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特別篇—進不去的梅傑波爾多廣場大門

向下

特別篇—進不去的梅傑波爾多廣場大門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1-03, 20:57



(台版致悼文…阿賴耶識諸君…再見…)

一個獵人走在路上。

距離梅傑波爾多廣場的大門前,還有一段路。

這名獵人本名為雷歐納爾,獵人時的代號為『LIJ』,是一名經歷過米迦納迪、東多魯瑪、羅克勒克等等工會狩獵旅途的老獵人。狩獵生涯七十年,實力雖說稱不上頂尖,但絕對稱得上中堅的老獵人。

他目前有二個主要根據地,一個為丹治亞港,一個則是梅傑波爾多廣場。

與其他只要想來就能來的工會不同,想要在梅傑波爾多廣場當獵人,資格是受限於出身國度的。三十年前,一家叫做新幹線的仲介商出現,取得了代理權後,像他這樣的外國獵人,才可以到廣場來狩獵。

從新幹線開始招募獵人時,他便加入廣場獵人的行列。即使他在廣場的活動並不太頻繁,好歹也細水長流了三十年。

今天他剛結束丹治亞港的委託,身上還裝備着后妃龍砲.山櫻與貝利羅斯Z系列(風牙龍装),就這樣直接前往廣場。

不過,他萬萬想不到,在他拿出通行證給守門衛兵時,衛兵居然不讓他進去。

他首先想到,自己好像忘了繳月費?正想拋皮包付費時,衛兵卻告訴他,問題不是那各,而是他的通行證已經失效。

通行證已經失效?怎麼可能?!他忙問怎麼回事,衛兵再次告訴他一個令人震驚無比的消息—

新幹線宣佈停止營運,因此所負責地區的獵人們,一併失去了廣場狩獵權。

他愕然的呆站於地,一時難以接受,衛兵拿出官方公告給他看,他覺得這世界突然變得模糊了,而且心中似乎有什麼事物被強行挖走了。

「這……!」

他捏住衛兵的肩膀用力搖晃喊:「那我的私人物品呢?!我辛苦做出來的裝備呢?!我血汗收集的素材呢?!還有我的園地呢?!這些要怎麼辦?!」

「先……先生!」衛兵面容痛苦回:「我……我們只是接到通知,奉命行事……其他的事情,我們也不曉得……麻煩您請回吧。」

事情怎麼會這樣?

老獵人放開衛兵,他明白與衛兵爭辯毫無意義,難不成要強行突破嗎?他只能選擇轉身,拖着一身疲勞忽然破百的身體,左搖右晃、腳步蹣跚,好似隨時會跪倒般離開。

失魂落魄坐在龍車後座,他兩眼茫然望着天空,想着再來如何是好?難不成,要假裝是別地區的人嗎?不不,他不想冒着被查到,驅逐出境的風險。從他坐車開始,他才發現,陸續有人垂頭喪氣的跟着後頭,理由他不想也知道。

廣場這邊,真的回天乏術了嗎?想想以往所聽過的案例,他知道,想要取回自己的物品,可能性趨近於零了。想必廣場內的工作人員,正忙着清點及充公『遺物』吧?

三十年的心血,就這樣一筆勾銷—長嘆一氣,回憶一個接一個浮現—

三十年阿,三十年。當年,同國的獵人們得知可以去廣場時,是多麼的歡喜鼓舞。最初試招獵人時,又是多麼的熱烈。那時要前往廣場的道路『噗吱豬』與『愛露貓』根本塞車到不行,新幹線還緊急多鋪設了『茶茶普』道路。

另一方面,全國最大的獵人社交場所『巴哈獵人集會所』,也因為人數突然大為爆增,導致場地不足,加上新獵人與老獵人的衝突等等因素,最後分道揚鑣、各自為政。

那之後,新幹線也取消了免會費,開始正式收取會費。

他想想,或許就是那之後吧?廣場的獵人們素資、經歷不均,之間多有磨擦,那時時常耳聞老手罵新手、新手嗆老手,新手假扮老手的事情,每天在廣場集會所都可以看得見。

其中最有名、最轟動的人物,當屬某位大師莫屬。該大師天縱英才,高深修為可說是未之所聞、前所未見,諸如『炎王龍能破爪』、『銃槍砲擊會給炎王龍補血』等等神 蹟,惹得多少人硬擠也要擠來膜拜阿……可惜他後來神隱江湖了。

後來隨得新幹線逐漸取得新魔物的許可証,廣場慢慢產生了一種其他工會看不到的奇妙風氣,便是承接任務的那位獵人會嚴格要求參加者的裝備要合乎他要求,以及制式打法,假如不合的話,小的勸離、大的罵滾蛋。

此情形後來越是明顯,他記得,起初最常見為『三雙一笛』,雙劍一定要雙龍劍天地,後來變『三弩一笛』,金貓弩紅透半邊天,接着人人都要有剛三技,超速射至上,天狼砲北斗席捲廣場,到現在的嵐爆剛弓萬歲……

單是這樣還算好的,雷歐納爾甚至聽說,有部份獵人,鑽法律漏洞來取得素材,像是最近的洗N點,或着更令人髮指的與金手指簽約,用非法手段改造肉體……他看見有很多獵人,尤其是像他一樣待過其他工會的獵人,因為不滿這種風氣與取巧打法而離開……

咦?他苦笑,想說怎麼都是些負面的回憶啊?哈哈哈。

龍車後方,跟來的無力獵人越來越多了,他可以聽見女獵人的抽泣聲,好讓他心痛……從何時開始的呢?廣場人口減少,先是『茶茶普』鬼路化,後來新幹線宣佈再廢掉『噗吱豬』,使得只剩下一條道路而已。

獵團也是,他最先待的獵團,也是因為退團人太多,不得不遷到同盟中的主獵團……此時他又想到了,本來在獵團中就影薄的他,如今入不得廣場,就等於和團員們就此失去連絡了……

連說聲再見都辦不到。

他忿恨的槌了下椅背,難過的壓着額頭,儘管現在待的獵團早已幽靈化,只剩下他與團長,他還是希望能好聚好散,至少能與其他同盟團員道別……可恨的新幹線!

三十年前,他多感謝新幹線,三十年後,胸中卻充滿了恨意。他想想,其實事前就有些跡象了。課金裝備紛紛下架,不像以往一樣提供三年的長期契約,某些獵人所放出的倒閉風聲……之前所辦的江戶套裝贈送活動,恐怕也是種拖刀計吧!

他還沒有用那套裝去挑戰過剛炎妃!收穫套裝也還沒挖完!SR也還沒升到100!還沒有領到嵐之密傳書!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沒有做!

沒想到阿沒想到……一切都化成泡影了……裝備中他最可惜的莫過於三個月前才作成的炎妃砲•愛執,那是當時極龍防衛戰時,一向不想去挑戰剛古龍的他,血汗打倒了十幾隻剛極龍才做出的心血結晶,才用了幾次而已……

他搖搖頭,當年,他到廣場是懷抱兩個希望,一是希望能討伐目前最巨大的魔物,大嚴龍,二則是身為重弩的愛好者,想要得到一把具有排熱噴射機構的剛重弩。

儘管這希望算是實現了,儘管心中知道這一天終會來到,卻無論如何也料不到,會來的如此突然、如此倉卒、如此粗暴。

他望向車外,看看同樣失魂落魄的獵人們想,以後他們要何去何從?像他這樣有別工會可以待的還算好,但那些除廣場外無處可去的獵人們呢?

不想去想像了,雷歐納爾鼻酸的捏捏鼻頭,本來他答應要帶粒灰晶蠍的祕晶石回去給愛妻做項鍊,豈料拿不回來,在廣場的工作也沒了,回家時要用什麼臉回去見她呢?

廣場獵人的收入是相當豐厚的,少了這筆收入,以後日子可就要難過一些。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

「客人喵~」龍車夫的艾路回:「聽說新幹線倒了啊?今天我載了好多一臉死相的獵人喵。對對,據說叫啥暴風雪星的,有個叫迪亞布羅的暗黑破壞神第三次來襲,現正在招兵買馬呢,您應該是個身經百戰的獵人吧?要不要參考看看?」

「謝了,我現在不想……」

雷歐納爾心想,要到暴風雪星去?機票可是一票難求阿……況且也沒心情考慮,他回頭望向梅傑波爾多廣場,那裡依然燈火昌明,但是自己卻再也進不去了……最後,他唯能說聲—

「永別了,梅傑波爾多廣場。」












下回預告:「哀…………………」

作者的話:「其本上,我想講的都用故事來說完了,但是我還是要多說一些。上上週時,我電腦送修,一週都沒回來,而我包月是到5月29日,回來時想說不急……沒想到,就差了兩天,我就再也進不了。

前天我看到時真的是相當錯愕,當然我知道台版倒閉可能性不小,卻沒想到會……說實話,新幹線嫌它不賺錢,所以要收攤,這我可以體諒,畢竟誰都沒權利要求別人做虧本生意,真令我不能原諒的是,他收攤手法之粗暴。

好歹也給人留個一個月吧!?忽然就把儲值給關了是那招!?我相信假如新幹線是先發佈消息,再給一二個月的時間來收尾,就算還要收錢,大家也會買帳……阿你阿幹竟然連最後一個月的月費錢都不想賺了——?!MHF是有多賠錢阿!

哀哀……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以後只能看日本人發的影片過乾癮了……

想想三年前的榮景,再看看現在,多麼令人不勝唏噓……唯能安慰自己說不用每月花400 了。

當年,由我發了本版第一篇同人文,如今,多半也由我發了本版最後一篇同人文……


最後,與我同屬阿賴耶識的團員們,原諒我無法上線與你們道別,在此希望有團員看到的話,可以代我LIJ向大家說再見。

那麼,梅傑波爾多廣場,除非有奇蹟出現,否則永別了……」

特別篇—燃燒的梅傑波爾多廣場

雷歐納爾站在岸頭,瞭望眼前這群山連綿、河川開道的壯麗景象。

這是最後一次能來萬能園地了,他心有不捨想着.

自上次被廣場拒之門外,已然過了約三個月。他回想這段時間所發生之事,包含他在內的外國獵人們,發起聯署抗議並向本國表示抗議。抗爭到了最後,廣場方面同意,讓他們不用繳任何金額,就能使用所有狩獵補助方案。

他無法認同這能稱之勝利,因為這一切只到九月四日。外國獵人不能再留在廣場,這事實依然沒有改變。況且關於外國獵人的私有物品去留,廣場方面宣稱根據規定,獵人一旦失去狩獵資格,同時也失去管理倉庫物品的權利,官方有權自由處置這些無主物品,契約上寫得清清楚楚。

由於新幹線的垮台,底下外國獵人們全部失去狩獵資格,連帶著—雷歐納爾憤憤不平的想,本以為這條文只是用來處罰那些惡棍獵人,沒想到卻被用來剝削獵人的權利。不管如何爭論,到頭來廣場方面,只準許外國獵人可以拿走金錢以及一套裝備與武器。

欺人太甚,雷歐納爾咬唇想,獵人之間的物品原先就有限制。這並非廣場獨有,而是全國通用,無可動搖。如果要買賣唯能透過廣場商會,可恨的是,廣場方面又有限制每個獵人可持有的最大金額。

至於那個數字,每個老獵人資產都能簡單突破。無論他怎樣思考,唯一結論就是廣場人員笑呵呵收集『無主』物品,再笑嘻嘻轉賣到黑市去大賺一筆。雪特!他真難忍受自己努力做出的武裝,居然成了某個好野人的收藏兼玩具。

好恨自己無力改變這一切。

雷歐納爾嘆了口氣,不想再怨嘆。回頭看他的萬能園地,艾路們早已解聘完畢,小豬們同樣另尋養主,那開放的三個月,分明就是要獵人們自己收拾好東西而已,雪特!

他望向正交談的兩個女人,一位是他的愛妻大人米莉,一位是負責他園區的管理員小姐彩華;前者是結髮六十年的愛妻,後者是來往二十年的紅粉知己。今天一過,他們夫妻就要與她分別了。

為了答謝她這些年的努力,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她繼續在這吃人廣場討生活。雷歐納爾特別為她寫了一封推薦信,有了這個她隨時可以到王宮內就職。

「請保重。」「妳也是。」

互相珍重道別,告別這處三十年來的住處,雷歐納爾攜妻子轉往下個地方。

即使梅傑波爾多廣場宣佈期限內可免費進入,但大多數人認為此地已無未來可言,回流人數少之又少。雷歐納爾所屬的獵團『阿賴耶識』,原先就幽靈化嚴重,如今更是零零落落。原團長與副團長也不再回頭,團長兼同盟盟主逐落在他身上。

帶領仍留著的稀少團員,雷歐納爾簡單收拾好獵團室,並將文件資料全數火化,結束這裡的收尾工作後,其他同盟的殘留人士也過來會合,一行人逐步推行道別之路—向鍛治工坊說再見、向氣球商隊說再見、向賴狩人酒吧說再見……直至夜深。

「大家都到了嗎?」

站在山岸頂端,雷歐納爾他俯視整個梅傑波爾多廣場而問道,身旁的人點頭應好。他回頭張望,確認與他一樣過了今天就不得門而入的外國獵人們,都和他一同,每個人皆交換眼神與思維。

雷歐納爾轉視線回到梅傑波爾多廣場,那裡即使入夜也有陣陣燈光,猶如星光照耀黑夜。(風光依舊,但已人事全非……)他邊想邊取出一個開關,再打手機問:「現在情形如何?」對方回:「是,已確認各區域淨空。」

「很好。」雷歐納爾又一次回頭,確認在場人的意向。他們默契一致點頭、得到眾人同意,雷歐納爾舉高開關,接著按下去—轟隆!剎那間廣場接二連三出現爆炸,隨即人們尖叫聲此起彼落,天空染上火紅及塵煙,梅傑波爾多廣場正在燃燒!

哼,雷歐納爾冷笑一聲,這樣一來,所有外國獵人他們的住處一律歸至塵土,那些素材裝備亦然。自從三個月前,雷歐納爾就有了個想法,這想法意外的受到大量外國獵人贊同,以致達成這場計畫。

嗚——警笛聲隨處響起。

(喔~救火隊出動了嗎?)

雷歐納爾冷酷想著,爆炸地點限定外國獵人住處,依照廣場規定,獵人有義務保護己身財產,廣場不負保護責任。而現在這時機,外國獵人們的義務尚未消除,只要受害者不提出告訴,廣場方面就不能追究。

爆炸事件偽裝成了因為倉庫中的大爆彈走火之意外,就算等他們查清真相,要提起告訴,就只能用破壞公物罪。但是這一搞,無疑就曝露出廣場想侵占外國獵人資產之事實。

雷歐納爾樂見事件鬧得越大越好,至於那些怕麻煩的同謀,等他們回到本國,廣場根本拿他們沒法。他本人嗎,本打算要去暴風雪星參加第三次暗黑破壞神戰爭,可惜聽說那兒問題超多就作罷。目前他預定先回到丹治亞港,等待傳聞中的巴爾瓦爾貿易商隊到來。

(與其讓別人動手,到不如我親自動手。)他心想:(這就是我所能辦到,一次小小的復仇。)

雷歐納爾將開關捏碎,揮手灑到地面與眾人一起掉頭而去。

「這次真的永別了,梅傑波爾多廣場。」












作者的話:「與上次一樣我,想講的都用故事來說完了,今天過後大家就真的掰掰拉!

再見!氣球商隊的大姐頭!妳是魔物界目前唯一的巨乳NPC,我會想念妳的搖晃巨乳!

再見!莉亞大姐!我會邊看妳的本仔邊想念妳的搖晃巨乳!

再見!娜塔莎我覺得妳很萌我!會想念妳的傲嬌的!

再見!鎌蟹混裝與鎧龍裝!謝謝你們陪我渡過前大半的廣場獵人時光!

再見!黃金套裝!謝謝你們陪我渡過後大半的廣場獵人時光!

再見!江戶套裝!謝謝你們陪我渡過最後的廣場獵人時光!

再見!尾晶重弩與白棘重弩!謝謝你們陪我渡過大半的重弩獵人時光!

再見!混沌大軍與龍C地獄犬!我能打敗剛炎妃全靠你們兩個!

再見!炎妃!你是我第一把剛種武器!我能打敗剛極龍全靠你!

再見!炎妃砲•愛執!謝謝你讓我達成玩台版最大的願望!

最最重要的是,謝謝不離不棄的獵團戰友阿阿阿阿!!

謝謝大!家再見了!

阿,對對,忘了這一位,謝謝剛炎妃!妳讓我渡過無數個想甩手把的夜晚!讓我特別用這個感謝妳!

那麼,這下子大家真的再見拉!!


阿,事實上我本人還是依然在MH本版活動拉,有興趣的朋友請看這篇!





沒想到,有朝一日會再回到這裡。

雷歐納爾站在萬能園地的盡頭,瞭望壯麗山谷。空盪盪的園區妨礙,不了他胸中複雜心思運作。

他長嘆一聲,這兩年以來發生了許多事;梅傑波爾多廣場大爆炸,如他所安排的被鬧大,後來政府與東多魯瑪介入調查且追究新斷線責任,成功處置了相關人員,再賠償受害獵人損失。

但是,據他私下打探,倖存於爆炸下的裝備應該有一些卻都消失不見了?作為資歷深厚的獵人,他也與部分公會高層有所深交,從那些人口中,他得知新斷線似乎與某個地下組織有所聯繫。

如果真是如此,那或許新斷線的代理本身就是一場大陰謀……

「老公~你不要在那邊發呆,快來幫忙!」老婆不耐煩的吼聲傳出屋外。

「好好!我來了!」雷歐納爾連忙跑入屋內,與老婆大人整理行李。過程中他回想,離開梅傑波爾多廣場之後,他前往巴爾瓦爾,屁股還沒坐熱就遇到豪山龍來襲,他只得立即投入防衛作戰,接著巴爾瓦爾爆發了狂龍病毒,他也立刻支援防疫。

後來好不容易有人找到了病原體,成功討伐他之後壓制住疫情,本想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這會換東多魯瑪出狀況!經歷大大小小事件,東多魯瑪的安全獲得確保,真是充實又疲倦的兩年!

大約休息了兩週,這回又有信差來找他,他想說這次又是什麼事情?換黑龍三兄弟殺來了嗎?結果不是,而是令他吃驚到下巴掉到地板的事情!經過諸多外國獵人的要求,政府正式決定外國獵人將能前往梅傑波爾多廣場,其權利受到政府直接認可保護!

換言之,像他這樣的外國獵人,將可以再回到梅傑波爾多廣場。

雷歐納爾最初感到狂喜,然又迅速冷卻;曾經被背叛過一次,不可能再輕易上當。之後他打聽內幕,除了外國獵人的要求外,廣場內部的財政問題恐怕才是主因。經過排除外國獵人、大爆炸後,廣場信用一落千丈,再來是廣場方面接連的政策錯誤,導致所屬獵人大量出走,連帶收入亮起紅燈。

為了填補財政空虛,不得不妥協,讓外國獵人再度進駐廣場,這樣的理由,雷歐納爾覺得能接受。經過連夜長考,雷歐納爾決定再回到廣場。

經歷兩年時光,邁入廣場大門,他滿是感概,同時也發現,早他幾步來的外國獵人,正如火如炙的在衝高HR,雖說會有這情形,可能與廣場推行的優惠方案有很大關連,但他還是隱約窺見當年風氣再現之氣息

行李整理完畢,他讓老婆在房間睡覺,自己去外頭,要去與工會會長打招呼。每次走在廣場,他總會感覺到,與其他工會相比,這裡真的很不一樣,至於是好是壞,他不予置評。

路邊一大堆穿跳緋裝與極龍裝的獵人,他想廣場向來是混裝至上、湊技能第一,想然是『反正剛到廣場,先做套好作又好用的裝再說』,於是他用關愛的眼神,靜悄悄走過他們身邊,直往櫃檯那邊。

「好久不見了,會長。」雷歐納爾向坐在櫃檯上面的矮小老人敬禮致意。手拿菸斗的龍人族老先生,微笑回應:「好久不見了,老夫記得你是雷歐納爾?呵呵呵,重新回到廣場的外國獵人,你是少數來向老夫打招呼的,其他人都忙着衝等去了。」

「我想,」雷歐納爾苦笑說:「畢竟經過了那些事,很難不與您老產生聯想。」「呵呵呵,」會長皮笑肉不笑說:「人類經營堵在想什麼,有時我們龍人很難理解……不說這個了,回到了廣場,你有何目標?」

「這個嗎……」他思考一會說:「現在環境與我那時改變太多了,我想還是先適應適應,像是那狩獵鷹怎麼養、鴉子上那抓之類的。嗯……我的大目標,就先放在生產出炎妃重弩•愛執好了。」

「喔喔~老夫曉得,那是相當優秀的剛種重弩,需要極龍、炎妃討伐證。老父告訴你個好消息,與當年比起現在只要三十張就夠了。」

「那真是個好消息,可以少打十次了。」雷歐納爾笑說:「那麼會長,我先告辭了。」他轉身離去。

「等等,」會長叫住他,嚴肅的說:「這樣真的好嗎?像你這樣的人物應該曉得,老夫也無法保證。那天的慘劇,會不會上演第二次?何況,來到廣場,意味着一切都要重新開始,即使如此,你還是要來吧?」

「這個問題,我回答過我太太了,」雷歐納爾現出魔物獵人特有的凜然風範回:

「獵物在那裡,獵人就在那裡。」
















下回預告:「久違的霜影女王與摩米米,再度登場!『霜吻』」

作者的話:「因為作者現在,滿腦子要升級麒麟裝打剛極龍作炎妃重弩•愛執,這一篇就給他有點短了,阿哈哈哈哈哈。

與文中相同,回到久違的廣場,心中感概得很呢。然後也是好多東西要重新適應,阿哈哈哈哈,銃槍的操作我就研究了快ㄧ鐘頭阿。

回到廣場也一週了,不知為啥我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單打,然後還莫名的作了極龍裝出來,唉唉,隨便啦。

作者這次能順利打中文名了,所以遊戲中的名字也是紅豆冰,如果大家有遇到我且跟我打招呼的話,我會很高興,雖然還沒有人真的來打招呼過。


如果是網路版的朋友,這篇文屬於紀念性質的番外篇,要有是下文的話,就等於是台版又倒了,所以請大家祈禱不要有下一篇。假如對本傳有興趣的話,請點以下連結

那麼大家下次見啦,祝讀心之神不保祐大家。

最後附上今年站聚,我拿到的最佳紀念物。」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