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三麗鷗聯名特設

日版MHXR 三周年特設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五十四回—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我們就交尾吧!

向下

第一百五十四回—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我們就交尾吧!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02-13, 22:04

(丹尼爾這小子,居然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沃藍得半是擔憂、半是生氣。前些日子,邦很著急的打電話給他,說丹尼爾上門來打聽有關金手指的事,而且他還聽說丹尼爾也向各大工會問話,顯然是想自行找出真相。
 
金手指,該死的東西。光是想到他們從前的惡行,沃藍得就咬牙切齒,那群惡魔般的败類,竟能存活到現在?他真想問問老天究竟在打啥主意。
 
「你怎麼了嗎?為什麼表情那麼可怕?」嘴唇含著巧克力捲心酥的羅倫安琪拉,睜着湛藍大眼問道。
 
兩人正在王宮內的讀書間,隔一張桌子面對面,桌上放置一些茶點。羅倫安琪拉近期即將展開一場全球大巡訪,如今她正在惡補諸國的有關資訊……不過手中拿的是本小說,標題為『斧甲蟲的逆襲』。
 
「沒事,真的!」沃藍得實在不想望着她美麗大眼說謊,可惜情非得已。「嗯~真的~?」羅倫安琪拉瞇起眼睛,態度顯示懷疑,此時沃藍得真恨這位王女不是吃飽睡睡飽吃的白痴大小姐,否則就好騙多了。
 
「當然是真的,」沃藍得不得不發揮轉移話題之功力,開始瞎掰說:「其實我是在想以前有句老俗語,『娶妻千萬不可娶到重甲蟲』。」
 
「娶妻千萬不可娶到重甲蟲?」羅倫安琪拉看了一眼手中書,再歪小頭問:「什麼意思?」沃藍得心中暗自鬆口氣,再接再厲說:「藉這機會,小的來跟殿下介紹介紹重甲蟲及徹甲蟲這對夫婦。
 
在魔物的世界中呢,雄性與雌性有明顯不同的並不多。上下關係同樣淡薄,有時候,雄性的位置似乎比較高一些,但是重甲蟲與徹甲蟲這種魔物,極端的雌性上位,超過了『配偶』這名詞,可謂『女帝與士兵』。」
 
「啊,我懂!」羅倫安琪拉舉手說:「就像什麼蜜蜂,是成千上百的雄蟻守著一隻蟻后對吧?」「對,也不對。」沃藍得笑說:「我說個往事,大約是在超鬥技會時期?
 
東多魯瑪市街有個競技場與歌劇院合一的場所,天花板懸掛着長長布簾,以舞台為中心放射,其下的桌椅亦同。在那裡可以呤聽歌姬唱歌,向來是獵人休息的人氣場所。
 
那天我從公會高塔那結束業務,下班後去那裡喘個息再回家。意外的,我在那與赫斯提亞不期而遇——」
 
沃藍得緊急止住嘴,端詳羅倫安琪拉反應,幸好她沒啥反應,看來赫斯提亞這名字尚不至於讓她不爽,至於為啥,他現在不想多加揣測,便繼續講述過往—
 
…………………………………………………………………………………………
 
東多魯瑪競技場內,本日歌姬並未公演,幾十名獵人不分男女,大家帶着一些書本與點心就在觀眾席內嘻鬧,其中一位男獵人拿着新出的『獵人X獵人』週刊,高聲喊:「大家快看!『鬼嫁排行榜』出爐了!榮登第一名的是……赫斯提亞小姐!」
 
嘻笑聲此起彼落,眾人高笑談論曰:「哈哈哈!果然是那位大小姐!」「喂!老黃你輸我五百!」「她看起來就是一副會把丈夫踩在腳下的樣子嘛。」「說不定要跟她上床,還要先下跪!」「呸呸!什麼下跪!我看是要磕頭再舔她鞋子!」
 
「相較之下,薩伊美小姐就像是家事與工作都能兼顧的超級主婦呢?」「拜麗亞小姐雖然像女王大人,感覺床上功夫一定好的不得了!」
 
大家開心談笑,渾然不知在觀眾席角落,有位女士正低着頭,快把手裡的酒杯給掐爆了!這位女士不是別人,正是他們拿來消遣的赫斯提亞!之所以沒被認出,恐怕是她小姐今天沒穿象徵的炎妃裝備,而是全身藍得亮晶晶的碎龍裝系列與碎龍長槍。
 
為了想改變形象,赫斯提亞想從外表做起,跑去鍛造工房翻目錄,最後選了外觀很像禮服的碎龍裝,而且要人家把頭盔改成王冠狀。成果還算滿意,可惜……她感到背後的重量惱人,蓋這把爆碎長槍長的未免太像銃槍了,害她搞錯!
 
她用眼角餘光瞄那些起鬨獵人,他們依然說着:「要我來形容的話,就是重甲蟲吧!赫斯提亞肯定是重甲蟲,把她老公當成徹甲蟲來用!」「哈哈!你說的太客氣了!是砲甲蟲才對!」「哇哈哈!你說的對極了!」
 
(可惡!聽不懂!)赫斯提亞生悶氣想,重甲蟲是什麼啊?她大致知道那是指某種大型甲蟲種,但從未實際狩獵過。(既然能與我比,應該是很迷人的魔物?)她想法樂觀,然而那些人的態度令她不太舒服,想想還是去看看比較保險!
 
…………………………………………………………………………………………
 
(下班之後,我頭部內的爆乳雷達指引我去歌劇院,果不其然,我在觀眾席那邊,發現了一對被深藍甲殼給包住的爆乳。那閃亮的藍色,以及尖銳的造型,凸顯出了那對爆乳有多圓潤,多潔白細嫩啊……於是我就裝做不經意坐在她面前,再用眼角偷看她的深深乳溝來治癒我疲倦心靈。)
 
將這些話藏於心頭,沃藍得表面上正常得很說:「我看到有位女士低頭,不知在煩惱什麼。我上前一詢問,哎呀,這不是赫斯提亞小姐嗎?聽她說想要去看看炮甲蟲,我身為紳士,當然是義不容辭要幫這個忙囉。」
 
…………………………………………………………………………………………
 
舊沙漠,自古以來就受東多魯瑪管轄的狩獵區域,其實整座沙漠分成好幾處分給其他工會幫助處裡。其中一處由巴爾瓦爾工會協助,富有高低起伏的地方,好幾十隻中型甲蟲種聚集於岩壁內的平地。
 
學名為阿爾傑爾達斯,外號為徹甲蟲,體型接近中型鳥龍。正如『輕量級的士兵』之異名,身體結構輕巧,並能自在高速飛行,再運用背後的長長大角突刺獵物。
 
拜其優良的飛行能力,廣泛分布於大陸各處,特別常見在巴爾瓦爾管轄區域。由於戰鬥力不算太高,時常被當成巴爾瓦爾獵人最初的中型魔物狩獵門檻。
 
聚集於此的,乃是徹甲蟲為適應沙漠氣候,所誕生的亞種。甲殼轉為沙黃色,背後大角分開變成鋏角,故得別名為『斧甲蟲』。
 
不論斧甲蟲或徹甲蟲,腦袋裡的東西都差不多,但是在這堆斧甲蟲內,有各傢伙的腦袋瓜與眾不同!
 
「各位鄉親父老,親愛的同胞,謝謝大家赴本蟲的邀約!」該斧甲蟲正用撿來的擴音器,對着大批同類說:「今天之所以要請大家前來,是要來商量一件事情!
 
在這之前請大家先想一想,大家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呢?先說我自己好了,我就跟在這的各位一樣,被費洛蒙吸引過來,與她會面,然後就此在這沙漠定居,到此有沒有那隻蟲不是這樣的?好好,沒有喔!
 
我記得那時候,她跟我在場……諸位也是吧?跟我約定好說,平時支付我22k費洛蒙,然後只要我表現好,就會與我交尾。我就歡歡喜喜的接受啦,結果過了那麼久,最後勒?
 
每天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隨時在地底待命乃家常便飯。一旦有外敵,為了保護她,大家是前仆後繼、爆肝吐血、玉碎爆漿在所不惜,可是這樣拼死拼活,她怎麼對待大家的呢?
 
上個禮拜,我的好朋友532號,被她用尾巴夾住當成鈍器亂揮,到現在還站不起來!前週的141號更慘,被她活活砸死吃掉!各位!那個臭婊子壓根兒就不把我們的命當一回事!我們還要忍受這種血汗待遇多久!?」
 
「喂,38號。」斧甲蟲127號舉起如鐮刀的前腳說:「你說的我們都知道,可是我們有什麼辦法呢?」「對啊!」斧甲蟲66號幫腔說:「我們又打不過她,而且我們的體質可是一個月不領到費洛蒙就會生不如死耶?」
 
群蟲喧鬧,大多數認為絕對不可能推翻現狀,此時38號發揮政客……不對,是政治家一般的說服力講:「相信我!這世上除了大家有天都會翻肚腳抽搐外,沒有絕對的事!各位只要照我做的話做,肯定能大幅改善生活品質!」
 
憑普通斧甲蟲的智商根本聽不出那裡怪怪的,只覺得好像很厲害?38號見唬到大家了,便繼續講:「各位仔細聽我說,我們斧甲蟲要脫離她的暴政!我們斧甲蟲要得到更好的工作環境!所以本蟲在此呼籲,從本日起,斧甲蟲要無限期罷工!」
 
「「「「「「「「「啥?罷工?」」」」」」」」」」
 
如果問號能夠有體積,那這群斧甲蟲會被問號所淹沒,蓋打從真聖祖龍創世以來,斧甲蟲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甚至連『罷工』這名詞是啥意思,都不曉得。
 
「同胞們,你們以為,我們斧甲蟲生來就是砲甲蟲的附件,活該做奴隸嗎!?告訴你們,那是錯誤觀念!」38號氣勢高昂講:「這是我去天空山拜訪,從徹甲蟲族群得知的!
 
獵人們是那麼說的!『重甲蟲那種東西,要是沒有徹甲蟲幫忙,隨便打打就好了!』『沒斧甲蟲,砲甲蟲只是肉靶,貫通射一射就死了!』各位同胞!真相就是,是砲甲蟲不能沒有我們!我們才是砲甲蟲強大的關鍵!我們是有談判籌碼的!
 
我要大家配合的事情很簡單,就是當獵人出現來襲擊她的時候,我們要忍住不要出手!無論如何都要忍耐!一定要等到她答應我們的要求!大家說好不好啊!?」
 
眾蟲交頭接耳,搞不清楚好不好,於是38號加碼喊:「首先,我們一天工作八小時!週休二日!大家說好不好啊!?
 
「「「「「「「「「「好!」」」」」」」」」」腦袋簡單到不行的斧甲蟲,聽到好處便開口說好。
 
「薪資至少要30K!年終獎勵二個月以上!大家說好不好啊!?」
 
「「「「「「「「「「好!!」」」」」」」」」」
 
「要她履行與大家的約定,誰表現好,就會跟誰交尾!大家說好不好啊!?」
 
「「「「「「「「「「好!!!」」」」」」」」」」
 
斧甲蟲的歡聲震動山谷,38號見狀,感動的說:「感謝大家的支持!那麼本蟲正式宣佈罷—」
 
「大事不好了啊!」突如其來的警告聲打斷了38號的致詞,來者乃是一隻滾過來的盾蟲,牠狀似著急的喊:「有兩個可惡獵人來襲擊女帝了!她下令要斧甲蟲們全體進入戰鬥體勢!」
 
「沒料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38號鼻孔噴氣(咦?牠有嗎?)說:「大家聽着,絕對不能動!要等到她求救!」
 
「「「「「「「「「「好!」」」」」」」」」」眾蟲萬志一心回應,於是8號胸有成竹向盾蟲說:「你去跟那個臭婊子說,我們正在罷工,要她自己打吧!」
 
「你們要罷工?偶是沒差啦……阿對,」盾蟲若無其事說:「女帝她有說,這次誰能跟她擊退獵人,她就考慮跟誰交尾。」
 
「「「「「「「「「「交尾!?女帝我來了!!」」」」」」」」」」
 
剛才的一切全部被拋到黑洞裡,眾斧甲蟲立馬鑽進地底,衝去找女帝,徒留下38號一蟲於原地,手上的擴音器掉落地面,兩眼發愣曰:「那A安勒?」
 
…………………………………………………………………………………………
 
「許許多多甲蟲種中,最先被列為大型魔物,危險度足以與鎧龍、轟龍等等齊名,便是有『重量級女帝』異名的重甲蟲肯内爾·傑爾達斯。」
 
沃藍得口調專業說:「綠色基調的厚重甲殼,圓碟狀的軀體,加上四隻大型彎脚,常被誤認為下顎的小前肢,以及很顯眼,又長又粗的長尾尖端長有鋏子,別名圓月尾。
 
因為體積大,重甲蟲行動緩慢,不算太難對付,但就如我所說,重甲蟲與徹甲蟲族群真正可怕之處,既牠們之間的合作連繫,巧妙彌補彼此不足,在廣大的魔物世界之中也屬難得一見。
 
當然啦,其實牠們算不算得上『合作』,有待商確。就我們人類的價值觀而言,重甲蟲『使用』徹甲蟲的方式令人髮指!這次我和赫斯提亞前去對付的重甲蟲亞種『砲甲蟲』,外觀上只有甲殼變黃,尾鋏變長,但如何對待斧甲蟲,夠叫人下巴掉到地上喔~」
 
…………………………………………………………………………………………
 
斧甲蟲38號感到氣餒,長年以來,一直看到同胞被用了就丟,牠既生氣又無奈,好不容易想到法子,大家卻腦子裡只有交尾交尾交尾,明明都說好了,還是一聽到交尾就精蟲充血,為了交尾啥都不顧,真是活該死好。
 
話雖如此,牠現在也和其他同胞乖乖待在地底下待命,蓋牠心裡雖萬分不願,可身體一嗅到費洛蒙,依然抗拒不了本能,百般掙扎的前去女帝那邊。
 
目前女帝正與兩個獵人交戰,牠看那兩個獵人一雄一雌,雌方照人類標準算是一代美女吧?看她的動作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而男方那邊,很明顯的正在袒護她,所以也不怎麼專心。
 
這景象令38號心有感概,想說人類之間的雄雌關係要來得平等多了,固然雄性仍有義務要保護雌性,至少雌性不會認為雄性天生就該為她死,反觀自己的族群……
 
((((((((((((((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快讓我交尾!!)))))))))))))
 
要是欲望可以軟化岩層,那這群斧甲蟲已經掉到地底五百公尺去了。38號不齒的想,要是大家搞蟲海戰術的話,幾個獵人算啥?偏偏大家總是認為,有外敵來襲就是向砲甲蟲証明自己的機會,因此大家都是一個一個上。
 
「噗————!老娘不爽啦————!」女帝被獵人打得冒火,身體底部噴出瓦斯,接着尾巴直接插入地面,被夾岀來的乃是剛才的66號!牠興奮的喊:「感謝女帝賜我機會!小的一定會好好表現!」
 
女帝不鳥牠喊啥,縮緊尾巴鋏爪且注射洗腦費洛蒙,66號爽得眼睛變色,前腳鐮刀跟著伸長,一張阿黑顏喊:「喔喔喔喔喔!感謝女帝恩賜!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我們就交尾——嗚哇哇哇哇!」
 
66號還沒講完,女帝便把牠當鈍器猛砸向敵人,有砸到還好,可惜皆是砸到地面,砸得牠鼻青臉腫。儘管女獵人讓砲甲蟲的暴行嚇了一跳,66號照樣爽歪歪的喊:「女帝大人不用客氣,請儘量用奴才的身體吧!哇喔喔喔喔!」
 
女帝被打得失衡,66號滾到一邊去,牠老兄立馬站起高舉雙鐮喊:「敢傷害我的女帝!我跟你拼命!」然後三兩下就給拿長槍的女獵人捅爆,當場陣亡!
 
「嘖!垃圾!下一隻!」女帝再次從地底拖出一隻斧甲蟲,這次是127號,牠志高氣昂講:「那小子太爛了,奴才肯定讓您滿意!請准許我使出絕活!」
 
127號乘於砲甲蟲背上,抬直身體再高舉前腳吼:「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刻了!看我久練以久的大絕技!」牠快速扭動腰部,緊接着嘶吼:「麻痺液射線!」正如其名,牠後腳間的腹部噴出射線樣的黃色液體,直接掃到了男獵人,令他麻痺倒地!
 
「哇哈哈!看到了沒有!?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我們就交尾吧!」127號得意的喊,而砲甲蟲喊出:「就是現在!」將牠放到嘴邊。「咦?女帝你要幹麻?」砲甲蟲不理127號的疑問,自行在嘴內累積壓力,緊接着!
 
「必殺!甲蟲激炮!」
 
伴隨轟音,砲甲蟲噴射出龐大黏液塊!連帶被發射出去的斧甲蟲拖着長長的『阿阿阿阿阿阿啊!女帝萬歲!』之臨終聲,一直線撞上岩壁,當場粉碎!隨即女獵人又嚇得花容失色!此時38號暗叫不妙,因為牠就在砲甲蟲旁邊!
 
果不其然,下一刻牠就被砲甲蟲拖出來!體認到死期不遠的38號一面使出吃奶力氣想掙脫,一面無意義的大喊:「臭婊子快放開我!我才不要被妳當砲彈勒!」砲甲蟲頭上冒出一個問號講:「這支奴隸怎麼會反抗啊?算了管牠的。」
 
砲甲蟲照標準程序注入費洛蒙,38號逐面容扭曲,六腳顫抖講:「我……我才不會屈服呢!只不過是被中出……阿喔喔喔喔~真爽……不對!要是連我都死翹翹,斧甲蟲就沒有未來了!喔喔喔喔~~~腦、腦袋開始白茫茫……不!不可!我滿溢的自由之心!絕不會被本能擺佈的!」
 
「這隻奴隸有夠吵的,快點用掉好了。」砲甲蟲毫無仁義的將38號放到嘴邊,38號瞬間理解到死期在倒數計時了!
 
「不——!這只有這樣絕對不行!求求妳放了我吧!嗚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與66號一樣,龐大黏液塊推着牠直往岩壁衝!「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自由平等萬歲!!」
 
38號與黏液塊一同炸碎於岩壁,今日第三次的當場陣亡……並沒有!獵人們不說,連38號自己都感到不可置信,蓋牠只是在地面滾了幾圈加六腳朝天,沒有當場玉碎爆漿耶?
 
(在……在天上的老父老母,我……我活下來了耶……)
 
38號朦朧的意識中,似乎看見了老爸老媽在沙漠的天上向牠微笑……
 
「咦?沒死耶?那再來一次好了。」
 
完全不會看氣氛的砲甲蟲蠻橫無比,又一次用牠使出甲蟲激炮!於是牠拖着兩行血淚喊著:「○————————!來世絕對不當斧甲蟲了啦——————!」又一次的直擊岩壁爆炸!
 
在場所有生物皆認為,這次38號總算死定了,豈料38號又活了下來!簡直是魔物界的奇蹟!砲甲蟲停在牠旁邊,難以置信的說:「居然讓我噴了兩次還沒死……你究竟是什麼蟲?」
 
「我……我……」38號氣若遊絲,回望她大眼說:「我……只是隻追求自由平等的斧甲蟲……」「……自由平等?」此時此刻,兩者之間,仿彿有了什麼精神交流……
 
「聽不懂你在講啥,既然沒死就來第三次吧。」
 
如此這般,第三次像砲彈般(分明就是)飛出去的38號,喊出本日最撼動沙漠之慘叫:「妳他馬的根本就是想殺我吧—————!?哇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啊!!」轟隆!
 
…………………………………………………………………………………………
 
「我得承認,身為男性,當時我真心想,這世上怎會有這麼悲慘的生物啊~?」沃藍得感心感心的點頭,身為女性的羅倫安琪拉表情微妙,輕聲問:「後來怎樣了呢?」
 
「後來喔?」沃藍得搖搖頭說:「赫斯提亞不知何緣故,突然就跪地哭喊『人家才不是那種女人啦———!嗚哇~~~~~!』我看她也無心戀戰,就直接拉她回營地,交副任務交差了!怎樣?故事有趣嗎?」
 
「嗯!有趣!」與嘴巴相反,羅倫安琪拉趕緊用書遮住臉,好避免視線交會。沃藍得這時心裡又鬆了一口氣,幸好她沒追問,不然以這事件為契機,日後可是鬧出不小的事件呢!好理佳在!
 
…………………………………………………………………………………………
 
「這……這是那裡?我……我死了嗎?」38號掙開眼睛,發現自己正在艾路洞窟裡面躺平,全身或貼或纏了好多的魔物專用OK繃或繃帶,身邊被好幾隻同胞包圍。
 
「……看來我保住一條小命了?獵人們呢?」
 
「那個雌性獵人不知為何,喊着『人家才不是那種女人啦』就跑了。那個無關緊要,重點是……」眾斧甲蟲一致噴淚加下跪喊:「對不起!我們錯了!」
 
「……你、你們這是!?」38號訝異說道。
 
「我們一直以為你在毫洨我們,萬萬沒想到,你是來真的!」
 
斧甲蟲31號痛哭流涕說:「被女帝噴了三次還沒死!而且寧死不屈!您真是斧甲蟲千年難得一見的英雄啊!」
 
斧甲蟲72號跟着說:「我們充分見證到您的堅強意志與鋼鐵信念!」
 
斧甲蟲59號隨著說:「所以我們決定,要跟隨您的腳步!請您帶領我們掀起一場革命吧!」
 
「……你、你們!」38號感動得噴淚喊:「我真是猛烈的感動啊!如今我們斧甲蟲終於萬眾一心了!好!我們來唱首老歌,作為本日的見證!大家一起唱吧!一、二、三!」
 
斧甲蟲的歌聲迴響於洞窟—
 
「被妳所吸引~只追隨着妳~
 
今日也要搬運~戰鬥~增加~然後被吃掉~
 
被妳給抓到~再相逢~又給妳扔掉~
 
但是儘管如此~我們依然為妳犧牲奉獻~
 
嗚呼~這就是~這就是~斧甲蟲人生!」
 
 
 
 
 
 
 
 
 
 
 
 
 
 
 
 
 
 
下回預告:「下回乃是應再次回到獵人界的元氣貓所提案,所誕生的奇妙故事!還記得他的朋友,敬請期待!」
 
作者的話:「啊羅哈~大家有沒有挖到神護石啊?作者我終於挖到一顆匠7了!但是另一技能卻是裝速6,真是給他微妙啊……
 
本文好久沒有以魔物為主的章節啦,本次乃是依4代中讓本作者最為印象深刻的砲甲蟲加斧甲蟲所寫。身為男性,看著斧甲蟲一隻又一隻壯烈成仁,總覺得蛋蛋都疼了起來呢,不過38號應該是沒戲份了啦。
 
那麼大家下次見啦!
 
最後再喊一聲,金獅你他○的渾蛋!!」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9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