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九十二回—臭婊子!把我的命根子還來!下!

向下

第一百九十二回—臭婊子!把我的命根子還來!下!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10-12, 01:15

第一百九十二回—臭婊子!把我的命根子還來!下!
 
與平日一樣,灑入獵人小屋的陽光喚醒沃藍得。翻開棉被,波凱村的寒冷空氣立即刺激他肌膚。他立起上身,打個哈欠,照習慣抓抓屁股,讓只穿條內褲的身體離床,然後到馬桶要尿尿,就跟平常沒兩樣,對,就跟平常沒兩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見啦———————————————————!!!」
 
除了股間光溜溜,命根子不見了之外!
 
喊完後,沃藍得飛快整理思緒,回憶起昨天之情形,接著想到拜麗亞勒?
 
嗯嗯,她在床上躺側邊睡覺,服裝沒變,鞋子好好放在床邊,繩索沒了,換成手銬與腳銬,沃藍得推測是昨夜先醒來的艾路們,怕她睡不好或著涼,所以搞的吧?真不知要稱讚牠們體貼還是太大意,要是讓她趁機跑了怎麼辦?
 
拉著棉被確認,自己的命根子依然被兩粒特大白饅頭夾得緊緊的,這股間的溫熱、重量、柔嫩也確實傳達。明明是該哈、哈、哈、喘息之情形,沃藍得可完全沒那個心情,蓋能這樣限制住她行動,想來不會剩幾天。
 
拜麗亞與沃藍得都是水屬性,特徵是靈力值高,回復速度快,拜麗亞又是行者,想來不用幾天時間,靈力值就能恢復到封靈器具無效之程度。
 
(得快想辦法才行啊……啊。)慘了,想尿尿!沃藍得眼光移向大ㄋㄟㄋㄟ中的命根子,想了又想,只能用那招了!
 
(拜託拜託,千萬別醒來喔!)沃藍得邊祈禱邊將手環住拜麗亞的胸腔下方,從背後抱起來,拖到馬桶前面,自手臂那感受到的沈重觸感,以及自她長髮飄出之媚惑香氣,不時碰撞他下腹的渾圓翹臀,皆讓命根子膨脹幾分。
 
(向下彎~向下彎~)沃藍得發念向命根子,雖然它死巴著爆乳不放,要控制方向還算可以,於是命根子的發射口便角度往下,瞄準馬桶:(發射!)
 
能解放是很好,不過這把爆乳美女的臉向馬桶,分離的命根子自她ㄋㄟㄋㄟ中間尿尿,這究竟是多重口味的糟糕物才會出現之景象?沃藍得不得不感嘆人生未免太無常,太不能預測了吧?
 
「呼~呼~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拜麗亞會在這時醒來,倒是在沃藍得預料之內,法克!
 
「呀呀呀呀呀呀————————!!你在幹嘛啦!!?」嚇一跳的拜麗亞立即挺起身子,後腦撞上沃藍得的臉,兩人皆哀號一聲後跌倒,理所當然的,命根子剩餘彈藥全部灑在拜麗亞上半身,害她猛搖頭喊:「居然尿在我身上!?你有病喔!!變態!!」
 
「喵喵!大夥出動喵!」廚房艾路馬上出動,拿起水桶就潑!不一會兒就把拜麗亞潑得全身濕搭搭,「嗚嗚嗚~」坐地的拜麗亞抱著上身,眼眶含淚,咬下唇且打顫,努力忍耐著不要哭。
 
「幹!大事不妙!」事情發展成如此糟糕,深知壞事總是會接一連二的沃藍得,接下來必定會!
 
「喂!」身穿粉紅色OL套裝的金髮爆乳美女,既薩伊美啪一聲打開房門,著急喊:「你說人生完蛋是怎樣!?難——」
 
像這樣!
 
「……」
 
「……」
 
「……」
 
房內瀰漫難堪之沉默。
 
「啊…………對不起,打攪你們了,記得戴套喔。」薩伊美低調的要關上門閃人,沃藍得一個瞬步抓住她手喊:「等等等等等!不是妳想的那樣!」
 
「沒什麼好害羞的啦~」薩伊美不正視他眼睛講:「性癖好偶而就是會突然覺醒嘛~有的時候有點排斥,不能接受,想說人生完了,嗯嗯!這我完全理解!沒啥好害羞的,是人多少都會想玩SM嘛?」
 
「啊啊啊啊啊啊!理解個屁!乖乖聽我說!」
 
…………………………………………………………………………………………
 
「好家在薩伊美明事理,解釋所花時間唯前三人總合的十分之一。」沃藍得喝口奶茶,繼續向面前的兩位女士講:「說到這,妳們該有發現,我先找的幫手均男人,為何呢?
 
這理由不難,想想一遇到情侶吵架,通常外人首先都與同性站一起對吧?同理,遇到我那種情形,我要先找女性來,九成會先尖叫,然後報警把我上銬抓走。
 
所以說啦,在我認識的人之中,號稱萬事通的人物偏偏是女士,不到最後關頭,我實在不願請她出馬。怕事情沒解決,反而越鬧越大。
 
某個意義來說,我的推測沒錯,妳們接下來就會曉得。」
 
…………………………………………………………………………………………
 
「OKOK~我明白了~」
 
經過一番說明,薩伊美女士雙手插腰點點頭說:「直接找我來不就得了~何必多繞那些路呢~就交給本小姐吧!」
 
「多謝薩伊美小姐!」沃藍得五體投地表示謝意。
 
「不過啊……」薩伊美眼光偏向拜麗亞,目前她正被綁在椅上,由艾路餵飯中,而且還抱怨波波肉煮的太老了。
 
「沒想到妳也有今天啊~拜麗亞女王大人~」
 
以嘲諷眼神回應薩伊美的諷刺,拜麗亞彎起一邊嘴角講:「妳到了這,什麼事情都沒改變呢?」
 
「啊?改變啥?」沃藍得不懂她在說啥。
 
「……說起來。」薩伊美表情變冷,眼光飄到沃藍得那邊講:「你是說,你一吞藥,那裏就馬上飛入拜麗亞那兒去吧?」
 
「是啊?那又怎樣?」
 
「魔藥效果照你的意識生效對吧?」
 
「所以說,那到底怎樣?」
 
沃藍得頭上問號好幾個,就見拜麗亞浮出得意笑容,薩伊美有些惱怒,屋裡的兩個女人好像在進行蝦米水面下鬥爭?
 
「不好意思,我們有些女孩悄俏話要講。」
 
摸不著半點頭緒,沃藍得被趕出自家門,喝令不准進來。在冷颼颼的外頭等了半小時,受了路過村民噓寒問暖十幾次,他老兄才獲准回自己家。
 
「喂!」質問:「妳怎麼把拜麗亞放開了!?」沃藍得嚇得馬上擺作戰姿勢,蓋拜麗亞恢復自由的話,拿刀直接就捅他肚子可是一點都不奇怪……不過拜麗亞側躺在他床上吃洋芋片,只是瞪了他一眼罷了,沒啥大動作。
                                                  
「不用擔心,我們達成協議。」薩伊美坐他的書桌翹腳,桌上筆電攤開,她小姐不看他的打鍵盤,旁邊艾路配合的送上飲料。
 
哇靠,現在是安怎?沃藍得心想這兩個女人是把這當自己家了嗎?薩伊美就算了,拜麗亞可是第一次來,況且非自願,如今看起來熟得很,艾路們也很配合,短短半鐘頭發生了啥?
 
不顧沃藍得滿肚子疑問,薩伊美邊打筆電邊講:「直接說結論吧。」
 
沃藍得明白,女人說的結論通常是從頭講到尾—「那種魔藥乃外星產物,進口數量不多,墨格安理家有進一些貨,拜麗亞的那粒也從那取得。我打去問有無解藥,回覆說前天卡卡多芳特家全部訂走了。
 
然後我打去問赫斯提亞有剩沒有?她回要查看看,查完後說宴會之後,有個客人把剩下的都拿走了,接著我又請她問那個客人,客人講他回家的時候通過潮島,開遊艇那邊晃啊晃,突然被跳悱獸襲擊,嚇得他把行李丟在沙灘上跑了。
 
所以我們現在要去潮島找那包行李,瞭了沒有?」
 
…………………………………………………………………………………………
 
「沒有!」沃藍得苦笑說:「我當時想那麼回她,然又沒說出口。如我所說的,事情果然被搞大了,唉唉,我唯能讓她牽著走,三人一起去潮島。
 
所謂潮島呢,乃是指梅傑波爾波廣場所在地的大陸,距離遙遠的無人島,中央有著火山,整體為熱帶氣候,有茂盛雨林與白色海灘,一部分被劃分成狩獵場,其他區域則當觀光景點。
 
當然,畢竟作為狩獵場,有大型魔物出沒,真的會去那遊泳玩耍的不是強者就是白癡,剛才提到的貴族屬於後者,遇到魔物會把行李扔到情有可諒。
 
相對的,這就苦了我,要股間光溜溜的去潮島。」
 
…………………………………………………………………………………………
 
「找不到啊……」
 
沃藍得腳踏白沙,頭頂青天,雙手搬起石頭,看看那下面唯有幾隻小蟲蟲,他嘆氣的把石頭放回去。深吸海邊的清新空氣,只穿條泳褲的他清楚感受到海風撫摸,再看那頭,蔚藍海洋與漂亮的純白海灘,好個美美景象。
 
不單如此,海灘上有白髮女郎隔個墊子躺下,戴著墨鏡曬太陽,白肌與白沙仿佛合為一體,身材好得不得了,即使躺著,如火山雄偉之高乳山,依然高聳如故,而海上則有金髮女郎展現泳技,濕淋淋之玉體於陽光下光彩四射。
 
「………」沃藍得走到白髮女郎旁邊,開小冰箱拿出運動飲料,咕嚕咕嚕喝下肚。嗯,海灘、美女、好酒(?),何等神清氣爽通體舒暢啊~簡直渡假氣氛滿滿滿~若非……
 
「幹妳老師的妳們到底要不要找—————————!!?」
 
他氣呼呼對穿白色比基尼的拜麗亞罵:「我已經一個人找了一鐘頭了!薩伊美就算了,妳還在那邊渡啥假!?也不想想是誰搞出來的禍!?」
 
「你吵什麼吵啊?」拜麗亞冷淡的拿下墨鏡,斜眼看他回:「你的命根子還好端端在我胸部內,又不會飛走。」「幹!問題不是那個好不好!?妳這臭婊子!」
 
「好啦好啦~」薩伊美上岸走近,緩頰說:「難得來海邊,休息休息不錯啊?你那樣亂發脾氣,有損你平時紳士形象喔。」
 
「沒有男人能在命根子受威脅時保持紳士態度!」沃藍得照樣氣呼呼講:「看妳們出門的時候還轉去百貨公司買泳衣啥的,以為要幹什麼,居然是來游泳渡假的!?妳們有沒有腦子啊!?」
 
「……發啥兇啊?」拜麗亞斜眼講:「莫非你,把命根子插在我乳溝裡還不夠,想要聽我說淫語嗎?例如說,『啊啊啊啊啊~好粗好大喔~把人家的○○都填滿了!又熱又硬~人家的ㄋㄟㄋㄟ好燙喔~』,或著說,『啊啊啊啊!不可以啦!不可以邊插邊射!人家的○○熱得要融化掉了!要被中○到潮○了啊啊啊啊!』」
 
「喂喂喂!不要把那種18禁台詞說出口!而且我才沒那麼想!」
 
「是喔~」拜麗亞嘲諷說:「你的命根子膨脹幾分,表示你其實喜歡聽嘛~啊啊~男人就是這樣~聽女人隨便叫春幾句就以為自己多神勇,白癡。」
 
「磯———!聽了就覺得滿腔火!」沃藍得很難得的發出難聽叫聲,就要回嘴,薩伊美用她濕潤手臂環住沃藍得的手,撒嬌講:「勒~不要管她了~我們去游泳嘛~好不好嘛~」
 
面對攻陷無數男人的薩伊美攻勢,沃藍得立比中指回:「遊個屁!」
 
沃藍得經過一番努力,把兩個沒幹勁的女人挖起來,沿著海岸線尋找,然後在潮島較深處,發現某種魔物!
 
樹枝結合成的天幕之下,平坦的草地之上,有頭牙獸漫步於樹木之間,紅與黑交織之毛皮,發達前腳與寬闊上身,相較下細小下身,乃牙獸種猿型標準體格,別具特徵的黑色鉤爪,黑臉上額頭的雙黑角,不管從哪看,皆是潮島特有的牙獸,跳緋獣,可可摩亞!
 
完全沒有裝備也沒有道具,手無寸鐵遇上大型魔物,本該逃命去,不過該牙獸尾巴纏著的怎看都是目標物,況且三人都是修行者,不怕不怕!且看沃藍得士氣高昂,準備正面揍倒跳緋獣,手指指魔物喊:「終於找到啦!大夥上啊!」
 
完全沒有反應,就是兩個婊子。
 
「……喂!」沃藍得姿勢不變,唯頭往後講:「妳們兩個!快點一起上啊!」
 
「你沒搞錯吧?」薩伊美面露嫌惡,插腰講:「倫家是女森耶!要上你自己上啦!」
 
出現啦!女人坳男人的大絕招!沃藍得為之驚呼:「幹獵人這行幹了好多年,現在才說這個!?」「情況不一樣!」薩伊美推責任曰:「沒裝備沒道具,哪有女性上場戰鬥的,你是男人的話就快去啊!」
 
兩人不顧跳緋獣,爭吵幾十回合,吵到拜麗亞嘆氣,挺奶而出講:「麻煩死了,我來馬上解決吧。」她運轉魔力,全身泛出白光,接著邊唸咒文邊雙手比劃,伴隨『靜止』之宣言,肉眼看不見的魔力波襲向跳緋獣,豈料牠一個跳開,用物理方式迴避開了靜止法術?
 
「啊啊!算了!妳們就在一邊看我瞬間收工吧!」放棄推薩伊美上場,沃藍得自行提高靈力,要發功憑瞬移奪取目標!不過他發現大問題,蓋發動靈力讓身體能力上升,連帶讓觸覺也上升,於是命根子的感覺也上升,舒服感也上升,要是拜麗亞動作再大一些就可能上升到走火了!
 
「換方式!」立馬採第二方案,沃藍得隨手撿了個樹枝,灌注靈力強制樹枝硬化當成武器:「就用這個打下來吧!」
 
「好!你們打前鋒,我給你們唱歌上狀態強化喔!」薩伊美拿出播音機,按下開關,隨即流洩出電子音樂『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她本人跟著邊唱邊跳:「明月昇起之刻~紅燈籠發亮~祭囃子合奏~蝴蝶受誘而飛舞出~一眼也好~過來看嘛~若陷入其中~就無可自拔~想要些愉悅~就來極樂淨土吧~!」
 
薩伊美可沒說白賊話,沃藍得的確感到能力值提高,鬥志高昂——「啊好燙好燙!」高昂過了頭,靈力變成火屬性,害整根樹枝燒起來啦!
 
見沃藍得喊叫的拋掉著火樹枝,拜麗亞不屑的嘖了一聲:「……沒路用,再一次!」她小姐繼續施展靜止法術,豈料又被跳緋獣閃過,而且邪惡的牠雙手射出絲線,綑住她吊到樹枝上,四肢分別綁一根樹,左右腿大開成M字開腿。
 
「我馬上來救妳!」沃藍得連忙又拿別條樹枝,啊知比他本人更早一步,那根香腸有了動作!它扭動著移出乳溝,沿著拜麗亞的小腹到股間,伸進去三角褲裡面——
 
「「咦咦咦咦咦———————————!?」」
 
男女雙方一起尖叫,沃藍得衝到拜麗亞那邊慌張揮手曰:「小老弟不要衝動!千萬不可!千萬不可以啊——————!!」拜麗亞也趕快邊掙扎邊喊:「喂喂喂!你這種時候在想什麼髒東西啊!?而且沒有前戲就想插入!?你也太著急了吧!?是憋了幾年啊!?」
 
「哇啊啊啊啊啊————!要怎麼辦啊!?」沃藍得抱頭吼叫,腦內力氣全分配去阻止香腸插到小洞裡面,沒留下一丁點力來想對策!
 
「呀呀呀呀——————!」
 
換薩伊美那邊尖叫,沃藍得回過頭去看,萬惡的跳緋獣居然也把她吊到樹上,綁成龜甲縛模樣——「嗚嗚嗚嗚嗚~救命啊!」哭喪著臉,薩伊美徒勞無功的掙扎,只讓下垂的一對爆乳搖來晃去。
 
突然香腸冒出拜麗亞的三角褲,發射向薩伊美的雙乳中間!
 
沃藍得本準備要叫了,料不到香腸憑空停止,停在兩個女人中間,固定位置那轉來轉去,一時轉薩伊美那邊,一時轉拜麗亞那邊,遊移不定?
 
在場三人看這情況,想了片刻,拜麗亞先質問:「喂,我說你,是在煩惱要插我,或是要插她嗎?」
 
「不可能!」沃藍得忙搖頭與揮手回:「我才沒有勒!真的!」
 
「但,」薩伊美藐視樣講:「你的那話兒在那猶豫不決,表示說你心裡頭正在思考我們誰比較好對吧?」
 
「不不不——!我向真聖祖龍發誓絕對沒那回事!相信我啦!」沃藍得表面堅決否認,內心深處呢?當然不是!在他心靈內裁判法庭,天使與魔鬼互相掐住對方脖子,面紅耳赤得很。
 
天使:「要插就要插薩伊美!金髮爆乳老子超愛的啦!不趁現在啪要待何時!?」
 
惡魔:「你要想清楚!拜麗亞有119CM耶!用看的就比薩伊美的大上一圈!其她100CM左右的還好幾個可以選,拜麗亞可就只有拜麗亞自己可以比!我堅決要把她▼■◆◇☆◎▲▲的啦!」
 
天使:「有胸部你就好了嗎!?薩伊美人美心善,聰明幹練又好相處,還是好野人,啪了她之後絕對不會後悔的啦!」
 
惡魔:「你健忘症喔!?那傢伙鐵定只把男人當工蟻的啦!拜麗亞一看就女強人,獨立自強,加上性經驗絕對是薩伊美好幾倍,什麼玩法一定都會玩!」
 
天使:「不管啦!要啪薩伊美!」
 
惡魔:「去死啦!要啪拜麗亞!」
 
沃藍得:「你們聽我說,不如這樣吧!如今本體與小弟弟分離,就讓小弟弟去插薩伊美的洞,本體去揉拜麗亞的奶,兩個都有幹到,皆大歡喜!」
 
天使:「喔喔喔喔喔!這招好喔!就這麼辦!」
 
惡魔:「等等,說到底小弟弟只有一根,就算來回作活塞好了,中出薩伊美,就不能中出拜麗亞了啊?」
 
沃藍得:「說得也是,啊啊,又講回原點了啊!」
 
天使:「……不管啦!要啪薩伊美!」
 
惡魔:「……去死啦!要啪拜麗亞!」
 
沃藍得:「你們別……喂喂,你們有沒有感到,小弟弟在發燙?」
 
沃藍得回過神來,赫然發現浮遊香腸已經轉圈轉得像飛盤,而且紅通通冒煙的啦!「哇啊啊啊啊啊啊—————————!!小弟弟跟空氣磨擦到起火啦!!」
 
兩個女人曉得大事不妙!薩伊美先喊:「快點決定!不然你要絕子絕孫啦!」再來拜麗亞:「再優柔寡斷你命根子要變真香腸了!我或她!快決定!」
 
「我……我決定不了啊———————————!」沃藍得喊出男兒聲,緊接著那話兒響應他心思,左右頭同時往兩位女士拉!斷子斷孫之絕痛襲擊沃藍得,讓他頓失力氣,當場五體投地!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過度的劇痛突然打通了他腦神經,智商回復通常水準!
 
天使:「仔細想想,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
 
惡魔:「的確是,憑她們的功力,要用蠻力掙脫該是輕而易舉,她們卻不作。」
 
沃藍得:「那頭跳緋獣也很怪,根本就不攻過來?一點也不像要排除侵入者。」
 
天使:「我說,那個m字開腿、那個龜甲縛,有沒有即視感?」
 
惡魔:「有喔?好像是去年的比賽對吧?」
 
沃藍得:「嘖嘖,我想通了,讓我來找一下…………看來有人需要教訓教訓。」
 
「那裏!」沃藍得朝天幕某處射出樹枝,被砸到的某人便挖拉哇啦掉下地面,臉朝下躺地暈厥。此位身穿跳緋裝的嬌小女士,乃是之前有一起主持過一場比賽的廣場工會騎士,夏伊小妹妹!
 
沃藍得把她拎起來,瞪了另兩位女士講:「淑女們,妳們誰要先解釋?」
 
…………………………………………………………………………………………
 
「事情真相大白,」沃藍得喝光茶,莫西妮順勢接過他放下的茶杯,聽他說:「簡單說來,那兩位臭婊子某天爭論誰比較有魅力,倒楣的我就這樣被選來當判官囉。」
 
「好過分喔!」羅倫安琪拉握住小拳頭說:「居然拿男人最重要的那裏來下注!太可惡了!像人家絕對不會那樣對你!然後你有教訓她們了嗎?」
 
「呵呵,」沃藍得接過莫西妮遞來的茶喝一口,說:「說教訓當然有,不過殿下您別知道的好,免得傷了殿下的耳朵。」「嗯~好吧,接著呢?那話兒有恢復嗎?」
 
「所謂解藥一開始就不存在,」沃藍得再喝一口說:「解除方式其實有說過了。」
 
「咦?有嗎?是哪邊?」「ㄟ……………殿下就別管那個了,咱們下午去南投抓寶如何?可以順便——咦咦咦咦咦———————————!?」
 
突然!沃藍得的股間發出了強光!
 
股間的傢伙化成了火箭,帶著兩粒燃料槽飛出去!
 
火箭直衝深溝,毫無遲疑插了進去!
 
沃藍得目瞪口呆加口呆目瞪,羅倫安琪拉則臉頰泛起紅暈,視線向下看那條插在自己爆乳中間,只探出頭的……ㄟ……香腸!
 
「喔呵呵呵呵~沃藍得先生~」一臉奸笑臉,等著看好戲的莫西妮講:「麻煩你多說一次,要解除魔藥效果,需何種舉動?」
 
瞧莫西妮那臉奸相,沃藍得頓覺看見拜麗亞當年的那張奸笑,腦海浮現出三個字——
 
(死定了————!)
 
 
 
 
 
 
 
 
 
 
 
 
 
 
 
下回預告:「如之前所說,紀念MHST的發售章節!『魔物騎士!』
 
作者的話:「哎呀呀,這次花了三周,上次那個颱風停電是其一,其二是偶那個臭老闆說要調假,害偶10月都沒放週休,況且10月底要員工旅遊,沒假放!
 
下回起要正式導入MHST,可以用在超鬥技會上的不少,讚啦!
 
上周東離劍遊紀播完啦,作者我從來沒看過老虛的戲,看完之後真讓我感到老虛不負名編劇之名,大家有空的話,希望去動畫瘋看看喔。
 
再來嗎,前日作者總算真入手MHST,玩了二天,我覺得本代算是個佳作,不計較MH就是要怎樣的讀者,希望也能去玩看看。動畫版查水管就有人放啦,作者早上看完第二集。
 
即使如此,本版人氣還是回不到萬點,不出作者所料,偶而看到中國與日本網民的反應,認為不能接受的大有人在啊,作者是不會堅持說MH就該怎樣那樣啦。
 
人氣一旦失去,就很難回來了呢,唉唉,總之大家下回見啦!
 
最後喊聲,東離第二季!爽啦!」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