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綿羊狩獵同盟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5 雙頭狩獵

日版MHXR V9.0 禁斷的狩場

日版DDON 亡國之炎3.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外傳第二十六頁——劫炎烈火!『炎王龍』迪歐·提斯卡托爾!

向下

外傳第二十六頁——劫炎烈火!『炎王龍』迪歐·提斯卡托爾! Empty 外傳第二十六頁——劫炎烈火!『炎王龍』迪歐·提斯卡托爾!

發表 由 紅豆冰 2020-11-17, 23:00

第二十六頁——劫炎烈火!『炎王龍』迪歐·提斯卡托爾!

出發調查三古龍前夜,於星辰最邊緣的岸上涼亭,劍術大師單人在那瞭望星空。

過了不久,總司令拎著一罐酒過來,放在桌上說:「不嫌棄的話,喝點小酒吧。」

兩人齊肩而坐,靜靜用小酒杯喝著酒,等月亮讓雲遮住,總司令開口說:「老友,那頭炎王龍是當年那頭的機會很小很小。」「……我明白。」

「我們年紀都大了,」總司令皺眉說:「不要太逞強,之前看你衝去迎戰滅盡龍,我嚇得出了身冷汗。」「……我明白,不過。」

劍術大師解開下巴的帶子,拿下頭盔,露出他蒼老面容,以及只讓極少人看到的,自髮際延伸到下巴的長長火紅疤痕。

總司令見此,嘆氣說:「你就是不服氣,對吧?這麼多年了,你這臭脾氣還是不改。」劍術大師乾笑說:「這就是獵人啊,吾友。」

「唉,拿你沒辦法。」總司令聳聳肩,苦笑著拍拍自己的膝蓋說:「若非舊傷,我也想親自去會會傳說中的古龍。就是為此,我們才花費大半輩子來到這裡不是嗎?」

喝口酒,總司令感受著苦味說:「只是……最近有太多不尋常的事情,從那兩人的近況報告看來,那些狂龍化魔物的行動變得不尋常。」

「狂龍化魔物……本來就不尋常啊?」「怪的就是如此,本該胡鬧的狂龍化魔物,忽然變得安分了,並離開棲息地到處遊蕩……他們一致認為,那些魔物的舉動,很像是在奉誰的指示,找尋著什麼東西。」

「奉誰的指示?怎麼可能?不同種族的魔物怎麼可能會聽命於某個特定領導?」

「所以才說不尋常啊,老友。」總司令眉頭深鎖:「我有不好預感,似乎在我們眼下不及之處,還有別的,某種超乎常理的災厄正在醞釀……媽的法克,最近的好消息,只有三期團長研發的狂龍病毒鎮靜劑取得初步成效。」

總司令搖搖頭,深嘆一氣後再說:「如果我的預感沒錯,你們這趟任務也會見到不尋常之物……老友……我的孫子,費朗托,就拜託你了。」

劍術大師楞了一會,將酒杯蹬在桌面說:「吾友,我會善盡我的職責,隨我去的任何一個人,我都不會讓他死的。」




若是在世上,最為人所熟知的古龍為剛龍,那第二的非『陽炎龍』,『炎王龍』迪歐·迪斯卡托爾莫屬。

牠有著古龍最標準的六肢構造,火紅毛髮、大且突出的彎角,其相貌有如魔物界的王者般令人望而生畏。起初,人們以為牠的能力僅限於操控火焰,後來隨著研究推進,發現炎王龍所散布的粉塵,也有著『爆破』的特性。

調查團所遭遇到的炎王龍亦是如此,即使那頭炎王龍屬於高齡個體,操控火炎的能力已經弱化到不能像壯年個體那般,隨然都保持著炎牆圍繞著全身,相對的,對於粉塵的控制卻更為熟練。

在調查團對炎王龍的初次戰鬥裡,三名成員分別是一期團的劍術大師,無所屬的調查隊長費朗托,以及外部支援人員的征雷志郎,前兩者使用慣用的裝備,後者為新製的蒼星之將系列配蒼星太刀舞龍。

場所則是在能量豐沛之處,龍結晶之地,獵人們與其激烈交戰,除劍術大師外,都沒與炎王龍交戰過,那怕如此,年輕一輩依然與其奮戰,挺過炎王龍猛烈攻勢,劍術大師為此而高興。

特別是對於志郎,同為太刀使的劍術大師看得出,他同時運用著空戰、武士兩種風格。發祥於龍歷院的狩獵技術,『風格』,光是要在實戰用上一種,都要花上全部集中力,要用出兩種實屬不可能。

該是如此的……眼前的青年卻能做到!?這已非凡,據說他是有師父指導的,能教出此等好手,劍術大師很難不去猜想那位師父是何等高手。

不過呢,己家弟子也不落人後——「好機會!」費朗托見炎王龍位置,馬上瞄準天花板上的結晶柱,發射爆裂結晶。

隨著爆炸,岩柱應聲而下,砸中底下的炎王龍,那怕是古龍也不能違反質量定律,牠的巨體逐被崩毀的岩柱壓得起不來。

「喔喔喔喔!」機不可失,費朗托大吼衝上前,先是一記劈頭直斬,然後強化射擊後再接上真·蓄力斬,著實砍在炎王龍頭角。

沒錯,個人的戰技、體能,對獵人來說是很重要,然而,理解且能利用身處的環境因素,亦狩獵中重要一環,在劍術大師與其他調查團長輩之薰陶下,費朗托已然被教育成能一眼就能看出場地構造並活用。

古龍縱使強大得遠超人類界線,但也是血肉之軀,既然可以摸得到、看得到,就存在著勝機——三人秉持著這獵人教誨,持續向炎王龍發動攻勢,劍術大師心想以部分破壞為前提,照這樣下去該——

「吼———!」一聲高昂吼叫攪亂了情勢!來者乃是古龍的反骨者,滅盡龍涅爾基剛帝!

漆黑的兇獸,一出現就收翅,急速降下直衝地面激起塵煙,一雙兇眼直瞪炎王龍!炎王龍也立刻察覺對方來者不善,威脅性高出獵人太多,隨即轉頭回吼。

兩頭古龍不顧獵人,互相拔腿衝刺,正面激突互推!起先炎王龍看似有優勢的推動對方,然而幾秒不到,滅盡龍大吼一聲,扭腰把敵龍甩到地面,更舉起手狠狠賞牠一拍掌,使勁把牠扔出去!

滅盡龍趁勝追擊,一個飛躍要再巴牠一掌,豈料炎王龍驚險的翻身避開,順便還以尾巴抽了滅盡龍一臉,緊接著噴射出火炎回擊。

「吼吼!」滅盡龍本能性以手臂護臉,棘刺被燒傷卻無大礙,令牠有恃無恐,強行吃上傷害,硬是衝上前,以頭上大角揮向敵龍。

咖咖!炎王龍同樣回以頭角,雙方的大角有如戰士使劍,激烈撞擊出火花,「吼吼!」滅盡龍一個後躍令炎王龍揮角揮了個空,然後牠再次飛撲向炎王龍,雙方再次扭打在一起!

莫非又要被甩地?否!炎王龍的火焰急速擴大,就地大爆發!此乃炎王龍被稱為超新星之大技,於零距離下直接命中,即使滅盡龍也不得不大聲哀號向後滾幾圈後躺地抽蓄,但是此招也消耗炎王龍相當多能量,不得不解除了火牆。

雙方回到互瞪局勢,都在等力氣恢復,準備下一回合……忽然,兩者都抬頭往上,獵人們不由得跟著做出同樣舉動,卻啥也沒看見?

「……吼!」滅盡龍的視線不變,振翅飛向天上。志郎說:「牠逃走了?」劍術大師回:「不……恐怕牠去找別的對手了——嗯?」

「機不可失!」費朗托把握炎王龍分神機會,射出飛翔爪抓住牠側臉的鬢毛,整個人貼附下去,炎王龍一時分不清狀況,僅是晃晃頭想把異物晃掉,然費朗托換用手抓著鬢毛,另一手揮出爪擊。

飛翔爪的前端做得相當尖銳,雖然給不了什麼傷害,要藉由疼痛讓魔物轉向還是可行的,炎王龍逐被轉向水晶岩柱,費朗托見時機成熟,馬上將投射器上的爆碎結晶盡數打出!

「成功了!」見炎王龍如預料般撞毀岩柱,又被倒塌岩塊壓住,費朗托振奮大喊,志郎與劍術大師亦連袂出擊,同步朝炎王龍使出雙重気刃兜割,再以費朗托的真蓄力斬做結。

「吼吼!」三獵人雖然趁機強攻,炎王龍卻依然沒啥大礙,牠推開岩柱,前腳立起大吼,劍術大師與志郎分別以看破斬與精準迴避,強行無效掉束縛作用,費朗托卻沒有,被吼得雙手蓋耳。

下一刻,炎王龍一巴掌打飛費朗托,令他撞擊到岩柱碎塊後滑下來,劍術大師為之一驚,蓋此時炎王龍原地拍打翅膀,大量散發出粉塵,那是!?

「糟了!」劍術大師大喊:「牠要施展廣域粉塵爆破!快後退!」志郎聞言便馬上收刀向後跑,劍術大師自己也是,此時他眼角撇見費朗托很吃力的撐著身體,難道是傷勢太重,動彈不得了嗎!?

「大師!?」見劍術大師急速剎車,轉向炎王龍,志郎頓時驚呼。

「……為了你們!」劍術大師全力衝到炎王龍頭部前方,踩踏那裡的岩柱碎塊,整個人高高躍起,雙手拔刀且舉過頭頂,鼓起所有肌肉、筋骨、氣力,全集中呼吸:

「我將獻出生涯最高一刀———!」

白光劃開紅焰,斬斷一邊大角,古龍為之傾倒。

志郎不由得出了神,慶幸能親眼所見如此一刀。

真獵人不看魔物倒地,收起太刀,跑向費朗托就喊:「楞著幹什麼!?快!」「啊?是!」志郎回過神,趕緊與劍術大師一人一邊扛起費朗托,儘速脫離戰場。

駕翼龍回到營地,兩人放費朗托到石椅上,臨時補位的女編輯也趕緊拿出密藥往他嘴巴灌下去。「咳咳!……抱歉,我讓大師冒險了。」吐出一些藥水,恢復言語能力的費朗托立即說道。

「沒關係,」劍術大師手放他肩膀說:「你平安就好。」「大師……」費朗托眼眶紅紅,回握住大師的手

這番師徒情誼,旁邊的志郎半是羨慕、半是遺憾說:「兩位的感情深厚真是令人動容。」女編輯也吃吃笑說:「真的,看得我都有些害臊了呢。」「咳咳!」咳幾聲掩飾不好意思,費朗托擺出正經顏講:「再來,我們該怎麼做呢?」

「沒有再來了啊?」志郎回:「劍術大師剛才已經砍斷角,我們只要等牠離開,去把角搬回來就結束了啊。」

「什麼!?」劍術大師站起來,抓住志郎喊:「你說……我剛才砍斷炎王龍的角了!?」「咦?您沒感覺嗎?!」志郎嚇得睜大眼講:「您那一刀,確實是砍斷了角,我看得很清楚。」

「是嗎……是嗎!?啊哈哈哈!」劍術大師坐到石椅上,拍著大腿,笑得上身亂抖說:「我只想著全力揮刀讓炎王龍失衡,豈料卻……啊哈哈哈哈!終於啊!終於報了當年的仇!啊哈哈哈哈哈!」

「我們……成功了呢。」費朗托露出滿足笑容:「這勝利是我們一起達成的,對吧?」「啊……正是那樣……」三人交換視線,一同笑得開懷,營地裡充滿了快活空氣。

他們完全想不到,此外的三期團根據地,研究基地那有了意外訪客。

「你,不是調查團的成員。」三期團長面對著大量的化學器材,頭也不回的朝身後那位一身鮮紅防具,頭盔形狀像是帽子的黑髮男子說:「我很忙,請回吧。」

「哼哼哼,不愧是您。」黑髮男子乾笑著說:「我來這幾個月了,從來沒有人質疑過我呢。」聽到這對話,幾個同在基地內的獵人馬上有了反應,帶著懷疑或警戒之情,過來看情況。

他冷傲眼光掃過在場獵人,冷笑一聲說:「失禮了,不妨先稱我為葛東桑吧?我專程前來,是代表我的組織來談論合作的。

在這由奇人異士所組成的調查團,貴淑女也是顯得格外的特立獨行,不畏俗世看法,不顧禁忌迷信,不受世俗規則所束縛。

像您這樣的稀世人才,方能開創人類的可能性,開拓人類的嶄新未來。」

「奉承我是沒用的,我說了,我很忙。」三期團長語氣之冷淡,有如風飄龍之凍氣說:「我沒空跟很臭的人打交道,尤其是,那種身上有人血味道的惡徒。」

周圍獵人們驚了一下,馬上圍住葛東桑,而他毫無動搖,提起手上的公事包說:「哎呦喂牙~別那麼冷淡嗎?我這裡有份見面禮,身為王國的科學家,要是錯過了,您肯定會後悔一輩子。」

三期團長停住手頭工作,回頭看了眼那公事包,思索幾秒後說:「荒唐,你能給些什麼?」葛東桑哼了一聲,打開公事包,抽出一疊文件,遞給離他最近的龍人族老學者。

那龍人族學者讀起文件,起先是困惑,再來是驚訝、錯愕、冷汗直流,全身顫抖、最後是著急的跑向火爐,要把文件拋進火焰——「哎呀!」

出腳絆倒他的不是別人,正是三期團長,她從老學者手中抽起文件,邊走向桌邊閱讀,其反應跟老學者一樣,都是驚訝、錯愕、冷汗直流,全身顫抖。

「不……不可能!」三期團長把文件攤開於桌,雙手壓著喊:「這是修雷德王國的古代文獻……不!更早之前!不可能!?怎麼可能!?少說也有千年!這些資料早該消失在歷史洪流的!」

她看向葛東桑,以眾人從未見過之激動喊:「縱使有流傳下來,也該是深鎖於王國或大公會的最高機密庫裡!你!你們!是怎麼能取得這禁斷技術的!?」

「咯咯咯,我就說吧?」葛東桑看似很滿意這反應,歪頭笑說:「這還只是見面禮,我們組織還有更多,更多,即使是超古代文明遺產,只要合作順利,我們都能提供。

……不過您還是冷靜一些,說真的有點可怕,看其他人被嚇著了呢。」

「哈……哈……哈……」深呼吸幾次,三期團長總算冷靜下來,回頭看他說:「我收回前言,看樣子,我們有得談的。」

「我同意,」葛東桑回:「閒雜人等反正也聽不懂,讓我們到房間裡促膝長談吧,女士。」

雙方對了個眼神,三期團長便把文件夾在腋下,領著他往內部房間走,一個獵人深感好奇,彎腰想看看那文件究竟是啥?可惜他半點都看不懂上面文字,能辨識的唯有圖片——

黑暗之中,一頭巨大,像是人型卻又有雙翼跟尾巴的奇怪生物,被數道鋼索所懸掛在半空。

















下回預告:「屍山瘴海!『屍套龍』瓦爾巴札克!」

作者的話:「眼看2020年就剩一個半月了呢,這個月也發生不少大事呢。美國大選自然是第一,而對咱們獵人而言,最重大的新聞……相信不用作者講吧?但作者第一時間會收崛起跟物語2的計畫並不會變。

下個月,真人電影版也要上映了,作者會抱著看B級怪獸片的心情去瞧瞧,看完再來講心得怎樣。

古龍三連戰,下回是最終戰啦,如之前所說,本篇會一直線衝主線,然後某人也會以支援人士來到,相信一定有人能猜到是誰。

這次就到這邊,大家下回見啦~」

紅豆冰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76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