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三麗鷗聯名特設

日版MHXR 三周年特設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八十八回—白小姐的ㄋㄟㄋㄟ由我來保護!下!

向下

第一百八十八回—白小姐的ㄋㄟㄋㄟ由我來保護!下!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8-09, 20:21

(好久沒喊了,爆乳萬歲!!)
 
            第一百八十八回—白小姐的ㄋㄟㄋㄟ由我來保護!下!
 
從前從前,有位獵人先生。他為了追求傳說中的神山,不惜長途跋涉,跨山躍水,擊退來襲魔物,破除眾多障礙,最後在旅途盡頭,終於來到了目的地,神山『高乳山』!
 
獵人感動旅途總算結束,就把衣服脫光,準備要攀上高乳山的粉紅色山頂,好品嚐至高的奶漿,沒想到卻出現了高舉『平胸才是真神』旗幟的貧乳教教徒,宣稱高乳山乃是罪惡之地,要把高乳山鏟平!
 
另一方面,跟蹤獵人,打算要竊取他成果的邪惡組織也現身,三方逐展開混戰,打個三天三夜,天昏地暗還打不完。受到人們的戰鬥聲響所喚醒,高乳山的女神一見這醜惡狀況,大為憤怒,令高乳山爆發!
 
又濃又醇的微黃奶漿自雙山頂猛烈噴發,洶湧而下,吞沒底下所有物體,不論貧乳教教徒、邪惡組織都被掩埋,獵人先生也不例外,他表情安詳的沉入奶漿之中,心想,這輩子能被ㄋㄟㄋㄟ淹死,值得了!
 
 
 
……這什麼有夠糟糕的夢啊?我,沃藍得•安吉理士,眼睛打開,看見不熟悉的旅館天花板,第一件作的事乃摸摸額頭……好,沒發燒,表示腦袋沒有燒壞,那怎麼會作這蠢到地底五百公尺的夢勒?
 
稍動動身體……喔,原來如此,白小姐正窩在我的被窩裡面,只露出了頭,因為我倆的床鋪隔著矮桌,不可能是邊睡邊滾來,想來是她小姐半夜掀開我棉被,把玉體躺到我身上再把棉被拉好。
 
在這舒服得很之重量與觸感催化下,怪不得我會作那種怪夢,連帶著我的小頭也直挺挺的呢,這時候,我想只能做一件事了。
 
「他馬的還在睡!?給我起來練功了!」
 
高速穿好衣服,我衝出房門,直奔到喬伊房間,伸手將他抱緊的棉被一拉,他小子空中轉了足足三圈後臉朝下落,哀嚎一聲後睜大眼朝我喊:「岳、岳父大人!?」
 
「臭小子!」我訓話曰:「一日之計在於晨!身為一個修者,清晨修行乃是日常必行之事,快去給我洗臉刷牙出來晨練!」
 
「咦~~~!不要吧!?」喬伊手拿時鍾抗議:「現在才五點,而且我昨天才狩獵回來,今天該休——嗚嗚嗚!」我出手抓住他嘴巴,不容他再講幾個字:「廢話少說,先去給我跑個五公里!」「嗚嗚嗚嗚~~~~(岳父大人饒命啊~~~!)」
 
沒錯!要消除這自股間湧出的邪念,唯有來場清爽舒暢又汗水淋漓之運動,藉這光明正大來洗刷掉不可!啥?有人說那自己來就好,何必拖喬伊下水?當然是一個人在旅行中作這個也太悲情了,至少要再拖一個人下水啊!
 
「啊~流了一身舒爽的汗~」我心情愉快的一手用毛巾擦汗,一手拖著快掛掉的喬伊,走向集會所前面的泡腳用溫泉,先把喬伊扔到溫泉內,再跟櫃台艾路買罐巧克力牛奶,嗚呼~運動之後來一罐這個最讚了~愉悅愉悅~咦?我是不是忘了啥?
 
啊,慘了!我火速衝回旅館房間,打開門一看!完了!來遲了一步!
 
「沃藍得你看~旅館送這件浴衣給我耶!」
 
白小姐換穿一身桃紅色的浴衣,那裙子超級短,剛剛好遮到股間,那胸口開v超級深,深到纏腰帶裡面去,胸衣左右兩邊開到我都懷疑是不是有條隱形帶子扣住,才不至於讓那對高乳山彈出來見人?
 
「這第一萬名女客人,送的禮物真不賴~」白小姐高興的轉啊轉,我則內心憤怒,居然被老色鬼給搶先了!蓋昨天那件旗袍很騷很色沒錯,但重點部位是好好防住的,也不好脫,可這件浴衣下半身防衛全無,上半身也只要一拉就全開,這鐵定是敵人為創造有利條件所設的局!
 
「只是……」白小姐彎起右腿,晃一晃說:「人家的腿不像莫西妮那麼修長,這種的適合我嗎?」說來,莫西妮似乎有穿過類似衣物?那不重要啦,重點是!
 
「當然適合妳囉!超讚的!所以快點換掉,小褲褲走光可就不好囉!」
 
「你放心~」她拉起裙擺給我看說:「我怕走光就沒穿了!」
 
「啥?騙我,明明就有穿黑色丁字褲——咦咦咦!?」
 
我一意識到發生啥事,她立即蓋回去,還朝我吐了個舌頭,魅笑說:「想看的話,就來掀啊?」可惡!一定是被莫西妮帶壞的!
 
「咳咳,鶴靈,」不能再被她拉著走,於是我雙手放她肩膀,直視她雙眼說:「今天別離開我半步,知道沒有?」
 
說完她美美的鳳眼貶了三下,臉頰發紅的偏過頭,兩手輕推我的胸膛,嬌聲說:「總覺得,最近你好像積極多了呢……你這樣子,羅倫安琪拉會生氣的喔。」
 
羅倫安琪拉又沒被老色鬼盯上,與她何干?我加強手掌力道,勸說:「那與羅倫安琪拉無關,為了妳我,今天我們誰都不離開誰。」
 
「……」她閉起鳳眼,羞怯點頭:「好、好吧……你都說那麼明白了……」她低頭,往我胸膛靠——「不好意思,你先去洗個澡好嗎?全身都是汗臭。」就差幾公分而已,她小姐瞬間變臉,退後幾步捏住鼻子。
 
啊啊,對吼,我才剛運動完,女生果然對體味很在意呢,遺憾!「那我進去洗澡喔。」「等你出來喔~親愛的~」哇塞,她叫我親愛的耶,害我神經酥酥軟軟的。
 
進了浴室,我脫衣服放到洗衣籃,開水龍頭淋浴……門外有動靜?
 
「夫人貴安,早膳已備妥,請容入內。」
 
是服務生嗎?這聲音不太對勁,聽來像布袋戲裡面演女音的男配音員?
 
刷的一聲,鶴靈打開了門?「謝謝,請進來。」
 
「謝謝。」放東西的聲音與腳步聲……「呀!」鶴靈小叫了一下?
 
「萬萬萬萬分抱歉!」服務生著急道歉:「我不慎把茶杯打翻了!」
 
「沒關係,只不過是水撥到腿上而已,擦一擦就好了。」鶴靈回。
 
「這樣不行!我無法表達歉意,請讓我跪下來,舔乾夫人大腿吧!」
 
等等等等,這蝦米發展?舔大腿表示歉意?我活了那麼多年,從未耳聞此等怪事。啊!莫非!?不顧身上光溜溜,我立馬開浴室門,眼前呈現出鶴靈彎腿坐地,而一個老奶奶服務生正伸出舌頭就要舔了之景象。
 
老奶奶服務生皺起眉頭,嘖了一下,鶴靈則揚眉呆住,看了我的裸體卻沒啥大反應,果不其然,那老奶奶是老色鬼假扮的!居然連易容術都會用,有一套!但想得逞?下輩子吧!
 
「不好意思,這條浴巾我用不慣,那邊那位服務生,幫我去拿別條毛巾。」
 
「可、可、可是我還沒幫夫人——」
 
「哎呦~那種事我來就好!」我隨手抓起一條毛巾就走出去,擦擦鶴靈大腿,接著把毛巾塞到老色鬼講:「要棉度百分百的喔!」
 
計策失敗,老色鬼不遮掩的面露險惡,起身走人,我猜那條毛巾會被丟到走廊上吧:「那我回去洗澡了喔。」
 
鶴靈呆茫茫的看著我關門:「嗯………沃藍得,剛才那是……?」
 
「夫人貴安,早膳已備妥,請容入內。」門外又有聲音,看來這次是真的。
 
「不是來過了嗎?怎麼又來一次來過?」「夫人,您在說什麼?那些料理是哪來的?」「咦咦咦咦咦?怎麼回事啊?」鶴靈想必是滿頭問號吧?可惜我不能告訴她真相,不然就壞了旅行興致,我還想跟她泡溫泉耶!豈能途中跑路。
 
推倒術協會,本以為不過是幾個老色鬼,沒想到如此難纏。他們的攻勢一早就開始,緊湊又綿密,一出房門就有擦得光滑滑的走廊,等著讓鶴靈滑倒,泡足湯有經過訓練的鰻魚等候,去逛廟街賞楓葉,有人準備要拋蟲蟲襲擊。
 
當然我逐一破解,一個也沒讓他們得手,就在這明爭暗鬥之中,決戰的舞台來臨,那就是溫泉旅館內的混浴溫泉!
 
泡湯前該作的事情作一作,我在換衣間束好浴巾,待會在浴場可預見猛烈砲火、儘管放龍過來吧!
 
作好心理準備,我打開們,卻根本沒人?連一般客人都沒有?在裡面的唯有挽起頭髮,圍著一條浴巾的鶴靈,自女性換衣間那裡出來而已。這情形不對勁,平時至少會有艾路服務生在,竟空蕩成這樣,可不能用普通人對混浴有所抵抗來解釋。
 
沒察覺到異狀,鶴靈找了個浴几作完,背對我鬆開浴巾,露出美背說:「幫我擦背好嗎?」「當然好!」
 
在霧氣作用下,鶴靈白裡透紅之肌膚,多了份朦朧之美,她纖細的後頸、小巧肩膀,柳腰至豐臀之曲線也更加柔美,我一面輕輕用毛巾擦她背,一面抵擋她從後面也能彰顯存在感的爆乳之誘惑。
 
「呼~這樣應該行了。」「謝謝,那換我幫你吧。」交換角色,我轉過身,只要她不使出傳說中的ㄋㄟㄋㄟ按摩,我想不至於讓我理智失控。
 
說來可惜,她還真的沒做,於是我們兩人就手牽手,一起走入浴池內,將身體泡入溫泉內,啊~~~~~~~~真是舒服,這包覆住身心的溫熱,不只我累積已久的疲勞,就連我內心的邪念也變成汗水流掉了呢~極樂極樂~瞧鶴靈同樣一臉陶醉呢
 
大概泡了幾分鐘吧?鶴靈突然手掩住胸部,有些慌張說:「人家泡到這裡就好,你慢慢泡喔!」然後就走了?不是說好要一直在一起的嗎?算了,這樣也省事不少。
 
「不要再躲了,快點出來吧。」我說完,推倒術協會的老不死們自週圍接連現身,每個老頭皆手拿武器,目現兇光。瞧瞧他們手上拿的,有西瓜刀、腳踏車鍊、殺蟲劑、手榴彈、手槍、毒藥、硫酸、火藥……不愧是堆老骨灰,連用的梗都那麼老。
 
我遊刃有餘的笑說:「哼,來軟的不行,就要來硬的嗎?推倒術協會也不過爾爾嘛?」
 
「少囉嗦!」帶頭的老傢伙兇惡樣喊:「我們有那麼多人,你只穿一條浴巾,先把你打昏,就沒人礙事了!」
 
「笑死人了,」我自溫泉內站起,抱胸說:「念在你們是老人家,我才沒出手,既然你們跨過界線,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囉。」
 
「多說無益!揍他!」推倒術協會全員一起撲過來,而我——「不堪一擊!」揮出上鉤拳引發風壓捲起泉水形成水龍捲,把老傢伙們拋上天空哇啦哇啦,然後落地……那個高度直接著地,怕會要了老啊公的命,所以我控制力道,讓他們一律掉到溫泉內,變成浮屍(?)。
 
「我……我們就算輸了……你……你也沒贏……」老爺爺之一要死不活講:「……我們早就裝好攝影機……明天那女士的ㄋㄟㄋㄟ就要大公開了……」
 
「攝影機?」我嘆氣說:「喔,那十四台針孔攝影機嗎?我請艾路們都拆掉,回收後交給警察啦。」
 
我好像可以看到他們的天靈蓋均爆炸,其中一個訝異不已喊:「怎麼可能!?我們花了一年才搞定的攝影機……不可能那麼快就被看穿!」
 
「一年?嫩!」我叉腰回:「我兩年前就派人把這裡的構造摸得一清二楚啦!」
 
這回不只是爆炸,似乎連靈魂都出竅,老爺爺其一講:「你……你才是推倒王……嗚!」全員戰鬥不能,我取得完全勝利!唉,好空虛的勝利。
 
好啦,總算把推倒術協會踢出局,這下可以回房間好好睡個午覺,去坐回程火車結束旅行。
 
「我回來——嗚喔!」
 
拉開房門的我,見到鶴靈裸著上身坐於矮桌,桌面放著一台有兩條管子的機器—「假的!」我馬上推回門,轉過身揉揉眼講:「哎呀~我眼睛業障重啊~」鶴靈怎會在房內用榨乳機擠奶呢?想必是幻覺。
 
「沃藍得~」她嬌聲自內傳出:「好幾天沒擠,漲奶得有些難受,等好了再叫你喔~」「好~等妳喔。」我猜是泡溫泉,使得乳腺活性化,怪不得她突然就閃人,嗯嗯,唉,真應該多看幾眼的。
 
我在外等啊等……內又有異樣?「嗯?怎麼會拔不起來?」拔不起來?「嗚~嗚嗚嗚嗚嗚~~~~~~」發生啥事?鶴靈發出一連串痛苦低鳴?「嗚嗚嗚嗚嗚~沃藍得!快進來幫忙!」要我進去?
 
我喊:「什麼狀況!?」「就就就就就!罩子拿不下來啦!嗚嗚嗚~~~~~~~快點啦!!」」
 
蝦米?罩子拿不下來?是那個貼在奶奶尖端那邊的罩子拿不下來?「好!我進去囉!」我打開門,然後鶴靈面向我,在那瞬間,我好像聽到我頭上響起系統通知?『噹噹噹!達成初次看到未遮蓋爆乳之成就!』
 
吼!緊急狀況別來這套!「我來看看……」我蹲到急到哭哭的鶴靈旁……哇喔!明明是緊急狀況,這壯絕的視覺威力與乳香,無視我本人的意願,我褲檔裡的重弩都充填好排熱砲等候最大火力發射啦!
 
「失禮囉!」我拉起一邊管子——「呀!」鶴靈抗議說:「別太用力!那樣會痛啦!」「抱歉抱歉,那就……」我捧起一邊的ㄋㄟㄋㄟ——『系統通知!噹噹噹!達成初次揉到未遮蓋爆乳之成就!』吼!就說緊急狀況別來這套了啦!
 
「忍耐一下喔~」我用點力,一邊拉ㄋㄟㄋㄟ,一邊拉罩子,看清楚接觸面那白霧,顯然是瞬間膠!是那個王八蛋惡作劇!作的好……不對!是太惡質了!
 
「我去找分解劑!等我喔!」我衝出房門,開始旅館上下尋找分解劑,途中還要到冰塊分兩包,一包放頭頂,一包放股間,好冷卻身心的熱量。最後到電器保養室找到一罐,我再衝回去房間,把熱水與臉盆準備好,將分解劑遞給鶴靈:「再來就妳自己加油囉,掰!」
 
「等等!」鶴靈拉住欲逃命的我,發火講:「我一個人怎麼弄啊!?是男人的話就做到最後!」
 
花了一番功夫,總算把罩子拿掉,ㄋㄟㄋㄟ上的膠水也除乾淨,這下就……「人,人家已經受不了了!」鶴靈把我推到,壓制於地,又濕又黏的爆乳蓋住我胸膛,她喘氣兼流口水,鳳眼那不能用充滿情慾來形容,而是根本就變成愛心眼了啊!現在要上演裏番了嗎!?
 
喔喔喔!她那樣磨蹭我!我的排熱砲量表升到最高值,而且還一閃一閃發警告,我也受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反過來壓住鶴靈——『系統通知:噹噹噹!達成初次主動推倒爆乳美女之成就!』
 
「鶴靈!要上了喔!」「啊啊啊啊~~~來吧!儘情○○人家吧!」
 
沃藍得•安吉里士!處男歷=年齡,今天終於要脫離處男囉!哇哈哈哈……等等,明明是白天為什麼變暗了?沃藍得……這是噫———————!!」
 
啊娘喂———!自房間四面八方,冒出好多好多的幽靈,反覆唸著好羨慕好怨恨,他們是……上次溫泉作戰的時候說要幫忙,到頭來卻啥也沒幹,徹底被遺忘的優克摩村地縛靈軍團!
 
「他……他們是什麼東西!?」鶴靈怕得在我懷內發抖,我自然抱緊她安撫,然後朝幽靈們喊:「你們這些傢伙!都過了兩年了耶!事到如今還想幹什麼啊!?」
 
「我們是不能幹嘛,但想在我們眼前幹啥,我們就這樣!」帶頭的奇拉君,當場把頭拔起來!其他的幽靈也跟著作出可比暗網般獵奇的自殘行為,看了那種東西,我腦袋內的排熱砲量表刷一聲掉到底,鶴靈更糟,尖叫後軟塌塌躺到我懷裡。
 
我難為可貴的破處機會,豈能在這堆沒路用幽靈的干預下破滅!?我運轉靈氣,將靈力灌輸至拳頭內——「想壞我的好事!?門都沒有———————!」一拳揍飛奇拉君到飛到不知那邊去也,別的幽靈嚇得動彈不得,我摩拳擦掌講:「以為是幽靈就不能揍你們嗎?身為高階的修者,用靈力除妖是基本功夫,所以你們就乖乖受死吧!」
 
其實這樣說不太對,畢竟他們本就掛了嘛~總之經過一場單方面的猛揍,他們逃得一乾二淨,這下沒人礙事了!
 
「鶴靈!我們繼續……不會吧!?」鶴靈早就翻白眼昏倒啦!我拍拍她的臉頰,搖搖她的身體,揉揉她的爆乳,捏捏她的屁股,舔舔她的長腿,到這種程度皆沒任何反應?醒不過來?也就是說……
 
「他○的太可恨啦啦啦啦啦啦啦——————————!!」
 
王國歷七百九十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本日的我,下午於優克摩村的溫泉旅館,含血噴淚,吶喊出聲……
 
…………………………………………………………………………………………
 
『優克摩村的自警團門口,昨日晚間,發現有好幾個老頭被綁在一起,上面貼了一張大字報上寫「他們是偷窺兼性騷擾的慣犯,快抓去監獄關」。
 
根據綁在老頭身上的攝影機,裡面有大量溫泉的盜錄影像,目前警方懷疑,他們極有可能就是村內連日來性騷擾事件的主謀,正循線下去追查每人身分。
 
另外,據說行俠仗義的俠客,乃是位自稱「我只是個路過的獵人先生」的善心人士,警方希望能與他取得連繫。
 
            ——克魯艾瑪王國日報,王國歷七百九十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報導。』
 
 
 
 
 
 
 
 
 
 
 
 
下回預告:「旅途的最後,沃藍得去見對他而言,可喚恩師的人物,在那裏,他們提起,過去被稱為『卡卡普空星最強的男人』之人——『沉默魔王』。」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有沒有到處去抓神奇寶貝啊?作者因為手機不相容,所以想跟風一下也不行,大家玩的時候可要注意安全喔!
 
本回因為某些因素,還挺綁手綁腳的,啊哈哈哈哈,下回的『沉默魔王』,乃是存放在我腦中許久的一幕,請大家期待。
 
下週哥吉拉2016就要在台上映啦,真令我期待啊。
 
那麼,大家下回見囉!
 

……物語離發售也不到二個月了,大家還真冷漠啊」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9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