在那之前……)
 
光顧著期待放假,排旅行行程,沃藍得忽略了一件事,這長假光一個人過也太可悲了吧?想想,先找個人陪吧?,不過別一直在一起,獨處時光才是放長假的醍醐味,吃個飯就夠了。
 
這個人選嘛……第一,跟她在一起算輕鬆愉快,第二,不會想耍人或要禮物,第三,可以約得出去,明天有放假的人!
 
腦內名單跑過一遍,其實也不用想,三更半夜會接他電話的也只有那位女士了!於是他拿起手機按一按,問:「喂喂,白小姐嗎?不好意思,妳明天有空嗎?」
 
明天早上,在兩人相約好的吃到飽餐廳前面,一襲櫻花色紋的緊身旗袍,開高衩開到腰間,無袖且胸前鑲空,大方露出她又長又豐的大腿,纖纖玉手,壯觀無比之超深乳溝,今天也藍色長髮流麗閃亮,肌膚白裡透紅,面容嬌艷的成熟美女,白鶴靈白小姐手牽著小行李箱,向穿著輕便獸衣裝的沃藍得笑咪咪招手。
 
感覺很久沒看到她穿這樣,沃藍得的大頭小頭為之一振。
 
兩人簡單問候幾句,便走進餐廳內;名為地霸王,此家餐廳採自助式,內部分好幾個區域各自負責各種食物,並以當地現產的生猛食材現炒現煮為主要賣點,乃是沃藍得一直想來的連鎖餐廳,可惜礙於羅倫安琪拉她怕肥,故沒來過。
 
有道是,儘情吃美食,暢快飲美酒,佳人伴身邊,人生超快活!
 
沃藍得這如意算盤打得響亮,萬萬沒料到,坐下來不到五分鐘,突然殺出了一大堆程咬金!這些由一輛遊覽車載來的叔叔伯伯阿姨大嬸,個個肚胖體寬,穿金戴銀,王八之氣洩個沒完!
 
↖️㊣▼▽■□◆◇★☆!」
 
講著不知那國的語言,他們吵雜紛亂又爭先恐後擠入門,不等服務生招呼就自行就座,當場霸佔好幾桌,屁股一著椅就脫下外套、鞋子亂亂丟,開始大聲吆喝。
 
瞧這偉大模樣與穿著,沃藍得推測絕非本地居民,十之八九是跩尼斯國來的遊客,簡稱跩客吧?
 
(沒差,當作沒看見好了。)沃藍得放寬心胸,重點是有服務生端著熱呼呼的炒女王蝦出來了,快點去拿才是正道——
 
「女王蝦啊—————!!」
 
再一次萬萬想不到,炒女王蝦尚未放好,那堆跩客馬上就全部跳起來,如同餓虎衝過去拿個精光!順便把沃藍得撞得老遠。
 
(炒女王蝦沒了沒關係……還有黃金芋酒!)特定時刻才會端出來給人拿的高級好酒,豈能放過!沃藍得拿穩餐盤,前往即將放置的吧台,豈料跩客們仿佛內建食物雷達,又瞬間衝過來一掃而空!
 
美食,沒了!美酒,沒了!連佳人也……還在啦。
 
「可惡的跩客……一些些都不留給其他人。」沃藍得坐回椅,丟空餐盤回桌,瞪向那些把桌面塞得滿滿滿卻不吃,只顧著大聲喧嘩的跩客:「怪不得人家都說,跩客出遊、寸草不留……啊。」沃藍得尷尬的望向白小姐。
 
時常會忘記,但白小姐並非克魯艾瑪人,而是跩尼斯人,在她面前說跩客壞話,莫不是在給她難堪嗎?
 
「就是說啊,好討厭喔~」白小姐一手拿咖啡,優雅的喝了一口後,藐視眼光投向那些跩客說:「活到那把年紀,竟連半點國際禮儀都不會,丟臉丟到家了。」她再喝第二口,視線移向沃藍得說:「看到他們就令我心煩,你有沒有些有趣的事可以說說?」
 
好理佳在,白小姐至少表面上算贊同他。沃藍得清清喉嚨兼想一想,回她說:「那我到是有段往事,可以配合這情形,說給白小姐聽聽。
 
那是在我就任工會守衛幾個月後,所發生的事情——」
 
…………………………………………………………………………………………
 
「啊啊~~~~嗝。」
 
人在東多魯瑪公會高塔的沃藍得,打了個大哈欠。雖然對其他同在辦公室的同仁不太好意思,他決定還是起來活動活動,免得坐了一整天的桌子,身體都給他生鏽了。
 
對於像沃藍得這般,有駐村獵人身分,因而無法長期待在工會高塔工作之情形,工會方面只會要求一個月內必須到場報到一次,提出本月份的狩獵紀錄,並且詳讀這段期間的業務事項。
 
不太會用電腦的沃藍得,礙於顏面不好意思用手寫,偏偏不小心一個文思泉湧,又忍不住與其他的同事哈拉哈拉,故打報告時間一再延長。
 
「嗯~~~~咦?」
 
他起立伸伸懶腰,正好瞧見一位清純可愛美少女,垂頭喪氣、腳步不穩的走下樓梯。此位綠長直黑眼,妹系氣質濃厚得不行的美少女,乃是與沃藍得同屬一小隊的麗莎·典爾蘭。
 
瞧她攤軟於自己桌面上大發鬱悶之氣,沃藍得的大哥哥之心為之高漲,立刻前去關心送暖,問之詳情。原來是有批跩客要來,本來預定要讓薩伊美去招待,沒想到就差幾天,她突然拒絕,於是根據公會規則,就換成同一隊的麗莎要代替。
 
跩客啊跩客,跩尼斯國的貧富差距很大,而近來號稱蝦米經濟崛起,出現一大堆的暴發戶,但文化水準的成長與經濟成長是兩回事,這些從沒見過外面世界的好野人跩客,一到了國外,完全無遺的跩國文化帶到世界各地,鬧出無數笑話與糗事,搞得大家能閃就要閃,光聽到跩客兩個字就準備吐血。
 
尤其,這次要接待的跩客,還都是些當官的!?跩國高官有多囂張跋扈,臭不可聞,光用吐血兩字還不足以形容,得要用上噴血當形容詞才行!
 
如此可怕的存在,居然要麗莎一個弱女子去應付?簡直是兔入恐龍口,被塞了牙縫還嫌不夠!
 
事已成局,沃藍得為麗莎的可憐遭遇流下清淚,並自告奮勇同行!
 
…………………………………………………………………………………………
 
「後來我問薩伊美為何臨時變卦,」沃藍得搖搖手上的炸香菇說:「她說,因為有人當面問她,一個晚上多少錢?包養一個月呢?要多少儘量開價,大爺有得是錢,哇哈哈哈。」
 
咚!白小姐的叉子捅到眼前的香腸,同為被性騷擾的常客,她講:「實在太可惡了,要是我就一定一巴掌過去。」
 
「薩伊美動粗沒有,這我不曉得。」沃藍得笑笑說:「她得知我與麗莎要代替她去,吩咐我有件事非作不可。
 
等到了約定那天,我穿慣例的工會守衛蒼系列,麗莎則是治癒者U系列,兩人在東多魯瑪等候,在那等了又等又等不到人。想說怎麼回事,打電話去問,居然說是顧著買東西,把時間給忘了。
 
喔,我忘了解釋,這批跩客來國的目的,是打算要投資廣場那邊的花田特產,準備要轉賣至跩國去。換言之,來與梅傑波爾波廣場作生意的。據說是筆大金額,廣場那邊不敢怠慢,才想委託國際經貿豐富的薩伊美來處理。
 
這場接待關乎一筆大錢,我與麗莎雖然不滿,也只能原地等候,等到那些跩客的私人飛行船來載我們。
 
我得說,當官的跩客果然不同凡響,遲到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而且那飛行船啊,拉哩拉雜的娛樂玩意多得很,還有好幾個濃妝豔抹,我猜是跩國的伴遊小姐,在裡面服務那好幾個大肚仔兼一臉跩樣的跩客。其他也有幾個戴墨鏡的黑衣人,想來是保鑣吧?
 
要是沒記錯,那批跩客的頭頭兼官最大的,似乎人稱陳老爺?」
 
「等等,」白小姐汗顏曰:「那個陳老爺,該不會就是那個陳少爺他爹吧?」「嗯~~~~」沃藍得苦思說:「好像是,我也記不清楚了。這個放一邊,我與麗莎兩個人,互看彼此一眼,接著就硬著頭皮,上了跩客船。」
 
…………………………………………………………………………………………
 
「請各位往下看。」
 
大型飛行船甲板上,麗莎一手拿麥克風,一手比著下方青蔥草地說:「氣候宜人,大片碧綠青草、顏色豐富之花群、水源充足之山丘平原,這正是梅傑波爾波廣場管轄下的花田獵場。
 
在美麗花海之表像下,花兒們所累積的花粉濃密,若是加以某種程度以上的衝擊,就會發生爆炸。接觸到花粉,會產生毒、麻痺、睡眠、惡臭、黑暗等等異常狀態。在中央區域的洞窟地帶,滿佈毒性急促的毒花,以及巨大的食獸植物,此地可說是結合『美麗』與『狂暴』的奇特獵……嗯……」
 
麗莎停住嘴,蓋那些跩客,沒一個在聽的。有的猛唱卡拉ok,有的忙著調戲小姐,有的只顧喝酒,壓跟兒不在乎麗沙的講解。
 
「嗯……不、不好意思!」麗莎雙手握麥克風喊:「各位貴客!請聽我說,這些都是花田的基本資訊,請注意——」
 
「吼!那沒差啦!」陳老爺一手抱一個伴遊妹,打斷麗莎話:「大爺我知道下面的東西可以賣錢就行了!來來來,我們繼續喝!」跩客們一陣大笑,照樣飲酒作樂,唱個不停。
 
「嗚嗚嗚~」麗莎快要哭出來的緊握麥克風,不知該怎麼應付這些外國人。另一方面,手拿迷你攝影機拍攝他們的沃藍得,也被拉下去一起喝,不喝就是瞧不起他們。雖然說自己是修者,不可以喝酒,陳老爺一樣喊:「不喝就是看不起我!」只得也灌了幾杯。
 
名義上是視察花田,實則只是在飛行船上開轟趴,這群跩客鬧著鬧著也膩了,逐有豬頭起鬨曰:「待在船上太無聊了,不如下船去走走怎樣?」自然也有人附合:「這主意不錯,走!」
 
「不可以!」麗莎連忙制止曰:「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對一般人來說,這裡太危險了!為了你們的安全,不可以下去!」
 
「嘿!妳這小ㄚ頭懂個屁啊?」陳老爺鼻孔噴氣講:「大爺我吃過的鹽比妳吃過的飯還多,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難道安不安全,我會比妳不清楚嗎?大爺偶隨便動幾個手指,就比妳一輩子賺的錢還多!」
 
講完一段徹底藐視專業的話,陳老爺不甩麗莎,直接要飛行船落地。看這情況,多說無益,沃藍得與麗莎不得不嘆氣以對。
 
…………………………………………………………………………………………
 
「我得說,這種現象雖然到處有,可在跩尼斯人身上特別明顯。」沃藍得說:「一切以錢為依歸,一切用錢來衡量。越有錢,越有權,越偉大,越有知識,明明半點都不會,只要我比你有錢,我就比你有學問,只要我錢多,我說什麼都對。
 
當時那陳老爺一番腦殘說詞,我都不知從那吐槽起了。」
 
「開口閉口都是錢錢錢,庸俗極了。」白小姐手撐臉頰,斜眼向那桌跩客。
 
沃藍得搖搖頭,嘆氣說:「下了船啊,那幫人浩浩蕩蕩、大搖大擺踏上花田,算他們運氣好吧?沒看到有肉食性魔物。
 
接下來的事情可想而知,隨便亂丟垃圾,亂作標記,排成一列一起向湖內尿尿,還強拉貓頭猿跟他們拍照,亂拔花田的植物。為所欲為、蠻橫無禮,怎麼講都不聽,我跟麗莎在後頭還得替他們撿垃圾。
 
不過那些事情,都比不上他們偷偷作的某件事情愚蠢,當時我跟麗莎雙手一攤,放任他們胡作非為,沒注意到有幾個人不見了,等我察覺有異,已經看到貓頭猿……
 
啊,貓頭猿是只在花田發現的小型獸人種,有黃色毛皮,又大又圓的頭及雙眼,性情溫厚,且會釣魚、採集,也懂得使用彈弓及小炸彈。
 
可能是根據某些誤解吧?貓頭猿以為我們這些獵人是牠們的同伴,所以不會主動攻擊,在狩獵大型魔物的時候,甚至會出手幫忙。
 
像這樣的貓頭猿,卻一反常態——
 
…………………………………………………………………………………………
 
「哇————!現在是怎樣!?」
 
自稱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的陳老爺放聲大叫,蓋有二、三十隻貓頭猿從洞穴洞窟那湧出,明亮的大眼燃燒怒火,個個拿著彈弓、鏟子、小炸彈,邊吼邊衝過來。
 
再白痴也知道來者不善,跩客們那見過魔物大量攻來之場面?嚇得屁滾尿流,想逃走還跌個狗吃屎。沃藍得與麗莎驚訝歸驚訝,依然守本分,趕快拉他們逃走,但是走不了多久,貓頭猿反方面那邊卻有好幾頭桃毛獸出現。
 
「咪咪咪咪咪!」
 
貓頭猿們管他三七二十一,丟炸彈的丟炸彈,射彈弓的射彈弓,打算把跩客與桃毛獸一網打盡,桃毛獸群發覺受襲,不甘勢弱,立刻回擊,兩族群戰鬥中順帶引爆花粉,五顏六色的花粉爆炸四散,又炸到附近的凱爾比與艾路們,不消多久便演變成波及四個族群的大混戰。
 
趁混亂,一行人脫離戰場,轉到下個和平區域,喘氣休息。全身惡臭的跩客A遷怒麗莎與沃藍得:「都是你們害的!看我一身行頭都報銷了!妳們要怎麼陪我!?我要告死妳們!」
 
「明,明明是你——」麗莎又怒又傷心的要回嘴,沃藍得卻伸手橫在她面前,示意她別說,接著他銳利眼光瞪向跩客B所抱著的箱子說:「貓頭猿不會無故襲擊人類,一定有原因……那箱子裡面裝了什麼?」
 
「……沒事兒,沒事兒,只是一些隨地撿的石頭。」跩客B眼神遊移回,而沃藍得嚴厲說:「我沒見過石頭會呻呤,會抖動的,快、打、開、給、我、看!」
 
普通人那承受得住高級獵人的威嚇,跩客B怯怯然打開箱子,裡頭令沃藍得都嚇了一跳,赫然是隻被粗繩綁住,發抖的貓頭猿幼體。
 
「我聽說愚蠢沒有極限,看來是真的。」沃藍得極度嫌惡說:「先不管你們何時做的,居然偷溜到貓頭猿的巢穴去抓幼體?你們的腦袋是漫畫起司,全都洞嗎?」
 
「只不過是畜生嘛?有啥大不了的?」跩客C回:「就跟路邊抓貓抓狗一樣嘛?幹嘛大驚小怪的?」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麗莎發飆曰:「這裡可是貓頭猿的地盤!你們做的無異於闖入別人家綁走別人的孩子!快把牠還給父母!」
 
「說得那麼難聽,」跩客B不以為然說:「我把牠帶回去給我女兒當寵物,每天餵牠好吃的,還不用風吹雨打,有一餐沒一餐,這對牠來說很幸福啊?不然要多少錢,妳說啊?」
 
「這不是錢的問題?」麗莎火氣更盛喊:「這裡的生物不屬於任何人,沒有人有權利標上價格買賣!再說哪有生物被帶離父母會幸福的!?沒看到牠那麼害怕嗎!?」
 
「麗莎說得沒錯,」沃藍得幫腔:「這裡的生物不屬於任何人,趁貓頭猿們尚未追來前,快放了牠,不然會發生什麼事,你們心裡清楚。」
 
跩客們氣勢減弱,沃藍得差點以為他們要屈服了,無奈陳老爺熊熊大喊:「怕什麼!?反正就是程序沒搞定嗎?」他朝跩客B喊:「大爺我給你靠!我們回去之後就花大錢買!不要說一隻猴子,十隻猴子都可以委託他們去獵來!這就叫程序正義是吧!?」
 
似乎被打了劑強力針,跩客們偉大嘴臉再度端出,陳老爺再次鼻孔噴氣喊:「你們剛剛說什麼這裡不屬於任何人?笑死人了!有錢就買得到所有東西!當老爺我白癡啊?把動物標上價格,分解成素材,誰付錢就賣,不就是你們背後的獵人工會嗎?
 
聽說,每個成名獵人至少要獵過一百頭魔物是吧?那個一身藍的小子我看你也是吧?太可笑了!親手殺害幾百頭魔物,滿手血腥的人,居然好意思批評說,撿一頭魔物回去養有多罪大惡極呢?還有什麼比這更偽善的?
 
「嗚嗚嗚~」麗莎氣得雙手握緊,渾身顫抖,想反駁卻又想不出來,此時沃藍得繼續救援,平心靜氣說:「我承認這是事實,您想向工會提出委託,這我也管不著,只不過……」
 
「只不過?」
 
「只不過、牠們會接受你這番說詞嗎?」
 
在他們爭論的時候,來自四面八方上百頭的貓頭猿,已經包圍住了跩客們,牠們怒火絲毫不減,背著武器,摩拳擦掌準備好要痛毆搶匪。見這模樣,跩客們氣燄大減,縮在一起,剛才還振振有詞的陳老爺,滿頭汗講:「快點宰了牠們!多少錢我都付!快點保護我!」
 
「客官,」沃藍得冷漠說:「您何不把稍早的話,向牠們再說一遍呢?」
 
「白癡喔!跟畜牲那能溝通啊!?」
 
「的確,人類那一套,魔物那在乎呢?」沃藍得插腰講:「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叫艾美利亞(※)的傳說獵人是這樣說的。
 
魔物們有爪子有牙齒,體型巨大又會噴火,人類能與其對抗的,唯有智慧與知識,以及用取自魔物的素材所製成的裝備,才得以與魔物們平等戰鬥。
 
你們大概以為,獵人公會是狩獵魔物,販賣魔物素材的大盤商?那並不對,獵人工會的宗旨,是與大自然共存,從自然得利,也致力於生態系平衡。我們獵人,雖不敢說沒有惡棍,但絕大多數獵人,共同抱有一種理念——與自然平等相待。」
 
「現,現在說大道理有何屁用!?」跩客們瞧貓頭猿們慢慢縮小包圍網,畏懼得皮皮搓。
 
「當然有,」沃藍得說:「獵人們有件鐵則,在未經准許的情形下,絕不可以狩獵幼體,這也是所有公會的規定,違反者將處以最嚴格制裁。
 
。你們已經用最粗暴的方式,踐踏過那條界線,如今,貓頭猿的憤怒就要爆發,你們要認錯後歸還,或親身體驗另一物種的怒火?
 
醜話說前頭,我們公會騎士可不會冒著被開除的風險,替你們的愚行護航。」
 
「咪咪!咪咪咪!」貓頭猿們大為鼓譟,敲打手中武器,好似在述說什麼?不管怎樣,看在跩客眼裡,仿彿食人族在跳祭食舞,她們有些人快要翻白眼了。
 
「咪咪,咪咪咪,咪咪咪!」麗莎上前,與最接近的貓頭猿們比手劃腳一陣,感覺像是達成某種共識,她緊張的跑回來說:「我跟牠們說有一些大壞蛋神經病發作才幹那種蠢事,我跟沃藍得大哥逮到你們,正要帶回去受審。
 
牠們說只要乖乖還來,然後讓牠們小小處罰一下下就好,就可以放過你們了。」
 
「那……要怎麼處罰?」跩客B語調不清問,麗莎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牠們說,只要讓牠們用釣竿捅你們的……你們的菊花就好。」
 
「原來如此,話說妳能跟魔物溝通,真是讓我吃驚……」沃藍得衷心說道,麗莎亮出害臊笑容,摸摸自己的長髮說:「沒有啦~這不算什麼~重點是!」
 
她小姐雙手叉腰,朝跩客們喊:「你們幾個傢伙!趁人家還願意大事化小事,快點把你們的屁股抬高,準備被肝!」
 
「「「「「不要吧————————!!?」」」」」」
 
…………………………………………………………………………………………
 
「唉唉,肯認錯就不是跩客了,」沃藍得笑得開心:「結果還是勞駕我把箱子強行奪走,還給貓頭猿……至於好幾個老屁股插釣竿的模樣,就拜託不要讓我回憶了,饒了我吧。」
 
「呵呵呵~我也不想聽~」白小姐掩嘴笑說:「後來呢?他們有善罷甘休嗎?」
 
「當然不會囉,」沃藍得聳聳肩講:「幾個老傢伙捏著屁股回去後,喊說沒遇過這麼荒唐的事,要廣場公會負責一切責任,賠償他們一大筆錢,否則走著瞧。
 
哼哼,我得說薩伊美有先見之明,早在最初就請他們簽署契約,同意在違背工會人員指示之情況下,所有遭遇均自行負責,何況我還有全程錄影露錄音,將他們的惡行惡狀拍得好好的。
 
跩國人固然惹人厭,可他們相當重視面子這東西,面對這無從辯解之情形,也只能在面子全丟光之前快公開道歉。
 
至於廣場那邊,事實上,他們本來就不想讓跩資插手,畢竟,天曉得那些跩國人異想天開到那去?要是拿太多錢,不得不順跩國人的意,那他們寧可不要,反正又不是不能過活。」
 
「哇~」白小姐呼氣曰:「聽起來,這事情解決的好圓滿啊?」
 
「這也不盡然,」沃藍得搖搖頭:「至少這件事,的確把陳老爺為首的跩國官一行給惹毛了,後來他們那些人,便多少資助於反對獵人活動的組織。白小姐這麼多年來行走外國,應該不用我說也知道吧?」
 
「那當然,赤國尤其多,所以,在洽談時特別費我力呢,唉~」白小姐長嘆一氣,手攪咖啡杯,看看那邊說:「啊,那些跩客要走了耶?」
 
沃藍得回頭看,看向那桌一大堆沒動到的食物,他皺眉說:「真的,那我們總算可以好好吃一頓了。」
 
少了跩客干擾,兩人大吃特吃,吃到白小姐打了個大嗝,滿足的躺到椅背。沃藍得瞄瞄對面好幾疊的盤子,開開玩笑說:「看不出來憑白小姐的細腰,可以塞那麼多食物,妳肚子裡有美食惡魔嗎?」
 
「喔呵呵呵,」白小姐面露艷笑,捧捧胸前兩粒壯觀奶球說:「要維持這個,不吃那麼多可不行呢~」
 
「有道理、有道理。」沃藍得的視線隨咪咪晃動而上下飄移,嘴巴說:「我們也坐夠久了,我送妳回家吧?從我們還在外面,就有好多男人流口水盯著妳看呢。」
 
「咦?回家?」白小姐頭頂冒出問號。
 
「對啊,送妳回家。」沃藍得也頭頂冒出問號。
 
「……」
 
「……」
 
沉默了幾秒鐘,兩人察覺,在某件事上面,顯然雙方有相異的認知,也在數秒之內,憑默契曉得對方想法。
 
白小姐皮笑肉不笑,雙手環起爆乳說:「我帶了行李箱。」
 
沃藍得低頭回:「……我有看到。」
 
「我用了特休。」
 
「……我猜得到。」
 
「你是個好男人吧?」
 
「……我是好男人。」
 
沃藍得懂了,本來想一個人悠哉渡過,規畫了好幾週的長假,短短六句話內,已成了過去式,請下一次再計畫,嗚呼哀哉!
 
 
 
 
 
 
※:艾美利亞:想看該小姐年輕故事的朋友,請找官方小說第一部 Very Happy
 
 
下回預告:「上次出這個標題,是八年前的事了呢,『白鶴靈的煩惱·二』!」
 
作者的話:「上次偶說,連五千大關都守不住了,這個時間點都可說連三千大關都守不住了,對經歷過版上黃金時代的偶來說,真是不勝唏噓啊。
 
唉,算了,下回起會有幾回由白小姐來搭沃藍得,本文雖然再二個月就邁入九週年,但這麼作,似乎還是第一次?
 
話說,回去翻自己的文,以前比較偏向傳統小說,不知從何時變成輕小說寫法?還有以前覺得一章的梗能寫到九頁就很長了,現在卻常常超過,要拆個上下章耶??
 
那個放一邊,偶昨天有去看美隊三,誠心推薦,好看的啦。
 
本回最後,偶要喊,
 
臭老卡!物語你到底有沒有在做!?動畫到底要不要撥啦————!!
 
下回見啦(揮手) Cool 。」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9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