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二百十五回—角龍蛋蛋!還沒到手啦!!

向下

第二百十五回—角龍蛋蛋!還沒到手啦!!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7-12-05, 21:20

第二百十五回——角龍蛋蛋!還沒到手啦!!
 
啊啊,拜託,又是那種有夠真實的夢啊?騎士少年鳳鳴睜開眼睛,矇矓、虛幻之空氣,通知他置身於夢境。
 
自從差點死翹翹那次之後,鳳鳴偶爾會作這種夢;應該是夢,但又像是某處曾發生過的事。
 
他試著想醒來,一如先前的沒作用。好吧,來看看這次是什麼?他放棄抵抗,空氣逐漸立體、清晰起來,顯現出陰暗室內,一個中年發福的黑髮男子,被綁在椅子上,他低頭閉目,服裝……很像是家鄉的騎士系列?破破爛爛,男子本身也多處傷痕,有些已結疤、有些還在滲血。
 
牠奶奶的真聖祖龍,發生什麼事?鳳鳴直覺到,再來的發展不太妙,可是他又不能拒絕収看。
 
喀啷,門打開,進來三個成年男子,帶頭的男人有頭金色短髮,深色肌膚,一身體面西裝,也掩不住他的跋扈神情。他使個眼色,兩隨從之一出手就是一掌打醒中年男子,鳳鳴注意到,那三個男子,都有一指套著金色指套。
 
中年男子打開雙眼,瞪視帶頭的金髮男子,接著後者說:「你該招了,垃圾,它在那裡?」「我不知道,」前者說:「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們這些魔鬼。」
 
「此種台詞我聽多了,」金髮男子笑得殘忍說:「沒關係,讓你眼睜睜看手指一根根變少,你就會回心轉意。」兩隨從之一立刻掏出小刀,走向中年男子。喔幹!不會吧?!我可不想看獵奇場面耶!鳳鳴如此想。
 
「真令我看不下去,」情況又變了,又有三個人露面,這次帶頭的是有頭刺蝟般向後伸之金髮,戴著黑鐵眼罩的奇怪男子,鳳鳴覺得叫他刺蝟男好了?聽他說:「喂喂~什麼時代了?還用拷問逼供這野蠻手法?你們是山頂洞人嗎?」
 
金髮男子嘖了一聲,斜眼向刺蝟男嗆:「不需部外人士插手。」「根據契約,我也算是部內人士,呵呵,你瞧。」刺蝟男走到中年男子前,一手捧起他下巴講:「他的眼神視死如歸,照我豐富經驗,就算死,他也不會招供……不如這樣吧,我來省省你的力氣,這男的就讓我處置,如何?」
 
「辦得到的話,就試試看啊。」「成交。」刺蝟男勾起一抹邪笑,中年男子說:「不管怎樣,我都不會屈服的。」
 
「你像是個優秀騎士,不過對修行者可能不太懂吧?」刺蝟男的手伸向後髮,拉出一根銀針說:「像我這樣高等的闇屬修者,心靈控制可是拿手本領。」
 
「……?!」「要不是遇到我,你會被他們凌遲至死,死狀悽慘,你得心懷感激。」
 
刺蝟男手一翻,銀針刺入中年男子的太陽穴,他的闇屬靈力藉此侵入,就看中年男子渾身顫抖,口吐白沫翻白眼一會,最後黯然低下頭,失去神采。
 
「好啦,」刺蝟男說:「說說你最難堪的秘密?」中年男子神情蒼白回:「我八歲的時候曾經穿錯女生的鞋子,把她惹哭了。」「很好,」刺蝟男點頭說:「現在,你該吐實了。」
 
「禁足地,我們村莊自古以來守護的聖地——」
 
禁足地?難道是……鳳鳴只能想到那個地方,可惜不等他聽完整,夢境在模糊了,他只能再隱約聽見刺蝟男幾句話:
 
「作為你的謝禮,你的絆石就給我了。喔,不用擔心,我會抽出你的一點靈魂,加上我的靈力讓絆石誤判。」「你們兩個,把他帶去某地,能否活命就看他造化。」
 
 
 
騎士少年鳳鳴睜開眼睛,沙漠特有的刺眼陽光、夾帶細沙之乾燥空氣、咕咕叫的肚子,在旁打呼的艾路納比爾,毫不客氣強迫他接受現實。
 
「……」他抬起左手,白色的絆石因反射而發光。好奇妙的夢,由其那金髮男子何等冷酷殘忍,似乎對那種酷刑早已習慣,不,是樂在其中……回想那次死裡逃生,餘悸猶存。
 
咕咕~餓死蟲又在叫了,快點填肚子比較重要。起身翻背包,隨便拿出個甜甜圈嚼啊嚼,鳳鳴睡眼惺忪想,來到庫巴沙漠也第四天了,找了又找,還是找不到目標魔物。
 
角龍迪亞布羅斯,別名沙漠暴君,長有雙大角的大型飛龍,根據魔物騎士大百科,體力、力量、防衛等等皆屬上乘,擅長肉搏戰,大多場合皆能對應,乃是眾騎士都推薦要有一隻的可靠隨行獸。
 
為了能對付角龍,得到角龍蛋,鳳鳴特地到雪原找尋化鮫與白兔獸,花了一番功夫才入手,副產物則是這身化鮫防具與大錘,接著到達庫巴沙漠。
 
黃沙滾滾、高聳黃岩山脈與巨大魔物化石散落於廣闊版圖上,其面積在傳說的龍斗之旅中也屬最大,大到鳳鳴晃了三天,還沒看到沙漠之村,星屑村的村莊入口在那兒。
 
「……要是今天也找不到,就得先回去市街補充物資囉。」看看背包內所剩不多的食材與水,特別是最後一個甜甜圈,納比爾垂下牠的魷魚鬍嘆氣。
 
「總會有辦法的啦,準備出發囉!」將剩餘甜甜圈塞入嘴內,鳳鳴起身伸個大腰,作作熱身體操,納比爾的魷魚鬍垂得更低,邊嚼最後一個甜甜圈邊講:「真羨慕你的樂觀……好吧,就再陪你找個一天吧。」
 
騎著白兔獸奔走沙漠,一人一艾路左右張望,努力不從眼下漏掉任何蛛絲馬跡——「等等,鳳鳴你看那邊!」「蛤?找到了嗎?!」「不是,你看那邊陰影下……」
 
巨大魔物頭骨陰影下,有個人影在,鳳鳴們過去瞧瞧,看那是個細皮嫩肉、粉紅短髮,體格嬌小……依背著操蟲棍,身上的藍綠雙色防具來看,該是個嬌小獵人,正蹲坐在哪邊,正在用手機,然後摸頭嘆氣。
 
「咦?那邊那個姐姐遇到什麼困難了嗎?過去看看。」「鳳鳴等會,」納比爾聞一聞講:「這腥味!他是男的!我跟你講啊,為人熱心是很好!不過,男扮女裝的男人可能有詐,加上他一身小惡魔氣息……先問之詳情吧。」
 
「是男生還穿裙子?外面的世界真厲害~」鳳鳴稱奇,接著駕隨行獸走近他,那獵人起先被白兔獸嚇得跳起來,看到騎在上面的騎士才鬆下戒備。
 
鳳鳴跳下隨行獸,問:「那邊那個哥哥,你遇到什麼困難了嗎?」「其實人家跟姊姊大人走散了啦~」獵人抓抓臉苦笑說:「手機也収不到訊號,還想說要怎麼辦才好……」
 
「嗯嗯,」納比爾動動魷魚鬍講:「可以請你講一講詳細過程嗎?」「可以啊……在那之前,」獵人彎腰打量納比爾的臉:「從沒看過臉那麼大、四肢那麼短的艾路……是新品種嗎?」「怯!別管那個啦!鳳鳴你也別竊笑!」
 
「事情是這樣啦,」獵人的兩手手指互相點點點,講:「姐姐大人跟我來到星屑村準備比賽比賽,怎知到場了之後,村長說希望委託我們去趕走沙漠的角龍,姐姐大人說啥當成熱身也不錯,就給他接受。
 
那曉得打沒多久,我就被流沙給吸走了,到了不知道在那的地下洞窟,光是找路出來,走到這邊,兩支腳覺得就快斷了~好累喔~」
 
「呵呵~那麼說~」納比爾的魷魚鬍抖阿抖,講:「你分得出朝星屑村方向嗎?」「我們正在找角龍蹤跡,」鳳鳴插嘴曰:「不嫌棄的話,我們可以幫忙。」「ㄟ~~」獵人皺起眉頭:「方向我是認得出,但角龍……啊,你是傳說中的騎士一系嗎?那怕如此,對小孩子來說,角龍太勉強了啦。」
 
「什麼話!」鳳鳴不高興講:「別看我這樣,我也是經過很多鍛鍊的!再說哥哥你也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不是嗎?」「才不會勒!」獵人拍自己的薄胸膛,反駁:「等我在發育個幾年,我就會全身肌肉!高大雄壯!滿溢男人味的啦!」
 
「好啦好啦,你們別吵無聊的架。」適時插進兩人之間,納比爾提議曰:「聽我說,獵人小哥你帶我們去星屑村,順便找到你的姐姐大人,要是遇到角龍,我們就助你一臂之力。當然,我們會負責自己安危。如何,這合作不賴吧?
 
鳳鳴與獵人想了一會,表示同意,獵人並自我介紹為納因,逐指示星屑村方向,與他們同行,而且還厚臉皮的躺在白兔獸背上休息。
 
「看到了!」
 
穿過沙漠,時過中午,一行人終於看見,高高岩壁之間,明顯由人力所開拓出,建設成之斷橋和階梯,更發現在那前方,大型魔物正與獵人在博鬥。
 
鳳鳴拿起望遠鏡,看那龐大的飛龍,頭頂巨大之雙角,長久受黃沙吹蝕,依然堅固之土黃堅殼,有如大錘之長尾尾端,不會錯的,那正是沙漠暴君之稱的大型飛龍,角龍迪亞布羅斯!
 
鳳鳴氣勢高漲,拍一下隨行獸背部,白兔獸立刻回以吼叫,並且小跑步後小跳躍,轉為用肚子滑行,高速衝刺向角龍,坐在鳳鳴後面的納因,訝異曰:「人家不知道白兔獸在沙漠也能滑耶。」
 
距離拉近,可見到與角龍交戰的獵人,乃是個體格嬌小,留綠色短髮的女性——「該死的~!」穿著正字標誌的彩蝶裝與振翅刀,蜜雅心情有夠爛,蓋原以為是下位任務的角龍,竟然是上位層級,而且納因還開場沒多久就被流沙給捲走,過了好幾鍾頭尚未回來,究竟是跑那去——
 
「姐姐大人!」
 
想人人到?蜜雅轉頭去看聲音來源,赫然見到納因居然騎著白兔獸滑行過來了!?上面還有個小男生與艾路……咦等等?那隻白兔獸是不是沒有要停啊?行進方向前面有個段差耶?
 
喔喔!飛起來了!藉由段差飛躍了!納因很狼狽的被拋下來,艾路來個貓咪翻轉,至於上面的男生,於魔物上方使出芭蕾舞式大迴旋,白兔獸也跟著轉,成了個特大號白色旋轉物體,再來聽到男生喊:「去吧!迴轉標槍!」一踢白兔獸,隨行獸即刻真如標槍飛刺,一發便擊翻了角龍!
 
另一方面,那個小男生輕鬆落地,拔出背後的大槌,面露興奮講:「嘿嘿!總算見到你了……角龍迪亞布羅斯!」講完就衝向角龍。
 
(ㄟ~現在是什麼情形?)蜜雅汗顏,旁邊灰頭土臉的納因跑近曰:「姐姐大人!我帶強力幫手回來了!」「嗨~可愛的小姐~」納比爾抓抓魷魚鬍,搭訕:「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甜甜圈啊~?」
 
「下次吧!」身為獵人的敬業心讓蜜雅先放下疑問,講:「那頭角龍是上位個體,大家一起對付吧!」「那尼!?是上位怪!?」納比爾轉成認真樣,朝向鳳鳴那邊喊:「鳳鳴!對手是上位!現在還太早了!別逞強!撤退吧!」
 
「坳嗚!」白兔獸慘被角龍推倒在地,痛苦掙扎,角龍轉向鳳鳴,小吼後直接衝刺!鳳鳴翻滾閃過,趁隙讓絆石對準白兔獸:「回來吧!」絆石射出白光,壟罩隨行獸,將牠化成光之後収回絆石中,然後喊:「出來吧!化鮫薩波亞薩基爾!」
 
絆石再射出白光,這會白光變化成了具備四肢的巨大鯊魚,化鮫札波亞札基爾!鳳鳴手指比角龍,下指示:「使出擴散冰凍吐息!」面對轉向衝過來的角龍,化鮫張開大嘴,朝其噴射冰凍射線!
 
正面承受冰凍射線,土黃堅殼鋪上了薄冰,劇烈的溫度差距令堅殼為之龜裂,角龍痛苦哀嚎,慢下腳步,晃動牠大頭吼叫。「吼!」化鮫自行發動技能,裝備上冰塊堅甲,緊接著躍向角龍衝撞,又一次撞到了角龍!
 
「哇塞~」一旁看戲的納因感嘆曰:「好像在看神奇寶沒夢對戰耶,話說我們不用上嗎?」「先看狀況好了,」蜜雅回:「感覺我們只會被牽連……喔!快看!」
 
那怕被壓制,角龍光靠蠻力就將化鮫推開,接著抬高上身,揮動大角硬生生打在化鮫身上,冰塊堅甲應聲碎開,緊接著牠單腳為軸,施展大迴旋甩尾,把化鮫打得空中轉了好幾圈才著地翻滾又滾了好幾圈。
 
不等化鮫調好姿勢,角龍稱勝追擊,衝上前又以雙角撞擊牠,逼牠翻覆到地,然後一腳踩上牠腹部,反覆踩踏!鳳鳴自然不能旁觀,揮槌子敲打角龍的腳,試圖要令牠失衡,無奈杯水車薪,動搖不了牠一分。
 
「不行啊!鳳鳴!」納比爾著急喊:「等級差太多了!快撤退吧!」「還早呢!」鳳鳴不放棄的繼續槌:「不管我或牠,都還沒放棄呢!對吧!薩波亞!」「嗄吼!」逮到空隙或著是鳳鳴攻擊奏效了呢?化鮫原地翻身,順便以刃尾砍過角龍面孔,傷牠個後退好幾步。
 
「RIDE ON!」鳳鳴躍上化鮫背上,絆石呼應一人一獸那高昂意志而發出強光!「讓牠見識我們的厲害!」「吼———!」化鮫朝天高吼,然後猛吸氣,體積馬上漲大數倍!且發出強烈冷氣,形成數多冰柱與冰殼在身上!
 
「絆技!」隨鳳鳴下令,化鮫高高躍起,以猛烈之勢墬地,其冷氣爆發性溢出,所及之處為之凍結,甚至當場立起冰柱——「轟天凍地!」冷氣衝撞當地熱空氣,瞬間引起氣壓變動,令其一帶捲起強風吹起漫天黃沙,觀戰的兩獵人以手遮眼,力保別被吹走,當塵煙落定,就見沙漠中突現一片冰原地帶,以及凍成冰雕的角龍。
 
納因緩緩吐出:「……成功了嗎?」等於反指標的話一出,角龍外層冰殼開始裂開,紛紛剝落,最後角龍大吼一聲,掙脫開寒冰束縛。
 
「糟糕啦!」納比爾慌張曰:「我就說還太早了嘛!鳳鳴快逃啊!」反觀騎士那邊,一人一獸因強行運用絆技,體力一時減少到動彈不得。
 
見這情形,兩獵人準備要出手,幸好角龍低吼幾聲後,掉頭離去。「……呼。」鬆了一口氣,鳳鳴大口喘幾口氣,伸手摸摸化鮫的頭說:「多虧你了,薩波亞。」
 
「喂喂!鳳鳴!」納比爾跑過來,跳到鳳鳴背上喊:「真有你的!再來就是循著牠氣味,潛入那頭角龍的巢穴,角龍蛋蛋等於到手啦!哈哈哈哈!」鳳鳴擠出笑容回:「哈哈哈,先讓我休息一會吧,隨行獸也得療傷才行。」
 
「那就先隨我們回星屑村吧,」蜜雅和納因跟著上前,她雙手抱胸,指頭點著上臂講:「分明只是個小鬼頭,也太逞強了,要不是本姑娘已給牠不少傷害,你可就要沒命囉。」納因幫腔曰:「要好好感謝姐姐大人啊!」
 
「哈哈,決定好了就走囉!」納比爾舉貓掌曰:「往星屑村GO!新的甜甜圈在呼喚我啊!」「好好好,走囉!」鳳鳴駕化鮫走起,連同安吉里士姐地,前往星屑村暫時休息,為潛入角龍巢穴作預備。
 
 
 
 
 
 
 
 
 
 
 
 
 
 
 
 
下回預告:「接下段!角龍蛋蛋!到手啦!」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近來天氣轉冷了啊~要注意保暖喔。
 
續拯救薩爾達公主後,本作者也拯救了碧琪公主,還差一些月亮就可以到達真結局啦!
 
 另外,最近獵人界裡,PC派跟PS派吵得不可開交,以巴哈來說,到那都看得見在戰。
 
另外也有個現象,就是有關MH其他系列作的新聞,總是可以看見有人跑去噓落幾聲,昨天也有看到MHFZ的新聞裡有留言嗆說只剩55天壽命。
 
我明白MHW的存在的確令某派的氣勢超旺,但那樣頻頻跑去嗆別的系列作要死了或不需要了,實在令我感覺不太好。
 
再說MHST的第三號更新都好幾天了,專版居然全無消息,我還是在3DS板上偶然看到的耶…
 
唉唉,不知道日後會怎樣?
 
總之大家下回見囉~如果有人嫌作者更新太慢了,請在下方留言,讓作者知道喔!
 
那作者要去玩看看偶老哥下載的忍舒壓啦,啊哈哈哈哈哈!爆乳萬歲!」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