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二百零一回—重生刀·下

向下

第二百零一回—重生刀·下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7-02-20, 22:22

第二百零一回—重生刀·下
 
我真傻。
 
冒著大風大雪,沃藍得飛行於灰暗天空,溫度是零下幾度?負五?負十?或負十五?所謂零下氣溫,在波凱村只是日常溫度,當年初來乍到,不瞭解這點,於是感冒發高燒,後來穿好幾層厚厚大衣,又花了好幾天才搞清楚怎樣點火爐,火爐點著了還差點把房子給燒了……過往浮現,沃藍得嘴角一笑。
 
不管願不願意,在波凱村渡過二十年人生,宛如他第二故鄉。沃藍得不會矯情的說他深愛此處,只是這裡有太多回憶、太多思念。若非村民們的包容,前幾年表現很差的沃藍得,可能早被趕出,輾轉流落各地找地方收留他。
 
來到波凱村,造就今日的他,他人生重要之地,絕不容許因魔物襲擊而消失。
 
魔物,崩龍烏魯卡烏盧斯,超乎想像的強大,和拜頓聯手都戰不贏,孤身一人應戰,幾近自殺。真獵人該知所進退,應抽身就抽身,如今因感情因素,做出螳臂擋車之舉,傻的不配當獵人。
 
沃藍得嘆氣,出口的水氣瞬間結成冰霜,由強風帶走——事情不見得無轉機,的確靈力剩不到二成,然而發動鬼人化·極的話,靈氣就不是問題,重點是,前日戰鬥可知,蛻皮刀刀鋒,傷不了崩龍,就算用靈力強化,也會超出負何,重演覆轍……鍛治爺爺怎說的?
 
前所未有之力量?『魔物獵人』的究極之刃?
 
簡直像金手指詐騙新手獵人,推銷山寨裝備之詞,可鍛治爺爺不像在開玩笑?沃藍得轉頭看突出於肩頭,蛻皮刀的深紅劍柄,牠會告訴我?那到底是……?
 
等等,風雪轉弱了?沃藍得感覺到風阻減弱,視野轉清,看來引發風雪的存在,並不想令自己的所在處也那附德性,又或是颱風眼的概念呢?那些都無所謂,聳立於白色凍土的巨大物體,那才重要。
 
巨大到令人懷疑本身既是山脈,四肢之粗仿佛一腳就能踩出一座湖泊,重殼比千古冰層更為厚重,形狀猶如山峰之背鰭可輕易切開上古高山,鑽頭般重尾一擊可砸碎冰河,最具特徵之鏟型下顎能擊毀世間萬物。
 
光是看到牠,就喚起人類深植於DNA內,對絕對掠食者之恐懼,即令沃藍得這般的獵人,也自腳底升起冰冷之恐怖,不由自主流竄全身。
 
沃藍得落在那巨大魔物面前揚起頭來,對方頂端看來直達天際,猶如自然神之姿態,叫人畏懼,崇拜——「統治雪山的偉大白神,崩龍烏魯卡烏盧斯啊。」他說:「過去,打敗您,將您封在地底下的那個獵人,已作古千年之久,當時的人也不在了,儘管如此,您還是要毀滅他所愛的,所保護的一切,這樣才能讓您的憤怒、怨恨平息嗎?」
 
吼吼吼,魔物張嘴低吼,有什麼訊息傳入沃藍得腦中——「我有與他同樣的味道,若不是看在我有禮貌,早一腳踩死我?」他解讀說:「千年的怨恨豈是三言兩語可解?唯破壞可解吾之仇恨,不想死的話,趁現在快逃嗎?我懂了。」
 
獵人手握劍柄,單緩緩抽出銀白刀身:「我既不想死,也不能容許村莊滅亡,我與您的意志之爭。」刀身完全現出,他揮刀平舉於腰間,銀光映照出獵人與魔物對持之影像:「就讓最原始的自然界法則,來作選擇吧。
 
狩獵,或被狩獵!」
 
…………………………………………………………………………………………
 
「從遠方,」拜頓感概樣說:「就可以感受到兩股能量激烈碰撞,相比之下,其中一者小得不像話,好像眨眼間就會熄滅。」
 
「超位崩龍實在太龐大,」沃藍得回想說:「一舉一動都叫場地搖晃,攻擊範圍更大得誇張,當牠前腳著地掃來時,你可以想像是棟房屋在向你撞來,憑一般獵人的速度,連逃出牠大爪下都辦不到,因此我將剩下的靈氣全用在強化肉體,勉強與崩龍周旋。
 
除了上次外,更之前,我已有與牠,嗯~靈體狀況下的牠戰鬥過,多多少少有點熟悉,也幸好牠不記得我,我有了一點先機,乍看之下。
 
就如我稍早提的,蛻皮刀的攻擊不起作用,道具也起不了效,演變成拉鋸戰,先天不足的我必敗無疑。我精神與靈力逐漸消失,即將失神,這時在恍惚之中,我總算拉起自己的救命繩,啟動了鬼人化·極之境界,然後——」
 
「對不起,」丹尼爾發問:「什麼是鬼人化·極?與廣場那流傳的極鬼人化有何分別嗎?」
 
「鬼人化·極,」拜頓發揮教官精神回:「獵人自古流傳,一種少為人知之傳說境界。古代有些獵人無意間到達這境界,便以當時的武技名稱取名。現代有更適合的名字,我與老沃還是習慣稱『鬼人化·極』。詳細就……老沃接棒!」
 
「正所謂『我為森、森為我』,」沃藍得接棒說:「與自然界融為一體,這就是『鬼人化·極』。」
 
「太抽象了,」丹尼爾歪頭說:「可以說再清楚一些?」
 
「好啦,用修者的說法,」沃藍得轉說詞:「令自己的靈氣極高比率擴散,與周遭環境結合,亦己身的靈力場與外界靈力場極高百分比融合,進入『無限知覺』狀態,接著在這狀態中保有自我意識,主導靈氣運作,得以讓整個靈力場之能量為己所用,運轉功率百分百無障礙,並完全掌控其中所有資訊。」
 
「換句話說,」拜頓點點頭說:「『魔物獵人』的至高境界。」
 
「這形容太浮誇,我不喜歡。」沃藍得搖頭講:「我不否認,這境界帶來的效益極為可觀,怪不得前人會冠上『極』這字眼。
 
說回崩龍一戰,鬼人化·極之發動,使我靈力大增,快速恢復,得以用靈氣換體力,讓我的劣勢再拉回去一些,可要說到取勝,還遠遠不夠。
 
我將靈力引導向蛻皮刀,準備要一舉突破崩龍重殼,牠也察覺不對勁,忽然大聲吼叫,緊接著牠魔力噴出體外,具現化成寒冰重甲,揮發青白光芒,兩眼則是青白火焰般閃動,在在告訴我,牠不想玩了,要確實、直接,幹掉我。
 
好不容易拉回差距,又被拉回去,我唯一希望,僅剩蛻皮刀,而當靈氣注入到某種程度,我聽到了——」
 
…………………………………………………………………………………………
 
噗通。
 
什麼東西在跳動?
 
受冰雪覆蓋之廣大雪原,蒼色獵人與白色巨龍並排衝刺,兩者的大小天差地別,前者所留足跡剎那間被風雪填過,後者沒留下足跡,蓋牠所經路線只見深溝與白雪飛濺,每次觸地皆震動雪原。以小搏大?不,螞蟻戰大象。
 
「吼吼吼吼!」
 
白色巨龍維持奔跑,張開嘴巴,連續發射冰凍能量彈,獵人瞬間判讀出砲彈速度、路徑軌跡、著彈位置,緊接著帶動濃厚靈力強化過的超人肉體,如同閃電般穿梭過彈幕,將受直擊所生之冰柱拋至身後。
 
噗通、噗通。
 
聽得見,是從手中傳來的嗎?
 
即使與崩龍交戰中,保持最高集中力發動鬼人化·極,沃藍得依然感覺到有雜音,不對,正因處於森羅萬象湧入魂魄中,才察覺得到嗎?他移動意念至手中物,忽然間,自牠之中,有影像流入他腦海中,那是身穿著漆黑系列的他,面帶喜悅自誰手中接過某物?
 
沃藍得即刻明白,發生何事:「沒錯,那個時候,你還是鏽蝕雙刃太刀。」
 
獵人所握住的劍柄,發出鋼龍重殼般深黑光,其末端型狀變化成蒼火龍尾——
 
「嘎嘎嘎嘎!」崩龍於前方急轉煞車,巨體推擠厚雪,牠冒青白火焰之雙眼瞪視沃藍得,然後左前爪為軸,扭動巨體,甩動巨尾如大劍般劈下!
 
這一擊震撼雪原,巨尾劈擊之處為之分裂出長長懸崖,再從懸崖兩邊研伸出無數裂縫,衝擊波更是漫起驚人白霧,然而獵人早就高高躍起,自空中落上,雙手舉劍砍到魔物背鰭。嘎!只有磨擦音與火花,獵人這刀絲毫傷不了魔物重甲,
 
噗通、噗通、噗通。
 
沃藍得搶在崩龍反應前,躍下牠背部,腦海浮出他與拜頓,於密林對決上位鋼龍:「一個月之後嗎?上位鋼龍突然來到江波村附近,拜頓與我共鬥,那次事件讓我們有了真正友誼,也讓你得以升級成研磨雙刃太刀。」
 
蒼光透出劍鄂,原本深紅之部分轉變成蒼藍,型體轉化成仿佛蒼火龍雙翼,能量於中心凝聚成寶珠——
 
「吼吼———!」
 
崩龍憤怒咆哮,莫大的冰屬靈力影響周遭,轉眼間於天上形成眾多冰錐,傾注而下,重重轟炸雪原,沃藍得再次畫出閃電軌跡,回避這波漫天冰錐轟擊,同時心頭響起另一段回憶:
 
「多年之後,G級鋼龍襲擊東多魯瑪,拜頓、巴藍、瑪拉和我一起戰鬥,結束後,我們立誓,結成天地猛者!你也終於到了上位最高等的蛻皮刀。」
 
深黑光芒從劍柄穿過劍鄂,到達劍尖,如剛龍重殼層層排列,形成劍身中央—
 
「我人生的重要時刻,時常有你在。」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獵人與牠的心跳頻率就要同步,雙面刃鋒染上獵人狩魂之蒼藍色——
 
「吼吼吼吼吼—————!」崩龍吸取場地能量,聯合本身魔力,噴射出強烈冰凍射線,一直線分割雪原地表,直襲獵人,面對徹底掩蓋眼界之洶湧攻擊,沃藍得被迫聚集靈力於劍,具現化出蒼炎光劍正面對抗冰凍魔力奔流——
 
「拜託了,再幫我製造出一段回憶!你,你是!」
 
冰凍射線一分為二,左右射至獵人身後,轟然乍現出寒冰山脈。沃藍得單手高舉截然不同的蒼藍太刀,引導靈力衝向天空燃燒灰暗,高喊牠的名——
 
「你是!重——生——刀!」
 
…………………………………………………………………………………………
 
「外界察覺異狀,遠比我倆預料要來得迅速。」拜頓感嘆樣說:「想想也難怪,龐大冰屬魔力領域突然在雪山出現,國內較為敏銳的高階修者多少都有感應到才是,加上波凱村獵人工會二日無消無息,東多魯瑪便派了幾隊中階獵人上山查看情形。
 
帶村民下山的我,發覺有一隊獵人靠近,趕快過去確認彼此消息,講到老沃正一人單挑崩龍之時。」拜頓神情轉為讚嘆說:
 
「突然間,灰暗天空被什麼切開了!我等往轟音響之處看,就見蒼色巨焰升起,形成光柱直達天際,然後四面八方擴散開,與灰天互相抵消,令雪山回復到平日寧靜,太陽重返天上。
 
此刻,一直處於絕對劣勢的那一方,其總能量急速高漲,終於超過另一方,破除了牠所引發的魔力領域。按奈不住內心激動,我把護送任務交給那隊獵人,自己飛往能量中心,再來……真如鍛治爺爺所說,那是奇蹟時刻,
 
領悟到人既獸,獵人得以與自然合而為一。熱血呼喚牠重生,獵人得以和武器合而為一。
 
集至高境界與究極之刃,當時的沃藍得可謂魔物獵人的究極姿態之一。」
 
「今天拜頓未免太肉麻了吧?」沃藍得挪動上身離拜頓遠些講:「捧我捧再大也沒好處喔。」「客氣什麼啊你?」他大力拍沃藍得的肩,豪笑講:「套句老沃的口頭禪,我必須承認,那時候看到你與崩龍戰鬥,我馬上認為這場仗非我所能涉入,就在遠方觀戰……我講累了,換你。」
 
「咳咳!」咳幾聲掩飾尷尬,沃藍得正色說:「拜頓講得太誇張,別信他!我必須承認,發動鬼人化·極,手握重生刀(※),的確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力量,相信自己必定能勝利。
 
然後呢,重生刀覺醒之能量爆發,使得雪原引發雪崩,一陣混亂中,我與崩龍來到了極圈(※),由浮冰與冰山所組成,底下就是海洋之區域。
 
在那裡,我以渾身解數,畢生武術,決戰超位崩龍。」
 
…………………………………………………………………………………………
 
聽不見心跳聲了,牠的心跳,已經完全同步,血脈相連,靈氣相通,重生刀不但無障礙傳達出沃藍得的靈力,更加以增幅,前所未有之能量灌注於他每個細胞,透出體外成蒼炎纏繞獵人全身。
 
「吼吼吼!」崩龍立起上身,大聲咆哮,極圈搖撼不已,大氣為之動搖,牠本能感覺到,眼前對手不比之前!見他高速衝過來,牠立刻先發制人,開嘴噴出巨大冰凍能量彈,豈料當砲彈接觸到獵人之際,獵人忽然消失,下一刻又忽然在牠下顎前面!緊接著刀光一閃,牠自豪的下顎居然出現了一條縫!
 
(極之型·瞬斬!(※))沃藍得集中精神,舉刀劃出圓月—(練気解放圓月斬!(※))再次一閃,崩龍下顎再出現第二條縫,正好切下一塊下顎,牠還來不及為此驚訝,獵人的太刀直直刺入崩龍下顎!
 
「喔喔喔喔喔!」透過重生刀感覺到重殼觸感,沃藍得雙手握劍柄,從崩龍下顎一直線往牠下盤衝,重生刀之劍鋒伴隨刺耳磨擦聲一路切割崩龍下盤重殼,至尾巴抽出劍身,崩龍哀嚎倒地,下盤的冰重甲剝落,身體重量使冰層震動,碎裂出縫讓水氣噴出。
 
自開戰以來始終傷不了崩龍一絲一毫,現在總算有效了!沃藍得士氣大振,要加以追擊,然崩龍果然不順人意,再次吼叫,這次不單晃動地面,還讓浮冰裂開,當場引起眾多水柱大爆發,阻止獵人進擊,更單爪拍擊地面,掀起一大塊岩盤,讓獵人被拋上天空,牠瞄準目標,發射冰凍射線!
 
獵人當機立斷,集氣劈出半月型劍氣,衝撞冰凍射線炸出光幕,一時掩蓋崩龍視線,然後使出舞空術,飛往魔物左邊,單手舉太刀過間,凝聚真氣於刀尖,著地既扭轉全身,刺出嵐之型·貫刺(※),其螺旋氣勁絞碎冰重甲,破壞崩龍重殼,最後貫穿出崩龍左腳,鑽入地表。
 
「吼吼吼!」崩龍再次哀嚎,馬上甩出巨尾反擊,卻不知獵人早已等候—「鏡花架式(※)!」直線蒼光一瞬現於極圈,可比冰山巨大的崩龍重尾飛上天,接著落下,擊沉另一座浮冰,雙雙墜入深淵。
 
失去重尾,崩龍翻覆倒地,這回冰層承受不了牠的重量而斷裂,牠便滑入其中,沉入海面,沃藍得呢?絕非毫無傷害,他也被反作用力轟入冰山,深陷其中:「……還沒完呢……喝!」
 
爆氣炸掉冰山,他輕巧著地在別的浮冰上,連忙找出強力回復藥,喝下擺出強壯姿勢——(來了!)一丟空瓶,沃藍得雙腳一蹬飛上天,原本站立之處龜裂、竄出崩龍下顎,緊接著開嘴連發冰凍能量彈,逼獵人左飛右閃不說,沒命中的能量彈原地爆炸,變成冰錐墜下,促成地面有能量彈,天上有冰錐之天地夾擊。
 
獵人反覆飛行、翻滾、急停、出刀劈掉襲來物,偶而受到擦傷,等找到空隙,露出地面的崩龍卻潛入水面不見蹤影—「這就是你最後招式嗎?」沃藍得浮遊空中,他身後的冰山內部響出劈里啪啦—「如果我沒處於這狀態,的確對應不了。」
 
轟隆!隨著轟音,龐大白龍挖破冰山,飛奔而出,往獵人背後衝撞!預知這招之獵人雙手握刀,立刻化為蒼色流星飛往崩龍,兩者交鋒瞬間,天空溢散出X字蒼光,靈力殘波宛如花瓣似飄散——「櫻花,氣刃斬(※)!」
 
崩龍哀叫墜落,身體的寒冰重甲陸續剝落,與本體一起炸入海面,衝擊力推起高高海浪,沖刷極圈上物體,或著直接將其捲入海中。「你可能以為,躲入水裡,我就無法反擊?錯了,我正好有一招適合你。」沃藍得調整氣息,吸收這一帶靈力,填充所消耗掉之能源,準備使出定乾坤之大技。
 
「要上囉!」獵人直衝而下,射入水面之中,大量散發水屬靈氣,藉重生刀操作水流隨著他流動,他見到那遊動之龐然大物,馬上改變軌道,螺旋狀繞著崩龍遊,然後獵人飛出水面,雙手將重生刀朝上揮動,受獵人意志所控制之水流猶如衝天水龍升揚,飛向天際,而在水龍腹部的正是被水流纏住之崩龍。
 
獵人的心靈之水困住巨龍,崩龍情急之下發出冰屬魔力,卻適得其反,反而使水柱凍結,變成了高聳冰山,自己把自己固定住,動彈不得!
 
「水獄——」沃藍得換驅動炎屬靈氣,能運用之能源一次燃燒,集中於劍刃上,浩大之蒼炎巨刃就此出現,獵人高舉太刀過頭,爆發真氣飛向魔物——「煉炎斬!」
 
集獵人渾身力量之一劍,筆直斬向冰山,半燒斷半斬斷,自頂端斬至魔物,魔物斬至水面!,獵人抽刀反向飛離,殘留於冰山上的炎屬靈氣自一字刀痕那快速分開,把冰山四分五裂!
 
重殼崩碎,各處冒出黑煙及火舌,意志之炎熔毀怨恨之冰,崩龍邊叫喊邊四肢掙扎,巨體違反牠意願,連同冰山碎塊一同墜下,轉眼間沉入海底,經過一陣轟隆隆之地表變動,極圈終於恢復了平靜。
 
「……贏了嗎?」沃藍得悠然落在浮冰上,抬頭向天,是上天在表示祝賀嗎?純潔藍天,天上閃動著七彩極光,何等美麗,而無限知覺也告訴他,崩龍已經失去生氣,靜靜躺在海底深處。
 
「嗯,肯定,村莊暫時安全了。」沃藍得解除鬼人化·極,森羅萬象螁去他靈魂,只看得見映入眼簾之景象。他舉高重生刀,向牠說:「謝謝你,回應我的任性,又一次渡過了人生危機——咦!?」
 
重生刀變回蛻皮刀,整柄太刀也隨處浮出鐵鏽——「怎麼回事!?啊……」鬼人化·極的副作用來到,極度疲勞使他雙膝一跪,面朝下倒地,意思朦朧中,某個身影來到……
 
…………………………………………………………………………………………
 
「鬼人化·極,」沃藍得喝光第五杯茶說:「確實能一時讓修者突破極限,相對的,副作用也相當大,極端消耗修者身心,可謂雙面刃。重生刀也是同樣道理,同時發動這兩者的代價,便是讓我在床上昏迷了數周之久。」
 
「要不是大爺我趕快把沃藍得帶走,你的前輩可能就隨冰河流到遠方去囉~」拜頓開玩笑的說。
 
「好啦,感謝你!」沃藍得苦笑一會,繼續說:「當時我神智一清醒,連忙找我的蛻皮刀,就看到牠在床頭,全身都是厚厚鐵鏽,嚇得我跳起床,衝去問鍛治爺爺怎麼一回事?
 
他說,為了覺醒進化,蛻皮刀用盡了己身能量,如今進入了沉眠,叫我不用操心,等一段時間,鐵鏽全數剝落,就可正常使用了。
 
他也告知我,重生刀真的令他大為吃驚,威力遠超過他預期,啥究極之刃只是唬唬我,讓我心安,本來他認為能與廣場那邊的黃金時代(※)打平罷了。
 
看了我的狩獵紀錄片,他才認定,光憑母星上的鍛治技術,即使再過一世紀,也無法打造同等性能之太刀。
 
重生刀,真真正正為『魔物獵人』的究極之刃,奇蹟產物……他那麼說的。」
 
「鬼人化·極……」丹尼爾若有所思問:「我也能到達那境界嗎?」
 
沃藍得看得出他意圖,故老實說:「我無法保證,畢竟我本人都不清楚,具體條件究竟為何?重生刀我還比較清楚,大致上需要我和牠的靈力波動同步。
 
重生刀也好,鬼人化·極也好,皆非我主動意識所能控制。事實上,在超鬥技會中,我一次也沒成功使出過鬼人化·極,就在決賽出局了。重生刀嘛,目前為止,只使用過四次,我衷心希望不要有第五次。
 
剛才我說過,鬼人化·極是雙面刃,當時我是AA級修者,靈力結構完整、身心健全,才能長時間負荷那種超載狀態……現在的你還太早,況且不見得要嚐試,說不定你可以靠正常修練,達到S級功力,不用像我一樣鋌而走險。」
 
「老沃說的對,」拜頓幫腔說:「你就安分修行,別去想有的沒的。」
 
「……前輩說的,我會銘記在心。」丹尼爾話鋒一轉問:「前輩說用過四次重生刀,一次是超位崩龍,其他三次是?」
 
「有機會再說給你聽,我講得累了,」沃藍得敷衍過去,手捏喉嚨,吐舌頭說:「我們去集會酒場喝幾杯,吃個火鍋,怎樣?」「當然好!」拜頓比個大姆指,丹尼爾則壓下疑問,聳個肩跟隨兩位前輩走。
 
其中一位前輩,走向集會酒場時,回憶起另一人所不知道之過往——
 
…………………………………………………………………………………………
 
平安渡過崩龍襲村之危機,雪山上的小村莊,波凱村回到往日平穩時光,大功臣的獵人先生一大早就慌慌張張衝到鍛治屋那,與鍛治爺爺講了幾句話後,面露安心離去。
 
鍛治爺爺望著沃藍得背影遠離,捏捏鼻頭後回到室內,在他屋裡的客廳桌那,一名身穿蔚藍S級修者服,白色披風上縫有白薔薇的金髮男子,掛著滿足笑顏,翻閱裝備目錄,眼光不看他說:「怎樣?一切都照預定來吧?」
 
鍛治爺爺有些尷尬的坐到他對面,說:「老夫從沒想到,那個法術會有如此大的效益,不,光是能成功就不得了!多虧了你所提供的神奇礦物。」
 
「那可不對,」金髮男子,一雙藍眼迎上他目光說:「能成功,要歸功於他那股傻勁,以及您的技藝。」
 
「你就別謙虛了,你可是法爾蘭預言者,執北銀河牛耳的雷迪蘭將軍。老夫想知道,那塊你要老夫融入蛻皮刀,閃爍七彩光芒之礦物,究竟是?」
 
「這個嘛~那非人世間之物。」雷迪蘭手指天花板,鍛治爺爺回:「其他星球所產?」「不對,」他勾起一邊嘴角說:「它來自天界,名為輝羅鋼,或許說是奧爾哈利鋼,比較為人所知?」
 
「天界?」鍛治爺爺滿頭問號回:「就當是那樣,那礦物能讓法術成功,有何種性質?」
 
「您又錯了,」雷迪蘭搖搖手指回:「蛻皮刀覺醒為重生刀,純粹是法術所引起,輝羅鋼沒起任何作用。」
 
「沒用到?等等,這樣一來……!」工匠直覺使鍛治爺爺驚訝萬分,瞪大老眼說:「要是你所說的輝羅鋼,發揮效用,重生刀會再進化成什麼?」
 
「相信我,老爺爺。」雷迪蘭十指交叉於桌,氣迫攝人回:「答案不用揭曉最好。」說完,他哈哈大笑,鬆開手拍拍桌上的『命運之書』,鍛治爺爺只得跟著笑,心裡思索這男子的所作所為,不管怎麼想,他所得到的……
 
問號、問號,還是問號。
 
 
 
 
 
 
 
 
 
 
 
 
 
 
 
※重生刀:曾經死去的蛻皮刀,結合了外星技術與傳統工藝,接受獵人的狩魂和熱血,得以復活,極少人知道它的存在,也未受到公會認可,以致未能接受儀器來測出數據。
 
非公認的蛻皮刀究極型態,傳聞其所蘊含之力量、刀鋒之鋒利,堪稱『魔物獵人』的究極之刃。
 
但是,據說在『究極』之上,還存在著『終極』……?
 
※極圈:MHP3後追加的獵場,崩肥的主要戰場兼地盤。
 
※極之型·瞬斬:MHF-Z的太刀新招式,很帥。
 
※練気解放圓月斬:MHX的太刀狩技,還可以的帥。
 
※嵐之型·貫刺:MHF-GG的太刀新招式,某種意義的帥。
 
※鏡花架式:MHX的太刀狩技,成功就帥到高潮。
 
※櫻花氣刃斬:MHX的太刀狩技,不錯帥。
 
※黃金時代;MHF-Z前,官方公認的蛻皮刀最強版本,超帥太刀一根。
 
※雷迪蘭:忘了他誰的讀者,請參閱第二十五回—『擁有命運之書的男人』。
 
 
下回:「本作者承認看了很多B級片,『魔物獵人大戰B級片怪獸!』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因為上述事件,所以多拖了一周,如此一來這埋藏於作者心裡多年的一話就出清啦,剛好作者今天就不用去換藥了。
 
正式突破200回到201,再過三個月就要到十周年啦,想來真是百感交集。
 
下個月,NS與MHXX就要發售,進入後X時代,真是令本作者期待喔。相信NS版的MH,只是時間問題吧。
 
下回的梗是B級片,也是某兄貴刷存在感的一回,請大家期待喔~下回見!」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