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最新主題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9回 12/14~1/3
2018-12-14, 21:24 由 歌詠

»  獵人祭 第49回
2018-12-07, 20:36 由 歌詠

» 歌姬狩衛戰‧真說 第18回
2018-11-22, 21:28 由 歌詠

» 獵人祭第49回 11/22~12/13
2018-11-22, 21:08 由 歌詠

» 官方狩獵大會第48回 11/23~11/26
2018-11-22, 21:05 由 歌詠

台版MHXR ★6幻蝶系列

日版MHXR V8.3 海龍陸征種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歌詠
 


第二百零三回—看啊!是彗星!

向下

第二百零三回—看啊!是彗星!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7-03-28, 22:39

(本回用以紀念MHXX發售。)
 
                     第二百零三回—看啊!是彗星!
 
人生就是一連串的冒險與追求。
 
身處於高空上的飛行船上,年輕獵人兼書士的蒙帕•潘尼斯,身穿潛口龍槍手裝的他,背靠著船壁,回想起某位老師教導過的話。
 
愛用的鍊金木桶放置於腳邊,他一手翻開陳舊筆記本到特定一頁,眼光掃視飛行船上的成員,兩位負責開船的船員外,三獵人加一騎士,皆是任務後直接上飛行船,故裝備不變。
 
紅捲髮爆乳美女著用棘龍槍手裝、金髮輕浮少爺著用影蜘蛛裝,被他半哄半騙來的夏提兒與史達克,兩人背對背坐著,看來正在生悶氣。另一邊,騎士少年鳳鳴及變種(?)艾路納比爾不甩他們,貼靠迷你青怪鳥睡覺打呼,龍歷院所屬,身穿怪鳥裝之征雷志郎,面露好奇表情打量他們睡姿。
 
蒙帕拿出筆,將頁面上的『與騎士交流』、『接觸黑色兇氣』與『見到羈絆之光』等三行字劃掉。他高興,目標達成三個了;他難過,目標失去三個了——從前,在學時期,他曾經覺得人生非常無趣,因為,許多事情都太容易達成了。
 
茶髮垂肩,臉龐圓潤,一雙瞇瞇眼,其貌不揚的他,旁人稱之為天才之景象倒是歷歷在目,蒙帕不以為然,他其實沒那麼天縱英才,例如上微積分課程時,他與同學們一樣,完全聽不懂老師在講啥外星語言。只不過,也許也算是過人天賦吧?他總是能配合情境,找出合適方法,達成目的。
 
別人視為難題,他卻可輕易達成,因此被奉上天才之名……那又怎樣呢?啥事都通的代價,就是無趣、沉悶之日常,既不緊張、也不刺激,也沒喜悅可言。直到一個契機,參觀王立書士隊時,聽了某位老師演講,才得以改變……
 
「蒙帕。」征雷志郎走近,黑長馬尾隨腳步搖擺,蹲在他面前曰:「那本筆記本是?」「沒什麼,」蒙帕闔上筆記本,瞇瞇眼迎上他的死魚眼回:「我從前的指導教授送我的。」「是喔,裡面寫啥?」「只是記些預計要作的事情,好比說要跟騎士交流之類的。」
 
「聽來你可以刪掉一個了……話說你真無聊,居然作這種小事?是男人就要發大志作大夢啊。」「哈哈,」蒙帕輕笑說:「剛才在森林裡,Mr·史達克說你要成為獵人王?」
 
「正是,」征雷志郎指自己下巴,挺胸說:「我要成為獵人王,此乃我之所求。那,你嗎?」「我喔?」蒙帕接住這拋回來的球,淡然回:「應該算,找尋樂趣吧?那些能讓我心跳加速、興奮莫名之事物,一個個找出來,享受牠們……光我們說不公平,再來換——」
 
「我要當上世界第一的騎士!」黑髮黃膚,童稚臉蛋那流著口水,騎士少年鳳鳴舉高拳頭講夢話,蒙帕和志郎見狀笑一笑,前者說:「小孩子天真單純,夢想遠大,是吧?」「哼~」志郎抓抓黃臉頰,面轉向夏提兒問:「妳們兩個呢?想要什麼?」
 
漂亮性感的紅髮大姊姊,夏提兒一甩長髮講:「快點回家去洗個澡,然後舒舒服服躺在沙發上喝紅酒看電視!」史達克勉強抬起手回:「大姊說的是對的。」
 
志郎回以嘲笑,蒙帕則苦笑回她們回:「請妳們忍耐一些,龍識船在不遠之處,接受補給過後,就可以到基路迪卡拉了。」
 
龍識船,龍歷院為了能迅速到達指定目標所在地,現場應對各種情況來開發,船體由三艘大型飛行船所連結成,飛翔姿態相當壯觀,號稱飛天研究所兼空中港口,該有的狩獵設施一樣不少。
 
提供浮力的氣球印有龍歷院紋章,中央主體船內建研究室、獵人收容室,餐廳,右船為貨櫃及鍛治屋,左船則是集會酒場,僅限受認可的高階獵人可進入。
 
設計思想皆要能長途、高高度飛行,龍識船和廣場方面建造的大型探查船偶爾會拿來比較,論規模、功能性是龍識船勝,大型探查船在火力、防衛力上勝,畢竟龍識船屬學術用途,大型探查船為狩獵用途。
 
當然,那是指初代龍識船,後代型號因應技術進步,噸位加重,增設了不少武裝、裝甲加厚,也設置了獵鷹救護隊,專門救助墜落空中的人們。
 
傳說中,開創黃金時代的龍歷院專屬獵人,他的獵人生涯後半段便是以龍識船作為主要據點,陸續擴張英雄旅途。即使時光流逝,龍歷院感念他的貢獻,日後同樣用途的大型飛行船均命名為龍識船,作為紀念之用,同時對後世的獵人來說,有機會踏上傳說獵人之船,可謂榮幸。
 
那怕是心不甘情不願,下了飛行船,夏提兒與史達克腳步踩到龍識船甲板時,依然有這般感受,征雷志郎更是小聲說:「比我想的快多了,本想還需幾年呢。」不懂獵人們感受,鳳鳴東張西望,兩眼發光:「哇塞~好大的飛行船喔!」
 
迷你青怪鳥跟隨獵人們踏上甲板時,工作人員們雖然訝異,好家在大家多少聽過騎士傳說,頂多是行注目禮。「甜甜圈!甜甜圈在那裡!?」甜甜圈癮頭發作,納比爾打算跑到廚房,可惜給蒙帕一手拎著後頸抓起來,教訓曰:「這可不行喔,先跟隊長打個招呼吧。」「喵喔~~~!甜甜圈!」
 
作為獵人世界的首座空中據點,今天也接泊好幾艘飛行船,其上的工會人員與工作人員大夥兒忙著處理業務,而擔當龍識船指揮,亦遠征調查隊隊長,乃是位穿著學者大衣,銀色短髮,眉清目秀的……美少年!
 
龍歷院代表的征雷志郎,率隊先向隊長打招呼,再來換蒙帕,接著隊長向眾人說:「歡迎大家來到龍識船,我是遠征調查隊隊長,叫我尤利安就行了。」
 
「呀~!」見正太眼開的夏提兒為之雀躍,推開蒙帕到尤利安面前講:「你好可愛喔~要不要跟姊姊去吃飯啊?」「啊……不……這個……」尤利安困惑樣,史達克聳肩曰:「妳喜歡正太?」正太控、不,夏提兒反瞪他一眼。
 
「ㄟ……喔喔!」發現到四人後方的鳳鳴及迷你青怪鳥跟納比爾,美少年眼睛發光,擺脫夏提兒到那邊去,雙手揮動喊:「好棒喔!我第一次看到騎士的隨行獸!我可以摸——天啊!」尤利安轉向納比爾,大驚:「傳說中的變種艾路!納比爾!果真與紀錄中相同,五短身材加大餅臉!」
 
「喵啊?喔~~」納比爾自豪樣摸摸有跟沒有一樣的下巴講:「有名艾路真是辛苦啊~到這裡都有人認識我——等等!本貓可不給白摸,要摸,得先獻上十個甜甜圈!這就是納比守則~~」擺出招牌的怪異姿勢(※)。
 
「好、好!」尤利安抬頭向廚房喊:「主廚!請立刻準備十個甜甜圈!」「不不……其實不用那樣啦……」鳳鳴不太好意思的摸摸後頭。
 
經過一些不要緊之流程,獵人一行與尤利安隊長總算靜下心來,圍在廚房那邊的圓桌那吃奶油鍋,大家邊吃邊喝,欣賞高空上美景,聽尤利安說:「你們能來,我也稍微安了下心,其實,最近這一帶空域,有個令人不安的消息在流傳。」
 
「說來聽聽?」征雷志郎說道,「就是……」尤利安白潔臉上蒙上暗雲,說:「慧星,有個慧星頻繁出現,撞毀了好幾艘飛行船。」「這我有耳聞,」史達克邊嚼薯片邊說:「顏書上面不少獵人在傳,怪異慧星出現,轟隆一聲撞上來。」
 
「等等,慧星?」夏提兒皺眉說:「天上掉下來的那個?那不會刻意去撞人啊?」
 
「根據目擊報告,」尤利安回:「那慧星水平飛行,還會改變軌道,明顯衝著飛行船攻擊。啊,有人形容像是導彈,咻一聲衝過來!」
 
「不可能,」蒙帕搖頭說:「那個國家會作那種事?在王國領土內?那可是戰爭行為?會引起國對國戰爭……難道,是大型魔物?」
 
「是大型魔物就太讚了!」鳳鳴揮著奶油玉米棒說:「可以像飛彈飛耶!收為隨行獸絕對棒呆了!啊啊~好像快點遇到喔!」「在那之前,會先暈車,不,會被甩下來吧?」尤利安吐槽。
 
少年們發言惹得成人們一陣笑,納比爾本來也要跟著笑,但牠的魷魚鬍鬚突然伸直!牠趕快跳下椅,神色慌張,左右轉頭喊:「糟糕!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接近了!大家快準備迎擊!」大人們想一笑置之,然鳳鳴也跳下椅,神情正經喊:「納比爾第六感從未錯過!一定有危險!」
 
「啊———!大家快看!是彗星!?」納比爾手指遙遠天空,眾人聞聲即刻向那方向看去——
 
青天白雲之內,赫然出現一道紅色慧星!拖著長長紅尾,如尤利安所說水平飛行!
 
船上的工作人員以為是普通慧星,嘖嘖稱奇,然而當那慧星改變軌道,劃個大圓直直衝過來時,所有人都驚呆了!
 
「快迴避!」儘管尤利安發出警告,眾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見慧星撞上龍識船旁的小型飛行船,那船當場爆炸粉碎,貨物、人員四散,衝擊力之大波及龍識船,令船身傾斜,上面人事物東倒西歪。
 
「RIDE ON!青怪鳥!」眾人最先出手的乃是少年騎士,他順著歪斜甲板,翻身過柵欄,躍至空中,青怪鳥回應召喚,以背部接住騎士,緊接著飛向墜落人員,一隻腳一位,嘴巴再叼一位,計三人扔回船上。
 
咚!咚!咚!負責敲銅鑼的女士大力敲,宣布緊急狀態,進入戰備位置!一般民眾立刻移到船艙內部,工會人員各自就位,試圖用弩砲迎擊,夏提兒與蒙帕也拔出大弓與重弩,靠到柵欄那邊準備攻擊,無奈慧星速度實在太快,別說命中,就連瞄準都辦不到。
 
轟隆!又一艘飛行船慘遭破壞—「放出獵鷹隊!」尤利安下令,主船的左船艙立刻開啟,現出排排站之獵鷹——從梅傑波爾波廣場取經,訓練成救助人命的專業獵鷹們,一聽指導艾路之角笛聲,接連飛出,前去抓住墜落人員回船,無一遺落。
 
獵鷹隊表現可圈可點,但接下來呢?蒙帕快速運轉腦子,鳳鳴駕著青怪鳥,努力想接近對方,奈何飛行能力差距太大,完全追不上,再看船上的迎擊武裝,沒一個能命中對方,獵人們含他自己,都不會使用舞空術,等對方撞上氣球,大家都唯能用降落傘自求多福,可考慮的方式……!
 
「尤利安!」蒙帕問:「這船上有拘束弩彈嗎?」「有是有……」「有就好,」情形得要賭一把了,他回:「你應該不會接受,但沒別的法子,我要用拘束弩彈拉牠到主船甲板上。」
 
這主意令聽到的人倒抽一口氣,同為槍手的夏提兒率先抗議說:「你神經病喔!那種噴射機般的傢伙怎麼可能打得中!?」「對啊!」史達克接力:「退一萬步拉得回來好了,這麼窄的地方怎麼打!?」
 
「聽我說,」蒙帕回:「在牠眼內,龍識船像是比牠還巨大許多的魔物,旁邊還有些小跟班。那頭魔物只是在威嚇、試探我們這入侵者,沒理由與我們來生死之鬥,我們要是能給牠傷害,就可以讓牠知難而退。」
 
「假如引起反效果呢?」志郎質問:「受傷令牠憤怒,反而全力排除入侵者?」在場有聽到的人,一致等著蒙帕回答,而他的瞇瞇眼掩蓋住了情緒,狀似冷酷的說:「下場一樣,要不一試,要不所有人現在就去穿降落傘,等著自求多福。」
 
大夥兒尚未有動作,魔物再次襲來!直接擦撞主船船艙,害所有人跌的跌、倒的倒——「沒時間爭論了!照我說的作!」蒙帕勉強穩住身子,隨手撿起掉過來的大聲公,對眾人下指令:「Mrs.夏提兒妳準備發射拘束弩彈! Mr.史達克、志郎你們作幾個大桶炸彈與麻痺陷阱,鳳鳴你快回來!有東西要交給你!其他人快去裡面避難跟預備棄船!」
 
時間分秒必爭,大家只得照作,不顧尤利安抱怨說他才是隊長,蒙帕取下腰間的鍊金木桶,打開蓋子後放五粒閃光彈進去,然後雙手上下搖晃木桶,旁人看來很蠢之舉動,內行人便知道他正在施展獵人鍊金術。
 
「成了!」高舉發光木桶,蒙帕連忙在木桶上做加工,鳳鳴差不多時間回到船上,與青怪鳥皆喘著大氣:「抱歉,牠太快了,追不上。」「沒關係,這個拿去。」蒙帕遞出木桶:「這是我特製的鍊金超閃光彈,用它來——」
 
蒙帕簡單講解用途、交代任務,鳳鳴拍胸膛:「我明白了,交給我吧!」接過木桶,他摸摸青怪鳥說:「再撐一下就能結束了,加油囉!」少年神情毅然把木桶抱在腰間,躍上隨行獸,飛離甲板。
 
浮遊,鳳鳴緊盯那慧星動向,見牠遠去後又轉過來,他默默計算位置,算好時機,等牠靠近到某個距離——「現在!」志郎照蒙帕指示,一手敲木桶上的開關,整個木桶先是震動,緊接著化成火箭彈爆飛出去!(五、四、三、二、一!)令青怪鳥整支轉身,後方響起爆炸聲,遠遠凌駕於閃光玉之強光炸碎!
 
魔物哀嚎聲令騎士曉得已奏效,轉身一看,那頭魔物正在空中亂飛,肯定是不知所措,真正難的還在後頭——「要上囉!喔喔!」絆石反映騎士的精神,轉成能量供給隨行獸,青怪鳥氣力大增,俯衝向魔物!
 
瞄準魔物背後,青怪鳥迎頭撞擊,推著牠飛向龍識船,魔物當然不會就範,掙扎想脫困,青怪鳥竭力調整角度,直到魔物雙翼噴射紅光,朝上方飛,硬是擺脫為止。魔物正面向轉向鳳鳴及青怪鳥,亮出雙爪雙腳,吼叫嗆聲,牠並沒注意到,這短暫的示威,竟讓獵人有可乘之機。
 
一、二、三、四!四發拘束弩彈發射,魔物及時察覺,躲過了三發,剩下一發擊到牠腹部,立馬爆開網子黏住,魔物大驚,但動作越大,越是主動讓繩索纏住自己,接下來弩砲台的收繩機構起動,強而有力將魔物拉近龍識船,最後青怪鳥一記恰好的空中踢擊,逼魔物穿過氣球與船體之間的纜繩,掉落在甲板之上。
 
機不可失!獵人們上前擺好可用的大桶炸彈,擺完就全力衝刺,等候好的蒙帕一發通一彈,於船頭引發大爆炸,震得船體晃了數秒,內部的人嚇得要死,可要取魔物性命,鐵定不夠!獵人們自然是舉起武器,等煙霧散去就要追擊。
 
「吼———!」魔物吼聲伴隨紅光發散,奇妙的粒子一口氣衝散掉黑煙,此時此刻,獵人們終於看清楚魔物的相貌。
 
深銀鱗片包覆全身,身體自前方看為流線型,自後方看則滿是尖刺、大棘,可見是為減低空氣阻力,所特化出之甲殼形體,四肢著地,擁有長尾,標準古龍種骨骼,最能奪人目光的,莫過於像巨爪的第三對肢體,『翼腳』,該是雙翼爪子的部分,尖銳前端向後延伸出三支大爪,形狀極為奇異。
 
魔物牠無機質的眼睛掃過眼前,戰慄從眾人心內升起,無法動彈,而蒙帕他感到心臟噗通噗通跳動,為目睹傳說生物所興奮——古龍種,卡普空空星最大神祕,終於見到其中一種了,再來要作的,自然是……
 
蒙帕架起重弩,忽然古龍直望向他,人與龍的眼神對上,他一時僵住,讀不出古龍銀色眼瞳有何訊息?有何情緒?「你……」蒙帕脫口而出:「想要跟我說什麼?」
 
「……吼!」古龍朝天吼叫,獵人們一致回神,扛起武器要開始戰鬥,然而古龍卻直接垂直升空,又一次化成慧星,消失於天際。
 
望著牠遠去的軌跡,某種奇妙感受於蒙帕心頭滋生,「……」志郎收回太刀,走到蒙帕身邊,與他一起看向古龍身影:「你說的沒錯。」夏提兒與史達克也跟上,前者講:「嚇死人家了,還想會怎樣勒。」,後者講:「那是古龍吧?真可惜,至少掉點素材讓我去炫耀啊。」
 
「大家都還好吧?」鳳鳴自天上降落,摸摸青怪鳥,再走近眾人,加入觀賞行列說:「剛才那頭魔物,似乎有什麼話想說耶?」「啥?你沒搞錯吧?」史達克嘲諷曰:「魔物那可能講啥話?腦殘喔?」
 
「騎士可是能跟魔物心靈相通的!你才腦殘啦!」不見貓影的納比爾,熊熊現身,四根魷魚鬍子搖啊搖:「本納比爾的大弟子,鳳鳴所說,不會錯的!」「誰是你的大弟子啦,話說,你剛才都躲到那裏去啦?」「跟據納比守則,這種私人情報才不告訴你們勒~!」
 
納比爾擺個怪姿勢,逗大家笑,蒙帕逐宣示戰鬥結束,請到船內叫工作人員出來善後。等甲板上沒人了,他回望青天——
 
「『銀翼兇星』,巴爾法爾克,傳說中與災厄共存之古龍,你,想傳達何等訊息給我?」蒙帕寫這行字於筆記本上頭,再次回望青天。
 
值得追求的事物,又多了一個呢。年輕獵人兼書士,衷心微笑。
 
 
 
 
 
 
 
 
 
 
 
 
 
 
下回預告:「回到羅倫安旗啦去火山耍笨囉。」
 
作者的話:「累死了……明天再說……
 
大家安安喔,上週,終於MHXX發售,正式進入後X時期了,由於NS的問世,本代大有可能是N3DS的結束之作,讓我們期待年末,會不會有MH in NS的消息吧。
 
跟MH無關,然而偶實在是不吐不快,偶一直自認是鋼彈粉中的模型派,只要機體造型、機構偶喜歡,偶就會買,不會在乎該機體劇中的表現,但是!但是鐵血最近的發展,實在讓偶吐血到想把櫃子裡好幾台鐵血鋼普拉丟到火葬場去阿阿啊啊啊!!
 
以前都覺得他馬的眼鏡社高層不要出來干涉怎麼演,現在反而超希望高層快點出來阻止岡媽大暴走阿阿啊啊啊!!你這樣是要模型怎麼賣啦!?主魔山積,鐵血鋼普拉要價崩了啊啊啊!!
 
不管是做為作者,或是讀者,偶他馬的最恨那種『老子這個故事要很現實,所以要很悲慘!要很殘酷!』『符合現實就是要全部慘死!』之類思想!的確現實世界是沒多美好,可也沒那麼極端好不好!?
 
偶不能接受那麼帥的主魔+巧克力就那麼掛了啦!!
 
……話說回來,鋼彈版gp真好拿,偶隨便拍幾張照加幾句對白就幾十個了,相較mh版還真是冷淡。
 
啊啊,前天忘了附本回BGM了,偶覺得啊慧龍眼睛比較像銀色的說……」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42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