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八十三回—白鶴靈的煩惱•二

向下

第一百八十三回—白鶴靈的煩惱•二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5-23, 21:16

白鶴靈有許多煩惱。
 
有的可以說出口,有些不可以。說得出口的,乃是關於近日來籌備羅倫安琪拉周遊列國一事,阿卡莎王國、西基國、跩尼斯國都算談好了,唯獨赤雷郭達共和國不算太順利,主因來自於沃藍得的獵人經歷。
 
卡普空空星上五個主要國度,阿卡莎王國其前身,是名為火之國的古國,西基國則被稱為傳說中的東方島國,自古以來與克魯艾瑪王國有種種歷史淵源,彼此有近似文化、典故。
 
另一方面,接觸時間較晚,文化相差甚大的跩國與赤國,前者還好處裡,麻煩地是後者,母星之上文明水準最高的赤國,也是唯一的完全民主政體。
 
赤國本土,幾乎不存在強大的大型魔物,由於科學進步,連帶畜牧業、農耕業的發達,人民很早就脫離狩獵時期,轉向安定的養殖時期。長久以來,赤國可謂完全不需要獵人這項職業
 
獵人不但不存在,赤國內部甚至有數個反對獵人工會的組織,且獲得人民廣泛的支持。白小姐就曾遇過好幾個赤國官員,當面質疑說,為何在這個星際時代,克國還保有著勢力龐大的獵人工會?放任不受政府控管的強大武力組織?
 
白小姐記得她很常用的說法是,我國領土上有太多兇暴的大型魔物,可以隨時分配任務,迅速出動的獵人們,才能保護人民安全,而對方很常用的說法是,您知道,有為數不少的人認為,殺害那些聰明且美麗的生物是……嗯,容我這麼說,是很殘忍,落後的野蠻行徑。
 
克國擁有最盛行的狩獵文化,也保持至今,對此無法理解、認同的赤國,在國際場合上,不時加以施壓,希望廢除獵人工會,克國當然不會答應,以致兩國之間的關係向來不好。
 
「唉~」想著想著,火車靠窗座位上的白小姐不禁嘆氣,順帶引起鄰座的沃藍得注意讓他問怎麼回事。
 
「沒啦,」她望窗中己身倒影說:「我只是想,等你與安琪拉在赤國下機,一定會有很多人在機場舉牌抗議。」「呵呵,這到是,」沃藍得苦笑說:「我得準備幾套說詞來跟他們辨論。但是,我也不解,為何這次非讓我同行不可?之前不是都讓其他的侍衛隊長代替嗎?」
 
「還不就那個瑪門,說為了安琪拉安全,絕對要讓你前往。」
 
「唉,瑪門?」沃藍得皺眉說:「那個死要錢的,就愛故弄玄虛,難道他有那來的情報,有人想對安琪拉不利嗎?」
 
「那知呢?」白小姐隨便回應,蓋金髮碧眼加爆乳翹臀的羅倫安琪拉,可說是母星現今,最符合赤國人心目中白雪公主形象的人物,單她個人在赤國的人氣,可匹敵國際巨星,白小姐想不到哪個人會看她不爽。
 
瑪門的情報固然令她在意,不過她最煩惱的,果然是那個她說不出口的、亦與沃藍得相處的時間太少了!他與安琪拉天天黏在一起,自己卻因公務長期不在國內,這戀愛條件徹底不利!
 
近日最能證明這點的,莫非是以他又收一個養子為主,這件事自己居然完全沒參與也不曉得,白小姐為此深深懊惱。會如此堅持要讓他跟,有一大部分是她想儘力爭取與他相處的時間。
 
昨天聽說沃藍得要放長假,她本想採取主動,沒想到他先打來,這良機不可放過!除了要培養好感度外,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執行!白小姐就等火車到達沃藍得旅行的第一站,他養子們在的摩卡村了。
 
距沃藍得到達摩卡村前一刻,蜜雅與納因這對乾姊弟,正在互相抓住對方的手腕,瞪視對方的眼睛,由納因先開口:「請問妳想幹什麼?姊姊大人。」蜜雅後開口:「當然是要用這個啊,白癡,你才是抓著那個想幹嘛?」
 
「姊姊大人……妳懂不懂規則?快點把那危險東西放到一邊。」
 
「你才是懂個屁啊?你才要快點把那危險東西放到一邊勒!」
 
「真令我傷心,沒想到我與姊姊大人,居然衝突如此之大。」
 
「哼,打從看到你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跟你絕對合不來。」
 
「太遺憾了,看來我與姊姊大人,似乎非鬥得你死我活不可。」
 
「會死的只有你而已,趁我還沒動手,去那邊躺著吃土吧,蠢蛋。」
 
「……」瑪拉一手筷子,一手捧碗,嚼著醬菜,看看桌上那盤煎丸鳥荷包蛋,再看看那兩個在餐桌上方角力的笨蛋弟子,口齒不清講:「偶說你們在唱那齣戲啊?不就是荷包蛋要淋什麼醬嗎?」
 
「這個我不能退讓!」手上拿醬油膏的蜜雅主張:「吃荷包蛋就要配醬油!這是自古以來的習俗!」
 
「姊姊大人思想太老舊了!」手上拿美乃滋的納因主張:「美乃滋才是王道!西方人都配美乃滋的!」
 
「哈啊!?美乃滋那種又酸又甜的東西,加上去根本把荷包蛋的味道都蓋過去了!會說美乃滋比較好,我看你是味覺失調吼!?」
 
「味覺失調的是姊姊大人吧!?加醬油明明就只有醬油味而已!那麼喜歡醬油,妳不會插根吸管直接用吸的喔!?」
 
兩人互不退讓,瑪哈咕嚕一聲吞下醬菜,接著打開某罐東東——噗哩噗哩!紅色液體傾瀉至荷包蛋,幾秒內便將白色噴成紅色。
 
見此慘忍一幕,兩人大受打擊,如洩氣氣球似軟腳倒地,側躺臥地的蜜雅曰:「居然……居然是辣油!怎麼可以啦!?」「那是邪道啊!」納因來個失意體前屈曰:「辣油什麼的!不敢相信!」
 
「你們煩死了,」瑪拉夾起一塊紅通通的蛋白,放起嘴巴內嚼啊嚼:「這種小事也可以吵,通通給我閉上嘴快點吃。」
 
三秒之後,沃藍得打開門講:「呦!我來看你們……這是安怎!?」相較於乾姐弟抱頭打滾,瑪拉喝口豆漿,舔舔唇上辣油後說:「沒事,她們天天都嘛這樣,不用在意。」
 
整理整理狀況,看來她們只是在搞些不痛不癢的小事——(沒我也沒差吧……好!)看這情形,沃藍得心想要是他插手,恐怕會更麻煩,不如讓白小姐跟她們,開開四個女人(?)的會議,男人快閃邊為妙,故找了個「我要去找村長講幾句話,你們先慢慢聊喔~」個理由後,連忙脫離現場。
 
理由不只用來逃走,沃藍得當然是有去找村長及村長兒子敘敘舊,喝了幾杯茶,也去跟漁夫聊天打屁,在港口那悠哉釣了幾條魚,然後在工會櫃檯那點了一杯咖啡來邊看海邊發呆,偷得些獨處時光。
 
(晃得差不多了,去看她們吧。)沃藍得拍拍屁股起身,朝獵人小屋走,準備要盡養父義務,對孩子們虛寒問暖……
 
「妳現在,是對我的教育方式有意見嗎?」
 
「怎會呢?我只是想,對孩子而言,這種訓練未免太嚴格了。」
 
……又是安怎?!沃藍得愣在原地,原因無他,小屋門前,背著不少重量訓練器的蜜雅與納因,要死不活的癱軟於地,而白小姐與瑪拉兩人在他們旁邊,站得直挺挺,眼光互瞪激起看不見的火花。
 
「不用妳擔心,反正妳晚上就要走了吧?」瑪拉兩手插腰,挑高一邊眉毛。
 
「哎呀,不只今天,我以後跟她們多的是時間相處呢。」白小姐一手插腰,站三七步,微笑不動分文。
 
(不過離開一二個時辰,白小姐竟然槓上瑪拉了嗎!?)沃藍得動根手指都不敢,只得靜待發展,然後將視線移動到瑪拉那邊。
 
「我受他們父親所託,要怎樣教他們是我的自由。」
 
「受父親所託,但可沒問過母親的意見是吧?」
 
「他們憑自己的意志拜我為師,就要照我話作。」
 
「是這樣嘛?來聽聽她們意見吧?孩子們~妳們要跟妳們的師父,還是我呢?」
 
沃藍得用膝蓋想也知道,兩個小鬼拖著疲倦身體,爬到白小姐腳邊抱她大腿。他以為勝負已分,沒想到瑪拉一瞪她們,兩個小鬼又面露驚恐,趕快放開,用爬的爬到兩個女人之間。看來白小姐的溫情呼喚,與瑪拉的師傅尊嚴處於五五波。
 
(……白小姐,妳現在是以我老婆自居了嗎?然後瑪拉,我是說過請妳不用客氣,但她們怕妳怕成這樣,未免太過火了吧!?)沃藍得心中吐槽,兩個女人接連鬥嘴幾回合,白小姐忽然說出:
 
 
「看來我們取不到共識,不如這樣吧!分個勝負,誰贏了就服誰!」
 
(咦?!分勝負!?)沃藍得為之汗顏:(難道要打一場嗎?白小姐BA級,瑪拉可是AA級,這不用打了好不好!?)
 
「喔~有意思~」瑪拉看好戲似險笑講:「那妳說看看,要比什麼?」
 
白小姐一臉自信說:「就比到孤島,看誰先能採到二十株特產香菇!」
 
別說是沃藍得,連兩個小鬼頭皆冒出問號,不解白小姐為何提出這種簡單內容?然而瑪拉卻露出寬心笑顏回:「好啊,我接受挑戰。」
 
二十分鐘後,五個人在孤島的紮營基地那就位,蜜雅一身法梅爾系列配振翅刀,笑咪咪的挽著白小姐的手;白小姐背背從瑪拉那借來的鬼薙刀,裝扮依然是櫻花色旗袍……沒辦法,沒人的防具上圍尺寸,可以容納得下她那對爆乳。
 
另一邊的瑪拉乃是麒麟GX系列(F版始種裝)配快速弓槍G,她一旁的納因雙肩下垂,愁雲慘霧的低著頭。沃藍得深深表示理解,只要是男人,鐵定都會想跟白小姐站一起,無奈他猜拳猜輸了,嗚呼。
 
話說,納因身上還是那件女性用希望系列跟潛行棍?論性能,廣場所製作的希望系列,其性能的確是勝過其他工會的下位防具,不過納因老是喊想提升男子氣概,為何不換掉那件女裝呢?沃藍得搞不懂他的真心。
 
(管他的,可愛就好。)放下那無謂疑問,沃藍得吹聲哨子,向站在他面前的四人說:「再確認一次,分兩邊兩人,目標是二十株特產香菇,先繳完的就贏。雖然簡單,但摩卡森不時有魔物闖入,大家要小心喔。沒問題的話,就開始吧。」
 
「吶吶~~我們走吧~~」蜜雅雙手拉起白小姐的手向內移動,這景象仿佛是女兒拉媽媽,或妹妹拉姊姊般溫馨可人,至於另一邊……「拖什麼拖?快走啊。」「是……」自行往內走的瑪拉,與腳步超沉重的納因,像警察帶犯人,截然不同之氣氛叫沃藍得哭笑不得。
 
摩卡之森,別名孤島,鄰接於摩卡村的海上孤島群,有雨水所形成的地下水源,同時擁有海水與淡水,加上氣候溫暖、植物豐富,棲息生物多種多樣,也有些魔物遠渡重洋,想來此定居。
 
不利於獵人的環境因素不存在,魔物種類繁多、地形多樣,時常被列為新手獵人的初始獵場首選,幾乎是每個羅克勒克獵人最先造訪、累積狩獵經歷之地。
 
一般而言,要進入孤島需要得到工會委託,不過摩卡村的駐村獵人有特權,應摩卡村的特殊情形,及對特產品的需求,可以隨意進出。因此對該村獵人而言,摩卡之森=偶家後院,區域內的採集點分佈、魔物生態,自然相當熟悉。
 
「白姊~這裡有好幾株喔~」
 
「哇~蜜雅醬好厲害喔~」
 
蜜雅與白小姐不怕弄髒衣服,趴在泥土地上,以纖纖白手挖土,取出香菇品頭論足,談笑歡生,好不樂乎。
 
「……」
 
「……」
 
同樣是趴在泥土地上,以纖纖白手挖土找香菇,瑪拉與納因不發一語,沉悶的執行作業,令沃藍得難以忍受,明明蹲在同個採集點,相差不到一公尺,這壁壘分明之氣氛是怎麼回事啊?
 
(再撐一鐘頭就可以解脫了,忍耐!)二十株特產香菇了不起一鐘頭就結束的事,沃藍得相信很快就能收工,脫離這尷尬氣圍。
 
顯示任務時間的計時輪盤向下一刻度,換到區域的一行人如沃藍得所願,但是以不太好的角度實現!
 
區域二的淺灘地帶,赫然有頭大型魔物正在昂首闊步。
 
牠的身軀又長又細,正是海龍種的標準體格,然而沒有甲殼,反到有鰭,慘白外皮帶有奇妙的濕黏光澤,長有青紫色班紋,短小四肢無爪子且形狀圓潤,一對利牙自上顎突出,雙目細長又兇惡,自嘴巴兩側延伸至尾巴尖端之裂痕,即使是白小姐這樣的外行人,也一眼瞭解此頭魔物絕不好惹。
 
「噬血龍巴魯拉卡魯……」沃藍得視線緊盯魔物說:「聽說有很多魔物會遷移到摩卡森來,沒想到連那種麻煩魔物都出現了……」
 
「嗚~」蜜雅臉色發青講:「那一支長得好噁心,趁牠沒發現,快點去別的地方吧?」納因點頭同意:「對對,牠看起來可以去演恐怖片,我們快走……咦?牠在幹嘛?」
 
噬血龍胸口蹭地,搖擺身體,接著地面泛起波紋,宛如溶解似讓牠整支潛入地中,蜜雅訝異說:「那個樣子都可以跑到地底去,到底是蝦米鬼原理啊?」
 
「那個不重要!快點跑!」瑪拉大喊,蓋下一刻,眾人不遠前的地面也發生波紋,噬血龍從中竄出,且揮動長長觸舌,硬生生打散了眾人。
 
(糟糕!)沃藍得快速回身著地,蜜雅跟瑪拉也相同動作穩住身形,納因則是滾了好幾圈:(偏偏是噬血龍!至少是剛種等級,納因與蜜雅還不足以應付,尤其是白小姐突然遇到,可能會驚慌失措!)
 
白小姐驚慌失措了嗎?錯!她小姐也回身著地,心想良機來也!再來就找機會保護蜜雅與納因,肯定能在他們印象中大增慈母點數:(要把握!等他們陷入危機,我再出手!)
 
「王八蛋!不要來阻礙我跟白姊的快樂時光————!去死喵!」蜜雅火冒三丈,拔刀就猛砍噬血龍,對方揮舌反擊——「精準回避!」準確的轉身鑽過舌頭和地面之間空隙,她邊罵髒話邊插人家的尾巴!
 
「我這滿腔的鬱悶就發洩在你身上好了———!醜八怪!」壓力爆表到噴火的納因照樣拿棍子狂打噬血龍,管牠人家是不是使出回身扭打,小夥子一個撐竿跳就跳到人家背上,跟他乾姐一樣邊罵髒話邊插人家的背部。
 
「嗯……」白小姐愣在一邊:(他們好像不用我來保護啊?)獵人真是可怕的行業,明明那兩個孩子平常是楚楚可憐之模樣,到了獵場卻兇狠得不得了,她有些擔心將來要怎麼教他們了,待解決的煩惱名單加一項。
 
(有些自覺沒趣了……回——嗚!)
 
突然!她察覺到一股強烈的視線!跟某些大色狼的眼光非常相似,叫她全身發惡寒,居然是來自那頭噬血龍?!
 
「嘎嘎嘎嘎!(有超大ㄋㄟㄋㄟ耶耶耶————!!)」發出變態吼聲,變態吸奶龍……不對,是噬血龍!晃著牠猥褻舌頭,擺脫納因與蜜雅,直接衝向白小姐!感到貞操危機,白小姐立即反向逃竄!
 
「呀呀呀呀——————!為什麼對我窮追不捨———!?」白小姐跑給噬血龍追,那邊跑過來、那邊跑過去,其他人的視線也跟著那邊移過來、那邊移過去,直到她體力耗盡,速度減慢,噬血龍射出觸舌,終於逮到了她!
 
「呀呀呀呀—————!你想幹什麼?!」被觸舌綑綁住的白小姐努力掙扎,她眼前,噬血龍觸舌前端,管狀的開口滴著黏液,而且不管怎麼看,都像是瞄準她胸前的爆乳:「不會吧!?牠打算吸我奶吧!?」
 
察覺到接下來可能會出現18禁畫面,沃藍得當機立斷,忍痛祭出一招快斬,斬斷噬血龍觸舌,以公主抱姿勢來漂亮接住白小姐!其他三人也隨即恢復正常,準備擊退噬血龍,萬萬想不到異變再起!
 
轟隆巨響,地面破碎,疑似擁有雙頭的超巨大魔物破地而出!把在場活物通通嚇一大跳,納因脫口而出:「從地心竄出第六集嗎!?」當然不是。
 
噬血龍看情況不對,連忙腳底抹油想開溜,阿知對方先下手為強,其中一顆頭迅速咬住牠尾巴,將其高高拋起,再重重砸落地面,狠狠轟出一個大坑!如此重覆幾次,噬血龍逐變成噴血龍,最後另一顆頭張嘴咬住牠的頭——
 
(再來的內容過於血腥獵奇,本文依據善良風俗予以和諧,只能透露噬血龍被麻美了,或著『把頭去掉就可以吃了』,謝謝惠顧!)
 
 
 
採完香菇回家,洗了個澡,她施展廚藝作了頓晚餐。酒足飯飽後,她將飯後時間留給沃藍得,自行出屋,瑪拉則去與村長回報今日經過。
 
夜晚的摩卡村,點著幾盞小燈,村民大多回家休息,又或是在村內遊蕩,找樂子休閒,大家一起喝酒聊天。此和平景象中,獵人酒吧那兒,換上乾淨長袍的白小姐,正單獨一人喝著悶酒,等著時間到要去坐車。
 
(我今天到底在幹啥啊……?)白小姐自我嫌惡中,別說是表現給孩子看,剛剛根本是丟臉丟到家,拿了個鴨蛋。
 
「啊啊~糟透了~」白小姐長嘆一氣,拿起加蜂蜜的荷比酒就灌,想藉酒澆愁。
 
「什麼事情糟透了?」換成輕便獸皮裝,瑪拉坐到她鄰座,向櫃檯小姐,既愛夏點了杯荷比酒。
 
「瑪拉小姐?對不起!」白小姐轉個方向,向瑪拉低頭說:「白天的時候,我不該在孩子面前跟妳起爭議的!」
 
「好啦好啦,我能諒解。」瑪拉揮揮手,表示不在意說:「回程的時候,妳不也向她們說,要好好聽我的話了嗎?妳刻意選了個穩輸的內容,我就知道妳的意圖了,大家都是女人嘛。」
 
「嗚嗚~謝謝妳~妳果然是人生的前輩!可以叫妳瑪拉姊嗎?」
 
「啊……妳外表比我成熟多了,還是叫瑪拉就好了……啊謝謝。」
 
接過愛夏遞來的酒,她大喝一口後打個嗝,放鬆身心靠到椅背說:「我真心搞不懂呢,妳那麼好的女人,配老沃未免太暴珍天物,那個老沃究竟有那點好啊?」
 
「嗯~~~說得也是,他長得不算特別帥,也沒啥錢,究竟為什麼呢?想一想,他好像也不是多優的男人?」
 
「我就說嘛,又遲鈍又笨拙,一大把年紀還喜歡看卡通買啥機器人,可以讓女人傾心的要素根本一點也沒有,究竟是憑那一點,可以吸引到妳,薩伊美、拜麗亞、我家大小姐的?之前我還跟蜜雅他們說過,老沃的魅力是不是只對超級美女有效呢?」
 
「……」
 
「……」
 
「他不算相貌出眾,卻有善良正直的內心。」瑪拉闔眼,微笑著回憶。
 
「他感情上雖遲鈍,但對事物及他人的分析都深入精準。」白小姐閉目,表情柔和說。
 
「他沒雄厚資金,但有那些土豪到死都不會有的學問與智慧。」
 
「有笨拙的一面,卻待誰都誠心以對,和善親切。」
 
「或許他不是多優的男人,但身為人,身為獵人,皆是世上少有的。」
 
「一大把年紀還喜歡看卡通買啥機器人……對不起,這點我想不到那裡能替沃藍得辯護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兩人之間響起爽朗笑聲,白小姐說:「妳一定曉得很多我沒見過的沃藍得,可以在賴加妳好友嗎?」
 
「好啊,我也挺好奇老沃當公務員的模樣。」
 
兩人快速交換號碼,再相視而笑,談論彼此所認識的沃藍得。不久之後,白小姐的手機鈴聲響起,表示時間已到。
 
摩卡村大門前,瑪拉帶納因與蜜雅,為沃藍得與白鶴靈送行。將走之前,白小姐張開雙手,給了兩個孩子大大的擁抱作為道別之禮,再與沃藍得轉身離去。
 
「啊啊~」蜜雅遺憾的望她背影說:「真希望是她跟爸爸結婚。」
 
「沒錯沒錯。」臉蛋熱呼呼的納因雙手摸摸臉頰講:「這乳量、這奶味,這柔軟,比我媽咪還厲害。」
 
「……虧你長得一張美少女的臉,有時講話還真像癡漢。」
 
「人家是百分百的男孩子啊。」
 
「隨便啦,快點回去睡覺,明早一樣要修行,別想偷懶。」出手捏住兩個弟子的耳朵,瑪拉蠻橫的帶她們回去,而她不由得想起,她今晚給白小姐的忠告:
 
「沃藍得不適合當丈夫,女人嘛,總是希望她的男人只重視她與孩子,不過,沃藍得卻非那種人。」
 
白小姐如何回她的?
 
「如果他不是那種人,或許我就不會喜歡他了吧?」
 
唉,真的是,為什麼?老沃總是會吸引那些他應該配不上的女人呢?
 
 
 
 
 
 
下回預告:「艾路界正在就業冰河期!?『不是迴力鏢貓就沒貓權了嗎!?』」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這個時間點,作者差點沒被嚇死,巴哈首頁上沒看到MH板就算了,我還點了好幾頁,以為巴哈在跟我開玩笑,萬萬沒想到……
 
昨日人氣居然只有25。
 
『效果:作者對本文的熱情值下跌了80℅!』
 
嗯………這,這差不多快斷氣了吧?上面好幾個N年沒出過新作的哈拉區都比這個高了耶……嗯……
 
算了,這個不要談好了,總之下一回乃獵喵相關,請各位期待喔。」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