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一百九十回—臭婊子!把我的命根子還來!!

向下

第一百九十回—臭婊子!把我的命根子還來!!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9-18, 19:52

第一百九十一回—臭婊子!把我的命根子還來!!

「在……新世界……活……」

模糊又雜音太多,沃藍得唯能聽清楚幾個字眼,他嘆氣再按按手機,嘗試再播放一次影片—「穿……兄……鎧……」

還是不行啊……他放手機到桌面,接著一手扶臉頰,一手點膝蓋思考,當時初見凱特琳,的確就感覺到她那身裝備不尋常,如今他可以推敲出個可能性。

比起那個,所謂新世界是指什麼?真令人不快,他回憶起某個惡魔所說過的話,這類人口中的新世界,想來絕非一般人所能接受,然而,出自魔物之口,又是何意義?

人工製造的超位種,魔物本身能力的極大化,套用在那頭魔物上,會導出何等結果?焦躁積壓在他腹部,如此嚴重的事,真想自己馬上出面收拾牠,無奈情報實在太少又不確定,據傳消息給他的薇薇所說,東多魯瑪工會內部持保留態度,在沒能肯定之前,不會有大動作。

噹噹噹,手機收到新簡訊,他打開來看,顯示『巴爾瓦爾工會決議派出筆頭獵人小隊前往調查』。不愧是與牠有歷史淵源的巴爾瓦爾工會,很快就明白牠的危險性,迅速對應。這樣一來,沃藍得也多少放心一些。

「呀呀!我發現慢龍了!」

「真的耶!快丟寶沒球!」

女士們嘻鬧聲傳入沃藍得耳中,他往那瞧,修剪漂亮的花園,草皮綠油油,還有幾隻蝴蝶翩翩飛啊飛,羅倫安琪拉與莫西妮兩個人手拿手機,前者身穿馬甲式白色連身裙,後者是性感黑魔女服,自上乳以上全沒遮,在王宮庭園晃來晃去。

沃藍得老實承認,這畫面美不勝收,不過他正在煩惱世界和平,那兩個女人卻在埋頭玩當紅的神奇寶沒夢,明明共處一地,想的事情天差地別,而且就地位來說,應該是羅倫安琪拉在擔心國家安全,他在玩寶沒夢才對,世間真是奇妙。

唉唉,他拿起奶茶喝一口,欣賞兩人的乳搖想,太平時期越長越好,沒錯沒錯。

「累了~~~」

女士們玩累,坐回桌喝茶再繼續聊寶沒夢,當然也有聊到要不要去南投公園抓寶。女人聊天總是能從東扯到西,從寶沒夢講到莫西妮新調製的魔藥,然後就一顆顏色噁爛的綠色小藥丸放在沃藍得面前。

「拜託嘛~讓人家作個小實驗~」黑髮白膚的小騷貨雙手合掌,靠在她左臉頰,歪頭裝可愛撒嬌。面對莫西妮的要求,沃藍得直接了當回:「老子才不幹!」

「哎呀~別那麼說嘛~」出乎他意料,羅倫安琪拉居然幫腔說:「幫幫她一次又不會怎樣~說不定會很舒服喔!」「對對!會很舒服喔!」

兩個女人一搭一唱,沃藍得根據過往經驗,表示她們密謀不軌,又在耍花樣囉。

「喂喂,想唬大哥哥可沒那麼容易。」沃藍得點點那粒藥丸講:「這分明是情趣魔藥,想騙我門都沒有。」

「咦~~~?你怎麼知道?」莫西妮杏眼圓睜,沃藍得回她:「吼,很久以前,我曾被妳師父騙過一次,吃了這種魔藥,搞得我生不如死,想再來第二次?免談!」

莫西妮想回嘴,羅倫安琪拉快手遮住她嘴巴,自行質問曰:「莫西妮的師父,指的就是你以前提過的拜麗亞吧?可以問個詳情嗎?」

「可以啊,」沃藍得點頭:「那件事蠻久的,如何發展成那樣,我忘了,大概只記得是在夜深的某家酒吧,沒啥人在喝酒,我與拜麗亞面對面同桌,她的裝扮……好像跟莫西妮一樣,馬甲腰身加超短謎你裙,黑色手套加黑色褲襪,胸前兩粒爆乳由兩片三角形胸衣勉強撐住——好吧,看在妳們嫌惡神情上,我進入正題。

沒記錯的話……好像從我回她『我不知道妳打啥主意,但想給我下套,休想我會中圈套』開始——」

…………………………………………………………………………………………

「不知道妳打啥主意,但想給我下套,休想我會中圈套。」

夜深的安靜酒吧,一身的工會守衛蒼系列,沃藍得如此說道,他對面的美豔女郎十指交叉,抵住她細致下巴,下巴上面孔豔麗,勾人黑眼有點看不起人,中分前髮旁白色長髮自然垂下。

「哎呦~剛才你還說,不會對我這種女人有性趣,現在又不敢證明啊?真不像男子漢~」

女郎挑釁的嘲笑,她名為拜麗亞,乃是位自頭到腳皆飄散危險女人香的爆乳美女,亦沃藍得非常非常想推到的人物之一,不過想推倒是一回事,被她下套又是一回事,吃下她給的不明藥物更是一回事!

「好歹我也是AA級修者,精神控制系的魔藥對我可沒用喔。」沃藍得講出修行者之間的常識,他對面的女郎彎起一邊嘴角,媚笑說:「誰說這是精神控制的?這是情趣魔藥,效果依使用者而異,你若真對我沒欲望,自然起不了作用。

說了那麼多,是男人的話,就證明給我看啊?」

看看時間,沃藍得想不能再跟她耗下去,但是不當一回事走人,明天她鐵定到處宣傳他沒種……好吧,反正她也搞不出啥花樣,趕快了事閃人。

「好,妳等著瞧!」沃藍得拿起藥丸,配水吞下,過了五秒鐘,講:「看到了沒有?什麼都——」

突然!沃藍得的股間發出了強光!

股間的傢伙化成了火箭,帶著兩粒燃料槽飛出去!

火箭直衝深溝,毫無遲疑插了進去!

沃藍得目瞪口呆加口呆目瞪,拜麗亞則臉頰泛起紅暈,視線向下看那條插在自己爆乳中間,只探出頭的……ㄟ……香腸!

兩人間的沉默持續十幾秒,拜麗亞先回過神,擺出豔笑,雙臂擠奶說:「呵呵呵~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老實嗎?香腸一下子就插進來,又硬又熱,看來你超想要幹人家的嗎?」

「……瞎會啊!?」沃藍得回過神,第一件事乃拉開褲襠:「啊啊啊啊啊啊啊———————————————————————!!消失啦———————————————————!!!」

喊完他立既瞪向拜麗亞吼:「臭婊子!把我的命根子還來!!」

「你要就還你啊。」拜麗亞不在乎的手伸向乳溝,拿出香腸遞給沃藍得。他一把抓走,豈料香腸不聽使喚,馬上就自行脫手又飛到拜麗亞的乳溝裡,嚇得他大喊:「那A安勒———!?」

「這表示,」拜麗亞有些得意又難為情的說:「你內心深處,想幹人家想得要命。」

「妳胡說!不可能!」

「那你怎麼解釋這香腸賴在我胸部裡不走?」

「這一定有詐……等等,這溫熱舒軟之感覺是哪來的!?」

「討厭啦~當然是人家的肌膚囉~這就是魔藥的效果。」她雙手捧起爆乳,左右擠壓搖擺,香腸便在乳海中浮浮沉沉:「怎樣~舒服嗎?」

「真爽——屁啦!」沃藍得兩手壓住股間,強忍這超讚觸感:「不跟妳耗了!再見掰掰!」心想找魔法協會總有辦法,他轉身就跑,跑不到十公尺,忽然股間那痛得快絕子絕孫!

沃藍得當然承受不了男兒最痛之痛,含淚跪下,而拜麗亞講風涼話:「哎呀呀,分離的距離,似乎不能太遠呢?怎麼辦?要到我家嗎?」

「……不!」沃藍得惡狠狠望向她,咬牙切齒講:「找別方法!」

…………………………………………………………………………………………

「我得先聲明,」沃藍得先給她們打預防針講:「單身漢除了老命之外,最重要的非老二莫屬,那個老二卻被劫持啦!

男修者的禁律妳們都很清楚,而且雙方修為越高越嚴重,我與拜麗亞皆是AA級,要是不小心擦槍走火,我這輩子不是要與她過,就是與修者生涯說再見。

我必須承認,單論外貌,拜麗亞屬好女人中的好女人,但她水性楊花、淫蕩成性乃眾所皆知,與她廝守終生?省省吧。」

「吼~你那麼說,人家要去跟師父告狀!」

「她都隱居那麼多年了,要是妳願意牽線,我倒不排斥與她再見個面。」沃藍得笑回莫西妮,再回正題:「咱們繼續,當時我真他馬的嚇壞兼嚇傻,超緊急手段都給他用下去啦。」

…………………………………………………………………………………………

「我說啊,我本以為你為人正直,有點笨拙也不失是個長久來往的好對象。」

「我的確是正直的好男人,所以說呢?」

「所以說……」

被雙手反綁在椅子上的拜麗亞動身體掙扎,憤恨罵:「沒想到你居然打暈我!還把我綁架到你家!」

「臭婊子!」沃藍得比中指回嗆:「這樣剛好而已啦!」

「變態!綁架犯!我要告死你!」拜麗亞動得更大力,可惜身體不用講,連椅子都固定得緊緊緊,封靈器具也沒忘,於是徒勞無功,她喊:「要不是昨天的比賽花了我太多魔力,我馬上就炸了你家!」

「告妳馬的勒!」沃藍得兩手都比中指嗆:「這情況大家都會站我這邊!反正妳本來是想要陰我,強迫我給妳作牛作馬對吧!?」

「……嘖。」拜麗亞偏過頭去,沃藍得見狀,手指指她喊:「啊啊啊!我就說嘛!你這臭婊子!給我乖乖待著不要動!」

「嗚……」她眼角泛出淚水,咬下唇瞪沃藍得。

穿性感魔女服的白髮爆乳美女,被繩索綁在椅上,用受辱加倔強的表情看自己,沃藍得心想這簡直是糟糕物場景,眼不見為淨為佳,故雙手抱胸,來回於房間走動不看她,一面唸:「何時才會來啊……?」

等了又等,頭垂低低的拜麗亞,晃了個頭,有氣無力講:「好啦好啦,人家不玩了啦,我說啊,要解除這效果很簡單,高潮就行了。

這只是情趣藥物,會產生快感幻覺,不會真的射出來,我就委屈委屈,讓你用我的胸部發射,然後放我走,當沒發生過,這樣行不行?」

「哼!」沃藍得鼻孔噴氣回:「事到如今,想要我信妳?除非我腦殘!」

「吼~~~!」拜麗亞搖搖頭,惱怒曰:「你疑心病很重耶,我都低聲下氣讓你射了,你還想怎麼樣嘛!?」

「沒有一個男人,會相信朝他命根子下手的女人!」沃藍得找了條真香腸,強行塞進她嘴巴裡:「妳就吃這個閉嘴吧!」

「嗚嗚嗚嗚嗚~~!」拜麗亞面容痛苦抗議,沃藍得不甩她的坐回桌。

…………………………………………………………………………………………

「我必須承認,」沃藍得點點頭說:「她小姐的提案的確有吸引力,向來高傲的拜麗亞會讓步至此,也不討價還價,實屬難見。

我稍早說過,因為我那話兒被夾持,基本上已失去正確判斷力,腦裡只想著救兵到底何時會到。」

…………………………………………………………………………………………

咚咚咚。

聽門外敲門聲,沃藍得高興的喊:「終於來了!快進來!」

門打開,現身的乃是位紅髮黑膚,長相豪氣的鬍鬚大叔,身穿簡單獸皮裝的他捏捏肩膀,打哈欠踏入房內講:「我說老沃,你說十萬火急是——啊娘喂!」

拜頓臉色大變,上前就猛搖沃藍得的肩膀喊:「我知道你憋了很久很久,當老處男當到快爆炸了,但也不能崩潰到綁架女人!回頭是岸!快放了她後下跪道歉!沒必要為了逞獸慾犧牲人生啊!」

「你娘哩!才不是!」沃藍得足足花了十分鐘解釋。

咚咚咚,第二個敲門聲,這次是灰髮白膚,面容細瘦的精悍男子,穿襯衫加牛仔褲的他走進門講:「你最好有個好理由讓我緊急趕——這?」」

他瞳孔奇小的眼睛瞄了下屋內情形,皺眉頭講:「所以,你是要我用綁架現行犯逮捕你?或是說,她其實幹了啥重罪,要我協助審問?」

「幹你老師!都不對……好吧!對四分之一!」沃藍得足足花了十分鐘解釋。

咚咚咚,第三個敲門聲,換青髮黃膚,鼻頭一字疤的英挺男仕,一襲武士和服的他邁入屋內講:「你說有拜麗亞的事要商量——哇塞!」

沃藍得準備好要解釋,緋天紅鶯卻伸出手制止:「不用解釋了,我都知道。」

「真的?」「當然,」紅鶯拍拍他肩,比大姆指講:「拜麗亞請你找人來開多P轟趴對吧?我要第一個插喔!」

「他ㄋㄟㄋㄟ的!沒想到你思想那麼邪惡!」

…………………………………………………………………………………………

「於是乎,三個人花了半鐘頭來解釋,」沃藍得苦笑說:「找他們來各自有考量,我認識的男人中,拜頓最博學多問,諾哈曼口風最緊,紅鶯與拜麗亞打交道最久。

解釋來龍去脈,三個人皆同意作證拜麗亞陷害我,我等逐開始想對策,首先關於魔藥,大家都說找專家,既本國最有名的行者兼魔女,說到那是誰呢?天殺的,我等一致指向拜麗亞,現在被綁住的那位就是了!

找其他的專家應不了急,而且事情大可能變得更糟,非得現場解決不可。我得說不愧是我智商低下時找來的,三個人依序提出餿主意。

拜頓先來,說既然魔藥依照我的意識,就朝這方面下手,再來他提案,叫我看妖♂精♂哲♂學♂片,看到嘔吐試試看?因此我們幾個男人加一個女人,就找了幾片來看,看到反胃。有效嗎?當然沒效!

接著換諾哈曼,他建議我先穩定心緒,聽些輕柔音樂,將內心的淫慾消除,或許就可解除魔藥效果。OK,這聽來比較像樣,我們就照做,後來呢?喔喔~咱們差點就給他睡著了。

大家喝些咖啡提提神,輪到紅鶯,他說生物本能中唯有一種勝過性慾,把那種本能發揮到極限,相信就沒事啦!然後我說,你指的本能是啥?他亮出白牙講,當然,是生存本能囉?

妳們猜怎麼著?那三個傢伙——我猜有報復成分,三人聯手把我揍了一頓。這次有沒有效?反到是覺得快掛了,至少要爽一把,我的香腸馬上就有反應,開始在拜麗亞身——當我沒講!

咳咳,反正我氣炸,罵聲你們這群飯桶給我滾,一腳把他們踢出屋。」

………………………………………………………………………………………

「雪特!全是飯桶!」沃藍得大力把門甩上,氣呼呼的坐到桌前生悶氣,罵了幾聲大街,回頭再唸拜麗亞:「這下妳爽了吧!?」

「嗚……嗚……」拜麗亞閉著眼,表情十分苦悶,動作很小,但可看得出來正在夾緊大腿,似乎在忍耐著什麼?

「咦?」沃藍得不解問道:「妳幾分鐘前不是還很有力氣罵緋天桑吃裡扒外,幹嘛現在欲言又止?」

「……廁……」

「徹?澈啥?」

「…………………廁所啦!」

拜麗亞美豔臉孔扭曲,含淚晃體喊:「要忍不住了啦!快點鬆綁!要出來了!嗚嗚嗚嗚嗚嗚~~~!」

「不要一直讓我重複,」沃藍得不當一回事回:「想騙我落跑?沒門!」

「真的啦!啊啊啊啊!要出來了!要出來了!」椅子上的爆乳美女哭喊甩頭,掙扎得椅子嘎嘎作響。

「老、老爺。」廚房艾路之一的波利受不了壁上觀,從廚房出來講:「問一下喵,老爺帶她回來多久了?」「大概快一天有了吧?」「從人類的生理時鐘來看,是該去廁所了沒錯喵?」「你說的有理,但……」

一人一貓不敢確信,默默看著拜麗亞又哭又喊,持續五分鐘後——

「啊啊啊~~~~~!出來了!啊啊啊啊~~~~!」
白髮爆乳美女的臀部下方洩出不明液體,她的鳳眼掉淚,憤恨又羞恥,瞪面前的男人,咬牙切齒曰:「竟敢……你竟敢這樣羞辱我……宰了你……我一定要宰了你!」

親眼瞧到聖水製造過程,沃藍得與波利嚇得喊:「瞎會啊啊啊!來真的喔!!」

「一……定……啊啊啊!」拜麗亞突然又縮緊身子,扭動加哭喊:「又來了!又來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次是怎樣!!?」

「要大號————!!」

「大號—————————————!!?」

一人加廚房艾路全部出動,經過一段太糟糕故不能描述之過程,拜麗亞一臉壞掉神情維持緊縛狀態,沃藍得與艾路們精疲力盡躺地。

(不……不行了……)萬念俱灰,沃藍得拿出手機:(要解決……唯能賭把大的……)用最後的力氣按手機,送出簡訊給某人後既昏倒——

『我的人生要完蛋了……救命啊!!』












下回預告:「沃藍得最後所呼叫的救兵是?請看下回!」

作者的話:「大家中秋節快樂喔!接連兩粒台風來亂真是夠了。現在這時候,是中秋連假最後一天了,好悲傷啊!

話說這個烤肉節,作者幹最多的不是吃烤肉,而是玩甜心選擇,烤肉節都快變成幻影社節啦,這代的畫面真是歷代之佳……不懂我在說啥?嗯……好孩子不要問,反正我盡量捏拜麗亞出來……雖然覺得無法完整呈現,但偶已經盡力啦!光擺姿勢就花了一鐘頭!



其實本回可以一回終的,不過偶還想多放些嘿嘿嘿情節。

下一次發文,大概是物語發售的時候了,到時也會加入物語的世界觀,以及發售的紀念章節『魔物騎士』……老實說,看板眾反應,八成動畫瘋不會播,本版人氣也不會回溫到多少。

算啦,大家下回見囉。

最後現一下中秋入手的好物。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