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最新主題
台版MHXR 5★~雙頭狩獵

日版MHXR 7.8更新~霸龍

日版DDON 3.1亡國之炎 12/1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一百九十三回—入手吧!魔物騎士之證!絆石!

向下

第一百九十三回—入手吧!魔物騎士之證!絆石!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6-11-07, 00:04

第一百九十三回—入手吧!魔物騎士之證!絆石!
 
王國歷七百九十七年四月一日,這一天,沃藍得帶羅倫安琪拉到獵人重鎮之一,基路迪卡拉市街參觀。與米加納迪、東多魯瑪等古老市街,仍殘留不少古代風貌相比,基路迪卡拉可說是座現代化的大城市。
 
各色石磚整齊鋪設於地,建築全為石造,多為圓柱形屋頂,都市機能經過良好規劃,綠意隨處可見,市容清潔美觀,如果不看街上到處走的獵人,此城市仿佛西方的古典城市般美輪美奐。
 
港口那邊,沃藍得牽羅倫安琪拉的手出了碼頭。兩個人皆穿簡單的獸皮服搭墨鏡,會專程來這裡的理由很簡單,王女殿下前天看了電視節目『直擊!少數民族之謎團!』其中提到了培育魔物且一同生活的奇特民族,及職業『魔物騎士』,於是便吵著想多知道一些。
 
沃藍得想想也不壞,這位王女殿下是該多懂一些事情,便帶她到既是獵人重鎮,亦與魔物騎士有歷史淵源的獵人市街,基路迪卡拉(※)
 
兩人先到中央噴水池廣場,噴水池中心設置個大型雕像。那雕像乃是個騎著小號雄火龍的短髮少年,少年左肩還攀著一支扁臉艾路。羅倫安琪拉走近雕像,少年與扁臉艾路皆笑容開朗,而展翅的雄火龍則左眼受傷。
 
「要介紹魔物騎士,就不能不提這一位。」沃藍得手摸雕像台座下名牌說:「大約是接著龍歷院所開啟的獵人第六時代之後,有位騎著魔物的少年騎士帶著艾路,來到了這座基路迪卡拉,自此開始了他的英雄旅途,伴隨著魔物騎士之存在逐漸為人所知。」
 
手揮過名牌上所刻的『龍斗&納比爾&雷烏斯』(※)文字,沃藍得手指少年右臂上的蛋型物體:「那就是魔物騎士之證,絆石,也是魔物騎士之與魔物建立關係的重要輔助道具。
 
記得我曾說過,本來有許許多多魔物,被認為不可能馴養嗎?就是在這第七黃金……我這說法,其實有所爭議,由魔物騎士建築的大時代,能否算入魔物獵人歷史之中?嗯,這就交給史學家去爭論,殿下只要先知道,正因為與騎士一族之交流,才讓許多魔物之馴養變得可能。」
 
「喔~」羅倫安琪拉彎腰,看了眼名牌說:「以往看過好幾座雕像,只有這座保存良好,而且有寫上名諱耶?」「哈哈,說得是。」沃藍得回:「一來,基路迪卡拉保養的比較好,二來,受這位騎士當面幫助過的村莊眾多,名號廣泛流傳,經歷過歷史洪流,他的名號依然保留下來,而且毫無懸念,他就是解除過世界危機的魔物騎士。」
 
「聽起來好偉大呢~」羅倫安琪拉為之敬佩,然後目光瞄到後面的露天咖啡屋講:「我們去那邊喝些茶休息吧。」
 
坐到人家店裡喝了茶吃了蛋糕,她聊一聊幾句問:「可是呢,人家想一想,你不是說超鬥技會時候,獵人們都騎著魔物到處跑,那跟騎士有何不同呢?」
 
「殿下這問得好,」沃藍得摸摸左腕說:「剛剛我有說到絆石,要先擁有它,再來與魔物真正建立起同伴關係才能算得上魔物騎士,像我們這些獵人,其實不過是透過展現力量差距,強迫魔物服從指示罷了。
 
一般說來,騎士一族在到達某年齡之後,便會受村長舉行儀式,授與絆石與魔物蛋,接著讓蛋孵化,建立羈絆,之後才是魔物騎士之起點。」
 
「那你這麼說,」羅倫安琪拉再問:「只有天生為騎士一族的人,才能當上魔物騎士囉?」「可以那麼說,」沃藍得點頭說:「自幼與魔物相處,習慣與魔物在一起的人,較為容易與魔物成為同伴。
 
相對的,對我們這些獵人來說,想與魔物真正心靈相通,相當困難。」
 
「但是,事情總有例外,對吧?」
 
「殿下總是敏銳到讓我害怕,是的,事情總有例外!」
 
沃藍得回憶過往說:「大概是瑪拉與紅鷺比完第一場之後的事,工會發了通知給我,說哈克姆村,即那位英雄騎士的故鄉,今年的絆石有多餘,要不要挑戰看看?
 
啊,這裡要跟殿下解釋一點,絆石的功用不單只是與魔物建立羈絆而已,它還能藉由與騎士間的連結,讓魔物發揮出潛能。因此獵人工會與各自臨近的騎士村莊協議,如果有多出來的絆石,希望能轉交給獵人使用。
 
由於種種原因,協商之後工會派遣實力、品格皆受認可的獵人前往,在村莊接受試練,通過的獵人便能領受絆石……建立這項規則。
 
我呢,自然不由分說,便騎上我的蒼火龍阿蒼,前去哈克姆村。」
 
…………………………………………………………………………………………
 
「到了……」
 
靠懸崖所建,用木板連接開墾好的平地,房屋低矮多為木製,人型屋頂,平地座落數塊田地,還有大型的風車及天然瀑布,單純看來乃是早期的高山村落,然而卻可見幾種大型魔物,如德斯蘭波斯、楊庫克、巴巴康加等等與此地居民相安無事,平安生活。
 
歷史上最有名的騎士村莊,哈克姆村。果然是騎士之村,看見沃藍得駕著蒼火龍降落,村民們不但不驚慌,有些還過來觀看,向他打招呼,他也順便自我介紹,並問到要去那受測驗。
 
照村民所說,前往村中最氣派的木屋……等等那迎面走,來帶著一頭雷狼龍的刀疤男,那不就是紅鷺?同行加熟人,見了面總要打聲招呼,沃藍得舉手出個聲,對方也舉起左手,而且還轉來轉去,擺明了在現某個東西,等著他問。
 
果不其然,他早一步通過了試練,裝著絆石正想找個獵人同行來炫耀炫耀呢。沃藍得只得聽他哇哈哈好幾句,然後被他拍肩膀鼓勵曰:「加油喔!我前面來的獵人全部都失敗了!」走的時候也要哇哈哈,沃藍得便朝他背影比中指,以示他馬的。
 
(有什麼了不起,憑我與阿蒼的感情鐵定會過!)
 
不知道為什麼,通常村長這號人物都是小個子的龍人族爺爺奶奶,哈克姆村也不例外,是個頭大大,毛髮濃密,身穿紅色外套,手拿奇怪拐杖的龍人老爺爺。
 
沃藍得上前行禮,表明來意,哈克姆村長用手上拐杖敲了下地面,認真說:「獵人大人,歡迎來到哈克姆村,相信您已經曉得相關規則。」他看向蒼火龍說:「顯然您準備好了魔物,不需我們給魔物蛋了……喔喔,這頭蒼火龍,剛成年不久,還很年輕呢。」
 
「正是,村長大人如何得知?」
 
「從鱗片、爪牙的生長情況來判斷。看背部的工會識別標記,獵人大人讓牠在野外獨力生活吧?本村的廊舍剩下幾個位子,要不要考慮?現在簽約打七折喔?」
 
「不不不,不是說我出不起錢,是我覺得魔物,還是讓牠自由自在的好。」
 
「呵呵呵,獵人大人說的好。雖然放在野外有所風險,但生物不會甘願被關在一個小地方的。您有站在魔物角度,思考魔物心情,對魔物騎士來說,此乃必要之事。
 
聊天到這裡,跟老夫來吧。」
 
沃藍得隨村長走,來到山壁下面,塗有奇妙壁畫,且擺有四粒繪上圖紋蛋殼的大門前,而且還有小號的怪鳥在大門前看守。此處乃神聖之地,即使在門前,沃藍得仍清楚感受得到。
 
「不好意思,這裡不能讓外人進入,請等候片刻。」哈克姆村長打開門進
去,不久之後,他便拿出一個金屬物體將其遞給沃藍得:「這就是絆石,獨一無二,每個人一生只有一個的絆石。」
 
沃藍得接過絆石端詳,平整無暇,形狀像雞蛋說::「上面沒花紋嗎?我看文獻上有啊?剛才某個王八蛋的也有啊?」
 
「呵呵,時代在進步。」哈克姆村長笑說:「這種絆石,專為你們這些修者獵人所製造,等你通過試練,用它與魔物建立羈絆,它就會變成你的形狀。」
 
「變成我的形狀?村長,您不是在說糟糕梗吧?一點也不好笑。」
 
「咳咳!」哈克姆村長不好意思的轉移話題:「試練第一關!」
 
「咦!?太突然了吧!?」
 
「先把絆石裝好!」「OK!……怎麼裝?」「放在手上就會黏好了。」「哇!真的耶?啥原理啊這個?」
 
「聽好囉!這關沒過就直接死當!」
 
「啥?……喔!放龍過來吧!」
 
「將絆石對到你的魔物臉。」
 
「嗯嗯,這樣嗎?」沃藍得舉起手,讓絆石面對啊蒼的臉,阿蒼歪了幾下頭,八成想這是在幹嘛:「再來呢?」
 
「思考吧,」哈克姆村長認真回:「羈絆的起點,亦互相的回憶,邊想你們的回憶,邊將為對方著想之心情,輸入絆石,若你們之間有羈絆基礎,絆石會有所回應。」
 
(聽不太懂……大概這樣?)
 
當時是在一場令人不快的任務之後,阿蒼剛孵化不久,又失去母親,工會認為放置不管存活率太低,商量之後,決定要沃藍得負責照顧。等成長到可對付小型魔物,再放回野外。
 
儘管火龍成長速度快,只需幾個月,這段時間沃藍得可是忙得很,發生不少事。等到離別時刻,沃藍得覺得鬆了一口氣,又感到不捨。後來超鬥技會開幕,要求獵人準備隨行獸時,他第一個就想到了牠,而令他訝異又感動的是,牠居然還認得他……
 
「喔喔~~」
 
「咦?」旁人驚嘆聲拉沃藍得回到現實,想得太專心,他沒察覺到絆石發出淡淡光彩,哈克姆村長見狀便點頭:「只視魔物為獵物的獵人,無法發動絆石。有很多獵人,連這關都過不了。呵呵,看來您的確有魔物騎士的資格。」
 
沃藍得為絆石之光所驚奇,不由得轉動手腕多看幾次,哈克姆村長再用拐杖敲一次地面,喚回他注意說:「接下來就是正式試練了,聽著!絆石要發揮力量,需要經過神聖泉水洗滌。
 
因此,您的任務既去波爾迪山丘,那裏的試練洞窟,讓絆石接受洗禮。同時那裏準備了模型蛋,要把它完好無缺放入繳納箱。
 
對G級獵人來說這很簡單,所以任務限制為只能讓魔物戰鬥,明白了嗎?」
 
村民們為沃藍得的蛻皮刀綁上繩索,且給他戴上封靈器具,阿蒼背上則裝上村內製作的魔物鞍繩。自哈克姆村長那接過標誌好路線的地圖,如此一來,便完成準備作業,他騎上阿蒼,有些緊張又期待的飛上天,開始試練。
 
依照地圖,蒼火龍飛翔於波爾迪山丘上空,找到指定洞窟,著地進去。眼前所見,乃是壯觀的地下溪谷,谷底深不見底,對面山壁數道瀑布傾洩,嘩啦啦沒入黑暗,沃藍得對此景象稱奇之餘,也不忘任務,駕蒼火龍沿著人工道路深入。
 
顯然經過人力拓展的道路,足以兩三頭大型魔物通過,自然也少不了野生魔物棲息,幸好只是藍波斯、蘭哥茲達之流,阿蒼毫無壓力的踢飛牠們,大搖大擺往目的地前進。
 
順利來到最深處的房間,看來是個鐘乳石洞,越往內就越窄,最裡面那,兩座石製雕像中間,有道流著清澈泉水的小瀑布,水流向下流洩,分成好幾道小溪流往洞口,或許這裡是水源流經之地吧?
 
踏過小溪,走到小瀑布前階梯,沃藍得下龍,略帶不安上階梯,將裝絆石的手伸到小瀑布裡,感受清水沖刷手臂,他默念祈禱詞,隨著絆石發出光輝,他的不安也讓清涼感所消除掉。
 
(好啦!再來搬蛋回去就行了!)沃藍得心情輕鬆,雙手捧起模型蛋,接下來得靠雙腳運去洞窟,不過在阿蒼護衛下想來是輕鬆寫意。
 
(騎士試練不難嘛?)沃藍得心情愉快,想像回工會後,向大家現絆石之神氣畫面,步伐不由得都輕飄飄囉~直到出了房間,看見道路上,居然有頭雄火龍在那裏搖頭晃腦,他才頭皮發麻,心想大事不妙!
 
那頭雄火龍體型比啊蒼大,甲殼上傷痕遍佈,可見是頭戰績豐富的壯年雄火。雖然阿蒼生為火龍亞種,基礎能力高一些,但要戰起來,恐怕佔不了上風。
 
(先回去避風頭,等牠自行離開好了。)戰鬥能避就避,沃藍得想悄悄後退,豈料阿蒼先發出宣戰吼聲,引起那頭雄火龍注意—(笨孩子!)沃藍得心頭暗罵,年輕人太衝動了!
 
「吼———!」阿蒼衝刺向雄火,對方馬上展翅飛起,打算進行空中戰,阿蒼也立馬飛天,兩龍逐在地下溪谷上方交戰。
 
(沒辦法!)既然如此,唯能搬蛋快走!沃藍得趕快確認出口,雙手捧著脆弱的模型蛋一二一二向那走。村莊的工作人員在溪谷入口那準備了繳納箱,出了溪谷後將模型蛋放好,讓阿蒼載走即可,雄火龍不至於窮追不捨,因此阿蒼只需爭取時間到出谷就好。
 
「坳喔喔喔———!」
 
「什麼!?」
 
不過跑了些路,阿蒼的哀嚎就止住了他腳步、沃藍得連忙看向上方,就見阿蒼旋轉著墬落,他不由得心頭一緊,幸好阿蒼在墜入黑暗前穩住身子,邊上昇以邊以火球回擊對手,然而雄火高速飛行,火球全落於牠身後,一粒接一粒射到岩壁,爆炸出紅光及轟音。
 
是一時太累了嗎?雄火龍放慢速度,貼著岩壁平飛,阿蒼追上對手,亮出雙腳,猛然拍翅加速踢向牠,想不到雄火龍竟然也拍翅瞬間上升,不但閃過攻擊,更讓阿蒼自己撞上岩壁,受到損傷。
 
沃藍得急得踱腳,阿蒼果然不是對方的對手,實戰經驗差太多了!平常他總是靠控制韁繩告訴阿蒼怎麼作,真心沒料到牠獨自對戰同等魔物會這般弱勢:(怎麼辦阿怎麼辦!?)
 
要達成試練的話,就相信阿蒼沒問題,直接出溪谷,然而這需要不少時間,如果在這之間,阿蒼就被幹掉了呢!?
 
「啊啊啊啊!?怎麼辦阿!?」沃藍得兩腳反覆亂踏,又看手上的蛋又看阿蒼那邊,內心如火燒又努力想法子,掙扎不已,直到阿蒼哀號聲再次迴盪溪谷,他心一橫:「法克!不管了啦!」
 
沃藍得將模型蛋一拋,顧不了蛋有破沒破,馬上動手拆封靈器具:「阿蒼撐住!我這就來幫你——咦?」
 
絆石發出強光,有如黑暗溪谷中的小小白星——「這……這是?」光芒的強度與先前截然不同,緊接著原本光滑的表面泛起波紋,絆石邊緣向外擴張,然後自中央燃起蒼火,染上絆石全體,最後形成蒼色火焰一般之形狀。
 
(會變成我的形狀……指的就是這樣嗎?不,那現在不重要!)透過絆石,沃藍得感應得某些情緒流入他內心,害怕、痛苦、畏懼,以及想為誰盡力、證明自己的心情:「我明白了,阿蒼,我不出手,你就盡量去幹吧!我的意念,與你同在!」
 
沃藍得高舉左手,蒼火絆石往三方向開啟,綻放出更強光輝,猶如呼應這股光芒,阿蒼通體燃燒,大放火焰——「吼———!」蒼色的小太陽現身溪谷,驅逐黑暗。
 
…………………………………………………………………………………………
 
「根據後世學者的研究,」沃藍得說:「所謂絆石,真面目可能是一種自然界生成的精神感應素材。」他合掌說:「個體與個體,或著個體與群體,絆石能夠建立、感應到其中意念連結,並將其轉化成能量,回饋給使用者。」
 
「嗯~~~」羅倫安旗拉揚起一邊眉毛說:「這種說法不太浪漫耶。」
 
「哈哈哈,這我不否認。」沃藍得回:「羈絆、心靈相通、一心同體、彼此的意念連結,我想那只是用詞不同而已。相對的,所謂羈絆不單好的方面,稍早前說過,唯有品格受認可的獵人可以接受試練,也唯有為魔物真心著想的獵人,可以發動絆石。
 
為什麼呢?那是因為絆石的來源,絆原石,如果受到邪惡意志所染指,其後果相當嚴重,黑色兇——咳咳!」
 
講到喉嚨痛的沃藍得拿起茶就喝,羅倫安旗拉雙手捧小臉,微笑說:「你看看你,太勉強了啦~先休息休息。聽說大門外的櫻花坡很美,待會去欣賞欣賞,再說後續吧?」
 
「好好……就那樣……咳咳!」沃藍得裝咳嗽,心想差點說溜嘴,把她還不需知道的事情告訴她,然後回想回想那之後的事情。」
 
…………………………………………………………………………………………
 
黃昏的哈克姆村,村長房屋大門前,許多村民圍觀下,沃藍得面帶遺憾,兩手捧破掉的模型蛋給村長爺爺,低頭說:「我失敗了。」他拆下絆石,遞出說:「我還沒資格擁有它。」
 
村長爺爺伸出手:「你在說什麼?它已經是你的形狀,拿去吧,那粒絆石屬於你的了。」
 
「啥?」沃藍得不解的說:「可是,我沒通過試練啊?」
 
「呵呵呵,老夫有說過,蛋破掉就失敗嗎?」村長爺爺滿面笑說:「試練用意在驗證你與隨行獸之間羈絆,而你已經證明了。所以,恭喜你。」
 
「這麼回事啊?村長爺爺,您真壞心眼。」沃藍得現出寬心笑容,裝回絆石,圍觀的村民們一起鼓掌,祝賀他的成功。沃藍得不太好意思的揮揮手道謝,村長爺爺冷不防補刀:「你可別得意,上個獵人可是完美達成喔。」
 
「村長爺爺您真的很壞心眼耶!」
 
「呵呵,好啦,騎上你的隨行獸,展現英姿給大家看看吧!」
 
「好!」沃藍得吸氣提振精神,村民們配合的讓出道路,直通廣場那等候的阿蒼——「上囉!」
 
得到騎士資格的獵人跑步向前,吹口哨呼喚隨行獸來會合,當兩者並行之時,獵人舉起蒼火絆石,喊出期待已久的:「Ride On!」迅速攀上蒼火龍背部,獵人雙腳夾緊拉起韁繩,蒼火龍立刻雙腳瞪地,展翅高飛向金色天空。
 
村民們高聲吶喊或揮手,向遠飛的獵人歡呼道別,村長爺爺感概的說:「若他出身於本村,相信會是傑出的魔物騎士吧?」
 
「真要那樣,我可是會感到困擾。」村長身後,走來一位身穿S級修行者蔚藍制服的金髮男子,繡有白薔薇的寬大披風隨風飄揚,男子站在村長後方說:「怎樣?事情可順利?」
 
「明知故問,」村長爺爺正經回:「照您所指示,老夫將您特製的絆石交給他了。差不多,可以說了吧?為何閣下如此赫赫有名的人物,會特地來這種山中小鄉村,大費周章就為拿個東西給人?」
 
「相信我,您不知的好。」男子的態度高高在上,清晰有力說:「這樣說吧,『騎乘者』傳說?」
 
「居然?」村長爺爺轉過身看他,訝異說:「這古代傳說連騎士都鮮少聽聞,閣下居然曉得?」
 
「我總是能剛好取得所需資訊。」男子搖搖手中的藍皮書,淺笑說:「哎呀,想一想,似乎不太對應?讓我換第二種說法……」
 
「為了調整命運之路,讓他得到高功率絆石乃必須條件。」金髮男子,雷迪蘭如此說道。
 
…………………………………………………………………………………………
 
基路迪卡拉大門外頭丘陵地帶,因櫻花樹眾多,而被命名為櫻花道,在櫻花瓣飄揚之美景中,沃藍得踏著翠綠草皮,與羅倫安旗拉講述之後經過,不管他或她,皆沒有發現,有人自山脈下面的洞窟那出來。
 
那是個十二歲左右的黑髮少年,身穿著罕見的鮮紅騎士系列,背著孩童尺寸的怪鳥大劍,騎坐於青怪鳥身上。光從外表很難想像,此位少年渡過雪原,剛剛才穿過了山脈,走山中洞窟到達了櫻花道。
 
「哇~~~這裡就是櫻花道,那那邊超大的建築物是基路迪卡拉囉?」少年難掩興奮之情,舉起裝有絆石的左臂,回想旅途艱辛,忍不住握拳感動講:「龍斗爺爺曾到過的基路迪卡拉……我終於也來了!」
 
「噗噗~啥爺爺嗎~?」少年背後的艾……長得很奇特,十個人來看都會說這啥突變種的扁臉艾路,表情超欠揍的譏笑說:「都千年前的人了,要說也是鳳鳴你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公的祖公的……喵喵!咬到舌頭了!真是,血統誰證明的了啊?人類就是愛攀名附親的,笑死喵!」
 
「嘖嘖,納比爾你才是。」名喚鳳鳴的少年騎士,不屑的講:「就因為長得像龍斗爺爺的夥伴納比爾,就自稱納比爾,厚臉皮跑到村裡白吃白喝,你才不要臉到沒極限。」
 
「嗚喔!」納比爾雙手比叉哀叫,顯然此話正中牠心窩,逼牠轉移話題說:「……咱們不要說這個了,快進去基路迪卡拉裡面,跟工會人員打招呼吧!」
 
「不用你說。」鳳鳴他清澈眼光望向基路迪卡拉,胸中滿懷希望及夢想——(龍斗爺爺,我要成為世界第一的魔物騎士,繼承『騎乘者』傳說!)
 
王國歷七百九十七年四月一日,這一天,也是哈克姆村的年輕騎士來到基路迪卡拉的一天。
 
 
 
 
 
 
 
※:物語特有的獵人市街。
 
※:皆是動畫版人物名。
 
 
下回預告:「許久沒出的超鬥技會章節,『爆風飛翔』!」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因為他叉的臭老闆,加上週末員工旅遊,所以這次拖了蠻久的阿。
 
這段時間有兩個值得記錄地事情,一個是mhf-z的發布!10月初才說過黑蝕啥時會變成遷悠種,沒想到來的那麼快。
 
第二則是如大家猜測的,mhx加強版,mhxx消息出來啦!新古龍天慧龍看起來真是有夠炫的,而且三月十八就發售,這次等四個多月就好啦!
 
然後要提提本回紀念的物語,作者總算快破關啦。如作者在其他串說的,本以為是大雷作的,玩了之後……
 
簡直是mh系列近年來少見的傑作!
 
動畫版也播到第五集了喔,那大家下回見啦!
 
Ride On!」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5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