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一百八十九回—沉默魔王。

向下

第一百八十九回—沉默魔王。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8-24, 22:41

第一百八十九回—沉默魔王。
 
「呼~這裡三百六十五天都一樣熱呢~」
 
沃藍得提著行李走下沙上船的登船梯,下到巴爾瓦爾的沙上船碼頭,他看看頭上太陽又紅又大,再看看眼前這大片由貨車、大船、貨櫃所組成的熱鬧城鎮,本日也不輸給炎熱日光,商業活動火熱熱進行。
 
「快點到室內去吧,人家的防曬霜不曉得能撐多久。」身穿昨天的暴露黑旗袍,白小姐沒拿遮陽傘的手拍拍身上沙子:「最好有地方可以洗澡。」
 
兩人離開優克摩村,搭火車至沙漠邊界,換搭沙上船至巴爾瓦爾,接著還要乘當地的飛行船來回到王都。其實也可以在別的地方坐船,不過沃藍得就是要在這裡見一個人。
 
作為巴爾瓦爾中樞的獵人公會,外表像,實際也是城內最大的沙上船,用艦一字來形容也不為過。沃藍得帶著白小姐入內,與工會人員申請會面許可,得到許可後,兩人便隨指示,來到工會內部的貴賓室。
 
先確認許可,兩人再轉門把入內,人工的冷氣一開門就迎面而來;單純的個人房,傢具簡約又不失大方,有冷氣機、電視機、桌上型電腦此等高級貨,正說明此房的高貴,也讓裡面正用電磁爐煮小火鍋,穿長袍的白髮老爺爺不用滿頭大汗。
 
「好久不見,魯修斯會長。」沃藍得向房中的老人行獵人標準禮,那位慈眉善面,眼光飽含智慧的老先生笑說:「好久不見了啊,沃藍得,上次見面是三年前在東多魯瑪嗎?喔~你身邊的女孩……」
 
「正是如此,讓我來為你介紹,」沃藍得手指向白小姐說:「這位是白鶴靈白小姐。」然後手轉向老先生說:「白小姐,他就是相當於我恩師的人物,現任的東多魯瑪獵人工會會長,也是前任的——」
 
「王國左丞相。」白小姐向前一步,向老先生彎腰行禮說:「魯修斯閣下,小女鶴靈向您請安了。」
 
哎呀呀,真糊塗,跩國駐艾國大使一家的白家,怎麼會與掌管外交事務的左丞相沒交情呢?沃藍得心中自嘲沒想到這點,再靜靜看魯修斯向白小姐說——
 
「喔呵呵呵,自從我將丞相一職讓賽非里昂繼承後,就再也沒到白府喝茶了呢。況且我已無官職,不需加敬語。那,妳父親近來身心可好?」
 
「父親常提伯父之名,若能再得伯父再大駕光臨,必定歡喜迎接。」
 
「這我就要怪妳父親了。」魯修斯瞇起眼,看看沃藍得與白小姐笑說:「何時嫁女兒了,居然沒發喜帖給我,實在太見外了。」
 
沃藍得臉冒三條線講:「我跟她不……算了,我懶得再解釋了。」白小姐嘻嘻以對:「呵呵呵,大家都那麼說,你就老實點,娶我過門吧~」
 
「呵呵呵,別站著,你們也坐吧。」沃藍得與白小姐便順從的坐到他對面,魯修斯說:「啊啊,對了,上次你帶來的女孩是別人吧?那個女孩呢?分手了嗎?」
                                                                                                               
「別的女孩~~~?」白小姐斜眼向沃藍得質問:「這我可沒聽說,你跟誰來見過魯修斯閣下?」
 
「咦咦咦?!就……就跟莫西妮啊!」「啊~?莫西妮?你什麼時候跟她交情好到會帶她去見恩師了?」
 
萬萬沒想到幾年前與莫西妮的事情會被挖出來,沃藍得連忙找房內有啥東西可以轉移話題……有了!床頭上有張照片!
 
「白小姐你看!那張相片!」
 
沃藍得指向照框,白小姐轉動眼球說:「那相片怎樣?」「這相片的意義可大了,會長您說是吧!?」
 
「呵呵,的確是。」魯修斯起身去拿相框,接著回到桌前,摸摸相框表面,珍惜地說:「這相片記錄了歷史一刻,至今一百多年前,天地狩神最後一次合影。」
 
老先生推相框,調角度讓兩位後輩能清楚看見——
 
照片中有四名全副武裝的獵人,正中間的獵人,黑色短髮,黃膚,體格高大魁武,身穿黑金交雜的氣派防具,左邊更壯碩的獵人,有頭衝天灰髮,膚色與厚重的防具同樣地黑,右邊的獵人看似金髮白膚的美青年,防具雪白然造型粗曠,三人前方,體格較矮,大鼻子顯眼的獵人身穿有雙翼的漆黑防具,盤坐著向鏡頭比V。
 
「天空之上的使者,來到母星是八百年前,武鬥學院、魔法協會隨之進駐,他們所帶來的事物大幅改變了我們的世界,話說如此,他們所推展的靈力技術,遲遲到了六百年之後,才真正開花結果。」
 
魯修斯感概的說:「這四個人,可說是修者獵人的完成型。
 
中間是『獵人王』,達拉瑪•克魯米特。
 
左邊是『沉默霸王』,阿卡姆·‧多羅。
 
右邊是『殺神』,瓦爾‧尤歐西斯。
 
前方是『地冥星』,奧提利•吉米巴提。
 
四名當代最強最傑出的獵人,集成的隊伍,大家奉上了『天地狩神』之稱呼。
 
當時的我,也是眾多崇拜者之一,這張照片,就是小孩子的我,雙手冒汗,拿著相機所拍下的。任誰都沒有想到,之後他們就分道揚鑣,最後走上那悲劇結局。」
 
「這個人……」白小姐手指抵到左邊獵人上:「我好像有些印象,有在王宮看過幾次……」
 
「那當然,」魯修斯點頭說:「四個人拆夥之後,阿卡姆往軍系發展,創下母星史上第一人,得到S級修者認證,自此被稱為『卡普空空星最強的男人』,後來更受封為克魯艾瑪王國軍中將。
 
差不多幾個月後,其他三人也相續得到S級修者認證,王家本想招攬他們,可惜奧提利與達拉瑪,認為獵人便是獵人,獵人工會才是他們的歸宿,瓦爾則不想受公家機關管束,選擇隱居修行。」
 
「我竟不認得這等身分的人……能請伯父多說一些嗎?」身為王女輔佐官的敬業心,令白小姐想多加瞭解。
 
「當然好,」老爺爺點點頭說:「阿卡姆‧多羅……從他的稱號,你們應該就想像得到,單人狩獵『黑神』霸龍,全身的霸龍裝備正是他的象徵。他的肉體也不負霸王之名,眾獵人中最為雄壯威武,像憤怒似的衝天灰髮,幾乎看不到瞳孔的白眼,方正結實之臉孔。
 
 
天地狩神四人中,阿卡姆向來被形容成霸龍般橫行霸道,遇神殺神,佛擋殺佛,輾壓一切,他白眼所盯上的獵物,那怕是古龍,也只能發抖等死。」
 
「聽來很不好相處。」
 
「這到是,」魯修斯苦笑回白小姐說:「阿卡姆是徹底的弱肉強食主義者,強者就該擁有全部,弱者如果不能發奮自強,就要服從強者。另一方面,他這個人木訥寡言,臉上表情也幾乎沒有變過,所以被稱為『沉默霸王』。
 
這種個性,與軍隊性質算適合。事實上,自從他接管王國軍之後,王國軍立刻迎來一波波的精實政策,取強汰弱,用人唯才,的確令軍方提升至前所未見的高度。
 
光是形容可能不太貼切,不如我說段沃藍得也有參與的往事吧?記得是……」
 
「似乎是在超鬥技會開始前吧?」沃藍得接下去說:「工會來了緊急委託,要招募會飛行,且擅長對付風翔龍的獵人。我一聽,想說捨我其誰?馬上前去指定地點會合。」
 
「指定地點,是在梅傑波爾波廣場所管轄的峽谷獵場,」魯修斯接連說:「當年剛好在廣場的我收到情報,與工會人員前去一探情形。
 
工會人員告訴我,他們已召集優秀獵人來應對,麻煩的是,這事情發生在即定的獵場範圍之外,在行政命令上有些困難——」
 
…………………………………………………………………………………………
 
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沃藍得手拿望遠鏡,與其他東多魯瑪的獵人們一同站在山頭上觀望,為眼前的奇景所驚訝;峽谷的獵場範圍外,一處特別險峻,若由天上看來,會像是蜘蛛網狀破碎的區域,此處地層受溪流破壞太嚴重,每座山與其說是山,更像是又細又長的高聳岩柱,密集的推擠在一塊。
 
(怪不得要限定會飛行的獵人。)凹凸不平,每根岩柱上連個能叫平地的地方都沒有,如果不會自力飛行,進行空中戰,別說戰鬥,連降落到此處都沒辦法。
 
但哪些都無所謂,獵人們在乎的是別的,也就是向從地面竄起,直接突入天上的超巨大龍捲風,而那龍捲風週圍,居然圍繞著為數眾多的風翔龍!
 
「那個龍捲風,難道是風翔龍合力製作出來的嗎?」沃藍得難以置信的說,操縱風與冰的古龍,風翔龍,平常連一隻都難得一見的稀有存在,竟然會集合在一起?
 
「可能是吧?」他身邊,身穿看護系列,今日依然女僕裝扮的薇薇安女士,滑滑手上的平板,回他:「根據觀測氣球隊的回報資料,粗估有七十九頭。」
 
七十九頭?!耳聞這數字,獵人們掩不住驚嚇,光是一頭就能引發狂風暴雨的存在,此地有七十九頭?想想這種事,那這些風翔龍聚在一起,沒多想就造出這等龍捲風,似乎也就見怪不怪了。
 
「工會的委託指令還沒下來嗎?!」
 
沃藍得朝吼聲方向看去,旁邊的山頭那,一名全身炎妃龍裝備的美女獵人雙手抱胸,威嚴十足站在邊緣,身後的獵人們誠恐誠惶,不知在說些什麼?
 
「那好像是古龍征者的赫斯提亞小姐吧?啊,仔細看看,哈朗也在那裏嘛。」他們兩人在場,令沃藍得心安不少,蓋天地猛者只有他自己來,一眼望去不是不認識就是些中堅獵人,要對抗79頭風翔龍實在難放心。
 
「話說,委託指示怎還沒下來啊?」面對沃藍得所問,薇薇安推個眼鏡說:「此處是峽谷獵場的既定範圍外,高層們仍在爭論要用啥法規,誰來主導作戰。」
 
「……有沒有搞錯,這時候還搞這個?」沃藍得為之不滿,「畢竟——不得了,這可不得了。」「啥?」
 
薇薇安眼光閃爍,放下平板:「軍方要出面解決,而且是由他來。」
 
不等沃藍得吐下個字,晴朗天空憑空裂開,出現黑洞般的光芒隧道。在場獵人無一不抬起頭來,訝異萬分,而就在他們集中的視線內,光輝中央,閃動陣陣雷光,威壓感驚人的深黑人影,緩緩從隧道降下,眾人仿佛聽見某道聲音響於心頭—
 
『吾之重擊匹敵天降隕石。』
 
寄宿黑神魂魄,由其霸體所形成,無堅不摧之霸銃槍、無物不斷之霸劍斧,成對排列於寬大背部,等候他擊滅蒼生。
 
『吾之防御比擬天體地殼。』
 
雙肩裝上霸銃槍之大盾,身覆黑神霸體所化成之重厚鎧甲,無數刮痕與修補痕跡證明此身霸裝經歷多少死戰,無一物令它粉碎。
 
『吾之霸魂有如星球熱核。』
 
白眼男子之霸氣席捲峽谷全土,壓著眾人不敢動彈,靈魂受霸魂壓迫,一時之間宛如世界唯有他存在,其餘不過螻蟻之輩。
 
『唯有稀世強者配與吾共飲。』
 
『卡普空空星最強的男人』阿卡姆‧多羅,他的到來令在場人驚愕不已,不單是受他龐大無比之氣魄所攝,眾人更是萬萬沒想到,能有這機會,親眼見識到他以完全武裝的姿態來戰鬥。
 
最強的男人也是最強的獵人,他的狩獵風格凌駕獵人常識,據說他那身霸裝內藏修者用的感應裝置,以及特製的機械手臂,可以將背後的霸銃槍當成加農砲運用,雙肩大盾也能隨心所欲移動,空出來的雙手則揮動雙霸劍斧。
 
可以看到如此霸道至極的戰法,沃藍得頓時覺得運氣不錯,再說大概沒他們出場的需要。他與別的獵人一樣,以敬畏眼光望向阿卡姆,選用槍手造形的頭盔,大家都能清楚看到阿卡姆的面貌,招牌似的白眼灰髮,再來他會怎麼做?
 
「……任務?」
 
咦?任務?大家先疑惑了一下,才發現阿卡姆身後還有一人,那人的裝備很像雄火裝,然而是黑色,頭盔兩邊有大角,少數人含沃藍得才知道,那是使用黑塊所製成的漆黑系列。沃藍得心想,能取得黑塊的場所只有波凱村秘密洞窟,那個人是從那拿到的?
 
算了,除沃藍得之外,沒人在乎那個,大家換把注意力換到那無名男子身上,見他回阿卡姆說:「公會交待,只要驅逐就好。」
 
「……真麻煩,卸武。」
 
阿卡姆站著讓無名男子取下武裝,然後原地活動活動身子。眾人這時明白,阿卡姆他要赤手空拳,去戰79頭風翔龍?如果是一般獵人,等同送死,但他可是阿卡姆‧多羅。
 
卡普空空星史上第一個S級修者,霸王之稱的人物。
 
「呼……」隨著呼吸,阿卡姆腳邊泛出濃厚闇黑鬥氣,向上纏繞、延伸,形成靈力光罩,包圍住全身,接著滲入鎧甲內部,直到看不到。
 
好高強的硬氣功……沃藍得為之佩服,外行人總以為爆氣爆得震天動地就是真強者,某個意義上雖沒錯,然而,能壓縮多少靈力,與身體同化之完成度,這之間的比例,才是修者的真功夫,動用大量靈力,卻不見有能量絲毫透出體外,可知阿卡姆於硬氣功之修為有多出神入化——人呢!?
 
阿卡姆忽然消失,大家嚇得四處張望——「在哪裡!」在場全是A階級以上的修者,沒有一個人看清楚他何時已飛到風翔龍群之前,氣定神閒面對79頭古龍。
 
「吼!?」連風翔龍們也受到驚嚇,其中離他最近的一頭,連開幕吼聲也免了,直接了當發射颶風彈,面對這足以一擊擊殺獵人的攻擊,阿卡姆他會閃躲嗎?或著是出掌發氣功波嗎?
 
皆否,他舉起右手,用手指一彈,簡直像彈開灰塵般消掉颶風彈,眾人來不及改變表情,霸王就移到風翔龍胸前,出拳轟進其胸膛,那一瞬間宛如空間為之歪斜,風翔龍,不,霎時前還能稱為風翔龍的某物,急速向後飛,連番撞破數道石柱,害石柱倒塌,轟隆隆震動峽谷,最後炸入龍捲內,連帶龍捲一起炸個粉碎、風消飛散。
 
「……減個九成八……」霸王動動手指,衡量力道。
 
見同類喪命於大片飛沙之間,眾風翔龍一同吼叫,朝來襲者吐出暴風流,試圖制伏住敵人,儘管數十頭風翔龍所吐氣流,令峽谷再升起第二個衝天龍捲風,裡面的霸王依然紋風不動——
 
「……你們……太煩了……」
 
霸王先是雙腕交叉,再大展雙手噴發氣勁,暴力撕裂龍捲,更強壓左右的風翔龍們沒入石柱,無論牠們再掙扎,甲殼破碎或骨頭斷掉,皆動彈不得:「……給我……安靜些……」
 
倖免於難的風翔龍們改變戰術,不噴颶風彈,而是冷凍氣息,所有能活動的風翔龍一起朝阿卡姆噴射,果不其然,短時間內就將霸王凍成浮遊的龐大冰塊——
 
「……愚蠢……」
 
啪磯、啪磯、冰塊快速蔓出裂痕,冒出闇黑鬥氣,就聽一聲轟音,冰塊剎那間被蒸發,霸王的闇黑鬥氣,凝聚成巨大無比的惡鬼臉孔,儼然鬼神降臨峽谷上空,居高臨下俯視眾生,掌握生殺大權。
 
事到如今,風翔龍們是自覺無望,或著暴怒到失去理智呢?其他的獵人看來,古龍們全部一擁而上,與霸王短兵相接,發展成令人目不暇給之大混戰。
 
「打死牠們!打死牠們!」沃藍得耳聞臨近的獵人如此叫喊,想來他可能被風翔龍貓了很多次?沃藍得抓抓臉頰不發表意見,只希望阿卡姆將軍別太用力,恐怕全大陸的風翔龍全在這,千萬別殺光……不過看風翔龍一頭一頭往下掉……
 
糟了!沃藍得發覺有一頭被擊落的風翔龍,調整姿勢後飛向離牠最近的獵人,既那位漆黑裝獵人!沃藍得離他太遠,查覺的也太晚,無法即時趕到,不過數秒,風翔龍已在漆黑獵人面前了——(奇怪?)
 
沃藍得本以為風翔龍會直接衝撞漆黑獵人,但卻沒有,反而像是牠緊急剎車,警戒的盯著漆黑獵人瞧?怎麼回事?假如獵人有發出鬥氣威嚇,那還好理解,但獵人什麼都沒做,就只是站在原地,到底是?
 
「……咕!」風翔龍發出一聲低鳴,轉身逃離漆黑獵人,回頭繼續參與阿卡姆那邊的混戰。
 
(那個人究竟是……?)在場所有人都在為阿卡姆的強悍而驚嘆,奪去目光,唯獨沃藍得的視線移不開那個漆黑獵人:(何方神聖?)
 
…………………………………………………………………………………………
 
「事情就是這樣,」沃藍得喝口冰果汁說:「那一天,原先僅止於傳說,阿卡姆‧多羅的強大,深深烙印在現場獵人的心目中,一傳十、十傳百,於獵人界發酵了好一段時間。」
 
「喔~可是奇怪勒?」白小姐發問:「聽你們講完了,還是沒解釋到,為何風翔龍要聚集於那裡呢?」
 
「這個嘛,」沃藍得皺眉頭說:「其實到了現在,依然沒人曉得答案是啥。」
 
「正是,那是永遠的謎題。」故事說到這邊,魯修斯話鋒一轉說:「你們來到這邊,想來沾了不少沙塵,要洗澡的話,可以用工會內的工共浴室間。」
 
「會長說的是,」沃藍得幫腔說:「時間也不多了,妳快去洗香香,然後去外面逛街,看是要吃巴爾烤餅或咖哩都行,總之半個小時之後再回來!」
 
被半推半就趕出去,白小姐摸不著頭緒的邊走遠邊回頭,等到她脫離視線範圍,沃藍得探頭確認外頭沒人,就把門與窗戶全部鎖上,斷絕外界,接著坐回桌:「會長,終於可以講正事了。」
 
專程來到此地,沃藍得的真意是來與魯修斯交換、確定情報,兩人陸續以骸龍動向、X四天王追跡、狂龍病毒防疫、獰猛魔物控管等等獵人界近日大事來詳談,金手指調查乃是最重要兼最後一項——
 
「先日,赴天廊秘密搜查的調查隊回報,於金手指生化研究所的最深處,發現了新的培養槽。據現場跡象顯示,原本該在裡面的實驗生物,早在天廊開放之前,就已成熟,自行離開了天廊,而那魔物是……」
 
聽了這番話,沃藍得苦悶的點點頭說:「原來如此……就時間來看,狂龍病毒的散佈差不多也是在那時,是那傢伙引發的嗎?!」
 
「從遺留資料來看,牠可以說是結合了金手指生化技術之結晶……可謂人工的超位種,究竟有多少能力,全屬未知數。
 
另外,調查隊也發現,有人先來一步,恐怕金手指曾派人來看過……不難推測,他們也正在尋找牠下落。」
 
「我懂了,我會連絡王宮的情報部門,請他們也投入人手,務必要搶在金手指前。」
 
「這那麼辦,再來是……」
 
談了有半鐘頭之久,沃藍得抄完資料,闔起筆記本,此時魯修斯感概的說:「好不容易,好不容易看到曙光,足以擔負新時代的次世代獵人逐漸崛起,沒想到,卻在短短時間內,出現如此多危難,大大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
 
如果說,大戰沒有發生,要解決現今的處境,那該是多遊刃有餘的事啊?」
 
「會長,請安心。」沃藍得保證說:「縱使只剩我一人,我也不會讓魔物獵人的新火苗熄滅。」
 
「我相信你的心意,」魯修斯微笑說:「不過也別太勉強,別忘了你也有你的妻女要顧。」
 
「ㄟ………會長……她真的不是……」
 
「遲早的事,不對嗎?」魯修斯慧眼透真相說:「她傾心於你,用詞下流些講,大概是到你若要她脫內褲,她就願意脫內褲,然後雙手撐牆,朝你挺起翹屁屁之程度?你也很想這麼作,○她的流到地面,沒錯吧?」
 
「ㄟ…………………………………」沃藍得一手掩面,回不了話。
 
「哈哈哈,知道了知道了,」魯修斯笑得肩膀抖動說:「你看我老了,連那個小公主的事情都給忘了,好啦好啦,老人家就不亂牽紅線,你自己看著辦囉!」
 
咚咚咚。
 
門外傳來女音:「不好意思~我照你們說的,逛了半小時後回來了!可以走了嗎?船快要開了喔!」
 
「你聽到了,」魯修斯拍拍沃藍得的肩說:「快跟你的新娘候補之一回去吧。」
 
「那會長,我們這就告辭。」沃藍得提起行李,打開門與白小姐會合,魯修斯老爺不忘再補上一句:「辦婚禮時別忘了發我喜帖,我會帶上好的春酒過去。」
 
沃藍得害臊的搔搔臉,白小姐則吃吃笑,魯修斯便溫厚笑著看他們關上門。
 
(你已經為母星做得夠多了,)魯修斯掛念著沃藍得未來:(就算你與她遠走高飛,過自己的幸福生活,我也不會責怪你……唉……)
 
老人長嘆一氣,拿起相框,從前那四位獵人英雄的和諧景象映在他眼中,帶動他陳舊回憶——
 
明朗朝氣,猶如獵人典範的英雄達拉瑪;霸道至極、追求最強之道的霸王阿卡姆;冷酷無情,貫徹狩獵本能的殺神瓦爾,以及跟隨三人背影走在獵人道,不屈不曉的英傑奧提利,他們傳說的片段,一頁頁翻過老會長心中,直到——
 
 
「若是說……阿卡姆那時沒那麼做,或許後來的悲劇,就可以避免了吧……?」
 
 
 
 
 
 
 
 
 
 
 
 
 
下回預告:「玩過4代的人,想必會覺得這段很熟,『突然的襲擊!』,下回是巴爾商隊的主場喔!」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有沒有抓到很多很多的神奇寶貝啊(去他的寶可夢)?最近新聞實在很喜歡報因為神奇寶貝go怎樣怎樣,真是亂七八糟兼胡說八道啊。
 
話說,物語發售兼動畫開播都不到兩個月了,大家的反應還真是有夠冷漠……當然,等物語正式上場之後,本作一樣會帶入物語的世界觀,請期待老沃手裝絆石喊發動羈絆技。
 
本回積在作者腦裡很久了,終於給他大出來了,附帶一提,本回所提起的天地狩神四人眾,可都不是突然冒出來的喔。
 
2016哥吉拉意外的好看,推薦大家也去瞧瞧,不過在戲院睡著的話,本人可不負責喔。
 

最後來現作者的三大狂派合體金剛!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