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三麗鷗聯名特設

日版MHXR 三周年特設

日版DDON 3.3 絕望降臨 8/16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第二百零九回—麗莎暗殺指令!

向下

第二百零九回—麗莎暗殺指令!

發表 由 紅豆冰 于 2017-07-19, 20:44

第二百零九回—麗莎暗殺指令!
 
暑假,學生們歡欣鼓舞,社會人士無動於衷,這段時期也常是電影強檔頻出,因此沃藍得與羅倫安琪拉為了看蜘蛛人·離校日,出王宮去電影院,無奈暑假人太多,當場次滿位,兩位只得在電影院旁的丟坡理炸雞店消磨時間,邊吃炸雞邊聊事情。
 
「之前我就想問,」羅倫安琪拉問:「為何羅克勒克獵人陣中你與紅鷺交情會很好呢?」「說過不少次,」沃藍得回:「我倆同為劍客,多少有些惺惺相惜,要論關鍵的話非那件事莫屬,時致今日,我依然不知起因為何——」
 
…………………………………………………………………………………………
 
海洋深處的海底古城,其內部之王座上,有個黑髮男子兩腳開開,右腕頂扶手來撐臉,他身穿白襯衫與黑西裝褲,面貌被陰影所遮蓋,而他左手握鐵鍊,牽著一個著薄紗的紅捲髮爆乳美女。
 
那女子兩眼上挑,面容妖艷,平常該是個對他人趾高氣昂之女王大人吧?然而卻像個徹底馴服之寵物般依靠在他的王位旁。
 
咖、咖、咖,腳步聲接近,面向王位走來的他,身型偏高健壯,如刺蝟似向後大為沿展之金髮引人注目,黑星鐵製眼罩遮住半邊臉,一襲漆黑裝束,他捏捏鼻子說:「不管來幾次,這裡的臭味始終令我作噁。」再看向王位說:「看來你們在玩寵物piay?品味真差,低級。」
 
「放肆!」女子一改態度,起身變出長鞭擊地,兇巴巴喊:「迅彪影彥!你竟敢在法爾大人面前無禮!」
 
迅彪影彥不當她的威嚇一回事,嘲諷樣說:「忠犬護主,真可愛?小狗閃邊去,我要問問妳的主人,今天吹啥風?很久沒有召我來這了,該是有個大工作吧?」
 
名喚法爾的男子一抹冷笑,射出一張照片,迅彪影彥兩指一接,看看照片中之人,輕浮収斂幾分說:「目標是這女孩?」「正是,」法爾改個姿勢,十指交叉於腹說:「說來奇怪,由〝祂〞直接委託。」
 
「喔~居然是〝祂〞?」影彥訝異說:「這女孩……我認得她,要殺她,小事一樁,但獵人王可是惹不起之角色,她有何價值,使〝祂〞即使後患無窮,也要抹除掉她?」
 
「聽阿卡姆轉述,〝祂〞在看到了前天新聞後,下了這道指示。」
 
「前天新聞……超鬥技會中,有魔物逃出,本以為要發生大慘劇,沒想到那頭恐暴龍卻在她之前伏首,避開了危機……好吧,我也有些興趣,就讓我嘗試看看,不過,我要是認為不划算,這任務就不接了。」
 
「哼,成交,訂金一如往常。」「我要是退出,原額退還,等我消息吧,老闆。」
 
…………………………………………………………………………………………
 
「沒記錯的話,」沃藍得說:「我與麗莎共同主持紅鷺的比賽,事後找了間酒店,替紅鷺慶祝勝利,事情就在這時發生。
 
我喝了飲料,突覺得肚子作怪,去廁所蹲了一時半載,出來回桌時,看到麗莎不在位上,便問紅鷺她的去處,豈料他一臉納悶,回說麗莎不是跟我去外頭了嗎?我倆摸不著頭緒一會,我口袋中手機響起警報。」
 
…………………………………………………………………………………………
 
城鎮外頭的樹林,麗莎跟隨沃藍得走,眼看離城鎮越來越遠,越是深入林區,再說天色已晚,暗到快要見不到道路,麗莎問:「那隻受傷艾路在那邊?還沒到嗎?」「傷腦筋,」沃藍得抓抓頭:「都叫牠不要走遠了……嗯?」
 
前方草地上有隻蝸牛,他並未避開,而是直接踩爛,繼續往內走,麗莎於後頭說:「對對,沃藍得大哥,」她拿出手機滑一滑說:「薩姐剛才傳訊息,說想跟玩你大人的夜晚遊戲,請你快去她家。」「真的?那不重要,我們先找艾路,在那呢……哎呦?」
 
聽見異音,沃藍得回頭,就見麗莎兩手握著手槍,槍口對準他—「哎呀~不要拿那種東西出來開玩笑,咱們快走吧。」「把手舉起來,」麗莎握槍的手絲毫不動搖,說:「你是誰?為何要扮成沃藍得的模樣?」
 
「這玩笑開大了,我是沃藍得啊?」「不,你是假貨。」
 
麗莎堅定說:「一,他發現傷者,應該會當場送去治療。二,他不會刻意去踐踏動物。三,最重要的,沃藍得聽到薩姐要找他玩,鐵定會心花怒放,原地煩惱要不要叫我自己去找艾路。」
 
「呵呵,好姑娘。」假沃藍得現出邪笑說:「我本想背刺妳,好好欣賞背叛和震驚會如何雕塑妳表情。顯然我太看輕妳,但妳仍太嫩了。」
 
電光石火一瞬間,麗莎甚至來不及扣板機,一根銀針刺入手槍,令它脫出麗莎的手,緊接著釘在後面樹幹上。
 
「妳若有所察覺,」迅彪影彥螁下偽裝:「就該找藉口離開,快到安全地方去,或著用妳暗藏的手槍,從我背面朝我後腦開槍……哼哼,不過,結果都一樣。」
 
…………………………………………………………………………………………
 
「我們工會守衛小隊之間,有設置緊急用警報,一響起我就知大事不妙,紅鷺也自告奮勇要幫忙,於是我們就趕快循GPS位置,前去求救地點。
 
我仍記得當時的驚愕,麗莎她喜歡的治療者系列傷痕累累,本人也遍體鱗傷,她所面臨的竟是最速的暗殺者,『絕影』迅彪影彥。大敵當前,我倆自然不敢有所保留,立刻馬力全開,全力迎戰。」
 
「然後你們就擊退他了嗎?」羅倫安琪拉半點不擔憂樣問,沃藍得苦笑說:「擊退?別說互來互往,我與紅鷺根本是被打得落花流水。」
 
「咦~?」她眉毛彎起講:「你們不都AA級修者嗎?為何二打一還打不過人家?」「就算同是AA級,也是會有落差的,迅彪影彥毫無疑問是AA級天花板,我與紅鷺大概在中至中下那邊。」
 
沃藍得解釋曰:「最主要的,那時戰場在天黑樹林內,套句他砍倒我們時所說的,黑暗乃暗殺者之領域,天時地利完全站在他那邊,如果在光天化日,他自己也說勝不過我倆合力。」
 
「那,接著呢?」羅倫安琪拉露出一點擔憂,沃藍得有些滿意她的反應,微笑回:「呵呵,接下來嘛……」
 
…………………………………………………………………………………………
 
「別擔心,我這人有職業道德,殺亦有道,不會刀殺無辜。」
 
沃藍得也好、紅鷺也好,包含麗莎皆被鋼線綑在樹幹上,身中數針,針頭塗有的麻痺毒素配合迅彪影彥的暗黑靈力侵入,三個人動彈不得,連開口都辦不到。沃藍得及紅鷺被綁在一起,僅能眼睜睜看著迅彪影彥走近另一株樹那的麗莎。
 
「不好意思,我得速戰速決,不然等他們來,事情就麻煩了。」走至麗莎面前,迅彪影彥笑容殘酷,舉起闇夜劍:「我會很快,妳不會感受到一絲痛苦,再——」
 
動不了?影彥的手停在半空中,靜止不動,為什麼?為啥動不了?影彥確定無外力阻止他動手,那為何他的手卻不聽使喚?下不了手?他望向少女的眼睛,她求生意志強烈,卻不存在仇恨,反到是……
 
迅彪影彥感受到,很久以前,早已忘卻,拋棄許久的情感,居然在他的黑暗靈魂中,泛起了一絲絲波紋:「真令我不快……」多補上一針,少女連眼廉都無法支撐,垂下了頭,同時,她通體泛出了白色靈氣,朝向週圍成圓型擴散?
 
這白色靈氣是?影彥提高警覺,這麼多年來,見識過各種對手,但少女所擁有的靈氣,他分辨不出是何種屬性:(故弄玄虛?夠了,快収工為妙。)
 
將內心波動壓下,黑色的暗殺者舉劍過肩,突然他感覺到有異樣,不知何時,赫然有支樹枝纏住了他的手臂?緊接著自他的地面,竄出了樹根,纏上他的雙腳,自四面八方射來樹枝,剎那間就束縛住影彥。
 
吼———!森林間響起風聲,猶如魔物吼叫,樹木們搖晃身軀,動了起來——「怎麼可能!?」影彥清楚感應到,整座森林活起,充滿強烈敵意:「嘖!」他使勁掙脫樹枝,跳上高空,沒想到林間的無數飛禽飛蟲竟也大量飛起,集合成厚雲衝向他,就算他的斬擊能一時切碎厚雲,也阻止不了其餘小動物撲上他身體叮咬。
 
那怕小動物傷不了他,也不容這樣下去!迅彪影彥爆發靈力波,蒸發掉厚雲,他判斷這場異變該是麗莎的奇異靈力所致,是故他也擴散出靈力場,要取代她的靈力場,下一刻為之驚奇,蓋他的靈力場,居然影響不了麗莎的靈力:(我的靈力論質論量都凌駕於她,怎會!?)
 
「不對……那是!?」他敏銳之靈力感知,得出森林選擇接受麗莎靈力,排斥他的靈力?不但如此,森林快速蔓延出濃霧,遮掩內部情形,加上剛才的騷擾,令迅彪影彥一時分不清麗莎所在位置。
 
他按按黑星鐵面具,啟動紅外線探測,果不其然受到太多阻礙,偵測不出,可是,他之所以號稱頂尖殺手,自有原因。將靈力分配至五官,強化人類天生五感,多年來的嚴格鍛鍊,要在森林內找到一個女孩的呼吸聲,可非難事。
 
(在那裡!)他快速落地,打算要直接給麗莎致命一擊,豈料著地瞬間,地面猛然裂開,無可預測之事態令頂尖暗殺者一時露出破綻,下一刻樹枝們再次襲來,又一次束縛住影彥。
 
(森林在保護那女孩!?但是!終究沒用!)影彥一個旋轉,砍碎所有樹枝,鋒利眼光捕捉到麗莎身影,他使出舞空術飛向她,任憑再多樹枝,甚至有些大樹脫離地面,前來礙事也阻止不了,他瞄準少女心臟,刺出闇夜劍!
 
…………………………………………………………………………………………
 
「這麼多年以來,我依然不懂那夜發生了什麼事?」沃藍得手指轉圈圈說:「大概可猜測,麗莎在昏迷前,釋放出了靈力波動,雖然不多,卻讓森林『活了』起來,整座森林的生靈,一致受到她的召喚,前去保護她。」
 
…………………………………………………………………………………………
 
「磯磯嘰!」
 
奇聲響起,小型獸人破地而出,頭頂撞到影彥手腕,阻止了這技殺著!「又怎樣?!」影彥單手拖地再落地,驚見那小獸人竟是以兇暴聞名的茶茶普,況且不只一隻,為數眾多的茶茶普,邊尖叫邊穿過林間樹木來集合。
 
嗡嗡嗡,振翅聲響起,那是甲蟲種,蘭哥滋達與卡塔羅斯,一種從天降,一種從地爬,魔物吼聲響於霧間,計四頭的青熊獸,以及幾十頭的狗龍們大量聚集過來,包圍住迅彪影彥,大舉進攻來。
 
「喂喂喂,場面真是壯觀,我初次見到這種情形,有這麼多魔物來保衛一個人類女孩?」他兩手撫摸後髮,整理心情,亮出他冷徹邪笑:「感動、感動,好像在演奇幻電影,只可惜,這不是在拍電影。」
 
下一霎那,茶茶普們頭首分離,『絕影』,他的刀鋒無情且極速,那怕是隔一段距離的沃藍得看來,也只見到數不清的刀光閃現成蜘蛛網似光網,其中生靈甚至感受不到痛楚就分成了肉塊與血霧,散落於草地之上。
 
「到天上去向那女孩討賞吧。」
 
將闇夜劍拔出青熊獸喉嚨,迅彪影彥無視牠噴血倒地,轉向麗莎說:「剛才說的,到了天堂,好好感謝牠們奉獻,小姑娘!」兇劍再次刺出,指向麗莎心臟——
 
「的確,這不是在拍電影。」
 
「什麼!?」
 
迅彪影彥的手腕第三次被纏住,這次既非良心,也非樹枝,乃是鋼線,鋼線另一頭—
 
「所以關鍵時刻出來救公主的,不是什麼白馬王子,而是另一個和你這惡棍同樣邪惡的壞蛋。」
 
拉著他擅長的暗器『飛蛇』,來者正是東多魯瑪工會第一高手,銀髮殺手,迪斯基拉:「也就是大爺我!」
 
「……哼!」潛藏於影彥後髮的月迅銀針急速射出,切斷他手腕上的鋼線,緊接著襲向敵手,迪斯基拉也立刻施展殘餘的『飛蛇』迎擊,兩者的暗器於半空中激烈交鋒,直至暗器各自碎裂,不得不收手。
 
「喔~」影彥把其中一根銀針移到面前,看那冒著煙又斷半邊的針,感嘆說:「『死亡殺手』迪斯基拉,果然非浪得虛名,頭一次有人能破壞我的銀針……哎呦?」
 
自霧中,又一個人現身,他揮動大忍者刀,劈出劍氣解放樹上的三個人,他瞳孔奇小的黑眼瞪向迅彪影彥:「又見面了啊,迅彪影彥。」
 
「為了一個小姑娘,東多魯瑪的高手們現身好幾位啊,哈哈哈。」迅彪影彥不撤傲慢神情,環繞四周說:「今天我也有好幾次人生初體驗,哼哼,看來我該知進退了。」
 
碰!煙霧彈爆開,令濃霧變得更濃,迅彪影彥瞬間消失無蹤,徒留他的話語——
 
「替我轉告那女孩,她救了她自己。」
 
…………………………………………………………………………………………
 
「經歷過這場膽顫心驚,我與紅鷺的交情也攀高很多,啊~說膽顫心驚可能還不夠形容,」沃藍得點點頭說:「有幾次我的心臟差點就要破掉啦,要不是迪斯基拉與諾哈曼有趕到,當下麗莎就真的要上天堂去啦!」
 
「聽起來超可怕的~後來呢?有走法律途徑嗎?那可是殺人未遂耶!」
 
「這個嗎,我得說,殿下也有所耳聞吧?我國的警察機關,通常是默許獵人工會的黑暗制裁,相對過去也是,尤其這次事件牽涉到迅彪影彥,沒什麼人敢動到他,更別提指使他的黑暗勢力。
 
還有一點也很重要,迅彪影彥並未留下蛛絲馬跡,可當作證據,單憑我們的證言,是無法將他收押且加以控訴的。」
 
「那有這樣的~」羅倫安琪拉抗議說:「太沒保障了吧!」「有很多因素,我不能一概論之,」沃藍得聳聳肩說:「總之,這個事件只有少數人知道,後來工會方面也增加人力去護衛麗莎,過了沒多久後,有傳聞說迅彪影彥宣稱不再對麗莎下手。」
 
「咦~~~?這也怪耶?不會是想引人放鬆警戒嗎?」「天曉得?反正殿下也知道,麗莎還好端端的住在東多魯瑪,再說咱們也該去看電影啦!」
 
半推半拉羅倫安琪拉離席,沃藍得心裡想另一件事,迅彪影彥之後,是去見了誰呢?
 
…………………………………………………………………………………………
 
「你太令我失望了,迅彪影彥。」王位上的法爾,搖著手中杯,質問他問:「你說,小事一樁?但卻夾著尾巴逃了回來?」王位旁的紅髮美女,幸災熱禍說:「看來你沒嘴巴說的厲害嗎?刺蝟小子?」
 
「呵呵,我說過我會試試罷了。」迅彪影彥兩手插口袋,背靠房中柱說:「這樣對大家都好,獵人王的怒火,誰都招惹不起。」
 
「你可曉得,沒達成〝祂〞的要求,我要如何去答覆?」「我到想問問老闆呢,」迅彪影彥挺起身子,反問法爾:「你這樣視自己為星球主宰的瘋狂人物,為何會甘於服從身分不明的〝祂〞?」
 
法爾拍拍膝蓋,詭笑一聲說:「告訴你無妨,迅彪,我呢,最討厭光明,不管是物理上或精神上,單是受光照射,我就噁心。換成你,你不會想把自己家改造成自己喜歡的嗎?」
 
思索一會,迅彪大笑三聲說:「老闆,真有你的,夠異想天開!你想作的事情,足夠整個卡卡普空星,不止喔,是本太陽系的人全部湧過來幹掉你,再說這怎麼可能辦得到?此事算我今年聽過最荒唐了,哈哈哈!」
 
笑聲迴盪於陰暗王位間——「如果,我有辦法呢?」
 
「啥?」影彥止住笑聲。
 
神色詭異,法爾的手指點點己身的臉頰說:「如果,我曉得卡卡普空星上,的確存在某種機制,可以搶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之前,就達成我的目的呢?事成之後,我的力量將強大到太陽系間無人可敵呢?」
 
「……你雖瘋狂,但不是蠢蛋。」影彥正色回應:「敢那麼說,代表你掌握了一些卡卡普空星的大秘密,可惜的是,其中有個關鍵,非得藉由〝祂〞不可。」
 
法爾回以自信眼神,影彥藉此得到答案,回:「好吧,老闆,我等著看你的如意算盤,有沒有那麼順利?我就再盡些仁義,我面對過各種屬性的對手,也不乏超能力者或高階屬性,然而,那叫麗莎的女孩,我從未感應過那種屬性能量……
 
或許你該去會會那姑娘,說不定可以喚醒你一點人性喔?」
 
兩者言不由衷的相視而笑,影彥說:「我得去見表面上的老闆了,他急著要見我問清楚。訂金全數退還,下回見吧。」金髮暗殺者轉眼間就不見人影。
 
「……法爾大人,」紅髮美女憤憤不平講:「他三番兩次污辱您,毫不尊重,為何要一直容忍他?」「聽話的狗太乏味,」法爾喝口血一樣紅的紅酒回:「再者,『五手指』一起上也非他對手。」
 
法爾目光移向牆上的世界地圖,那地圖老舊破損,其上畫了許多叉號——
 
「你們只須把我想要的呈給我,這樣就夠了。」
 
 
 
 
 
 
 
 
 
 
 
 
 
 
下回預告:「夏提兒一行到達基路迪卡拉,他們所被交付的任務是……『淨化!暗黑絆原石!』」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本回也是耗了三週啊。作者最近都很累,他ㄋㄟㄋㄟ的腳發炎一二個月了還沒好,回家還要處裡一支精力過剩,正在滿腦子啪啪啪的公狗,嘖嘖。
 
本周最振奮人心的,莫過於台灣選手 ET 奪下 EVO 2017 大賽《拳皇 XIV》冠軍寶座 為 EVO 史上首位台灣冠軍!!爽啦!
 
……雖然偶承認,KOF偶只玩過94、95,不過看看對戰影片,真是高手!大家有空也去看看喔,下回見啦!
 
阿對,幾回前留言要閃人的某位讀者,不知有沒有要回來喔?
 
這個時間點,本文有,1000GP達成,100回達成,100000點閱數達成,10年連載達成,沒想到最後一個居然是回文1000達成……但偶卻沒感到什麼喜悅啊?
 
聽說故事越長,門檻越高,MHW可能會增加一些新讀者,不曉得是否來搞個導讀之類的……?」
avatar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39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