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綿羊狩獵同盟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MHW.官方網站

MHW.實用資訊
----------------------------------------
中文配裝器
台版MHXR ★5 雙頭狩獵

日版MHXR V9.0 禁斷的狩場

日版DDON 亡國之炎3.4

本周最優秀發帖人
No user


第二十七頁——屍山瘴海!『屍套龍』瓦爾巴札克!

向下

 第二十七頁——屍山瘴海!『屍套龍』瓦爾巴札克! Empty 第二十七頁——屍山瘴海!『屍套龍』瓦爾巴札克!

發表 由 紅豆冰 2021-01-04, 20:51

第二十七頁——屍山瘴海!『屍套龍』瓦爾巴札克!

古龍調查前夕,於餐廳那頭,吉比與料理長也在那舉酒夜談。料理長倒酒給吉比講:「終於到了這時候了,雖說是那位的請託,這陣子來真是有勞您了。」「那位對我來說,」吉比喝口酒後說:「對我們艾路族來說都是恩人,他的請託我一定會達成。」

料理長點點頭,眼望向海平面上那迷霧說:「那種程度的魔力,對我等艾路族不起作用,對你而已更不用說了……蘭斯洛莎的情況如何?」

「看起來沒有什麼可疑舉動,」吉比:「拙劣演技逃不過我的眼光,那女孩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她,真的不是『她』?」

「事情就是那樣才麻煩,」吉比摸摸貓鬚講:「她的味道確實非普通人,我只能說,她們之間必定有某種關聯……你放心,我定會追出真相。」

「呵呵……放眼王國所有艾路,能交此大任的,唯有你了。」料理長上生魚片切盤講:「那潔絲卡蘿呢?你認為她沒問題嗎?能對抗屍套龍嗎?」「只要做好防瘴氣對策,屍套龍在古龍中不算難對付,現在的潔絲卡蘿該能應付,只是……」「只是?」

「她的問題,是心態方面,若不渡過這一關,她就不屬於一個出色獵人。」

…………………………………………………………………………………………………

「我要狩獵、我要狩獵。」

瘴氣之谷的中央營地,潔絲卡蘿手撐著水盆,對著水面中的自己唸道,她附近的蘭斯洛莎做著熱身操,只看了一眼就不理會潔絲卡蘿的奇妙舉動。

就算對方是相當熟識的蘭斯洛莎,潔絲卡蘿也不說實話,她實在很厭惡進去瘴氣之谷,那充滿整個區域之惡臭,黏稠之空氣,無處不見之枯骨及屍體,實在、實在是帶給她身心很大負擔。

是啊?身為一個獵人,多惡劣的環境都得適應,潔絲卡蘿本以為自己已經克服了,沒想到來到瘴氣之谷,她就不由自主,會想起從前的那個家。

或許那個家沒多少親情,但至少是個可以安心生活的舒適居所。

潔絲卡蘿拍拍臉頰,強行壓下多餘情感,向蘭斯洛莎與吉比下指示:「出發吧。」

多虧二人一貓這陣子獵了好幾頭蒼火,索性都換成蒼火裝備,這樣的她們挺進瘴氣之谷深處,酸水池區域,由潔絲卡蘿先找到了屍套龍,就與先前一樣,身披屍皮之大型古龍,視獵人如無物,任憑獵人們走到身邊也沒什麼反應。

自從來到新大陸以來,遭遇到的魔物多是如此,有些會以好奇的視線觀察獵人,有些會保持警戒,大多不會像舊大陸的魔物般,一發覺到獵人就主動襲擊過來。

「為什麼你不馬上進攻呢?」潔絲卡蘿說著:「這樣的話,我不是就不用為接下來的事情感到一些內疚了嗎?」

屍套龍當然不會有所回答,直到先去採點礦石的蘭斯洛莎過來會合,牠才突然轉向來者,發出形同宣戰的咆嘯。

(又來了?)以大盾阻隔住束縛吼聲,潔絲卡蘿心想,魔物對蘭斯洛莎的態度不一樣,要不是倉皇逃走,就是展露敵意:(在魔物看來,她是什麼樣的存在?)

既然對方都開戰了,蘭斯洛莎不由分說來個標準起手,飛翔爪抓臉甩巴掌撞牆,接著看人家倒地就拿大槌砸頭,潔絲卡蘿自然跟上,單手拔出銃槍直刺魔物尾巴。

出發前便討論過,主要目標為頭與尾,尤其是尾巴,不知為何,魔物的尾巴往往比較容易出稀有素材,對希望能取得古龍類寶玉的潔絲卡蘿而言既為首要目標。

聽著吉比的激勵樂聲,兩個獵人盡量攻擊,等到屍套龍起身,牠立即抬起上身,向下噴出瘴氣,蘭斯洛莎毫不畏懼、不動搖的繼續打擊,潔絲卡蘿則舉起盾牌,讓大盾分流開瘴氣奔流。

(雖然將瘴氣耐性撐到最高,還是無法完全無效掉屍套龍瘴氣嗎?)潔絲卡蘿清楚感受到,身邊的瘴氣依然一點一點的侵蝕肉體,帶走她的生命力,但至少還在她可以應付之範圍,當屍套龍停止吐息,她立刻反擊,踏出腳步刺擊屍套龍的柔軟腹部。

如她幾次試探後分析所得,屍套龍的戰鬥力可謂仰賴瘴氣,只要能免疫讓體力下降大半的瘴氣侵蝕狀態,牠本身的肉搏戰伎倆並未太棘手,能確實做好防衛,趁隙反擊,就不算太難對付。

(……可以贏!)潔絲卡蘿信心大增,然也不鬆懈,專注尋找可使出竜杭砲之機會;銃槍機能上,少數可將斬擊傷害集中於一點之大技,然而為了避免誤發,竜杭砲的先置手續不少,不可以像炮擊單靠扣板機來使用。

「哇洽!」蘭斯洛莎一招全壘打將屍套龍打倒在地,潔絲卡蘿當機立斷,刺擊、上撈、扣擊、橫掃、竜杭砲一氣呵成,全打在尾巴同一地方,但就算如此,也不過是炸掉表面屍皮,屍套龍真正的銀色堅殼並未有明顯裂痕。

長期戰什麼的,早有心理準備,潔絲卡蘿不氣餒,兩個獵人加一隨行艾路,挑戰著屍套龍,另一方面,在紮營基地裡,普莉汀坐在床邊嘆氣。



「原野大師真是了不起啊……」在這危機四伏的瘴氣之谷,沒有獵人的護衛,她連基地出入口都不敢跨出去,原野大師卻孤身一人,在這裡探索了數十年。

她很想過去看看潔絲卡蘿們狀況怎樣,但又——「反正我就是普通人嘛。」她轉念躺下,眼望上方,這幾個月以來懸在她心頭的疑問又浮出:「為什麼?為什麼只有我沒失去記憶?」

這個問題沒人能解答,也無人能商量,普莉汀唯能埋藏在心頭,況且她也有另個疑問,每看到蘭斯洛莎的臉,她總感覺有什麼要浮出來,不過又出不來,某種記憶似乎被施以封印?

「……唉,算了啦。」想也沒結果,普莉汀還是盡編輯的任務,起身去整理道具箱,以便潔絲卡蘿回來時提供給她——「咦?這些是……?」她打開箱子,最上頭的幾個道具,她並無印象有放置:「這些是打那兒來的啊?」

她拿起來端詳,想不出個所以然,接著她身後傳出了腳步聲?她立刻放下道具要就定位:「妳們回來——咦!?」來者停下腳步,年輕的男音說:「妳,記得是普莉汀吧?」「你、你是!?」



狩獵已然過了不算短時間,獵場也移到另一個酸水池區域,獵人們的處境更加險峻,蓋她們所面對的,還有好幾頭受瘴氣控制的痹賊龍、芳翼龍。

潔絲卡蘿完全不懂,為什麼屍套龍能藉由控制瘴氣,來控制其他生物?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此等不可思議之事真的難以相信。

「走開!閃邊去!」蘭斯洛莎半點不客氣的大力打飛二隻痹賊龍,牠們一隻撞到岩壁,落了個腦袋開花,一隻撞到巨骨斷折部分,直接被刺穿腹部,但就算這樣,依然沒有停止活動,翻個身就再度襲來。

魔物們形同喪屍,不,是真的喪屍化之現象,令蘭斯洛莎受不了了,亂揮大槌喊:「噁心死了!你你你你們不要過來啊————!」潔絲卡蘿強忍胃中不適,與屍套龍周旋:(居然能使役小型魔物到這地步……太噁心了!)

(如果我打輸了也可能會這樣嗎!?開什麼玩笑!)潔絲卡蘿使出橫掃,擊落芳翼龍,牠拍打的翅膀一時遮蔽住她視線,沒看到屍套龍噴出瘴氣掃射而來,當她發現之時,已然迫在眼前了!

「主人危險!」吉比一敲爆音銅鑼,巨音及時驚嚇了屍套龍,讓牠停止吐息,但餘波依然潑中了潔絲卡蘿,使她虛脫得單膝跪地。

吉比趕緊跑到她那邊,途中還踢開一隻痹賊龍喊:「振作點!妳不是要拿出好成績,拿回去讓父親刮目相看嗎!?」

「……對,對!」潔絲卡蘿在吉比掩護下,喝罐回復藥再撐膝起身回:「一定要完成任務,拿到稀有素材回去!」「主人,想快達成任務的話,就攻擊頭部!在蘭斯洛莎的強攻下,比起尾巴,牠的頭該只差一些了!」

「頭嗎?」潔絲卡蘿看向頭部,的確牠的頭部已有明顯外傷,但獲得稀有素材的機率也低一點,要怎麼辦呢?她很快下了決定。

她衝向屍套龍,屍套龍發現攻勢,立刻揮爪迎擊,但獵人早一步踏上附近痹賊龍的背來跳起,只見大爪掃過獵人與痹賊龍之間空隙,而獵人空中轉身,順勢將銃槍刺向屍套龍頭部!

咖!未料屍套龍居然咬住銃槍前端,一個甩頭就將獵人往地面砸去,潔絲卡蘿剎那間反應過來,轉動身體角度用兩腳著實落地,衝擊、痛楚之大雖叫她面容扭曲,然她卻未忘了反擊。

「全彈發射!」潔絲卡蘿轉動手柄,觸發連射機關,裝填好的彈藥就在屍套龍口腔內爆發——「吼吼!」屍套龍固然哀號,同樣也不忘反擊,馬上抬起身體,準備朝獵人噴出瘴氣奔流。

嘎!把盾牌架好,且開啟聚能機構,炮口前端現出青白火焰,緊接著銃槍招牌大技,龍擊炮搶先發射,猛烈火力直擊屍套龍無防備之口部!

「吼吼吼—————!」屍套龍嘴巴冒火倒地,下一秒某個物體也掉落地面,正是牠的利牙,吉比趕快跑去收起來,朝喘氣的潔絲卡蘿喊:「幹的好!可以交差了!趁現在快撤退!」

「可以走了嗎?!」正準備要向屍套龍使出搗年糕攻擊的蘭斯洛莎一聽就收手,高興的喊:「那就快走吧!人家也待不下去了!」「……好!撤收!」可惜歸可惜,下次還有機會!潔絲卡蘿也明快收武,轉身就要跑。

「獵人們,東西拿了就想走了?」

突如其來的女音,令獵人們同時愣住,潔絲卡蘿轉向蘭斯洛莎問:「剛才是妳說的嗎?」「不不!不是我……啊啊!」

在黑暗角落之陰影,一個嬌小的黑髮女子,走姿優雅的出現:「話說,人類真是任性呢,為了自己的成就,就前來掠奪無辜生物。」

所現身的少女,正是先前所見過,與蘭斯洛莎同樣外型的她:「不過,我並不討厭喔,大自然就是弱肉強食,強者可任意掠奪弱者,不講憐憫、不需寬恕、自然法則便是這般,對吧?」

「吼吼!」屍套龍一見她,二話不說就吼出宣戰吼聲,而她打了個響指,剛剛都還服從屍套龍的小型魔物,忽然冒出黑色光芒,更一齊襲向屍套龍。

「先陪雜兵們玩玩吧,待會再來收拾你。」她冷眼看待慌了手腳的屍套龍,再轉向蘭斯洛莎:「與我有同樣臉孔的妳,應該很想向我問些什麼吧?」

「沒錯,妳是誰?為什麼長得跟我一個樣?」蘭斯洛莎老實回應,而她則邪笑回:「如果妳可以打贏我,也許我可以透露一些訊息喔?」「那……我就不客氣了喔!」

見蘭斯洛莎拔槌衝上前,潔絲卡蘿制止曰:「等等!別簡單就照人家講的做啊!」她那管那麼多,一槌就要朝人家的頭K下去,怎知對方舉起手,僅是空揮一下,所捲起的風壓就強烈到肉眼可見,將蘭斯洛莎整個人吹起至空中,與一大堆雜物哇啦哇啦掉回原地。

「咳咳!」蘭斯洛莎狼狽起身喊:「剛剛那是什麼招式啊!?」「呵呵,要驚訝還太早了喔。」她的前臂冒出黑焰,再一次振臂一揮,帶著黑焰的衝擊波瞬間切割地面,劃出長長裂痕直達岩壁,酸水池傾洩其中。

潔絲卡蘿總想說見過各種荒唐事,大概沒啥能嚇得倒她了,顯然抖個不停的腳證實此想法是錯的,就連蘭斯洛莎也是嚇得坐地顫抖,喪失戰意。

「呵呵呵,怎麼了?怕得不敢動了嗎?」她換立起一根手指,自指頭射出黑光,此時吉比一個飛身,舉起武器要接住光束,然而,另一個深藍身影瞬移在前,一甩左手像是大型拐棍的武器擊飛光束,使光束飛去另一邊炸了個大洞。

「喔~~~我還以為是誰呢?」她雙手抱胸,掛著戲謔笑容向那一身深藍鎧甲的來者說:「挑個英雄救美的時機登場,不愧是美男子的行事作風呢。」

「……我沒興致跟妳廢話,」他拿出煙霧彈向地一扔:「大家快逃!」現場爆出大量煙霧,掩蓋住獵人身形。

謎樣的她沒有下一步,只靜靜等著煙霧消散,確認獵人們逃個精光後,滿意的笑說:「嗯哼,這樣就可以了,接下來呢……」

她立起第一根手指:「首先是熔山龍。」她後方的屍套龍清光了小怪,換撲向她。

她立起第二根手指:「第二是鋼龍。」她後肩猛然竄出黑色大爪,瞬間抓住屍套龍脖子。

她立起第三根手指:「第三是炎山龍。」黑色大爪壓制住屍套龍,牠的脖子發出啪嚓啪嚓聲。

她立起第四根手指:「第四嘛……輪到你了。」她歪頭向後,舔了下嘴唇。






下回預告:「突然來到的援軍,帶來了真相——『現在的妳,不是真正的妳』。」

作者的話:「大家安安喔,終於啊,2020年過了,迎來2021年了。

2020年可真是各種大事,尤其是新聞啊,去年新聞可真是每天都有同樣新聞片段啊,是哪個新聞片段,相信大家都知道,希望明年作者不會再有同樣感想。

以ACG界來說,鬼滅之刃、動森大紅,虛擬油土伯大為增加,某某預定神作跟某某神作開賣後爆炸啦,對咱們獵人而言,最值得一提的自然是難得讓獵人們展開集體吐槽大會的魔物獵人電影板……不不不!是崛起跟物語2的發表!

順便一提,去年的鋼彈跟超人力霸王都是難得的傑作,2020年還是有一點好事。

嗯~~至於作者本人在2020年幹了啥,就想不太起來了,頂多是把黑魂3全破通關了,還有又當了一年的單身肥宅(泣)。

元旦假期已過(哭哭),春節也即將來到了,如果買不到PS5的話,作者就要買顯卡啦,不過聽說RTX30系列也很難買了啊……

潔絲卡蘿篇算一算,到時崛起之際,也差不多就二年了,現在三古龍章節結束,也表示要進到尾聲了,到時再來看下一步要怎麼作囉。

大家新年快樂,2021年也請多關照啦!」
紅豆冰
紅豆冰
MH創作獵人
MH創作獵人

文章數量 : 278
獵人來自 : 台灣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